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九十九章 虚之脑(上)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下午4点10分,尚鼎大厦7层某个小单间里。罗南坐在躺椅上,慢慢翻阅软屏上的资料,状若闲适。不过在他的手腕上,正连着尖针软管,正是通过这个渠道,有关药物成分源源不断地进入血管,经血液循环,突破血脑屏障,作用到大脑皮层之上。

    该成分并没有别的作用,只是使罗南的神经细胞更敏感,帮助这些已经千锤百炼的神经元结构能够更好的吸收其他药物。

    若非如此,就算是给罗南注入超出常人致死量十倍的刺激性药剂,也无法对他造成明显的影响。

    本次输液要持续近六个小时,然后才可以保证未来两到三天,罗南吸收相关刺激性药物的效能,也就保证了他能够持续维持清醒状态的能力。

    “你现在输六个小时,回头就要输六天,代价也忒大了。话说有欧阳会长和武皇陛下照应着,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呀?不放心也没用……咳,我是说,我冒着当毒贩的风险帮你忙,你不多给我几个分子式,好意思吗?”

    临时从实验室请假的章鱼哥就站在一旁,认真评估药剂分量,以及罗南身体指标变化。嘴里嘟嘟囔囔之余,也不免偏转视线,偷偷打量旁边那个看上去乖巧安静的“千分之二xiao jie”。

    他心里不可避免地犯嘀咕:要说也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儿,至于犯那么大难么?难道天才真的是无所不能,可以看到人家小姑娘发育成熟之后的模样?

    要是怀着这个心思,我擦!三年起步……等等,貌似罗南现在还在所谓的未成年犯罪保护期?

    天才的套路太深了!

    原谅章鱼哥最近向罗南学习,在自己身上做实验的比例增加,思路愈发清奇。

    这时他又看到,罗南打开了绘图ruan jian的工作区,在上面随手抹画。看起来是画一个半球,然后一层又一层,层层嵌套,仿佛一个简单原始的套娃游戏。

    也在此刻,秦一坤走进来,看到这幕情形,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对罗南道:“万院长的说法,是不是交给欧阳会长和游老再研究一下?毕竟涉及到神经系统改造,风险较高,我看万院长也没有秘不示人的意思。”

    秦一坤的话并无偏颇,当时万塔当着他的面说起统筹,就是不做隐瞒之想。

    可是从另一层面讲,短时间内能够将万塔的理论付诸于实践的,整个夏城也不过就是那有限的几个人。

    作为一个保镖,秦一坤习惯于从最恶劣的情况想起:且不说万塔的心思究竟怎样,只论客观情况,在神经系统中实践这种理论,万一导致罗南甚至其他几位神经系统受损,形成伤害,以目前夏城的复杂局面,被人来个连窝端都不是不可能。

    罗南嗯了一声:“我已经给欧阳会长发了一个副本,他说很有趣,可以让我先试试。等过段时间,他忙完了手上的活,会亲自验证一下,再和万院长沟通。”

    “……”

    秦一坤无语了这不就是他最担心的事情吗?这种时候,果然还是何副会长那样的理智派更值得信任啊。

    他们在这里交谈不打紧,倒是把章鱼哥的好奇心都给挑逗起来:“喂喂,这里还有个人不是吗?你们在说什么?神经系统研究也是我的领域啊!”

    告诉你,然后让可能的受害者再增加一个?

    秦一坤刚横去一眼,罗南就敲了敲软屏界面:“告诉你也无妨,我刚从一位很厉害的同道那边,学到了一种应用理论。”

    “那个万院长?”

    “没错,万院长称它为统筹。”

    罗南大致介绍了一番,很自然地,主要研究方向为神经化学的章鱼哥,听得眼睛发亮:“核心理论不算出奇,可是应用法门就太稀罕了,如果真的管用的话,岂不是日后所有能力者的计算判断能力,都能提一个大层次?”

    “是啊,所以我想试试。”

    “这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哎,如果是你的话,还真有可能。”

    秦一坤现在想勒住章鱼的脖子,然而罗南的言语让他眼前一黑:“我已经在试了,现在主要是对感知层面进行分解重塑。”

    章鱼也不看仪器了,凑过来问:“怎么样?”

    “几个功能重叠区域,比如海马体,辨别和层次感需要多加注意。末梢神经的反应比较大一些,大概是听触感共用脑区比较多,也涉及到部分脊髓功能……”

    这时秦一坤才发现罗南的手指有些不自觉地抽搐,细看去,连脚也是如此。

    注意到秦一坤的视线,罗南莞尔一笑,全然不以为意:“这些都是可控的,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不同,细节上还要做一些调整……好了。”

    说着,相应的抖动就减缓乃至消失。

    章鱼兴奋了:“等一下,等一下,让我连上脑波仪,ri什么的要不要配上?”

