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九十章 伐木机(上)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 ,最快更新星辰之主最新章节!

    田邦并没有拒绝战姬跟随,默许了直播拍摄,但他也并没有真正去杀人,而是面不改色将吐口的狠话又吞回去:“开个玩笑,别当真。我这么说,跟毁人家似的。”

    那也是先毁你好不好。

    战姬在心中吐槽。此时,在濛濛雨幕之下,田邦闲庭信步似地沿着人行道往前走,身边的寸头型男,好像下属一位校官,叫居凌的,一丝不苟地为他打伞。

    老天爷,赶紧让事态上正轨吧!

    战姬紧了紧冲锋衣,感觉冻雨越发冰冷刺骨,但她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几步的蕴酿之后,她终于问出了已经压在心头很久的问题:“田少将,您对昨晚上的夏城骚乱怎么看?那种疑似滴水剑的杀伤手段,您能不能从专业的角度,给我们谈一下看法?”

    田邦笑着摇头:“战姬啊,咱们也算熟悉了,对吧?”

    又是这样……

    战姬真不想再绕圈子,可是面对田邦看似礼貌实则强势的做法,她根本没有拒绝的能力:“是,是的。”

    “那么,我也就不客气纠正你一个错误。你说‘昨晚上’的夏城骚乱,这是不正确的。”

    “呃?”战姬眨眨眼,“您的意思是,骚乱还在继续吗?”

    “我是说,只要夏城政府没有解除紧急状态,骚乱就是现在进行时,就算一时半刻没有爆发,也随时埋着爆发的种子。大家要对政府判断有信心,不是吗?”

    听起来很有道理,可又觉得不对味儿……

    田邦面向镜头,看上去无比配合直播进程:“目前夏城已经收紧了入境办理,相当一部分会被拒之城外,大伙儿极可能白跑一趟;白跑也就罢了,一个弄不好连命都搭进去,那就实在不划算了。所以呢,最近要来夏城旅游、访友、做生意的朋友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战姬从来不知道,堂堂“血狱”竟然还是个话唠,她艰难地从铺陈的话语中,寻找有价值的情报,然而还没有问出口,田邦倒是主动把话题转了回来:

    “对了,你说昨晚在纳德区的‘滴水剑’屠杀事件……难道现在已经传遍全球了吗?”

    他对着镜头,露出无辜茫然的眼神。然而被带着绕了无数圈的直播间观众们已经不吃这一套了。

    “装,接着装!”

    “杜绝恶意卖萌!”

    “他是军方大佬,他不知道……呵呵。”

    “如果他不知道内情,楼上的就把脑袋割下来给战姬当夜壶!”

    战姬对人头夜壶是拒绝的,她小心翼翼地尝试保持话题方向:“在发布滴水剑技法的rt8313任务贴里,至少已经有上万人次回复,我想这件事在荒野探险家协会里,已经是彻底扩散开了。”

    田邦摇头感慨:“rt8313啊,真是怀念!想当初,我也是跪舔武皇陛下的纯情少年,因为能力性质问题,我滴水剑学得很一般,在焚心刀上倒是有些心得……”

    他又来!直播间群众已经出离愤怒了,刚刚圈起的一波路人粉,瞬间黑化:

    “绕到焚心刀了,吹你牛逼是吧?”

    “啊啊啊战姬你不要再给他机会!”

    “警察叔叔快来,把这个话唠拖走!”

    “某人不要叫田邦了,叫田圈儿吧。”

    “果然,甜甜圈吃多了有碍健康!”

    刹那间,直播间里就被“甜甜圈儿”刷屏,战姬感觉已经丧失了对直播间的控制。好吧,她也从来不是那种掌控力强的主播,她最出众的本事,还是作死。

    面对滑不溜手的田邦,她一咬牙,直接作了个大死:“田少将你特意提起武皇陛下,是暗指夏城骚动与她相关吗?”

    田邦睁大眼睛看她,末了拍了拍巴掌:“果然还是有记者属性的……你的脑洞很让人佩服,不如再深入阐释一下?”

