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七十二章 无底洞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 ,最快更新星辰之主最新章节!

    “干涉率25%,模型转化比例52%,上下浮动。”

    何阅音不像罗南,感应可以跨越多个维度,锁定未曾彰显的威胁。但常年打磨的战斗直觉,却赋予她针对致命威胁的预感,除以此外,实实在在的数据,体现的问题更加突出。

    干涉率和转化比例波动明显,上升势头减缓,领域干扰还在——大敌也在,并没有因为血肉指节爆裂而终结。

    这是个要命的时刻!

    罗南一行人从垮塌的楼板往下掉,在这种情况下,何阅音能够以利刃崩开七倍音速轰来的指节,已经是竭尽所能。可是在血肉爆开的一瞬间,正好也是另一层面恐怖力量绷弦激发之时。

    就算何阅音如何了得,也不可能重聚力量,抵挡层次还远在七位音速弹丸之上的冲击。敌人明明有压倒性的优势,偏要把握批亢捣虚的节奏,冷静且冷酷,不给人一点机会。

    一行人还在下坠的过程中,前端三位深蓝行者的外骨骼装甲外层,突然爆开了细碎的电火,韧的装甲结构,甚至还发生了细微的变形。所有的感应设备纷纷报警,相应的冲击,已经远超出了外骨骼装甲的防护极限。

    而这还是经过格式化领域缓冲之后。

    何阅音发出警报:“溅射规避!”

    猫眼闷哼一声,下坠时自然张开的上臂骤然爆开血光,可怖的缺口呈现,已暴露出森森白骨。她也算临危不乱,在疼痛还未真正成形之前,强行收身,团缩成球,尽量减少与外界的接触面积。

    多亏她反应及时,周边空气中连番轻响,那是指节爆裂碎片划过虚空的音爆,每一声都代表可以洞穿血肉之躯的恐怖杀伤。

    也是此刻,他们身外数十米半径区域,再次冒出咕噜噜的水汽,就像有个桑拿房当头罩下,闷热潮湿。

    便在水汽包裹下,他们撞上下一层楼板,随即向后弹射,想要强行冲出血肉碎片覆盖的范围。

    不行,这样不行!

    罗南几乎要把牙根咬断。在他看来,爆裂的血肉不但是击发的弹丸,本身也是另一层次绷紧的弓弦。微观层面正酝酿一场恐怖的风暴,并与遥远深空的力量源头对接。

    将那份力量作用到极限,就算附近只剩下毫克计的血肉,其迸发开来的力量,也足以将他们碾成碎末。

    罗南已经竭尽全力,将干涉图景的结构强度提升,力图破坏其“对接”,也确实取得了一些效果。

    深空的致命箭矢没有在第一时间击发,就是因为“弓弦”被深海图作用,受到干涉影响,只能在“水底”震鸣,出现了滞涩阻碍。周边鼓荡的水汽,就是这种干扰作用的结果。

    最要命的问题在于,对方在物质层面,有着真切而实际的支点,就算曾经的“暴走族”已经爆碎,但其血肉碎片还在,那位运化作用的根基还在,就算是微米尺度,也足以应用。

    而罗南本身,就算是个大活人摆在这里,却不具备支撑起“深海图”进一步干涉物质层面的强度和层次。

    以罗南目前的形骸强度,他连强行为之的资格都没有!

    此时此刻,干涉图景范围内的扰动,加速了粒子间的碰撞,灵魂力量在其中奇妙穿插,仿佛在瞬间,构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奇妙世界。可单纯的灵魂力量干涉物质世界,只算是一个基本框架,在固有的世界结构中划分出了一点儿空间。这个空间是不稳定的,需要向里面浇注更实在的力量。

    要有什么东西填进去,在虚无和现实的天平中,填进去一个实实在在的砝码,使这片虚无的世界,向物质层面倾斜。

    填谁?

