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九十二章 蛛影祭(中)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别分心。”

    田邦在耳畔提醒,战姬一惊抬头,却见夏城上空的阴云再度扭曲、迸裂,动荡虽大,却了无声息。正是受其影响,几乎没入海边界的笔直长痕骤然曲折,斜向下方坠落。

    还在打!

    仰看空中异象,战姬初时还一喜,觉得直播节目可以继续,但随后就醒觉,战场离得实在太远,已非她所能企及。

    看传过来的画面,直播间里也是哀嚎声一片,还有人不死心,大加鼓动:“夏城的哥们儿姐们儿,发挥你们价值的时候到了。”

    夏城还真有人响应:“目测定位东旬沙滩,有同去的吱一声。”

    “我去,专门跪舔武皇陛下。”

    “请务必共享直播间号码。”

    “也请放开捐款渠道,好办后事。”

    不管直播间怎么闹腾,战姬都很着急,她环目四顾,想找出个奇迹方式赶过去。这时候耳垂又发热,田邦继续调戏:“要搭便车吗?正好我有架飞车,下楼就成了。”

    战姬一扭头,被占了这么久的便宜,她才看清田邦在战斗之后的脸。

    如今的田邦其实很狼狈,因为直面金桐的超凡电场领域,这位的头发都有些支楞,脸上还有一道皮肉翻卷的焦痕,使他阳光男孩般的笑脸上多了几分血火颜色,当然,也暴露出其部分本质。

    战姬眨眨眼,心中的一点儿感慨很快就被冲淡,疑惑翻上心头,原来就已经存在的模糊念头渐渐明晰:“你们……”

    “嘘,‘们’这个字儿不能乱用,我这么一位清流,被你一提,好像要拉帮结派搞阴谋似的。”

    ……本来就是吧。

    战姬正要再问,田邦已经一马当先,跃出破碎的窗户,向下飞纵——这栋写字楼给折腾到现在,谁再想走电梯,完全可以郑重怀疑其智商问题。

    战姬自然追随,但出窗的时候,下意识扭头,却见何阅音留在现场,并没跟出来的意思。

    “喂,抓紧时间。”田邦在下方招呼。

    战姬几步赶上:“那何副会长?”

    “她还要善后擦屁股,自从当了秘书之后,这项技能已经点满了。我正培养居凌,让他多学着点儿。”

    战姬呃了一声,感觉在田邦的描述中,何长官的人设有点儿崩。

    不过很快,下方惨淡狼籍的景象就主导了她的感官心境。目睹已经几近废墟的楼体,战姬难免心生恻然:恐怕善后工作才是最难的。刚才超凡对冲一击,造成的死伤,怕是不比昨晚到现在的骚乱少。

    警方是封锁了写字楼没错,但本身也动用了人力,刚才大楼差不多整个地爆破,那些值勤的警员,应是伤亡惨重。

    正想着,战姬的视线恰好切入残破楼体的破烂窗口,却瞥到一个年轻的警察坐在地上,痴痴呆呆,显然是被刚才的场面吓懵了。

    但关键在于,他还活着!

    不只是这人,一路下行,战姬看到的警察越来越多,没几个正常人:呆的、愣的、哭的、笑的,但他们都活着——虽不好听,但战姬还是要,这才是最大的不正常。

    战姬也发懵:“他们……”

    “又‘们’!”

    战姬深吸口气,无视了田邦的插科打诨,直接询问:“他们怎么能活下来?”

    她有自知之明,在两位超凡种对冲的瞬间,就算把她这个c级能力者摆到下面几层去,也很难在火山喷发般的高温冲击下保命。

    如果,楼体内几十上百号警察,有一个人幸运存活,还可以接受,但几十号上百号人都是如此,只能明有一个比幸运女神更强大的力量发挥了作用。

    与战姬视线同步的镜头,也将残破大楼里的情形,投放到直播间里。

    “md,我刚才明明看到有人被冲击波轰出楼了,还不只一个……尸体呢?”

