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七十七章 知真伪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 ,最快更新星辰之主最新章节!

    真是轨道炮!

    可又不只是轨道炮,此情此景,让罗南想到了让他狼狈不堪的“位面弩”,乍看起来,击发形式什么的实在太像了。

    不过,根据后续的研究资料,那个自称洛元之人所使用的“位面弩”,背后根基是一个类似于逻辑界那样的时空断层,而且对现实世界、逻辑界式的超凡领域干涉力非常强大,似乎有一种特殊的运行机理。

    涉及到这种深层理论,罗南的理解力已经不够了。他没有再往下想,继续看“轨道炮”命中区域的情况。

    红光中蕴含着非常强大的力量,也对目标烂嘴猿造成了致命的杀伤。可这份杀伤与“位面弩”带来的毁灭式冲击还有不同。

    罗南注视红光血芒中拔空而起的血魂寺,这是一幅如真似幻的干涉图景。究其根本,这是血魂寺秩序框架对目标烂嘴猿进行的充分干涉;或者说是在恐怖力量催化下,对目标进行的强制变形、解构。

    唔,后续还有。

    血魂寺图景一共显现了十秒左右,又趋于淡化。但其贯充的红光血芒倒是越发集聚,在荡空云气的虚空中,盘折蠕动;又像是烧红的钢水在无形模具中辗转成型。

    待血魂寺图影淡化殆尽,留存在那片区域里的……还是烂嘴猿。身形看上去倒小了两圈儿,大约只剩三米高下,躯体还蜷缩成一团,看上去神智昏昏。

    “……”

    魔符不知道尴尬为何物,倒是有一瞬间,罗南有些类似的心情冒上来,很快又消散。

    干涉图景是不会骗人的,目标烂嘴猿的变形和解构过程清晰留在罗南的感应记忆中,绝无虚假。那么……

    罗南稍定心神,通过灵魂披风移转意念,仔细观察目标的细节。然后他就发现,他所关注的烂嘴猿,气息上与早前锁定时已经有了显著的变化——烂嘴猿与烂嘴猿之间的气息,也是不一样的,类似人与人之间的差异。

    最重要的是,这份气息变得非常熟悉。

    即使蜷缩着身子,目标烂嘴猿身上仍缭绕着强大而又暴烈的生机力量,偏又缺乏生命应有的秩序性,几乎就要内部冲突消解。可细究其来,这份狂暴的生机,在某种更具秩序性的无形框架下获得暂时的动态平衡。

    罗南心脏怦然一动,分出部分意念,进入魔符体内,锁定血魂寺结构内部的石窟区域:对的,就是这里,与石窟中两个石像所呈现的感觉一模一样!

    有意思了,有意思了。

    罗南心中连迭闪过好几个念头,最终他执行的,是通过灵魂披风向目标烂嘴猿发出指令:

    “过来!”

    毫无滞涩,这头小了两号的烂嘴猿,蜷起的身形再度收缩,竟化为一道冲天血光,向罗南指令驱使的方向狂飙突进。

    正常的烂嘴猿,飞遁速度已似飞魂幻影,迅疾如雷。而这头烂嘴猿,身化血光,撕裂云层,速度快了何止数倍!

    最多不过三分钟,这头“小巧”的烂嘴猿已经跨过一千七百公里的路程,来到魔符所在的云层之下。又瞬间由极动转为极静,只有裂空未消的冲击余波还在扫荡云气,隆隆回响。

    一千七百公里,三分钟,接近三十倍音速!这头烂嘴猿的速度堪比大功率电磁炮,追风掣电也不外如是。

    “真是,真是……”

    几分钟前,罗南可没有想到,血魂寺的力量外冲,形成干涉图景,到最后给他造了个新手下出来。

    这显然与血魂寺第三层石窟的变化脱不开干系。

    “好吧,就是个加速版的袁一,该叫它袁二吗?”罗南这样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他真是不像当初控制袁一那样激动了,也就是留在现实世界的身体暗捏了下拳。

    罗南更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他拿出更多的心力,放在封闭体系的变化上。

    虽然多了一个“袁二”,可生命星空中围绕核心星域运转的“信众星辰”并没有增加。倒是魔符,对周边星空的影响力明显提升,在整个大生产线上,它的加工制造能力也有了明显的增长。

    这起码证明了经过解构重塑的烂嘴猿“袁二”,并不是新近收纳进来的信众,而只是魔符以血魂寺的特殊干涉方式“制造”出来的工具。

    罗南努力给这个现象找依据——也许就像他的“深海图景”需要有袁一作为支柱,才能架构起相对稳固的空间;血魂寺的力量,也需要这么一个基础,才能得以发挥。

    唔,且不说之间能量转换的细节,用烂嘴猿换烂嘴猿,就算是加速版的,这笔买卖挺微妙的样子。但考虑到敌我关系、先期毁伤效果的话,又莫名之带感。

    还有,这种强行转化,有成功率吗?

    罗南大概考虑一下经济问题,也想进一步做下试验。这次是烂嘴猿换烂嘴猿,下回也许可以稍做变化……

    正往更深处考虑,罗南心头又是一动:有人来了!

    几乎与他的念头同步,云层中魔符做出反应,无形波动传导,下方的袁二接到指令,瞬间重化于一道血光,投入魔符大张的口器之中,形影俱消。

    还有这种操作?