    既然已经在作死的路上大步狂奔,战姬也就不怕什么了,她再不理会直播间,只把前面做的关于地点和距离的分析,重新再说一遍,然后总结:

    “四处案发地点,几乎同样的死法,虽然案发时间都非常接近,但如果有惊人的移动速度,在半小时内做到这一切是可能的。事实上都用不到超凡种,一个速度非弱项的b级强者也差不多了。真正的难处,还是滴水剑,而能把滴水剑当机枪使的……武皇陛下作为技法的传授者,应该比其他人掌握更多的信息。”

    战姬到后来还是缩了,她想造个大新闻没错,但作为记者,一个人唱独角戏是要被天诛的。

    这时候,田邦却又叹了口气:“战姬啊,你掌握的素材还不够。要知道,有些事情是超出正常逻辑范畴的……比如,死亡时间问题,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没有‘半小时’的说法,根据警方调取的现场监控,你们知道的四处地点,其案发时间,最先和最后的时间差,在五分钟以内。”

    田邦伸出手,五指叉开,在镜头前来回翻动,让所有人都看清楚。

    “五分钟?”

    “还有,案发地点也不只是你们目前知道的那四处。附近就还有个更刺激的……我和战姬带大伙儿去领略一下。”

    “甜甜圈”田邦在该死的在云遮雾绕之后,终于爆出了有价值的猛料,而且还越俎代庖,抢占主播之位。

    毫无疑问,连续猛料对直播参与者的逻辑造成了相当冲击,一直在关注直播的章莹莹,此时就切入事务所的工作群,一连放了两排“目瞪狗呆”的表情,当然也没有忘记把直播链接发上去。

    “真的是陛下出手了吗,为什么我感觉好有道理?”

    “莹莹你这么给陛下扣锅好吗?”

    “是不是陛下都无所谓了,我倒觉得问清楚罗老板那边是什么意思更合适……呀,我好像暴露了什么?”

    “果然有人这么想对吧?”

    “说实话的小孩要打屁屁。”

    “原来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吗?”

    “不止一人+1。”

    “不止一人+2。”

    “不敢说实话的胆小鬼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十天闭关,果然已经被世界抛弃了。章莹莹一脑门儿问号,终于还是忍不住,在群里发信息询问:

    “罗老板?罗南?他怎么了?”

    很快,大量的信息就从工作群里涌出来。

    章莹莹只扫了两眼,就陷了进去。高崖上强风冻雨飞落,打在脸上微微生疼,她也不做理会。也就是在这个过程里,她的脸色渐渐沉下去。

    两分钟后,章莹莹给白心妍去电话,然而不久前还和她互动取乐的朋友,这时全然没了消息。

    稍后一段时间,田邦和战姬跨过两个街区,抵达了传说中的案发现场。这里确实已经被警方层层布控,偌大的写字楼除了警务人员,再没有其他人。

    有田邦在,一行人很顺利地进入写字楼。不过为了避免麻烦,战姬还是摆出一副严肃认真的秘书脸,尽量契合田邦二人的军旅风——虽说田邦本人并没有类似的气质可言。

    案发现场位于写字楼75层,三人过来的时候,这个楼层已经有警务人员站岗,但相关技术人员不多,勘验工作也没有正式开始。战姬刚出电梯门,冷不丁的就看到走廊里有一句仰躺着的死尸。

    “这个现场的案发时间?”

    “如你所想,和其他地方差不多。”

    “那相隔快十个小时了,现场保存得太好了吧?”

    “因为警方确实是刚得到消息。”

    “得到消息?”

    田邦微微一笑,领着战姬绕过尸体,到第一现场的工作室内。屋子里面一片混乱,但基本上保持了昨晚上的原貌,并没有遭到破坏,地面和工作台上有些溅落的血迹,但并没有其他的尸体。

    既然田邦配合,战姬也就不客气了,迅速将周围现场情况录入,还给了死者一个面部特写。

    直播间里都是能力者,对死尸什么的耐受性较高,只是好奇心更重一些:

    “谁认识这位?竟然劳动田邦大驾?”

    “路人脸,没见过。”

    “夏城的出来接客了,有见过的没?”