    “尸体没有,成功降落的空中飞人若干。”

    “还有新一代铁人、不良导体。”

    “我感觉我活不下来。”

    “里世界其实已经被军警战力碾压了对吧?”

    在瀑布飞流的弹幕中,大都是人云亦云的惊叹、调侃。相对于此,论坛上的评论更实际一些。

    有人在推理:“照顾鄙人的脆弱逻辑,我宁愿相信武皇陛下动手的时候,有人在旁护驾。”

    某个夏城id直接下判断:“武皇主攻,会长主守;武皇主外,会长主内。没毛病。”

    “是欧阳辰吗?如果是他辅助倒是得过去,也符合一贯的作风。这样政府军方那边也能交待得过去。”

    “和军政力量合流,夏城特么真要玩独立是吧?”

    “比不上某总部,卖身跪舔,顺便坑杀同道。”

    “夏吹膨胀了,里面全是屁!”

    “一句mmp 送你,‘千分之二’最初是哪家王八蛋放出风来的?”

    几个楼层之后,地图炮轰隆隆炸响,此时还坚持“理性讨论”的,就属于异数了。

    中间有人弱弱提问:“万一这些都是武皇陛下一人做的,那代表什么?”

    这本来是个很好的问题,可是某id适时切入,分析起了大形势,嘴巴很大,语气更大:“夏城大概是要立威吧,这个计划欧阳辰、游纲肯定参与了,而且多半没起好作用,立威立得特娘气——不死个百千万,真能吓得住人?”

    “草,楼上张口就来,吊爆了!”

    “楼上才是勇气可嘉,没错,我的就是你。”

    “血妖大大威武,一语道破关键。”

    “紫金认证,真是血妖!”

    “与血妖大神合影留念!”

    “血妖大神还收徒吗,我先跪下可好?”

    因为超凡种血妖突兀出场,rt8313任务帖里,变得分外喧闹。一连串折腾之后,帖子里基本达成了共识:

    确实,在“千分之二”和“一百六十亿”资源的挑逗下,绝大多数人都是要红眼的。如果夏城疑似“联合势力”这时候在人命斤斤计较的话,恐怕起不到吓阻作用,反而会助长某些人的贪念,培植其侥幸之心。

    “这么来,金桐也能全身而退?”

    “多半是,协会才有多少超凡种?要是砍就砍掉一个,夏城的压力也是超大好伐?”

    就在帖子里,有人已经放出了“笑哭”的表情:“托血妖大大吉言,我立刻订购去夏城的机票。回来的时候,不定还能混个礼送出境的待遇。”

    “不要脸如楼上,可否接纳弟同游夏城呢?”

    “同去同去,单程机票应该够了。”

    “狗屁渣渣!纯粹垃圾!”由于路程问题,章莹莹至今还在环海公路上打转,本来就很恼了,见到论坛上的留言,怒火高涨之下,一拳砸在车厢钢板上,嘭然巨响,砸下的位置,也陷了一个深窝。

    “这是装甲车啊!”开车的特警眼角抽动,却也不敢什么。

    章莹莹怒气未消,又恨恨砸了两记,忽地愣住,视线穿过前挡风玻璃,看向环海公路外侧的海幕景。

    绕了半,原来是打到这里了!

    “停车!”

    装甲车终于等来了体现性能的机会,吱呀一声停住。章莹莹推开车门,一个腾跃,直接绕过了车体,像只翻扑的海燕,向着外侧绝壁海流一纵而下。

    等特警踉跄下车,扒拦下看的时候,只见到那位脾气古怪的长腿美妞,在绝壁上疾速奔行,仍稀是向着远方金色沙滩而去。

    “嗵”声闷响,离岸百十米的海面上,炸起数十米高的水柱,激涌的波浪以及四面飞迸的水珠,几乎屠戮了周边一切水中生物,还要包括更下面的水层暗流。

    经由这么一番作用,终于是将恐怖的动能冲击卸开大半。

    “哇啊!”金桐大声喘气,从浅海区冒出头,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与冰雨咸水、灰浪白沫混搅在一起,还有几个鱼类、水母的残尸,感觉三魂七魄已经去了大半。

