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八十四章 巷中影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集 格式 第二百八十四章 巷中影</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瑞雯的骤然失踪,搅得夏城分会鸡飞狗跳。毕竟除了找人以外,还涉及到很多复杂问题。灵波网上已经新建了任务频道,防火防盗防量子公司,也许还要防总会。

    短时间内,大半个夏城都动了起来,忙乱得一塌糊涂。

    发生了这种事,罗南也只能从福利院匆匆离开。离开之前,他把手中的太极球机芯交给了同样参加观礼的薛雷,请他还给修馆主,暂时了去这桩心事。然后便乘车前往尚鼎大厦,去察看现场情况。

    坐上车之后,罗南的思路仍不太清晰,但情绪上还算冷静。他一边发动封闭体系资源,尝试锁定目标,一边查看何阅音发过来的视频。

    视频是瑞雯所在病房的监控记录,上面显示的时间为二十点四十分左右,大约五分钟前。

    刚开始的时候,女孩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身上监护、维生设备的管线有那么三五条,一切看起来还算正常。但数秒钟后,监控视频的焦点区域,纤细女孩睫毛微颤,随即睁开眼睛。

    画面非常清晰,可在这一刻,罗南的心情却有些恍惚。

    女孩儿的视线直视天花板,幽沉而平静,没有任何情绪流露。不像是长期昏迷卧床后的空洞迷茫,倒似对自家的境况非常清楚。

    这一幕让罗南心中莫名压抑。

    这是他亲手救下的人,又是半个信众,但绝说不上熟悉——认真来算,除了量子公司的实验室,世上又有谁知道瑞雯的真实来历呢?

    或许,她早已经习惯了类似的情况?

    罗南还记得,当他面对侵入云端世界的宫启,躁动愤怒之时,整个封闭体系中,只有瑞文给予了共鸣。

    不是附和,是真实无虚的共鸣。

    看似平静的表象下,那种压抑又流动的炽热感,完美地贴合了罗南当时的心境。那是偶然的协调一致,还是因为有着类似的经历?

    罗南得不到答案,但心里的情绪,却因为那对幽沉平静的眸子,持续荡漾起来。他注视画面,有些愣怔。

    这时,从监控画面上可以看到,因为瑞雯的突然清醒,监护室内外也是乱成一团,有医护人员开门进来,想做进一步检测。可想而知,在外间应该有更多人赶过来。

    偏在此刻,原本清晰的图像骤然间模糊。事实上,并不是画面模糊,而是其所映照的现实模糊了。

    病床上的瑞雯就像一个虚幻的气泡,在扭曲的光影中间闪了闪,便踪迹全无。仅十分之一秒的恍惚,病床就变得空荡荡的,什么管线都松脱下来,营养液滴到被褥上,那边还残留着人形压陷的痕迹。

    ……这么个消失法?

    罗南一时间也有点儿懵,忙把监控视频重新倒回去观看。第二回,他心里就有点儿谱了:

    形神交融,浑化如一。

    这正是瑞雯的拿手好戏,她就是一个游走于精神与物质边界的特殊存在。那一刻,她完全就是一个无实质的魂灵,自然是说走就走,而如果她能够跃入渊区、极域这样深度的精神层面,就是欧阳会长,也很难把她留下。

    说着容易,可越理解里面的门道,越觉得瑞雯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超凡力量的理念范畴。

    物质和精神彼此干涉,交互作用可以理解,可完全转化……那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罗南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投入太多精力,反正短时间内不可能想明白。相对于这些技术性的东西,他更介意瑞雯此时的想法。

    这个与他心绪一角有所共鸣的“实验式女孩”,为什么离开?想去哪里?对他们这些人,特别是他,又是怎样的态度?

    他坐在越野车后排,双手相合,抵在口鼻之前,掩住面部表情,也让自己更加专注,以时刻关注生命星空的变化。

    在哪里?在那里?

    车子已经驶入西城区,切一个斜角,向黎兰区而去。可在这时候,罗南猛地直起身来:“等一下,去定洋酒吧。”

    旁边秦一坤讶然扭头:“哪个?”

    罗南眼睛似瞌似闭,但生命星空中,另一个视角却变得越发清晰,相应的,灿烂星辰移转入位,给封闭体系带来了微微涟漪:

    “临海区,华英西路,定洋酒吧……快一些!