    这一瞬间,属于他的封闭体系将所有的元素都排列在他眼前,并层层推演。他的思维也许转动了成千上万圈,也可能是瞬间的灵感直达,真让他找到了一个可以填入也可以舍弃的筹码。

    外接神经元颤动,在凝水环的核心区域,凝成了更为细腻精密的结构,引导灵魂力量作用,并与深海图景交互干涉。

    罗南脑子一空,积蓄的大半灵魂力量瞬间抽吸出去,在虚空中盘结,并作为新的架构,架设在两处遥远虚空中间。

    奇妙的门户打开,吹荡起缥缈的云气,漫入两个虚实莫测的虚空世界。一处是云端世界,一处是干涉产生的深海图景……唯独与现实世界无关。

    下一秒,毛茸茸的巨硕手臂,从空间门户里探出,每条手臂都长逾两米,做了一个交叉防御的标准姿势。

    如此巨.物,就算是在水雾深处,也是再醒目不过,偏偏其余人等对此毫无所觉,包括正挟着他奔行的何阅音。

    因为就在跨空通道架起的瞬间,罗南便和周围人员拉开“距离”,那也许是维度上的差异。不管怎样,水分子异常活跃的独立空间真正支撑起来,若隐若现、若即若离、若虚若实。

    而在前一个刹那,“致命箭矢”已经发动,将某个世界的阴影投注下来。但从击发到落地的过程,已经变成了一道天堑!

    充沛的水分子富集区域,烂嘴猿袁一的巨臂却瞬间燃烧起来,也许化成了灰,也许还剩下点焦炭。它发出痛吼,这吼声只在云端世界爆开,就算偶尔一点余波渗透,也仅是在罗南所打造的水世界里回荡,湮灭无踪。

    不过也在此时,深海图构建的世界激烈动荡,并开始层层崩溃。冲击的飓风刮了过来,使罗南恍然明悟:不管是什么样空间,他都是世界的中心,冲击力消耗掉还好,一旦还有剩余,他就是首当其冲!

    这是把自己陷进去了?

    不过,阅音姐他们总该好过很多……

    一念未绝,他紧身防护服上配带的几个干涉零件,热得发烫,熟悉的秩序感从他身上扩张开来,向外急速蔓延。

    逻辑界!

    刹那间,深海图景、敌方的致命领域、逻辑界,还有投射一点儿影子的云端世界绞成了一团,破碎的漩涡,扭曲的规则瞬间迸开,将所有人的意识都从极域扫落。

    罗南脑子一懵,极度虚弱的感觉便如同漆黑的鸦翼覆盖下来,让他眼前昏黑一片,再无光明。

    贼去楼空是什么感觉?或者应该去问,无底洞是什么感觉?

    当罗南从大脑缺氧式的昏沉中,捕捉到自我意识,莫名其妙就生起这样的念头。

    他知道“贼去楼空”的缘由,主要是因为强行沟通云端世界与深海图景的虚幻时空,同时搭建空间骨架和两边世界的通道,瞬间抽控了他所有的灵魂力量。

    他虽然“缺氧”,却没有昏迷,在此过程中,他清楚知晓,属于他的封闭体系,亦即诸位信众构成的大生产线,依然在不停运转,生产出巨量的灵魂力量,不断补充进来。

    可问题是,以大生产线的强大生产能力,在一段时间之后,总该供应出几成储备,缓解油尽灯枯的窘状,但罗南又清晰感觉到,他的灵魂力量,正在以一个非常稳定又非常豪迈的速度,向外倾泻。

    难道受了“位面弩”一击之后,就变成了大漏勺?

    哦,“位面弩”这个名词,还是昏沉状态下,从外界收集到的。

    好不容易干涸的心力稍稍好转,罗南勉力振作精神,将意识顺着灵魂力量倾泻的方向延伸出去。乍一个恍惚,他的意念便切入到乱云飞动的云端世界。

    跨空通道还在?

