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八十八章 血磨盘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小巧的机械蜘蛛“咔哒咔哒”地在走廊里游走,速度飞快却没有撞上任何栏杆、墙角。这是当前比较流行的仿生玩具,也是福利院孩子们的宠儿。

    也许很多人会觉得它丑,但更多孩子还是觉得它丑萌丑萌的,偶尔还很酷帅。尤其在黑暗中游走的时候,闪烁不定的六只感应单眼,冷不丁是能把人吓得跳脚的——毫无疑问,这是那些熊孩子的最爱。

    圣玛利亚慈善堂的这只玩具蜘蛛,只是基础版本。六只感应单眼虽然可以简单地收发信号,辨明方向和障碍,不至于沦为摆设,但并不具备成像功能。

    然而,对某些人来说,简单的信息流已经足够了。

    与圣玛利亚慈善堂隔了两个街区,直线距离大概35公里,某处高层写字楼内部,七十五层工作间,即使在周末时间,晚上十点钟,依然灯火通明。

    相关人员正在抓紧时间布置有关设备,而有些人已经在临时工作台前耍开了:“来吧来吧来吧,来一管骚动大信号;滚吧滚吧滚吧,我射你一脸小噪音……”

    工作台前的年青黑人戴着耳机,身体持续律动,完全陷入自嗨的情境中。没有人管他,一方面人家就是这个工作状态,另一方面,也轮不到他们来管。

    年青黑人身前的光幕上,全是红、绿、蓝的不规则色块,正随着他的节奏,不断拼接变化,似乎有些规律,但总体来说,还是非常模糊。

    普特服务公司行动主管巴图,此时就站在年青黑人身后,面色严肃,心里其实挺羡慕的。

    身前的“噪音”,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侦察型能力者,他可以通过捕捉单调破碎的信号,补完现场情境轮廓;同样也可以进行高功率有源干扰,其影响范围通过特定增幅设备,可以达到数百公里开外,可谓是一个人形雷达及电子干扰系统。

    这样的人才,一般早早就被军方截留,“噪音”也是,不过这哥们儿心理有问题,自谓器大活好,管不住裤裆,在军队里犯了事儿,本来是要枪毙的。却被某个强人偷天换日,带了出来,也加入了那位强者的团队,继续在外面折腾。

    今天晚上,就是普特服务公司与那个强者团队的联手行动。

    根据双方渠道得来的确切消息,此时圣玛利亚慈善堂里的临时住客,那个叫瑞雯的女孩,身价已经高达160亿——而且是以“深蓝世界”联合项目的股份折现。

    情报是否真实,自有上司去判断;价值如何解读,也无需赘言。最现实的情况是,随着消息传开,各路势力必将蜂拥而上,务必夺之而后快,夏城分会也会迅速做出反应。

    接下来事态如何发展,还不好说。可在今夜,由于瑞雯涉入到世俗世界,被安置到这处慈善堂,暂时与夏城分会的核心防护网脱钩。

    毫无疑问,这将是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

    普特服务公司是一个中等规模的暗杀服务供应商,算不得行业顶尖;而“噪音”所在的“五金猎团”,虽是一位超凡种的产业,可相对于夏城分会的水准,仍然有相当的差距。

    就算双方联手,也不具备与欧阳辰、武皇陛下两位超凡种正面对冲的实力,唯有出奇不意,才能打人一个措手不及。

    当然,还要有足够的甩锅手段,才能保证无论任务成败,都能全身而退。

    巴图大约能猜到,以“五金猎团”背后那位大能的眼光,挑中普特服务公司,除了实力标准以外,更看重他们在夏城有现成的网点和队伍,也看重他们覆盖东亚各大城市以及荒野游民部落的雇佣兵渠道,和超一流的甩锅技巧

    正好,最近夏城接收了好几个游民部落,里面龙蛇混杂,“学有专精”的亡命徒一抓一大把……

    巴图正考虑如何善后的问题,有人走进工作室,高逾两米的壮硕身躯非常显眼,仿佛铁片摩擦的金属声,则有着强大的压迫力:“还没出图吗?”