    他却来不及琢磨形神的伤势程度,而是全力鼓荡元气,收摄心神,还备下了激发潜力的霸道秘术,准备再承接武皇陛下的恐怖冲击。

    然而,相隔数秒,对面的压力虽然无时不在,可实质性的冲击却再没有过来。

    “竟然砸进了海里……运气不错。”

    音波从临海的金沙滩上传导而至。那片沙滩在冻雨的侵蚀下,颜色有些黯淡,仿佛接近腐烂的橘皮。金桐更相信,那是岸上丽人自携的死亡领域。

    这位世人尊称的“武皇陛下”,此时就像晨间漫步的资女郎,经典的白衬衣搭配黑色阔腿裤,中间缀以一条略显不羁的豹纹腰带,看不清鞋袜,只见衣衫轻薄,随风轻摆,愈显得逸气流动,赏心悦目——就是岔了个季节。

    当然了,像武皇陛下这样的超凡种,季节从来都不是需要的因素,只要按照心情安排就好。此时她的长发就随意披散于肩后,在海风冻雨中起舞,她懒得打理,已然微见湿痕。

    比较扎眼的是,她手中还握着一本纸页微黄的竖排版古籍,正如古人阅览时那样,书体卷起,只留一两列墨字,既无视风吹,也无惧雨淋,慢慢品味。

    就在声音响起的时候,武皇陛下也根本没有正眼看过金桐哪怕一眼,她就是在闲逸的状态下看书,似用心似无聊,期间甚至还翻了一页。

    她在装逼对吧?

    也许是……可是刚才交手的时候,人家也就是这个状态!

    武曌这女人,翻着书就把他砸进了海里!

    金桐死死盯住岸上丽人,没有谁会比他更能理解这里面的压抑,当然更多的还是耻辱……以及恐惧。他胸口的郁气一度激涌上来,好险才咽回去,而这个不理智的动作,让他的身体伤势进一步趋于严重。

    这个女人,在写字楼发力之初,就整合了格式之火,以不可思议的运化方式,将这种具备“格式化”的特殊力量,强行压入他体内,干扰破坏其半金属化且近超导化的身体结构。

    此后简单直白的动能冲击,大巧若拙,更是将他原本最强的肉身侧修为,生生打成了半废,至此再没有翻盘的机会。其眼光之毒、心力之狠,手段之奇,实是金桐生平仅见。

    两个月前刚成为超凡种?

    金桐有句“mmp”直接就送给所有里世界情报机构了——这种信手拈来,圆熟无瑕的攻伐方式,别两个月,就是成就逾二十年的老牌超凡种,有一个算一个,全拉到这里来,也多半要跪。

    世上能抡千斤锤的大力士多了去了,可是能拿千斤锤子织锦绣花的……究竟是怎样的妖孽?

    金桐心神动荡,感觉再这么胡思乱想下去,他可能直接就崩溃掉。只能强行收摄心神,忍着身体不适,哑声道:“武曌,你究竟想搞什么鬼!”

    武皇陛下的注意力仍在书本上,或者是在她自我营造的最舒适的意境中。金桐明为质问、实为惶惑的言辞入耳,她连眼皮也不抬:“之前对你的警告是别上岸,不然打死勿论。过程如何且不,现在你很完美地栽回海里,没有踏到海岸线,看在这份运气的份上……好走不送。”

    金桐死死地盯住武皇陛下,他才不相信这女人做出决定的依据,是什么见鬼的“运气”,是“心情”都比那靠谱!

    但他接下来什么话也没——在这种情况下,多吐出一个字儿都是傻子。

    常年在荒野上与畸变种较量,金桐也不止一次遇到过可以致死的危机。这也练就了他软可硬、可直可屈的行事风格。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如果武皇陛下真要他的命,他会拼死一战,可既然人家不理会了,忍一时之气退走又何妨?

