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六十章 太过分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集 格式 第二百六十章 太过分</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罗南的话,在多数情况下还是管用的,尤其还有沙主管的放大作用。几秒种后,所有人都进了电梯,但随着电梯门闭阖,封闭轿厢里的氛围,也以可以目见的速度,向着尴尬方向倾斜。

    表现最为失常的,就是季琼。

    作为公司小有名气的三线艺人,平日里她和沙主管还是比较熟稔的,凭借女性优势,接人待物更是长项。

    然而进了电梯以后,她也不摆弄头发了,任浓密发幕垂落,遮住半边面颊,站在电梯轿厢右前方的角落里,低头面向金属厢壁,肢体紧绷,让人怀疑一旦电梯开门,她就会第一时间冲出去,离电梯里的某些人越远越好。

    沙主管明知道有问题,但他更清楚多说多错,故而只是在装傻,闭紧了嘴巴。

    幸运的是,罗南没有开口的意思。他站在轿厢左后方角落,身边是何阅音和猫眼,更前面的高德和司国胜则形成了一个简单的人墙,将他与电梯里的其他人割裂开来。

    因为是专属电梯,中间楼层不停,很快直达底层专属通道。叮声电子音响起,电梯门打开,季琼果然是头一个出了电梯,闷头就往前走。

    然而,就算罗南一行人要去地下停车场,也要在这个半封闭的通道中,与她同行一段路程。

    沙主管对季琼的表现颇为不满,就算是忌惮害怕,做的这么明显,是给谁看呢?他担心罗南不满,便假借着训斥旁边的工作人员,支应一下:“小游,你们时间管理太业余了,她急惶惶的,早干什么去了!”

    游姓职员也没有多说话,只是笑,又和沙主管一起,挡住电梯感应器,请罗南一行先出。

    出了电梯,何阅音便吩咐高德和司国胜:“去发动车子,两辆。”

    说着她抛出两件小巧的权限钥匙,高德和司国姓稳稳接住,对视一眼,也不多言,快速离开。

    两个彪形大汉走路带风,很快就把前面的季琼超了过去。季琼吓了一跳,又走的太急,脚底给崴了一下,仓促间扶住通道侧壁,速度终于还是慢了下来。

    在电梯里沉默了几十秒钟,罗南似乎再一次神游天外,对这些发生在眼前的小细节,毫无反应,跟着何阅音和猫眼往前走。

    然而刚走出20米外,他毫无征兆地停下。

    猫眼扭头:“怎么了?”

    “忘了件东西。”

    猫眼切了一声:“丢三落四……小玩意儿的话就别管了。”

    “给我姐买的流石套件,扔在5621了,一口没动。”

    猫眼吹了声口哨:“土豪!不过我的那份感觉还不错,万把块物有所值。”

    沙主管很及时地凑上来:“没事没事……小游,你再跑一趟,反正不费事儿。”

    小游明显愣了一下。

    罗南目光扫过,摇头道:“不用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这不电梯还没上去嘛!”

    沙主管保持着脸面上的“狗腿笑”,另一边对小游的犹豫已经很不开心了:时下的年轻人,连眼皮子活都做不痛快,以后还搞什么升职加薪!

    面对沙主管瞥过来的冰冷视线,小游大概终于领会到胳膊拧不过大腿的社会真理,也露出笑脸,道声“我马上回来”,便快步往20米外的电梯赶过去。他身上还背着两个大包,但这边也不会有人帮他一把。

    沙主管只恨不能搬把椅子出来,请罗南坐下歇息,笑得更加灿烂:“您稍等一下就好……”

    话音未落,那边季琼揉过了脚腕,低呼道:“小游,把我的包留下。”

    小游本能“哦”了一声,倒退回来,把其中一个包交给季琼,这才顶着沙主管的冷眼闷头离开。

    季琼已顾不得沙主管的想法,她轻声道:“彩排时间快到了,我先去后台。”

    沙主管视线在她和罗南身上转了一圈儿,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还是应声:“……行吧,别赶得太急,万一伤到,耽搁演出就不好了。”

    得到沙主管的允可,季琼松了口气,正要转身离开,忽有声音响在耳畔,贴得极近:“我想请教一件事。”

    季琼吓了一大跳,惊悸转身,发幕扬起,掠过了身后罗南的面颊。对面眼睛眯了一下,落在她眼中,只觉得其眼中光芒愈发诡谲。

    她反射性地低头避过视线,又说了声“对不起”,却未得到罗南的回应。再抬头,便见眼前的少年人目不转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这人究竟什么意思?”

