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交易所(下)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 ,最快更新星辰之主最新章节!

    即使协会那边已经下了定论,罗南仍然要重新确认,这有助于他建立起自我的逻辑关系。

    目前来看,确实是能力者没错。

    在身体基础的强化上,骨骼、肌肉、神经网络,特殊的质地和结构方式,内行人一看即明。当然,这也存在科技改造的可能,还需要从机能上做进一步判断。

    人体机能的变化要更为隐蔽,探测起来需要从五脏六腑入手,涉及气血流动、神经反射等,务必周全。可问题是,目标距离罗南近十公里,他只能通过生命星空间接捕捉,仅凭这种方式调动的少量灵魂力量,观测起来未免隔靴搔痒。

    罗南“搔”了几回,不得要领,终于忍不住了,向何阅音询问:“能不能见那个一面?”

    “哪个?”

    “能力者克.隆体,我想我有可能找到新线索。”

    何阅音还没回应,猫眼已是“赞叹”出声:“明知道是炸弹,你还要凑上去?”

    罗南根本不理会某人,而何阅音这边神色不动,答曰:“可以。”

    猫眼惊了,然而何阅音紧接着话锋一转:“到实验室见吧,那个克.隆体即将转送到分会实验室,正好你也要去那里。”

    “分会实验室……在哪儿来着?”

    罗南一时没反应过来,单纯问一下,猫眼却大惊小怪:“尚鼎?”

    何阅音先吩咐司国胜去留电梯,然后才回答道:“按照既定安排,我们接下来去尚鼎大厦,在那里过夜。鉴于敌方目前透露信息的指向性,请罗先生去那边,应该是最稳妥的选择。”

    尚鼎大夏就是夏城分会办公所在地。这个名头是虚的,它真正的保障性在于,夏城分会会长欧阳辰,常年在尚鼎大厦十三层的实验室泡着。

    任何想要对那里出手的敌人,都要先解决掉一位巅峰超凡种。

    “果然待遇非凡。”

    猫眼这次赞叹是实打实的,但她紧接着就反应过来,眼皮跳了两下:“你的意思是,对方很可能是……”

    “能够在短时间内为一位克.隆体提供分裂增殖所需要的能量,如果是组织,他们在夏城的潜势力不可低估;如果是个人,相关的能力更是不可思议。”

    何阅音没有直接下定论,可言下之意,也就是那样。

    现在猫眼真正明白,为什么协会方面如此“劳师动众”了——现在她甚至觉得,这种保障措施太保守,真要是猜对了、碰上了,能起到什么作用,着实存疑。

    要说两人的交流已经非常直白,最后隔一层纸,也只是出于安全本能,不想正面提及那种让人忌惮又无力的目标。

    问题在于,分心多用的罗南,半途就把大部分心神转回到能力者克.隆体那边,思路压根儿就没跟上。只觉得深层探测到那儿就办了,简单快捷,不需要多绕圈子:“还是提前见一下吧,我觉得线索源头应该还在广场上。”

    猫眼闻言,第一时间摆出严肃脸,郑重举手表态:“我现在退出可以吗?”

    何阅音倒还耐心解释:“我们不确定广场这边的危险程度。预先探测可能引来对方的关注,那就代表着预先接触……”

    “这不就等于抓住目标了?”

    “然后让广场上几十万人炸上天?”

    “……”

    罗南愣了两秒种,再看何阅音的表情,终于回过味儿来,一时不再言语。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默,数秒钟后,何阅音轻声道:“广场附近戒严,封闭了低空和高空交通层。我们要先乘车到外围,再转乘飞行器,预计四十分钟可以到达尚鼎。我会通知相关人员,将克.隆体目标尽快送达。一切顺利的话,晚上你就可以和欧阳会长一起研究交流有关课题。”

    罗南仍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车子已经备好,我们走吧。”

    一行人拥罗南出门,仍前往备用电梯处。司国胜正在那边守着,见到罗南等人过来,略感意外:“还要等三分钟左右。”

    何阅音停了停才点头:“知道了。”

    猫眼在旁边看着,觉得挺有意思。对何阅音来说,这三分钟的误差,已经可以算是失误了。显然,之前“硬顶”罗老板,让她的心神有些波动。

    至于么?