    一念未绝,罗南就感受到云端气流的剧烈颤动,其源头正是之前硬挡了“位面弩”隔空打击的袁一。这家伙正晃动着已然残缺的双臂,疯狂咆哮。双臂毁伤固然是它惨叫的原因之一,可超凡种级别的毁灭性力量才是它最大的痛苦根源。

    烂嘴猿具备非常强大的再生力量,但无论它的伤处肌体如何再生,都被毁灭性力量重新摧毁。这一过程反反复复,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使得袁一惨嚎连天,巨大的声浪覆盖了方圆数百公里的广阔区域,也震得云海翻腾,冰晶乱飞,波翻浪涌。

    袁一的痛苦嚎叫声还引来了不少同类的围观,相应的精神感应四面穿梭,可它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咦?

    为什么我知道数百公里以外发生的事?

    罗南心神一抖,顺势扩散开来,很快他就大概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灵魂披风、深海图景,真的给了好大惊喜!

    他曾以为,在此前的对战中,干涉形成的深海图景,受到“位面弩”的冲击,已经分解崩溃。可现在来看,其实还留了些骨架,相应的规则法度也有留存,只不过残留的那点儿东西,都与临时“支柱”袁一勾连着,被强劲冲击打入跨空通道,贯入了云端世界。

    如果仅是这样也还罢了,以那种残缺结构,没有足够的干涉力支撑,自然就会崩解掉。

    可也许是袁一的支柱作用显著,也许是灵魂披风模式的功效特殊,也许是云端世界本就是水分子的富集区域,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什么缘故……不管怎样,深海图景这件特殊的灵魂披风,就在罗南心力枯竭的这段时间里,逐步复原且归于完整,而且还持续在云端世界飘荡,层层蔓延。

    现在,罗南对深海图景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大”,不可思议的“大”。他一时间竟然算不出来,在这段时间的飘荡蔓延之后,这件特殊的灵魂披风,究竟覆盖了多么宽阔的区域。

    他只知道,自家曾经引以为傲的精神感应范围,相对于这片广阔区域,就好像是勉可容身的临时窝棚,与类似于夏城的超巨型都市群作对比。他就是想用感应范围做标准单位去测量一下,这单位也小得没了意义。

    这样一来,“无底洞”的源头显现。

    在灵魂披风模式下,就算罗南积累的灵魂力量犹如冰川汪洋一般,要洒落到如此广大的云端世界,并充分干涉,也是力有不逮。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如此恐怖的扩张势头之下,他竟然还没有被抽成人干,已经让罗南对他的封闭体系大生产线刮目相看。

    此时此刻,灵魂披风正牵引着罗南的意识,游走在无边无际的茫茫云层之中。如此规模的干涉图景,真可谓雄阔壮观。罗南还真的激动了一段时间,可是初期的心情一过,他的想法就变了:

    好像没什么意义啊……

    罗南觉得很不可思议,他的干涉图景以及相应的感应范围已经扩张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还是没能发现这片云端世界的边际,包括云间映射流动的血光,也没有发现相应的源头。

    这个世界,好像上下左右几乎都是一般无二,又或是有限图景的无限复刻。除了那些飞掠游走的烂嘴猿,几乎再没有变化的东西。

    至此罗南终于确信,这是一个由云气血光构建而成的迷宫世界。如果不掌握破解迷宫的钥匙,就算他把灵魂披风的扩张范围再乘以十倍百倍,也不会有任何新的收获。

    一念至此,罗南心神微动,灵魂披风的扩张速度有了明显的减缓。本来,他是想完全终止这种无意义的扩张,可当灵魂披风的扩张速度缩小到一定幅度之后,他又有了新发现。

    灵魂力量的增长明显提速,却又不至于回到早前那种让人消受不了的程度,消耗和增长,达到了一个极好的平衡。

    这样也行?

    罗南心头一喜,如果能通过灵魂披风,有效控制形神平衡,达到灵魂力量增长任意调节、随意增减的地步,不管怎样他都是赚了。

    想想那个场景:应敌时形神协调如一,环环相扣;修行时二者充分耦合,灵魂力量有效反馈……这样一来,从正式修行开始就困扰他的形神失衡问题,就将成为历史!

