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七十八章 听心性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集 格式 第二百七十八章 听心性</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刚进入十二月没几天,一波寒流不期而至,气温零下二十度的降雪严寒天气,将夏城变成了冰雪之都。

    窗外北风呼啸,知行学院某图书馆内,却是温暖如春。在专门开辟的工作室中,灯光昏暗,巨大的环形操作台上,层层铺开的投影结构,给周围青年男女的面颊涂上了一层彩秞,显得光怪陆离。

    操作台很大没错,可是三五十号人围在一起,还是分出了内外层次。

    内层紧挨着操作台的,地位自然要高一些,他们正在进行激烈的讨论,形成了嗡嗡的合音;至于外层,有人是踮起脚尖盯着,还有人则事不关己,干脆聊起了天。

    当然,还有一种人,和当前的环境格格不入。罗南就是这样。他倚在靠墙的角落里,打开仿纸软屏,信手在上面涂画,几乎没有存在感,也很少有人理会他在干什么。

    罗南乐得如此。他在这个房间里,只认识那么两三个人,关系最亲近的薛雷,就在工作台外围,凭借高壮身躯,居高临下看热闹。

    这位可以轻易格杀狮虎的强悍朋友,呼吸声微之又微,心跳的频率也降到了每分钟二十次以下,然而强大的气血之力在其血管肌肉筋膜中激涌胀缩,形成某种已经接近次声波区间的轻微震荡,在常人无法感知的层面,扩散开来。

    那份沉凝厚重的节奏,如果用音色来形容,大概就是黄钟大吕,钟鼓齐鸣,在满室社员之中,堪称一枝独秀。

    这是生命层次上的差异。

    而在更贴近现实的层面,话语音、低笑声、呼吸声纷杂错落,声波峰谷或冲或合,造成了复杂的变形。如果再计算语义的因素,无疑是涂抹出一片毫无美感的幕景。

    作为“记录者”的罗南,不免摇头。手上却时刻不停,勾勒出越来越复杂的线条结构。

    眼看新建页面已经不成样子,有一道更具指向性的音波投入罗南耳孔:“南哥……”

    这个“哥”字儿说得有点儿含糊,像是“呵”和“的”的混血,其是就是“南子”向“南哥”过渡的异化。

    在年龄和年级都高出一截的情况下,让田启这样的年轻人主动改易称呼,自居弟位,实在有点儿难为他了,但这也是田启自己的决定。

    田启,名字和宫启相同,但只是一个希望用神秘学去泡妞的发情期青年,就算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却也比那位副秘书长可爱多了。

    此时他就凑到罗南耳畔,低声提醒:“南哥,集体活动的表现都会记档积分……”

    没错,现在罗南所在的地方,就是神秘学研究社“秘仪解构组”的集体活动地点。作为秩序俱乐部的会员,他之所以会参加这次活动,就是因为在几个月撕逼时间结束后,神秘学研究社终于战胜了建工社,获得了秩序俱乐部唯一资产北岸齿轮的所有权。

    由于神秘学研究社原来的场地还未到租期,各种设备搬迁购置也需要一定的时间,社团搬迁暂时还没开始。但作为秩序俱乐部的“留守人员”,按照学校“一个也不能少”的原则,他和薛雷一起并入了神秘学研究社,开始了全新的社团生涯。

    今天是罗南和薛雷并社后,第二次集体活动。头一回相关负责人还专门对他们做了些介绍,这次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造成这种半遗忘状态的原因,固然有罗南不怎么合群的缘故。但前任社长杜雍杜娘娘破门出户,新任社长血牡丹唐仪拍拍屁股跟导师到荒野上去做课题,社团短时间内群龙无首,各打算盘,或许才是更重要的因素。

    罗南倒是听某娘炮哀嚎多回:既然要当甩手掌柜,当初干嘛要夺我位子?

    不管怎样,罗南到了个新环境,多多少少要适应一下,而田启的奉迎给他省了不少功夫。正是由于田启的卖力推介,让罗南和薛雷在这里不至于一开始就被彻底孤立,至少能有几个点头之交。

    正因为如此,当然也看在田思的面上,罗南对田启也是比较温和,不介意和他多聊两句。

    “小组课题是‘厄琉西斯秘仪’的复原,我对这些东西其实挺感兴趣,只不过一窍不通,需要收集信息。”

    罗南肯回应,就让田启松了口气,忙坐到旁边,卖力自嘲:“又有谁通呢?这可是公元前19世纪的老古董,传说中的古希腊时代,其核心阶段就已经是秘密中的秘密了,眼瞅着22世纪了,时隔四千多年,还能剩下什么,大家都是不懂装懂。”

    “还好吧,有些人的想法挺有趣的。”

    罗南并没有说客气话,真正进入到神秘学研究社之后,他对这边倒是有点刮目相看的意思。这个社团里面,除了那些嗑药闲玩儿的富二代之外,各项活动的开展还是挺有条理,挺有深度。

    像是罗南参与的这个“秘仪解构组”,就是针对古文明神话中的秘密仪式开展研究,并试图用更具有现代性的神秘学概念加以解构。

    听起来神明降世、加持这些东西很荒唐。可是如果将这些概念换一个说法,说成是精神与物质的交互干涉、精神力量的干涉图景,是不是一下子就和超凡力量挂起钩来了?