    金桐缓缓吐气吸气,身形切开冰冷的寒水,慢慢向后移。但在这时候,耳畔忽然传来模糊的声响,有人正飞快的向这里赶过来,而且嚷嚷的内容还与他切身相关。

    他心头微微一跳,再看岸上的武皇陛下。

    即使是有第三者介入,这位丽人仍然没有更改她决定的意思,她手中的书卷又翻过一页,淅淅沥沥的冻雨落下,沾湿了衣衫、长发,却在触碰到书页前,尽都无声消融。

    他已经彻底被无视了。

    这不是装模作样,也许从一开始,武皇陛下就从没有放在心上。

    金桐再深深看了武皇陛下一眼,要将这个明明高调,偏又神秘莫测的女人刻在心里。随后他身体整个地沉下海面,向深海方向退去,几秒钟后便消失在烟波浩荡的大海深处。

    “哎哎哎哎哎!”

    金桐消失后仅仅半分钟,章莹莹便带着气喘,从远处的环海公路一路狂奔而至,但最终还是晚了一步。她唯有眼睁睁看着金桐远走,那份看到战场从外飞来,凑上热闹的好劲头,被浇了个通透冰凉。

    章莹莹用不能置信的眼光看向自家老板。

    虽然她知道,老板的心思一向没有人能够猜透,但在这种兵凶战危的时候,将超凡种级别的大敌挥挥手送走,如此清奇的思路……

    不,上明明已经有人推测出来了!

    “老板你……”

    第一个词儿,章莹莹是想“老板你疯了吗”,但总算还懂得把这种话咽回去;然后她又想“难道你们真不敢下死手”,又觉得太突兀。接下来,她一向灵动的脑子却找不到第三个贴切的替换词,只能“你你你你”半——她这个样子,即使没能把话出口,可那份态度算是表现出来了。

    对自家的下属,武皇陛下还是很给面子的。她的视线从手中书卷上移开,在章莹莹身上转了一圈,点点头:“差不多已经到你本阶段的极限了,这段时间修身养性效果还可以,接下来就需要趟出一条自己的路,才能做到逆改命,独立于世。”

    “逆改命?老板你看多了好不好!”章莹莹给气笑了,“还有,你正在看佛经是吧?是不是看多了佛经,学会了菩萨心肠?那里明明全是吹牛b……”

    武皇陛下又转回视线,品读书卷,悠悠道:“不管怎么吹,只要是能够吹到很多人深信不疑,也算是一种逆改命的超凡之力。如果能有一个自洽的逻辑,当然就更好了。考虑到这还是文明蒙昧时期的成果,其价值拔高一些并不过分。”

    “啊啊啊,陛下我不是在和你讨论佛经啊!”

    “是你先的。”

    “那我现在,你为什么要纵敌逃遁你回答我啊!”

    “纵敌?我没有。”

    “还没有,我都看到了,那个金桐就在你眼皮底下跑掉的!你没看到现在上的评论?那些贪心不足得寸进尺无法无的滚刀肉,一个个都在狂欢好不好?你放走了金桐,简直就是鼓励他们到来夏城来打猎,罗南那边还活不活了!”

    “你金桐啊,他脱离战场了吗?”

    武皇陛下再度抬起视线,看向半空飘落的濛濛雨丝,随意伸出手,接了一滴在指尖,轻轻拈动:“如果大家都认为他脱离了,那我也无话可。”

    章莹莹茫然不解。

    “孱弱的时候,卖萌是本能;

    “危险的时候,低调是聪明;

    “但该担事儿的时候,还玩老一套,这种恶意卖萌的行为,就只是欠揍了……还好,莹莹你现在仍属于合法卖萌阶段,来,笑一个给朕看看。”

    章莹莹要给自家老板跪了,正要不顾一切放出撒泼**的时候,心头莫名一颤,身体流转的白虹“铮”然鸣动。

    仿佛烟光云水凝结的清透之意,似乎被一层幽暗的阴云掩过,可再去感应的时候,却又难以捉摸,只觉得眼前这片灰蒙蒙的海幕景,似乎变得压抑了好多。

    “好丑!”旁边的武皇陛下来了个莫名其妙的评价。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