    念头明确,罗南不免花了些时间在灵魂披风上,将灵魂力量的储量和增量,调整到了一个与他形骸强度相符的程度,果然感觉颇有不同。至于是否是最佳状态,还要日后细细体会,打磨调整。

    直到这时,罗南才将心神转到其他方向,而眼瞅着袁一就要支应不住了。

    罗南分出心神,在袁一身上绕了几圈,想琢磨个法子,助它解决痛苦,然而细究之下,他却发现有些不对。眼前这头可怜的烂嘴猿,除了再生所消耗的巨量精气以外,在其体内分明还有一个要命的流失通道。

    魔符那家伙,竟然还在拖后腿!

    确实,早前魔符是殖入了袁一体内,吞噬其充沛精气以自肥,好像处在某个“进化”阶段。

    这种吞噬放在以前也就罢了,以烂嘴猿的强大精气储备和再生能力,不管魔符如何贪婪,都能维持住收支平衡。可现在由于超凡种级别的毁灭力量作用,袁一必须分出绝大部分储备,重生自己的肢体,而这就给了魔符机会。

    以魔符无休止的贪婪本能,才不会在乎寄生体的状态优劣与否。反倒是因为袁一的状态不佳,对自身精气的控制能力也相应下降,它抓住机会,将吞噬和吸收的幅度持续扩大,终于击破了平衡。

    烂嘴猿是天生的猎手和强大的战士,但是以它的本能还无法明白自身的选择对于生死存亡的权重。它又想复原双臂,又顾忌魔符的,吞噬和吸收,使自身状态向着不可逆的绝境一路狂奔。

    真是够了!罗南想控制住魔符的贪婪本能,毕竟袁一是非常难得的即战力,今天如果不是它的存在,他与何阅音多半已是尸骨无存。

    他正要给给魔符下命令,一波来自于灵魂披风覆盖区域的奇妙震荡倏然而至,令他毛骨悚然。

    罗南心神迅速转向数百公里开外的区域。浑茫云层深处,一声霹雳响,凭空就现出两个与习惯的云端世界格格不入的形影。

    其中一个还有些熟悉。

    其包裹在一层轻纱似的装束下,身形窈窕却又虚无不实,青光发瀑垂落,半遮身形。又有云气披帛,飘荡往来,简直就是幽冷女鬼的最佳代言。

    这是……蛇语。

    确认来人身份之后,罗南心里猛的跳动几下,差点儿就直接冲过去,幸好还记得蛇语旁边有另一个家伙。此人也是以灵魂体形式出现,而暴露出来的气息之强,甚至超出了罗南平常估测的范围,只能凭感觉,似乎与欧阳会长、武皇陛下也差不了多少。

    超凡种?

    念头未明,那边空气震动发声:“方向偏差太大,至少三百公里以上。”

    “能够扭曲时空,实现灵魂体瞬移,里世界不会超过三个人,更不说此处世界的空间结构与地球上截然不同……宫秘书长太谦虚了。”蛇语语气淡淡的,说着阿谀的话,却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对话已经通过某个不可思议的渠道,传送到数百公里开外。

    至此罗南哪还不知道,另一个以灵魂出窍的形式出现在云端世界的,就是曾经驾临夏城的探险家协会总部副秘书长宫启。

    两人遁空而来,应该是被袁一的咆哮震动,又或者是更早前的空间动荡余波所吸引。他们随后飞掠的方向,也验证了这一点。

    罗南完全不理解,凭什么宫启能够到云端世界来,而他现在更是发懵:接下来怎么办?

    按照两人飞掠的速度,最多不过半分钟,就会到达这片区域。罗南的意识可以回归现实世界,可是袁一以及袁一身上的魔符该怎么办?别说袁一现在重伤在身,就是全力逃遁,也未必能够躲得过宫启这位超凡种的追击。

    罗南也不认为这种异样状况,可以瞒过宫启的眼睛。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罗南束手无策的时候,心头骤然一激,魔符的欢啸声如同一场飓风扫过。袁一在长时间的无谓挣扎之后,其身体结构终于崩溃,巨大身躯骤然塌缩,化为一团浓厚的血光,被其中央魔符一口吞吃干净。

