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九十五章 人往来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在与金桐的激战中,石窟中的两位傀儡出了大力,烂嘴猿被连斩七次之多,若死一次换一个名,现在都要叫“袁九”了。

    还有摩伦,也是被斩杀两回,如今可称为摩伦三世。

    傀儡接连复生,确实给金桐带来了很大消耗,但这不是毫无代价的。这两个傀儡,烂嘴猿是以其同类为基础重塑,摩伦更是昨天晚才利用钢雄,隔空一炮转化。傀儡成形之后,再度塑形的消耗倒是有所降低,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

    夏城外海的白骨山,就是明证。

    为了支撑它们的消耗,血魂寺多日来的储备已经挥洒一空,后半截全是**蛛借金桐之力,搅动强电磁场,又摄魂引魄,几乎将周边两百公里直径范围内的海洋生物斩杀殆尽,才才勉强支应开……哦,还要算上五金猎团的那些倒霉蛋。

    其实金桐若能稍微收摄心神,或者斩杀烂嘴猿、摩伦再狠再快一些,抢在**蛛成功显化外魔之前,多斩个两轮,罗南说不定真的要把家底蚀光散尽。

    胜败只在一线间,然而复盘之人,仅生者可为之。

    不管罗南当初赢得如何艰难,现在又是如何窘迫,这些都是胜者才能享受的待遇。如今,祭坛框架所夺取的金桐精气,应该是瑞雯和血魂寺均分。

    但以瑞雯形神同化的特殊性,对这些外来杂气毫无兴趣,根本不予接受,都便宜了血魂寺。

    问题是,在封闭体系的层级中,血魂寺还真的没什么独吞的资本。其中要有部分转给魔符享受,再由魔符分出部分供奉给罗南。

    真正由血魂寺享用的,又大部分去建造了“血火道”,目前刚建成了峰顶祭坛,实现了血魂寺前五个阶段的大圆满。

    再剩下的,就真没多少了。

    血魂寺还在源源不断地转换外界杂气,补充损耗,石林岩浆湖中漩涡涌动,纷扰不休。可是就算前两层有进无出,所化的血光到第三层也给截留大半,

    看两尊傀儡石像源源不断吸收血光,第四层只能混到些残羹冷炙,罗南感觉微妙。

    这个层级权限给弄拧巴了。

    他原本是想人为干预,看看金桐的明光印记,究竟会化出什么异相。可再细细观察评估,那个明光印记真要彻底充实起来,现有这点儿血光能源再乘十也不够——对照石窟傀儡的情况,起码有金桐全盛期七八成的战力呢,需要的能源储备自然是海量。

    除非他再杀一个超凡种……去球!

    把这个危险的念头暂时压回心底,罗南忍不住又想:

    唔,要是去外面打个猎会怎样?荒野、海洋,或者云端世界?

    罗南有点儿逸兴遄飞的意思,在斩杀一位“百大”级别的超凡种强者之后,这份心思也是难免。

    不过很快,一则**就把他的情绪水位压低了不少。**来自于莫雅,她劈头就问:“有没有事?怎么没在慈善堂?你在哪儿,警局吗?”

    “啊,哦,没事,没事的。”

    罗南这才想起,夏城警方通报的多处凶杀地点里,就包括圣玛利教会医院,与他们昨晚所在的慈善堂只有一墙之隔,难怪莫雅炸毛。

    由此再推演生发开来,他今天的态度是不太淡定了点儿?

    罗南觉得有点儿不妥,可一时也改不开来,只能老老实实回答:“我们正在南城行政大厅办手续。”

    “今天周日!”

    “慈善堂出了事,不好再呆了,所以我托了人……”罗南一边琢磨一边扯谎,这理由真的管用吗?

    “我就来。”

    “喂,都要结束……喂!”对面已经挂断通讯,罗南不免叹口气,这个点儿,瑞雯要**的手续也都差不多了。

    难道还在这儿等莫雅过来?

    正想着,简单t恤牛仔打扮的瑞雯,便从行政大厅的隔间里走出,习惯性地面无表情。高德则紧随在一侧。

    至于落后她两步远的中年男子,则是夏城sca分局的一位副局长,姓胡,他是受何阅音的请托,由夏城sca分局委派,专门赶过来帮助**有关业务的。

    作为sca高层,这位胡副局长对里世界拥有比较清晰的概念,情报更新也比较及时,该有的态度样样不缺,或许正因为如此,他才被局里选派过来——瞧他的表情,反正不怎么自然就对了。

    毕竟,上一位负责该项业务的“儿童福利机构工作人员”,也就是将罗南一行安排到圣玛利亚慈善堂的那位,此时正与其九名同伴,在警方储尸冰柜里等待火化。

    量子公司负责其一切丧葬费用。

    花人钱财,替人挡灾,不外如是。

    瑞雯不言不语,走到罗南身边,静静站好。不论是sca的胡副局长也好,负责罗南和瑞雯安全事务的秦一坤、高徳也罢,始终都没有发现,这位瘦削敛默,发育不良的女孩子,半个小时前曾消失了三秒钟,斩杀一位超凡种后,飘然而返。