    季琼有些心慌,可心底深处还有点儿小小的躁动。一小时间,她与何东楼的私密关系,正是被包括这位少年人在内的几个人撞破。她还记得何东楼扫兴出门后,骂骂咧咧又无可奈何的模样,毫无疑问,这位十六七岁的所谓“罗老板”,地位甚高,高到了让何东楼这位超级大少都要忌惮的程度。

    被这样一位人物盯上,当然让她心底不安。但如果超常关注的缘由,是看中她的姿色,倒是比较好的结果了。是否被捏着把柄,也没有意义,反正人家只要想动手,她根本没有一点儿抵抗能力。

    如果……如果能发展出这么一位年少位高的客户,倒是因祸得福了。

    然而再多想一层,全市知名的舞蹈培训师猫眼,和此人关系匪浅,还有那个说话很有份量的“阅音姐”,论姿容身段,都不在她之下……总不会是这少年人小鬼大,老于此道,追求刺激,就喜欢那个调调?

    这边胡思乱想,罗南那边却全无任何征兆地伸手,到她肩上,牵过一缕发丝,放在指间捻动。

    季琼呆在当场。

    就算她本性豪放,在这种场合,也忍不住红晕上脸,而两位同性冷澈的目光,更让她心虚心悸。

    不过最让她不安的,还是罗南的眼睛。

    头发被牵,她被迫与罗南近距离对视,见这位少年人大约是戴着美瞳,过于明亮的反光遮去了大部分信息,可透过来的意味儿,看不到她最熟悉的**和贪婪。

    相应的神情视线,倒像是孩子把弄一件新玩具,露出“原来是这样啊”之类的好奇心满足感。

    这类人季琼没见过,但听说过,根本就是一种不把人当人的变态,极尽折腾之能事……果那种,她真要有多么远就躲多么远。

    “季老师。”罗南再开口。

    季琼一个激零,过分客气、高大的称呼,她实在消受不起:“当不得,当不得……”

    罗南不在意季琼的反应。对他来说,上午观摩的“教学片”,经过几个小时的过滤,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反倒是季琼如浓墨烟云般的长发。

    借机触碰把玩之后,也算了一桩心愿。

    他直接转入正题:“有件很重要的事,想问一声。事关**,但我希望你能够理解……”

    罗南越是客气,季琼越是担心,求助性地望向沙主管。后者也懵,但他无论如何不敢得罪通了天的罗老板,只能装看不见,很拙劣地别过头去。

    季琼头发还牵了一缕,躲都没地方躲,试探两下,罗南还不放手,只能无奈回应:“罗老板您问好了……”

    她已经做好了难堪的准备,可任她再怎么经营心理防线,罗南出口的话,还是第一时间把她打懵了:

    “最近和你发生过性关系的,有几位?都是谁?”

    季琼张口结舌,脸上红了白,白了红,脑子里尽是气血上头带来的眩晕感,一口堵在喉咙眼儿里,无论如何顶不出来。

    见状,罗南表示理解:“对不起,我问得太宽泛了。这样吧,你就说一下,你和兰林的关系保持多久了?与何东楼呢?”

    “……”

    “我知道,上午你和兰林在5627房间发生了关系,与何东楼的则的中断了,可在今天之前,你们之间有没有接触?你对兰林在公司内外的此类关系有没有了解?能报几个名出来吗?圈内的最好……”

    “神经病啊你!”

