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八十二章 会客室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 ,最快更新星辰之主最新章节!

    罗南盘膝坐在空旷的大殿中央,感知中足有上万平米的巨大空间没有任何支撑,通透得一塌糊涂。周围是一幅幅缓慢旋转的结构图形,上面用简洁的线条和符号标识出机械内部结构功能以及各构件之间的作用关系。

    这处空旷之地,是通过六耳在灵波网上架起的虚拟空间。除了可视可感的形态以外,还借用了夏城分会的部分超算资源,可以进行一定规模的分析计算。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处计算空间,要根据借用的超算资源计费,支付的还是非常珍贵的荣誉积分。

    但这些细枝末节,已经不在罗南的考虑范围之内了。他现在最关注的,还是悬浮转动的上万张图纸。

    这些机械示意图,一个月前罗南看起来还和天书一般。现在已经全无生涩之感,不但是因为前面一段时间的用功,也是因为他在短时间内大份量、高强度辨识和理解。

    这些图样一共有两个来源。

    一个源头是过去一个多月,翟工在修理太极球机芯过程中,梳理动态结构,还原出来的那部分,代表了可能的功能方向。

    第二个源头要更远一些,来自于当初与量子公司冲突,击杀杰克获得的战利品,深海iv型机芯。这个东西原本是要上拍卖会的,但因为夏城会注意到它的特殊之处,就加以截留。这两个月时间,分会一直没有放松过研究,采取的研究方法也有一部分与翟工重合,所以这里面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图样比较类似。

    毫无疑问,借阅这部分资料,也要收费的。

    按照罗南的理解,重合的部分图样,属于机芯三层结构充分展开之后,上千根粗细不等的丝线构建的功能结构。

    但在深海iv型机芯这里,还有一些是翟工那个层次所无法理解的特殊图景,这些就涉及到精神与物质交互干涉的部分。

    从罗南目前的认知来看,这里面包括了一部分“巴别塔”、“不周山”式结构,即打破精神与物质屏障的核心构形。

    还有一部分,则涉及了同时涵盖精神与物质层面的特殊结构——当深海iv型机芯充分展开的时候,除了在物质层面可感、可知、可测的实质部分以外,还有一些是建立在“巴别塔”或“不周山”基础上的、关联精神维度的形态。这是科学仪器无法探测的。

    级别上,深海iv型应该比太极球机芯高出至少一个档次。可话又说回来,翟工的研究毕竟受限于修为,在精神与物质干涉上,难以察觉更多的细节,这一点也必须考虑进去。

    罗南只可惜手边没有深海iv型机芯实体,无法做出实地测试,只能通过两个月前的那些记忆加以对照。但两个月前,他的眼光见识和现在完全无法相提并论,所以里面还有大量的空白需要填充。

    还有,太极球机芯也留不住了。

    罗南睁开眼睛,食中二指夹着塑封袋,将里面的机芯提在眼前。在铁皮罩大灯照耀下,这个规则菱体之上,分明流动着神秘的光泽,吸引着他的魂魄。

    当前,罗南是在林墙区某福利院内,参加谢俊平和杜雍拜入造物教团的入教仪式。

    仪式非常简单,没有任何玄虚神秘的成份。作为主角,谢俊平和杜雍只是在福利院嬷嬷、孩童以及周边一些信教居民的见证下,上交了他们的“作业”,由教团导师万塔院长验证通过,便获得了教内“持戒者”的身份。

    万塔院长则在人前简述了一遍“物性”和“秩序”的理念之后,便宣告仪式结束。

    罗南甚至觉得,万塔院长只是想借这个机会,让福利院的孩子们享受一顿由某个夏城大纨绔卖力布置的美餐。

    至于谢俊平和杜雍,都还是比较满足的,最具逼格的神秘元素,在他们正式入教前的考验中,已经体验得够多了,而且也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效果。

    神秘+实效=虔诚。

    这条公式在绝大部分环境下都适用,更重要的是,大家都高兴就好。

    入教仪式和晚宴是如此随意,罗南也有了更多的私人时间。他觉得正厅的宴会上孩子太多,比较闹腾,就在福利院的其他房间转一转。

    罗南一直很佩服万塔院长的巧手和设计理念。这处由废弃商场改建的福利院,在其手下真正有了一份“格调”,是那种艺术的秩序感。此时他所在的地方,就是上回曾经呆过的会客室,倚在半旧的桃红色沙发上,外面的喧闹声降至一个相对舒适的区间,竟带来一份奇妙的静谧感

    所以,罗南就在这里,花了个半个小时去申请计算空间并对照思考,也没有人打扰,非常舒服。

    不过,这份舒适之意,在面对机芯的时候也不免沉淀下去。

    这个小东西,最迟明天便要还给修馆主。即使已经留下了完备的图样,可要想通过简单的图纸对照获得成果,未免就把机芯这玩意儿想得太简单。

    心里叹息一声,罗南手指轻搓,将袋口打开。此后再没有其他动作,袋子里的机芯却自动浮起,穿出袋口,向外侧较宽敞的区域飘去。

    “嗡!”