    人们都在等电梯,罗南又是低头发呆,不知神思何往。时间还有,猫眼想了想,往何阅音那里凑过去,低笑道:“为任性的老板服务,压力挺大嘛。”

    何阅音瞥她一眼,竟然认了:“是有压力。”

    猫眼呵呵发笑:“听说你们之前还给他授课,看上效果不怎么样,该有的常识还是欠缺。”

    何阅音摇头:“我们可以给罗先生讲述常识,但罗先生不可能和我们分享他的私人视角。一旦出现冲突,我很难确保能够做出正确判断,只能从危险级别上预估……”

    “喂,醒醒!”猫眼伸手去碰何阅音的额头,“你是发烧了呢,还是传说中的隐藏m体质?刚刚那破事儿,没抽他就不错了,结果你在这儿自我批评?”

    何阅音眸光掠过罗南后背:“你是精神感应方面的专家……”

    “别!某人在呢,你别打我脸。”

    “好吧,你的全域感应范围是多少?”

    “半径七十米。”

    “好像有突破?”

    “呵呵。”

    说起来是有进步,而且是提高了40%的突飞猛进,可让猫眼无语的是,这些进展都是拜伏到罗南脚下之后,受那个封闭体系影响,得来的好处。

    幸好,相对于讨论的话题,这只是个由头。何阅音低声继续:“人们站在这里,普通人的视线到电梯门为止,我可以关注到三十米外的回形走廊,你可以看到大楼的外墙,而罗先生至少可以看到一公里开外的市政广场。也许,还有更多我们无法理解的深空景象。你同意吗?”

    “切,同意。”

    何阅音所说的“深空”,即精神层面渊区、极域的代称,也有称为“深海”的,反正都是一个意思。

    猫眼无法辩驳,因为她清楚,何阅音对罗南能力极限的评估,其实还是严重保守了。而且说到这儿,她也把何阅音后半截话猜出大半。

    “眼光决定见识。我们不能奢望,鹰的常识与狐兔相仿……”

    “人和神的常识也完全两样,而后者往往是正确的——你就是这个意思呗。”

    猫眼不确定罗南是不是在关注这边的交流,也不确定何阅音是不是已经察觉到自家和罗南之间不正常的苗头,但有些话,她不吐不快:“也许神明确实高我们一头,也许他确实伟大智慧正确,可是何秘书,常识都不一样了,认知还能一样吗?你确定他的屁股永远坐在我们这边?你确定大家永远都是同类?”

    “至少我们还有一个互相适应的过程。”

    “你当结婚哪?”

    “用联姻或者实验,或许更准确。”

    何阅音的眼睛明亮而通透,吐字低弱却清晰:“身处黑暗之中,我们只恨眼光不够长远。所以需要很多次实验、很多种结合。也许会碰壁撞山,也许会有悖逆伦理的孽障,但如果幸运降临,总是会生出希望的。”

    猫眼呆看何阅音两秒,突然身体后移,拉开距离:“明说吧,你信什么教来着?”

    何阅音哑然失笑,便在这时,罗南突然开口:“可以看战斗录像吗?”

    跳荡的目标,清奇的思路,充满了罗南的个人风格,而何阅音竟然听懂了:“是指能力者克.隆体吗?可以的,不过录像时间很短,对方似乎无心恋战。”

    说话间,何阅音稍加操作,便在任务窗口共享了一段视频。正如她所说,在针对目标的讯问惨遭失败之后,协会人员、其实就是罗南的安保团队成员冲进讯问室。而那位只是短暂地过了两下手,更多还是确认语句表达明白,就放弃了抵抗,任由安保人员将他制伏,随即就进入了“离魂”状态。

    很敬业的信使,或者说,单纯的传话工具。

    两边的交手时间最多一秒钟多一点儿,可交手瞬间,狭小室内炸开的气爆,以及无辜遭殃的桌椅玻璃,还是表现出了这个能力者克.隆体水准之上的身体素质和反应能力。

    罗南仍未放弃探测,只是略做变通。他把这段一两秒钟的视频设为循环播放,试图从中找出机能元气流动聚焦的模式,再反推回去。

    必须感谢这段时间的散手练习,修馆主设计的课程极具针对性,薛雷也很下力气,使对练无限接近于实战水平,帮助他迅速积累了经验眼光。而且能力者克.隆体瞬间应敌的架势,他两天正好学习过。修馆主和薛雷针对这个攻防一体的架势,讲述了多种变招和相应的要点……不过嘛,也许还更专业一些比较好?

    “和目标交手的两个人,资料有没有?体术流派那一类的。”

    猫眼好奇了:“你还真能看出点什么?”