    连续五六个问题,连珠炮似地砸过来,直接砸垮了季琼的心防。她猛地后移,拽断发丝也不顾了。疼痛让她更失态,恐惧和羞愤的情绪冲上头,她脑子一热,狠狠一巴掌扇过去。

    罗南前一刻还拈动头发的手指,便在季琼的巴掌扇到自家面颊之前,稳稳攫住她的手腕。相对于巴掌挥击,罗南用力不大,可相应的拘禁控制象征,却给了季琼超量的心理冲击。

    这时季琼才恢复了些许的思维能力,可仅有的一点儿资源也都被恐惧和屈辱侵占了。此时罗南一方沉静冷酷,沙主管脸色僵硬,连电梯前的小游都扭头看回来……

    五对眼眸直指之下,季琼已经习惯了的光鲜亮丽的外衣仿佛在瞬间被扒光,附在上面的脸面和尊严也被撕落在地,再被狠狠践踏。

    季琼双腿发软,已经要站不住了,可下意识里还在挣扎自救,她朝向最熟悉的沙主管,嘶声叫喊:“他胡说的,统统胡说,快叫人啊沙主管,快救我!”

    不管季琼如何挣扎,罗南的手都非常稳定,头发和手腕也没什么分别。面对激动乃至癫狂的季琼,罗南试图与她讲道理:“我知道,刚才确实不太礼貌,但这些消息本身,是不能被隐藏的,否则便会造成灾难。”

    季琼才不管什么灾难不灾难,她现在才是百分百的灾难,她挣扎又哭叫,论音量要爆出罗南十条街。

    罗南皱起眉头。

    猫眼咳了一声,提醒他:“你可以换个私密的地方再问的。”

    罗南摇头:“答案必须公开,让人听到。”

    说着,他的视线偏转。

    此时二十米外的电梯门已经打开,该上去跑腿的小游却没进去,而是小跑着回来:“喂,你们太过分了!”

    “小游!”沙主管就算心里一百个赞同,但更担心情况失控,酿出更糟糕的意外,故而厉声喝止。

    小游根本不管他,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

    罗南注视这个义愤填膺的年轻人,忽地开口:“回去,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小游仍在加速:“你们这么做,有没有照顾到别人……”

    “嗞!”

    特制枪管电流音扰动,金属弹丸经过电磁加速后喷射而出,径直穿透小游的肩膀,瞬间血肉飙射。

    小游猛打个趔趄,往一侧歪斜,半跪在地,惨哼呻吟。

    “啊呀!”发出惊叫的是沙主管,瞬时音量不比季琼小多少。半秒钟后,叫声和他思维都断片了,完全不明白事态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罗南一手抓住已经吓傻的季琼,一手保持着击发姿势,电磁枪口则微微下移,这次锁定的是小游背心要害。

    何阅音无声上前,肩背挡住枪口,也掩住他的身形,轻声道:

    “退后。”

    就在她出口的同时,十米开外,小游低回呻吟声里,音节转折渐渐清晰:“真是太过分了……优质基因和劣质基因,由不同的组别负责,安排得好好的。可碰上你这种不讲道理的目标,让人很困扰啊!”

    罗南虽然视线被挡,可精神层面的感应,某种程度上要比眼睛更直观。他“倾听”着来自不远处诡异的音色,也寻觅着周边更深层的脉络,顺口道:

    “我算优质,还是劣质?”

    “那你还真问错人了,我的说法恐怕不客观哪!”

    尾音未绝,长廊之上何阅音骤然前冲,罗南瞬间扩开的视界中,仍然见不到“小游”的身影,只因为他与何阅音在第一时间,冲撞在一起。

    不知何时,何阅音手中寒光闪烁,利刃破空,但并没有命中目标,倒是后续而起的冲击性爆音气浪,让走廊也为之扭曲。

    那是冲击波太过猛烈,空气密度严重失衡的缘故。

    何阅音与“小游”进入了近身搏杀状态,而此前在霜河实境,曾以“十步一杀”的招法,瞬间击杀公正教团祭骑士鬼雷的弧光利刃竟然毫无用处。连续四次冲撞,爆音一路走高,最后化为累积扭曲的怪调破音,刮得人耳膜生痛。

    沙主管和季琼都向下软倒,他们连第一波冲击都没熬过去,如被重拳轰击耳门,神智昏昏。

    “快走!”猫眼扯着罗南往后退,对方肉身侧的能力至少是b级,冲击余波都有足够的杀伤力,他们这些精神侧还是拉开距离是正经。

    罗南不动,摇头道:“结束了……暂时。”

    话音方落,何阅音退回罗南身前,弧光利刃收回,而垂落的双手却在微微发颤。

    正前方,小游站在走廊中央,脸上露出个极浅的笑容,但随后就在溶解的肌肉组织中,扭曲崩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