    低沉的震鸣声入耳,悬浮空中的机芯先是探出六根“触须”,随即根根分岔,形成三十根副枝,而在肉眼难辨的层面,则有1240根更纤细的细丝,构建成复杂绵密的网络,分布在直径约一米的区域内。

    罗南意念再转,灵魂力量与物质层面交互干涉,形成几近无形的波动,扫过那片区间,将其结构变化收纳入心湖。

    正如机械示意图上显示的那样,复杂结构时刻都在发生变化,要想一一确认其功能,除了超级计算机,几乎再找不出好办法。

    也亏得罗南从未指望,能够在短时间内破译机芯的究极奥妙,否则也未免太看不起整个地球学界的研究能力。他只是借此打消最后一点不切实际的幻想,然后集中精力去寻找某个征兆。

    残次品。

    “就像现在的我们……的残次品。”

    “现在的我们。”

    因为涉及到父母亲人,也因为语境和措辞的缘故,罗南对修馆主所说的话很在意、非常在意!

    在罗南看来,修馆主当时的表述虽然没有明指,也没有将前后的主题明确联系在一起,但其中的意义是一贯的:

    他们讨论的主旨是人类修行的纪纲,然后集中在“炉”的概念上。

    修馆主的言论以及他自身的状况都确凿无疑地指出:在“炉”的建构法门上,当今世界并未取得合理完备的结果,包括位于最巅峰的超凡种。

    以这个逻辑流转而下,修馆主又提起了机芯,将其称为残次品;更重要的是,话中还有一个“我们”。

    有鉴于此,罗南只能认为,修馆主将机芯和当今世界的能力者、至少是涉及到“炉”的概念的修行者做了类比。

    机芯是残次品,能力者也是残次品。

    能力者的残次品,是因为未能完成“炉”的建构,那么相对应的机芯的残缺,是不是也因为“炉”的结构的缺失?

    还有,缺失是相对于完整而言的。

    完整的参照在哪里?

    罗南从多个角度观测机芯结构,可一时半会儿又怎么可能洞彻里面的奥秘?

    正仔细观察的时候,他感应到外面有人来,刚准备将机芯收回,心里念头转过,却没了下一步动作。

    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罗南道了声“请进”。

    会客室的房门打开,万塔院长穿着类似于神父样式的袍服,慢步走进来。进屋之后,他的视线很自然地落在悬浮的机芯结构上。

    “万院长,辛苦了。”

    “没什么,就是孩子们闹腾了些,没打扰到你吧?”

    “没有,这里真是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比较适合考虑问题……王嬷嬷还给倒了水。”

    两人寒暄两句,罗南又伸手示意,请万塔随便坐,后者便坐在沙发对面的同色躺椅上,身体则自然挺直。他们一个礼貌得不像是在自己地盘上,一个随性自然如在家中,倒有点儿主客颠倒的意思。

    然而两边都不是看重繁文缛节的人,彼此的做法也都是依照本心,且表现出了相当的尊重。

    万塔尊重罗南的隐私,罗南也没有敝帚自珍,而是将机芯结构完整地呈现在万塔面前。

    这种坦荡模式,自从两人头回见面就一直延续下来。因为他们知道,彼此都是属于“守序”派,而且维持秩序的范畴也不尽相同,即使不算完全志同道合,也没有直接的理念冲突。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希望发扬自身的理念,让更多的人认同,并作用于更广阔的领域。因此,都可以接受彼此的“传道”,并进行切磋对照。

    罗南保留呈现机芯结构,就是想让万塔给他提些意见。

    “这是什么?”

    “让人头痛的东西,我希望万院长能给些意见。”

    “好啊,我看看。”

    万塔不做那些假惺惺的姿态,入座之后也不废话,身上辐射出来的物质波,便覆盖了机芯结构所在的区域。

    罗南以为万塔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但他显然不了解这位造物教团导师思考问题的习惯性模式。

    “簌”地一声轻响,躺椅旁边矮几上,此前王嬷嬷放在这里的水杯之中,突有一道水光冲起,凝而成珠,悬浮空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