    “哦。”

    猫眼被罗南“哦哦哦”的哦出了白眼儿。

    何阅音则恪尽职守,第一时间就翻找出了两位安保人员的相关资料,她对罗南安保团队的关注,堪称巨细无遗。

    罗南看她一眼:“这些能不能和人共享?我想问问雷子,做下参考。”

    何阅音稍一沉吟,便道:“可以的,但不要给他讲这边的具体情况。”

    得了许可,罗南二话不说,便呼叫薛雷,相关资料给他传过去,询问真正的专业意见。

    薛雷回复神速:“咱们的人鞭手接擒拿,带着内收的挫劲。可是这股劲儿被打散了,为了避免受伤,气力外泄,才打出了爆音,气流也带旋儿。对方力道很刚猛,爆发力惊人,而且还有点儿内炼法的意思。”

    “并不是纯粹的肌肉流对吧。”

    “是的,应该有能量的流转存储和集束爆发,就像咱们传武所言的内息,又或者……格式之火?”

    能说出格式之火,就证明薛雷也在不断地适应里世界。

    罗南笑了笑,注意力闪回到十公里外的克.隆体身上:内息也好,格式之火也罢,都是高深的技巧,想要运使出来,都需要深厚的根基。若真如此,相应的肌肉关节,其机能元气走向,应该会有惯性的强化……

    嗯,判断正确。

    罗南调动的灵魂力量,勉强还是能探测到这个层面的。这也多亏了目标正处在“离魂”状态,就是个肉身空壳,没有对罗南形成任何干扰。换了其他人,哪怕是个熟睡、昏迷的正常人,难度也要提升一个级别。

    不过接下来,罗南就遇到了真正的关卡。

    要想追溯超凡力量的源头,单看肌肉关节还不行,必须要追溯到神经系统层面,察看有关神经通路的髓鞘质厚度、相应的化学质和电信号传递形式……所有这些细节,都是为了窥看此人“内能编程”的效率和形式。

    所谓“内能编程”,还是罗南从“燃烧者模拟器”,亦即格式之火上领悟来的,名字也是自己起的。

    那帮原型格式的研究者,创出“格式之火”这种特殊能量形式。号称以远超出普通人“燃烧效率”的手段,调动人体潜能,体现了人类进化方向。

    结合他们的理论,人类的身体算是硬件,机能是大致整合的功能模块,修行者则要在这个基础上,打造最高效的操作系统,以达到“以简驭繁”,以“有限驭无限”的效果。

    不管本心里的情绪,只以理论来看,其对于肉身侧能力的表述非常到位。罗南目前的思路,正以要从人体血管、纤维、神经等底层硬件入手,探测其整合的规律和思路,看是否能够锁定超凡力量的源头机制。

    能够赋予超凡力量的,唯有超凡力量——这句话正确与否且不说,真探到这种层面,对方怎么也要露出些蛛丝马迹。

    想法很明确,他也确实凭借专业眼光,寻觅到了一些脉络,得以倒推出几种可能。可真到了精神扫描见真章的时候,无法直感以及远程控制的局限性,就暴露无疑。

    进不去,就是进不去!

    通过生命星空送去的少量灵魂力量,受几个载体的影响太大,毕竟那里没有他的信众,没有稳定通畅的输送管道,还要控制干涉层次,把握探测精度,尤其是避免伤到载体。

    几个限制条件堆在一起,他真正可以调动的力量,连他正常水准的千分之一都没有。无论是在精度、准度还是在渗透力上,都远远达不到应用标准,而且也受到环境的极大影响。

    别的不说,只是几个相关人等的进进出出,就足够让他的努力崩溃了。

    连续多次尝试不果,罗南多少有些烦躁,猛拍了一下电梯侧方的面板墙,发出“空”地一声响。而在探测目标那边,灵魂力量也是发泄性地砸落。

    电梯间里人人侧目。

    罗南根本没理会,只觉得更郁闷。他砸墙还能听个回响,知道里面是空是满呢,可灵魂力量砸过去……

    哎?