    以魔符本身的能耐,本不至于吞吃得这么干净迅速,可是它内部的另一桩事物,却在此刻显露峥嵘。

    血魂寺,那个被血焰教团视若复起根基,却阴差阳错与魔符形成共生关系的血魂寺,突然抢戏,与魔符狼狈为奸,展现出了强大的分流能力。

    对于袁一来说,最悲剧的事情莫过于一个无底洞变成两个,而这也成为了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转眼之间,来自于袁一的庞大精气被魔符和血魂寺分而食之。其势如长鲸吸水,转眼间就涓滴不剩。

    罗南刚刚获得的即战力,就这样崩溃消解,连点儿血滴都不复存在。但在这种要命关头,罗南已经来不及感慨,反倒深感幸运,当下就招呼一声魔符,让这个要命的东西快快滚蛋!

    相对于目标明显的烂嘴猿,游走在精神层面的人面蛛,要走实在太容易了。眨眼功夫它便遁入极域深处,了无痕迹。

    等到十多秒钟后,宫启和蛇语赶到现场,看到的只是被荡开的云气碎絮,以及在云端世界极端泛滥的烂嘴猿精气残余。除此以外,再没有任何可以追溯的痕迹。

    现实世界,尚鼎大厦套间床上。罗南睁开眼睛,直视天花板。逃出生天的庆幸已经抹消,只剩下如海沟底部般的深寂躁郁。

    幸运吗?幸运个屁!

    宫启,还有蛇语……他的云端世界,母亲用不可思议的手段指引他前去的神奇之地,竟然被这两人侵入,肆意搜检,污染了那里的纯粹,甚至可能破坏了母亲留下的线索。

    他不能允许,绝不允许!

    罗南的情绪作用之下,封闭体系的“大生产线”在颤动,和他联系比较密切的猫眼,察觉到异样,主动和他联系:

    “怎么了?”

    罗南没有回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继续和自己较劲。就算他憎恶痛恨,现实就摆在那里,不提蛇语,那个不知怎地进入云端世界的宫启,实打实的超凡种,实力雄厚无匹,以罗南的能耐,该怎么处置,怎么才能将其驱逐乃至灭杀?

    理智和情绪冲突,躁动和压抑绞缠,消耗掉了罗南几乎所有的心力。他只能是一遍又一遍地搜检体系内部可以运使的力量,加以推演,以期找到处置的办法。

    这种情况,罗南先前应对“位面弩”的时候曾有过,但要注意,即便同样是超凡种的强大实力横亘在前,“抵御”和“消灭”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推演一次又一次地进入死胡同,然后又重新运算。

    封闭体系明显有些“过热”,以至于其中每位成员,都感受到了沉沉的压抑,而且层层累积,没有任何消减的迹象。当这份压抑堆积到某种程度,嵌入真实虚幻之间的星河图景,也发生了细微而又普遍的扭曲变形。

    猫眼忍不住再次传讯:“你搞什么鬼!”

    罗南受到干扰,刚一皱眉,某个异样的反应从体系的侧缘切入,没等真正醒悟过来,却感应到门外走道中一阵忙乱,颇是嘈杂。

    这时候,理智稍稍压倒情绪,他明白“死循环”不是那么容易解开,想了想便披衣而起,开门出去,正好碰到有工作人员从门口经过。

    “怎么回事?”

    “哦,罗老板。”工作人员认得罗南,招呼一声便道,“那个小姑娘,就是你从量子公司手里救下来的那个,从中度昏迷状态转入了轻度昏迷,理论上随时可能苏醒。”

    罗南松开手,有些茫然地应了句:“是吗?”

    领域跨度巨大的事项,让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可在某种奇妙感应的驱动下,罗南跟着工作人员一路前行,到达十二层监控室外的走廊,透过巨大的玻璃幕墙,看里面病床上的女孩儿。

    女孩儿静静躺着,呼吸平稳,撇除各类设备不管,就像是一场日常的熟睡。

    罗南怔怔看着,奇妙的共振,在他和女孩之间发生,如同海底无声切过的暗流,又如深空蜿蜒而去的天河。似若无声,却澎湃着令人窒息的强压和炽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