    高德借后视镜瞥来一眼,方向盘轻摆,车辆脱离自动驾驶模式,拐上了另一条磁轨高速,车速骤增。

    莫雅从酒吧后门走出来,用涂了卸妆液的湿巾,擦掉脸上的妆容。后巷正是个风口,细碎的雪粉好似飞刀,嗖嗖的打在脸上。

    这样的天气,莫雅觉得倒还算清爽。可前面的同伴们已经啊呀呀地缩起脖子,争先恐后冲上保姆车。身后,新晋见习经纪人兼星探蒙菲早有防备,厚实的防寒服简直是为野外跋涉准备的,然而往身上一罩,原本就墩实的身子更圆悠了,实在没有半分商业精英的风采。

    不过,人家本来就是过来取经、蹭饭的,还没正式上岗,也没法用商业礼仪约束。

    再看真正的经纪人海京先生,一副型男打扮,粗呢风衣穿在身上,搭配暗红色调的围巾,极具时尚感。而信手抄兜,不急不缓的从容姿态,更能引得小姑娘尖叫,比明星还要明星,吊打前面几个不争气的三流摇滚从业者。

    已经开始商业化的山溪乐队,在各个酒吧、夜店驻留的时间越来越少,绝大多数都是友情演出,还以前在地下圈子的人情债,同时也使上个月市政广场演出的成果进一步发酵。

    目前情况只能说是不愠不火,每天给预售的出道专辑增加几个数字,如此而已。

    莫雅三两下擦掉粉底腮红之类,随手将湿巾投向一侧的垃圾箱。原本都已经计算好了的,哪想到突然起了一阵劲风,湿巾团打在进口处,一挂,掉了出来。

    “啧,太没型了。”

    要是被狗仔碰到,这个就是传说中的三流女明星随手扔垃圾,毫无公德心,可以在八卦论坛上混一个位置了。

    不过现在也用不到她修正,卡卡拉的怪声响起,后巷某个角落,埋伏在这里的清洁机器人受到刺激,从待机状态启动,慢慢行驶过来,铲走了湿巾团。

    “好小伙儿,比我那两个弟弟强多了。”在机器人经过的时候,莫雅拍了拍它傻大黑粗的脑袋,“就由你下决定吧,今天是回家呢,还是去小窝?选a就汪一声,选b就沉默。”

    机器人面无表情滑过。

    “好吧,选b……咦?”

    清洁机器人之前呆过的角落,也是巷子里摆放杂物的地方,扑楞楞的振翅声响起,好像有鸟儿在挣动。很快,“刮刮”的叫声就明确了,那是一只夏城常见的乌鸦。

    是在觅食吗?

    “最近夏城乌鸦又变多了吧。”莫雅感觉,最近她出门总会碰到类似的情形,头上、身边时不时就会有乌鸦飞过,还好运气什么的都没有受到影响。

    海京也往那边瞥了眼:“冬天除了乌鸦麻雀,很难再有别的鸟儿,除非你去生态公园……明天去逛逛吗?”

    “明天的日程是睡懒觉。你可以让蒙姐请你,就当贿赂了,以后在老板面前多说点儿好话。”

    “那还是算了,薇姐一句话抵我一百句,投资收益明显不对等。”

    蒙菲直接把防寒服的帽子翻到头上,彻底成球:“这鬼天气,我宁愿上街做功课,也不会去什么生态公园,至少还能进商场蹭点儿暖气。”

    “那就祝你发掘出另一位薇姐。”

    “……承你吉言。”

    三五句话的功夫,话题都不知甩到了哪里去。这时候,车上的马楼探头出来,催他们上车,一行人说说笑笑往车上去。

    临上车的时候,正好清洁机器人已回归原位,保姆车车灯打开,将它的影子向斜前方拉长。

    莫雅给这家伙送了个飞吻:“谢了。”

    “刮刮!”那是乌鸦在配音。

    莫雅哈哈一笑,正要钻进车厢,忽地一个激零:“等下!”

    她叫了一声,又跳下车去。车上,后续还有约会的水意有些恼了:“你有完没完!”

    莫雅根本不理会,迈开大长腿,两步就来到车前。此时前灯光束向前,雪粉乱飞,将巷子内部的格局,又映射出一个扭曲的影子镜像。

    便在这狭长扭曲的乱影中,莫雅看到,清洁机器人和杂物堆的影子掺在一起,在它们边缘,有一幅摆动的长影,边缘参差,下方略带弧形,应该是乌鸦扇起的翅膀,还有半边躯干。

    可在那幅长影的侧下方,还有一道纤长的影子,前端与乌鸦身影融在一起,却隐约可见屈折的关节形状。而随后就是更加明显的腕部弧度,笔直的手臂线条……

    海京也从车上下来,和莫雅站了个并肩。他眯起眼睛,略错开角度,这时他就可以看到,在车前大灯的照耀下,分明有一截纤细的光祼手臂,托着那只乌鸦,在飞舞的雪粉下,轻轻颤动。

    心头才一颤,身畔风过,莫雅已经冲上前去,直趋那处杂物堆,海京伸手,都连衣尾都没抓住。

    一秒钟后,莫雅呼喊声充斥了小巷:

    “天啦,一个小孩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