    “战姬你伸把手啊,看看尸体僵硬程度,还有尸斑的情况。”类似的事情,战姬以前也干了不止一回,她转脸看向田邦:“可以吗?”

    如果田邦同意她就动手了。

    然而田邦送来笑脸:“没必要这么麻烦,基本信息还是有的。”

    扭头示意,寸头型男居凌便报出相关信息:“巴图,普特服务公司夏城分部行动主管,能力c+级,该人死亡时间为8号晚上22点13分。从普特公司提供的情报看,同时死亡和失踪的,还有公司合作方、其下属的行动组以及雇佣兵共计42人。”

    听到这个数字,战姬一愣,旋即倒抽一口凉气:“这些人已经进入了官方统计吗?”

    “并没有。”

    “可是这里与圣玛利亚教会医院很近……”

    “那里面的死亡人员,与普特公司是两拨。医院里的是另一个公司的行动队成员,事实上,圣玛利亚教会医院本身,就是那个公司间接控股,以处理一些特殊事务。可惜昨晚上,核心人员被一窝端了。”

    田邦摆摆手:“现在医院多半是开不下去了,后头还沉着呢。”

    随着连续的猛料爆出,直播节目终于进入了良性循环。

    “666666,我好像看到了夏城官员生无可恋的脸。”

    “47+42=99,再有一个就百人斩了!”

    “前面数死早,另外10个你帮着杀?”

    “就这样也狠爆了好嘛!究竟是哪位大神啊,快收了神通吧!”

    “2096年终岁尾,终于有大魔头抢位。现在的夏城可谓一号魔窟。”

    “魔窟没毛病。”

    “魔你娘,窟你妹。”

    “夏吹死开!”

    “眼瞎的滚蛋,没看到甜甜圈刚才说了一堆行动组、行动队?还有,普特服务公司是搞专业杀手、雇佣兵服务的,特么一堆武装人员,明明是要搞事的节奏!”

    直播间里转眼又变成地域杀战场,战姬却在最初的惊讶之后,敏锐地抓到了几个敏感点:“为什么这个巴图的死亡时间,可以精确到分钟?”

    “精确到秒也没问题,因为有监控。”

    田邦的回答更没毛病,而且还让居凌给战姬展示一下。于是战姬就从监控视频上,看到巴图躲闪、吸回、挣扎,最后仰面挺尸的全过程。

    监控录像显示是昨晚22点13分没错,可是……

    “出手人呢?”

    “只有走廊部分的监控,而那位始终没有走出来。”

    “……”这做派实在太可恨了。

    战姬平复一下心情,视线和镜头重新转向了巴图的尸体,不论是她还是直播间里一些观众,都发现了一件事:

    巴图的死法,并不是眼球和大脑内爆!

    “这位是心脏机能崩溃。倒是楼下及周边街区的32名雇佣兵,致死原因倒是滴水剑没错。”

    战姬一怔:“这是33个,还有9个?”

    “名义上是失踪了,不过嘛……”

    田邦伸手环了一圈:“都在这儿了,房间里的血迹,验出九个人的dna,基本上可以解释为尸骨无存,只留下了这个。”

    他弯腰拾起地面上一个扭曲的金属结构,随手抛了抛。

    直播间里不知谁带头,刷过了一片目瞪口呆的表情串儿,再没有别的言语。

    战姬追问:“尸骨无存的意思是,都被什么,唔,畸变种吞掉了吗?”

    田邦对她竖起大拇指:“想象力丰富又合理!我倒希望是那样,至少麻烦会小一些。不过呢,这个扭曲的钢铁喉咙,应该是来自于五金猎团的钢雄,那个家伙虽然是笨了点儿,却也不至于在繁华市区,让一个畸变种把他和八个能力者一块吞下肚,连个声息都没有。

    “所以说,现在这世道,越来越危险了……你说对吗,阅音妹妹?”

    田邦忽然笑起来,随手抛掉钢铁喉咙,张开手臂,迎向门口。那边正有一位职装女性,跨过巴图的尸身,走进屋里。

    在她身后,是一堆身着警服的专业人士。

    案发现场变得热闹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