    罗南摇头:“暂时不用,相关的数据我都通过六耳进行记录了,不过具不具有普遍性还不好说。”

    “没办法,天才总是和凡人有差别……下步准备做什么?”

    “精神感应吧,这算是不通过功能器官而作用在功能脑区的输入性刺激。目前我的感应主要是视觉的,但也有一部分是原始感受,像是危险刺激;还有更高级的部分,比如对灵魂力量波动的感应……”

    说的已经比较抽象,实际的难度更高出百倍千倍。就正常人而言,仅视力形成机制,就涉及三十多个功能性脑区,听觉、触觉、嗅觉、味觉稍微简单一些,但多数也在十个以上,这些区域分布在大脑的各个部分,各自成像,彼此联系,形成一张张奇妙的拓扑图。

    真要自己琢磨如何重组重塑,就好比同时驾驭几十上百只烈马,既要分流到不同的层次和方向,还要避免其互相冲突扯后腿,合出一个整劲儿来,只想想就能让人崩溃。

    感谢万塔,他ti gong的并不是简单的理论,而是一套可以沿袭对照的完整体系。等于是拿出了清晰的工程图纸,只要有基础的专业知识,照做就好,就算一时间不能知其所以然,照猫画虎也是可以的。

    也正因为如此,秦一坤的担心在某种意义上是正常的。

    像罗南这样的做法,既复杂又危险。万塔也说了,正常修行的话,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像谢俊平之流,都有更平顺的方式帮助他们进行逐级分区、重组等过程,以适合大脑正常发展代谢的节奏。

    罗南径直着手改造、扳正,不啻于一场不开颅的复杂脑外科手术,风险系数一路飙升。

    但要说激进,也不至于。

    事实上,罗南的神经系统至少经过了两次较大规模的改造。

    第一次,也是最根本的,就是他10到15岁期间,根据爷爷的笔记,进行的格式论基础容器的试验。

    这一时间跨度长达五年的药物改造过程,用极度危险、也极度残忍的方式,全盘改造了罗南的神经系统生理基础,打通了一条从物质层面通向精神世界的天梯。正是在这一改造过程中,使罗南遍布全身的神经网络具备了高度的可塑性。

    第二次的改造,就是罗南师从修馆主,接触内练法,在此基础上进行的九窍六根之术的修行。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耦合作用的主轴,包括近期散手练习的实战强化。

    这次改造,相对于长达五年的药物改造过程,虽然时间很短,却成系统地将罗南精神领域的积累反馈回肉身。在强化身体的同时,形成了传统武学理论中最为推崇的“外三合”和“内三合”基本模式,使罗南能够对外界刺激做出准确而高效的反应。

    可以说,罗南的神经网络生长发育和进一步拓展塑形,都是走在一条相对正确又极具高度的道路上。这个基础,是谢俊平、杜雍等初入门的修行者,甚至绝大多数已经入门并具备一定成就的能力者都无法企及的。

    他的神经系统是最齐全完备的可塑性建筑材料。相应的神经系统优化改造,只相当于搭积木,改变部分结构关系,随时可以再转回来,也就是抹掉新增的突触连接,消灭相应的神经元活化共振频率就好。

    别怀疑,罗南就是有这样的本事。

    所以,当他明白了统筹的理论基础,所要做的,也仅仅是将以前形成的好习惯、好模式  ,按照这个理论要求进行简单梳理,使脑区功能的互相干涉和干扰降至最低,然后层层封装,摆入一个最合适的层次和位置,下沉到潜意识冰山的最深层。

    在这个基础上,才是进行更高级二次编码,将那些本来需要主观意识参与的推理,转化成一种类似直觉的瞬间判断。

    在这个过程中,大脑的工作量其实并没有减少,但却能够形成一个最具竞争力的gong ying链,碾碎原始的、无意识或低效培育的思维模式。

    章鱼看似科学狂人,其实本质还是谨慎的,见罗南一段时间没说话,便有些紧张:“现在感觉怎么样,比以前如何?”

    罗南微微摇头:“暂时看不太出来,毕竟我向修馆主学习的九窍六根之术,已经将感知秩序做到了极致,短时间内很难再有明显突破,而更深层的计算还需要重新进行逻辑编程。这里我想让竹竿哥帮忙,重新做一下计算和验证,至少要了解里面的内在逻辑。”

    章鱼对他竖起大拇指:“思路清楚!”

    罗南叹了口气:“不是我的思路……说实话,万院长其他的都好,就是那个修行唯物论实在别扭,不转换一下我的脑子就乱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