    “钢雄先生。”巴图打了声招呼,视线从这位半金属的肩颈结构上掠过,又见噪音跳得正嗨,没有回应,便替他说了一句:“正下雨呢,大概干扰不小。”

    来人就是“五金猎团”的第三把交椅,“裂喉”钢雄,很知名的老牌“建筑师”,b级强者。据说他曾被人撕掉大半个喉咙,却凭借强韧的生命力存活下来,只是进行了**改造。从那以后,他杀人也喜欢撕人喉咙,并得到了“裂喉”的凶名。

    钢雄进入工作室后,就当仁不让地接过指挥工作,又问技术组的进度:“破解呢?”

    “还要十分钟左右,慈善堂的安防系统是挂在圣玛利亚教会医院的,要黑进去比较麻烦。钢雄先生,趁这段时间,我们可以来个简短的战术会议……”

    “去特么的吧!”

    “……”巴图给噎了一记,还好他知道,是噪音那边有了突破。这个黑人哥们儿一把甩掉监听耳机,连续挺臀动作,兴奋地怪叫。

    噪音性格上是个渣滓,但本事却是一等一的,随着他的怪叫声,屏幕上无意义的色块迅速减少,就像是信号不稳定阶段的网络流媒体播放,卡顿和马赛克情况比较多一些,但基本的轮廓已经可以看到了。

    “沙盘。”钢雄示意一边的助理加个操作。

    很快,房间中央刚摆上去的电子沙盘上,就显出圣玛利亚慈善堂的全景三维投影,整体是半透明的灰白色。但数秒钟后,噪声那里大致搞定,相关数据转移到沙盘上,便有鲜亮的色彩一层层涂抹上去,最早时还有点儿马赛克,但很快就变得清晰明确。

    特别是在特殊标注地带,显现出几个人形。在沙盘投影中,约有指头大小,可形貌宛然,细节精妙,栩栩如生,正是他们今晚针对的目标。

    慈善堂对临时客人还挺大方的,居住区一层的单独房间,位于楼体拐角处,由于花坛遮挡,可以算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半封闭院落了。

    相对安静,也好动手。

    噪音迷之兴奋:“鬼天气、鬼天气、鬼天气……让你们也感受下。”

    话音方落,沙盘投影上就有一层模糊雨幕覆盖。巴图皱皱眉头,并没有说什么,能够较完备地还原现场也没什么不好。通过这层雨幕,还看到一些细节问题:“冻雨环境下,低空无人机可以排除掉了,不用几分钟,就是一个大冰坨掉下去。”

    钢雄面无表情,手指敲敲沙盘的边缘:“还有呢?”

    巴图一愣,噪音那边就嘿嘿地笑起来。与之同时,投影上空的空白区域,显现出目标五人的头像和简单资料。

    “专业能力者保镖、前军方深蓝行者……还有这个,人形次声波阵列。”

    噪音每说出一个人的特点,在投影区域,就有一圈特殊着色的区域被点亮:“秦一坤的感应范围大概是在30米左右;高德本身的能力略差一些,大概在20米,不过要注意停在宿舍楼边上的那辆车,配备的感应设备非常灵敏,建议两公里内不要动用大功率设备,一百米内,可以视其为一个精神感应专家。”

    巴图这才知道,噪音竟然可以抓取观测目标“精神感应范围”的信息,并将其复现出来。侦察能力发挥到这种地步,实在是不可思议。

    噪音早就习惯了这份工作:“当然还有那个小年轻。嗯,来个缩放……好了,我们必须扩大模型覆盖范围,至少三公里,那个小不要脸的,感应半径三公里!”

    巴图愕然:“半径还是直径。”

    噪音咯咯发笑:“耳朵不好使吗?我说了是半径,大家的运气不错,隔了两个街区,距离岔开了五百米,否则我们现在就可以仔细考虑一下,怎么化解尴尬了。”

    化解尴尬?应该说逃命才对!

    巴图庆幸之余,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三公里半径的感应范围,难道那家伙是超凡种吗?”

    噪音没有搭理他,继续施为,接下来又在投影区域,垂下了一根又一根暗色的长痕。

    钢雄比较感兴趣:“这是什么?”