    罗南眼看着袁二所化血光重归于第三层石窟之中,与其石像融合在一处。受此影响,烂嘴猿石像上脉络列布、纹理渐明,几有血肉复生之感。

    他没再细致观察,因为一千七百公里外,袁二之前转化重构的区域,一声霹雳响,宫启的身影从云端出现,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宫启的灵魂体状态,几与真人无异,甚至比资料上显示的模样更年轻一些。唯有一层青灰色光芒缭绕,散若烟气,凝如宽袍,闪灭不定。此时他身边并没有蛇语的身影,倒是属于罗南的灵魂披风,在周边微微飘荡。

    极域层面的细波,以及分子原子层面的秩序变化,以极其巧妙的方式勾连在一起。对于以凝水环为运转中枢的灵魂披风而言,云端世界真是最友善的环境,水汽充沛,精神层面与物质世界像是迷宫一般错落交织,就算是有一星半点的波动,也都淹没在呼啸澎湃的高空气流中。

    罗南放心大胆的观察宫启,而宫启对此一无所知。这位在云气中仔细感应察找,很快就捕捉到袁二飞遁的轨迹残痕,又一路追踪而来。可越是追索,他过分年青的脸孔上,就越是沉凝严峻。

    一千七百公里的路程,宫启只飞掠了一半左右,就停下来,皱眉思忖。

    罗南示意魔符跃入极域深处,仍然是用最谨慎的态度观察等候。

    这种场面,一周以来已经发生了很多次。罗南在一点一滴地测试宫启的感应极限。而到目前为止,这位已经迈入超凡的副秘书长大人,都还没有任何值得他警惕的回应。

    罗南也曾经担心,这是宫启在故作姿态,其实是暗中设套。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之下,得出的结果始终无变化。

    而且就在这种小心翼翼逐级试探过程中,罗南还发现了宫启一个很有趣的做法。

    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

    现实世界中,罗南通过六耳查看了一下时间。目前是夏城时间11月26日上午10点50分。

    宫启在追索无果之后,就在那边稍稍调息,控制心情。随后身形急闪,又一声霹雳响,跃入虚空深处,等再出现的时候,已经隔了半分钟左右,距离则是一千两百公里开外。

    如此这般又连闪了三回,宫启的灵魂体,便跨越了五千公里的遥远距离。

    要说这种手段,比袁二的“三十倍音速”更不可思议。但宫启最终出现的区域,依旧在罗南灵魂披风的覆盖范围内。

    一个星期的时间,就算罗南截取了封闭体系大生产线的绝大部分成果,但在云端世界的“友善”环境中,灵魂披风的扩张依旧是无休无止,至少五千公里已经不在话下。

    宫启无论如何想象不到,他的灵魂瞬移神通连续施展之下,还有人能够牢牢锁定,须臾不离。

    他只在云端再做调息,平复多次瞬移带来的损耗。如此大约六七分钟后,他身形再闪,依旧是用瞬移,不过只挪移了大约四百公里。

    在这个距离上,误差已经非常小了,待其身形闪现之后,他的后方就是身披云纱的蛇语。

    “宫秘书长。”蛇语恭恭敬敬地行礼,又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宫启对此也不在意,负手做闲观云层状,数秒钟后才慢条斯理地回身,微笑道:“没有迟到吧?”

    “秘书长一向准时。”

    “也亏得这段时间协会那边没什么安排。靠点儿上下班罢了。”

    “哦,现在檀城……”

    “下午五点了。”

    “是嘛。”蛇语的面目都隐没在云纱之后,看不太真切,叹息声却是轻柔悦耳。

    她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而是转入正题:“秘书长,今天我们怎么搜索?”

    “还照昨天的路子来,那十头血猿的轨迹测定完成了多少?”宫启口中的血猿就是罗南所说的烂嘴猿,只不过是称呼不同。

    蛇语随手在云层中划动,很快就画出了一幅相对详尽的轨迹图。上面曲折的线条彼此交错,看得人眼花缭乱。也亏得蛇语能把这玩意儿给复现出来,而宫启还看得非常认真。

    “从今天起,咱们就去这块区域。”宫启着手安排,“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持续向深层探索,遇到特殊的禁制就按照我交给你的破禁手法尝试,如果不行,等我上来再作处断。”

    “是。”蛇语依旧恭敬回应,两人就此飞跃进云端深处。

    虽然他们仍在灵魂披风的覆盖范围内,但是接下来,罗南已经懒得关注了。自接收了猫眼的确切情报后,今天的观察,从头到尾他只是明确了一件事:

    宫启在撒谎。

    虽然罗南也不是日日夜夜都盯在云端世界,但他却可以通过魔符的便利,时刻关注这里的情况。近两日以来,每当他关注云端世界的时候,宫启都会出现在灵魂披风的覆盖范围里。

    虽然其经常在数千里范围内进行跳跃式的大纵深活动,也经常和蛇语分开,可罗南从来没有——是的,从来没有见过他离开过云端世界!

    而对照猫眼那边情报,宫启自从回归了总部之后,就一直闭关不出,哪来的什么按时上下班?

    毫无疑问,宫启在对蛇语说谎。

    为什么?

    罗南心中早已有了相应的猜测,但他仍不急于下结论,他知道对一位超凡种轻率下结论往往就是作死的开始,虽然罗南本来就在作死的路上一路狂奔。

    再观察一段时间,再观察一段时间!

    罗南还需要一个更理想的机会,一个能够让宫启万劫不复的契机。

    相对于他所期盼的结果,他有足够的耐心和决心。而相较于这个问题,网上什么喷壶男,什么吹,什么ree,又算个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