    事实上,就算罗南是从头看到尾,还帮助进行引导定位,此时也犹在梦中。

    罗南对瑞雯笑了笑,又向那位胡副局长欠身致谢:“谢谢胡局帮忙。”

    他只简单客套了一句,更多的也不太懂。

    还好胡副局长挺圆滑的,笑呵呵地道:“不客气不客气。按照罗先生的要求,这个孩子的关系转到了林墙区兰镇福利院,两边都没问题了。等程序走完,就可以**领养手续。”

    胡副局长明显在装傻,努力撇清与“一百六十亿”或“千分之二”的关系,尽量控制视线,不与瑞雯相接。

    对此罗南心知肚明,也不予理会。

    所谓的“兰镇福利院”,就是万塔院长坐镇的那个。让瑞雯把关系转去,是因为罗南只知道这一家,而夏城分会并没有类似的机构,运转起来不方便。

    当然那也只是挂个名,以后罗南还是要把瑞雯带在身边,不可把她放到福利院去。

    罗南对万塔院长的观感很好,可这毕竟是一百六十亿级别的可怕**。用不必要的考验来丈量人心,实在是很没有必要的愚蠢行径。

    此前,罗南已经知会了万塔院长,也将很快启动对瑞雯的收养程序。只是以他的年龄,是不可能办到的,必须要征得姑父姑妈的同意。

    莫雅昨天晚上离开,就是回去探口风。只不知道结果如何?

    罗南想着想着就有些走神,这也注定了他绝不是个好的聊天对象,轻而易举就把话题给冷凉了。胡副局长的心情比较复杂,出于安全本能,他想避而远之;可又想着结交一下,混个脸熟什么的,也是好的。

    正纠结的时候,罗南按住耳朵:“不好意思,我接个**。”

    胡副局长忙道:“你忙就好。”

    罗南向他点点头,接通了来自六耳的通讯,剪纸正通过语音和他联系。开头就先问了一下瑞雯的安置情况,罗南也没有瞒他。

    剪纸多少有点儿吃惊:“真要收养啊?这可是把压力全放在你身上了。”

    “也没有什么差别……早晚的事。”罗南已经有了觉悟,一百六十亿的大生意,会让世界上绝大部分人疯狂。

    那些贪婪之辈,会像疯狗一样搜索任何可以下口的机会,然后死咬着不放。罗南一旦站上前台,就算只是一个侧影,早晚也会被他们搜捡出来。

    躲藏、隐蔽、转移之类的手段,以后就将再无意义——所谓的“低调”,再与他无缘。

    罗南聊了两句,忽觉得奇怪:“剪纸哥,你的消息挺灵通呀,我这边刚办好手续……”

    剪纸就笑:“我就在万院长这边,一会儿你过来吗?”

    “呃,怎么了?”罗南今天还真没这个计划,他已经与何阅音约好,等瑞雯这边的事情办完,就要认真讨论一下今后针对他、瑞雯还有他的家人的安保升级方案。

    不过,与万院长八杆子打不着的剪纸,出现在福利院,感觉还是挺怪的。

    见罗南问起,剪纸也就直入正题:“是因为老翟的事儿,现在他的情况有点儿奇怪,你能不能过来看一下。”

    “翟工?”

    “没错,听说昨晚上你离开之后不久,他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儿,一直在外面淋雨,一淋就是一整夜,谁叫也不理会。还是翟维武那孩子打**给我……”

    剪纸给罗南发了一个**,罗南扫了两眼,其实没有认真看。因为他完全可以通过更直观的形式去观察。

    意念甫动,便循着灵魂披风的轮廓,跨越近百公里范围,来到林墙区的兰镇福利院。

    此时的翟工,并不在福利院里面,而是坐在外面路旁,屁股下面就垫了个相对规则的石块,身如雕塑,怔怔看这场从楼层间隙中飘下来的冻雨。

    在翟工身前,那条贯穿河武区、林墙区、三闸区的废弃车道,已经被薄冰覆盖。路上最泛滥的暴走族都消停很多。

    罗南皱眉观察片刻,初步判断翟工正在一个似静非静的状态中,有点像顿悟之类……处理信息的广度和深度,都应该有所提升。

    剪纸正针对现场情况进行补充:“我和万院长都觉得,老翟是进入了某种顿悟状态,但悟什么就不好说了。这是精神领域的事儿,你本来是专家,最近又和老翟处得近,有没有什么猜测之类?”

    我什么时候混成专家了?

    罗南摇头,其实他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而且现在就可以将问题解决掉。只不过,这样一来未免显得太惊世骇俗,也有暴露底牌之嫌。

    “我还是过去一趟……”

    罗南正说着,空荡荡的大厅里就响起“嗒嗒”的鞋跟击地声。不必回头,莫雅的身形已经呈现在他的感应层面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