    “不知道,反正让人很不爽,当初我被塞进军管监狱,被爆菊花,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只这个情报,卖上百八十万不成问题,你们谁要敢往外漏,就是我仇人。”

    巴图脑子有些涨:“如果真是三公里,任何正面行动都没意义……”

    “讨论这个话题才真没有意义。”钢雄随手划动,将三个最具威胁的人物摆到一侧,而将另外两个正常人拢到中间,“如果这五个人,今晚都住在慈善堂,我们除了强攻几乎毫无办法,这是最糟糕的情形,我会考虑取消本次行动。”

    巴图点头:“我同意。”

    钢雄冷笑:“这个可能性并不大,慈善堂不是旅馆,我们的‘先驱者’也不是傻蛋……”

    所谓的“先驱者”,在巴图的理解中,应该就是量子公司。根据合作双方的情报渠道推测,罗南一行人到达圣玛利亚慈善堂,有量子公司操作的痕迹。

    说不定那边也想要来个“出其不意”。

    钢雄却不理会:“我们只考虑后一种情况,这个女人和她的经纪人会离开,也许会分给她一个保镖,也许不会。但不管怎样,我们就盯上她了。”

    “声东击西?”

    “别说蠢话。”钢雄冰冷的眼神扫过来,“你一定是忘了这个……”

    他的指头点在沙盘标示的核心位置:“我们的目标,这个瑞雯,她也是对付过量子公司深蓝行者小队的人物。据说近身格杀能力极强,你需要验证一下吗?”

    没等巴图回应,钢雄已经摆摆手:“真的去碰,我们的计划差不多就完蛋了。”

    “所以?”

    “所以我们只考虑她。”钢雄屈指一弹,投影形成虚拟界面上荡漾细波,“不管有几个人离开,我们只要她。干掉保镖,经纪人的脑袋送回去。另外噪音,你发挥的时候到了……我们需要额外录制一段视频。”

    “是我最喜欢的那种?”

    噪音阔大的嘴巴张开,白牙紫舌,再加上沙盘上的光影,构成诡谲的图像:“我可以放开玩儿吗?钢,你总能拿到我最痒的地方,那个女人腰腿太棒了,一定是个好炮架子,我会好好爱惜的,只折断她两条胳膊……”

    对噪音的狂想,钢雄不予理会,只是再次缩放投影区域,使地形图呈现出更广阔的区域,以规划后续路线:“普特公司的雇佣兵,袭击开始后发挥作用。就地阻击,延迟对方的救援速度,也给他观赏视频的时间。希望你们做了足够准备。”

    “我们预备了四支队伍,还有一场精彩的骚乱。”

    巴图在专业上颇具自信,可现在他有些拿不定主意:“不过钢雄先生,你确定要对那个人的姐姐下手吗?如果一个弄不好……”

    “我们和你们公司合作,就是看中了你们的操作能力。我们有很好的嫁祸对象,对吧。”

    “是这样没错,但是……”

    “没有但是,那位年轻先生本身就值160亿,但他绝不应该把自己和这个星球未来的权力绑在一起。他,还有他的家庭,并不具备这个资格。”

    钢雄表现得像一个哲人,厚实的嘴角裂开:“如果他能够活下来,甚至今晚可以挫败我们的行动,但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必须面对相似的局面,希望他能够及时作出选择,否则必然疲于奔命,直到再没有任何奔头!”

    巴图不说话,却暗下决心,事后一定要申请调离,否则弄不好就是个炮灰下场。

    钢雄做总结:“他以后怎么办和我没有关系,我需要机会,也需要时间。”

    “我只要大长腿,草草草,切克闹。”噪音大声呼应,越发地躁动。

    钢雄仍不理会,继续路线规划:“我们的撤退方向是海上,最近的是南海岸,也可以避开东北的黎兰区。”

    “哦,钢,快开始吧,我下面都快爆掉了。”说话间,噪音竟然已经开始解裤腰带,完全不顾当前场合,这家伙纯粹就是个变态。

    “我不切你那玩意儿,但我可以拉出你的喉管。”钢雄终于发出警告。

    巴图见钢雄约束,也松了口气,但很快又醒悟一件事,脸色急变:“走海上?这和我们最初议定的不符。”

    “是的,你们想进入荒野,利用你们卓越的浑水摸鱼能力,而这也是我们需要的。但如果直接前往,这需要纵贯整个夏城城区,在灵波网的覆盖下,我不认为我们有这个机会。”

    “海上可是一览无余!”