    不但思路有趣,这里面一些魔法阵构型之类,看上去也非常专业,以罗南在神秘学上的二把刀造诣,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田启是想表达自己的关心来着:“南哥,寒假结束后,可是要分配专门实验室的,学分评分很重要……”

    罗南微笑:“今天交的作业里,我已经参与了最初的‘戴维之星’结构搭建,并有两条建议被采用,本学期的0.5个学分修完了。”

    虽然找了协会的朋友作弊……

    “哎,也对。”田启恍然大悟。他可没想到“作弊”这一茬儿,在他看来,以前任社长杜雍的神秘学造诣,当初在极光云都都还眼巴巴指望罗南解惑,可想而知罗南在这上面的水平如何。

    正要顺口拍两句马屁,却听罗南道:“寒假后应该去齿轮了,在那里有没有专门实验室,别人说了不算。”

    “呃……”田启本能地缩了缩脖子。

    要说田启对罗南的第一印象比较一般,可随着熟悉程度加深,特别是那天在极光云都走了一遭,心理定位就整个地颠覆了。那天他是全程打酱油,却也看到罗南强大的朋友圈,以及在朋友圈中的核心地位。

    杜雍的事儿就不说了,顶级纨绔谢俊平和胡华英在罗南面前简直就是跟班,还有他一直视为在学院最大依靠的堂姐田思,就因罗南一两句话,直接和本部的学生会副主席陈维灿撕破了脸。

    这样一个“有能量”的人,真要硬怼神秘学研究社,不管胜负如何,那也是神仙打架,他这个凡人连站队助威的资格都未必有。

    想到此后可能发生的冲突,田启一时有些愣怔。罗南也不管他,此前他聊天的时候,绝大部分精力还放在对声音层面的收集解析上,一直在仿纸软屏界面上涂涂画画,记录心得。

    田启沉默久了有点窘迫,下意识探头朝上面扫了两眼,看到绘图界面,眼神就有些发散:

    难道是他智商低?怎么完全看不出这里面的条理?那些混乱的线条、随手抹画的符号,简直是对人类理性的极大嘲讽。

    罗南知道田启发晕,却没有解释的意思。不管是聊天还是沉默,他始终没忘记自家的心力究竟该投向何方。

    自从罗南对云端世界、对宫启定下了“观察等待”的基本原则之后,就逐步收摄心神,在保持观察的同时,去做那些更实际的事情。

    最初他还很担心,一个不留神,宫启就会突然有所突破,洞彻云端世界的真实,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不安的心思渐渐沉淀,他投向云端世界的眼神越来越冷静。而他观察的目标,却在日复一日的奔忙和做作中,变得烦闷焦躁,特别是在独处之时,已经出现了狂怒发泄的情况,而且越来越频繁。

    罗南就像看一头坠入陷阱的困兽,即使没什么伤势,却只能在狭小的空间里绕圈儿,在不可逾越的障碍前挣扎,直至负面情绪的毒素层层渗透,腐蚀理性和意志。

    当然,宫启的负面情绪也是有反复的。不管怎样这位都是世上最顶尖的人物之一,他懂得如何调节情绪、恢复理性,保持状态。

    这种反复,有时会让罗南有前功尽弃的挫败感。

    可也是这种反复,逼着罗南去习惯,逼着他打磨耐心,使他渐渐懂得,事态发展的曲折反复才是常态。他甚至从宫启身上学到了一些调节手段,也明白了如何把握自己的节奏,用扎实有序的态度方式,一点点磨去心头的毛刺,磨去那些可能影响判断的情绪杂音。

    十多天晃眼即过,罗南开始觉得,他的状态正变得越来越好。既能够稳定扎实地做事修行,又时刻保持着对观察目标的敏感和警惕。

    坚定和敏锐,就像淬火出锋的宝剑,兼具韧性和锋利,却又敛藏于鞘中,还不忘周到保养,只等沥血相祭的那一刻。

    “嘶。”

    罗南口鼻间呼出的气息,似乎都带着金刃劈风的吟啸,那是与周边所有生灵都不相同的别样意象。

    当罗南从自家气息中,听取出奇妙意象的刹那,由各式音波交织架构的世界,也仿佛被利刃斩落,分了死结杂绕,骤然通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