    “我们可以先入海,然后绕过海防部队的防线,重新登岸,从芒种切入内陆。虽然绕的远了一些,却能够让很多人料想不到。”

    钢雄将投影核心区域移回到慈善堂:“在此之前,你不要忘了。在到达海上之前,我们到手的只是人质、只是交易筹码,怎么把目标换到手里才更重要……我们老大就在外海等待。”

    “呃,金桐先生?”听到超凡种的消息,巴图下意识有些敬畏。

    钢雄更加淡定:“金老大从海上来,我们当然要往海上去。否则你真以为欧阳辰和武皇是看门狗和蚁后,都不带出窝的?”

    巴图愣了几秒钟才道:“有金桐先生压阵当然是极好的。不过方向问题,我要和上面沟通。”

    钢雄摆摆手:“随你,但别耽误时间。”

    巴图沉着脸出门,又听到后面噪音的呱噪:“你感觉我来几炮比较好?七**十炮?你相信我能够做到的对不对?”

    “闭嘴。”

    “不不不,我的热情你hold不住,欧呃!”

    房间里似乎响起一声闷爆,话音戛然而止。巴图庆幸钢雄终于上了“措施”,关门的时候回头打望,却看见噪音张大嘴巴,双手垂下,裤腰带坠着裤筒,滑落在地,露出里面的玩意儿,当真辣眼睛。

    可现在的重点是,噪音大张的嘴巴里,暗红的液汁正涌上来,还有眼睛、鼻孔、耳道都是如此。

    “敌袭……远程狙击!”巴图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也瞬间往地上倒,同时脚下发力,向后平移。就势还一个拉门,把房门合上,挡住可能的狙击手视线。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也在这时,炽烈的红光喷射,顷刻盈满房间,将合拢的外门轰成粉碎。

    巴图还看到,投影区域的色彩已经完全被血红色涂满,相应轮廓正急剧模糊。可在那片斑块复生的血色光影中,分明有一只类似蜘蛛和人体交融的影子呈现,丑陋狰狞,犹如噩梦跃入现实。

    面对这头魔影,巴图竟不知红光是从投影中起,还是从虚空中来。他只看到,钢雄摆出了防御加架势,身上闪烁出金属般的光泽,咆哮声中向后便退。

    这时巴图已经撞开对面房间的门户,滑行进去,可只是百分之一秒的间隔,红光已经覆盖。

    最要命的是,这份红光的能量并非外冲,而是逆向的拉扯,像一个无形的漩涡,强扯着巴图的身躯,重往血红光芒最浓重的区域而去。

    那个中心,或许就是致命的地狱之门,

    “啊啊啊啊……”巴图拼命伸手,想拽住对面房屋的门框,可手指头才沾到框架,吸力就骤然消失,他平拍在地上,脑子发昏,两脚发软。

    下意识翻身去看,室内设备破碎什么的都在意料之中,但破坏力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大。沙盘前方,钢雄背对门口呆站着,一动不动,身上却似战栗不休。

    “钢雄先生?”

    巴图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尾音未尽,他就看到,钢雄巨大的身体瞬间折弯扭曲,肌肉骨骼在细密的撕裂声里,团缩成球,然后猛裂拉伸、崩解,破碎!

    同样命运的,还包括地面上那些行动人员。

    无形的力场覆盖了整个房间,主导了这一切,但巴图宁愿相信那是一块来自于地狱的血肉魔盘!

    令人牙酸的撕裂破碎声,最终化为闷爆。血雾弥漫室内,在肆意涂抹的惨烈色彩之前,巴图脑子一片空白。

    可他大睁的眼睛里面,还是映入一个身影。身裹血雾,渐渐清晰。

    “钢雄?”不出口就知道喊错了,但巴图还是忍不住。

    血雾凝聚处,那人倒是转过身来。这是一个相貌寻常的中年男子,相较于人形巨熊般的钢雄,显得瘦削不少,但身形也非常健硕。

    他光赤着身子,不着寸缕,环目扫过室内,最终将视线定在巴图身上。

    巴图发誓,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冷寂空洞的眼神,那眼睛里像是交叠着无数层的黑雾,永远也看不真切……可怎么觉得这么面熟?

    他想张口说话,至少做一番交流。然而中年男子突向前迈了一步,无形冲击直接灌入他心口,巴图眼睛突起,意识就此寂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