    罗南动作定住。

    十公里外,市政广场治安中心,被禁锢在椅上的能力者克.隆体,依旧没有丝毫动弹,附近的监视人员,也没有任何异常感应。

    可是,罗南隐约感觉到了,当他的灵魂力量发泄式撞击过去的时候,目标应该是受到了外在刺激,有了些反馈,而且就呈现在生命星空中。

    唔,不是目标本人,那边仍没有没有精神活动,真正回应的,是周边大环境。

    罗南发泄式的“砸击”,没有控制好范围,不但轰在了克.隆体身上,还波及到周围人员。好在是渗透性探测用途,毫无杀伤力。

    但就是这样的砸击,好似投石入渊,远远传来“回声”,反映其底部情况:

    周围里里外外一圈人,中间是个活死人。

    生命星空不可能直接映射“活死人”的个体生命草图,但当灵魂力量扫过,罗南为观测其“内能编程”而特别设置的干涉模式,却同时与目标和周围的正常人发生了反应。

    目标经过强化的肌肉、关节、神经……这些浅层的零碎信息,在肉身侧实战理论的统合下,不经意间还是构成了“内能编程”的某个法度侧面。纵然只是一鳞半爪,纵然还是微弱不堪,却还是呈现出了独有的特色。

    单只如此还不够。关键在于,罗南设置的干涉探测模式,只是针对这种活死人,针对不具备自我意识、身体机能强大、爆发力惊人的肉身侧空壳。换了任何一个正常人,其自然辐射的生命灵压,就会把“探测波”消融殆尽。

    一者扬,一者抑,表现在外,就是波峰波谷间骤然出现的明显落差,构成了一份只有罗南才能够听到的独特“回声”。

    如果是这样的话……罗南的灵感勃然激发,他没有任何犹豫,想到了就去做!

    生命星空荡漾起了无形的波纹。

    此刻的罗南,好像变身为一头巨大的蝙蝠,放射出特殊的“声波”,将其扩散到生命星空覆盖的所有区域。

    以前他做过类似的事,但那都是限定了范围围,做定向的探测攻伐。而像现在这样,将灵魂力量化为特殊波动,覆盖整个生命星空,主动探测几十上百万人的高调之举,印象中还是前所未有,连想都没想过。

    如果控制得稍有不慎,干涉模式弄错,力量层次有所差池,“探测波”没有及时消融,他这一手,应该就是同时攻击上百万人,立成全民公敌……

    这可不是说笑!

    还好,罗南习惯活动的精神层面相对深邃,缓冲区较大,控制力也够,一波探测下来,并未出现什么意外,绝大多数人懵懵懂懂就过去了。浑不知刚才有个丧心病狂的年轻人,在同一时刻向他们打了声“招呼”,还得到了特殊的回应。

    这一刻的罗南,大概也能说句“如有神助”,作用在生命星空中的手段,在灵感燃烧的状态下,控制得近乎完美,竟然连近在咫尺的何阅音也没有察觉。

    只有猫眼,身在体系之中,略有感应。但她不太明白罗南做了什么,只是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家这位boss,好像又做了什么极具颠覆性的大动作。

    她心头有些悸动,是真的有点儿怕了,毕竟罗南几十秒钟前的表现很暴躁的。为此,她通过体系内渠道,私下问询:

    “你搞什么鬼?”

    罗南没有回应。

    同样的对象,超然观测和主动接触之间的差别,绝对比被动雷达和主动雷达收获信息的差别要大得多。而且相当一部分信息,属于“有激必应”的类型,他是无法精确控制的。

    回音阵阵,奔涌而回。

    巨量信息迅速涨满了他的所有感知渠道,自我体系的大机器必须满负荷运转,加以消化鉴别。这下子,包括猫眼在内的每一位信众,都或多或少感受到了压力,只因为修为和认知的不同而有所区别。

    猫眼微微失色。

    罗南却顾不得别的,他的全副心力都用在了信息鉴别上,在大量的干扰杂音中,去搜寻那个独特的“声纹”,渐渐明确其数量、方位、层次……

    “叮。”

    备用电梯到位,电梯门打开,里面空空如也。控制面板前的司国胜伸手按住开门键,视线投向罗南。事实上,电梯间里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罗南身上,这位核心人物不动,其他人再怎么动都没意义。

    刚才突然发作的暴躁情绪,也让大家在糊涂之余,更显无奈。

    两秒钟后,罗南仍没有动弹,仍然是单手撑墙,头面俯低,像是在思考,又像是继续和自己置气。

    何阅音想了想,上前一步,轻声道:“罗先生,我们要去……”

    “等会儿。”罗南打断何阅音的发言,继续撑墙低头,呼吸则略显急促。

    话音落下没多久,高跟击地的清脆声响由远而近,还夹着其他的步调,接着就有人笑道:“季姐,咱们运气不错,赶上了。”

    说话间,两个人推开安全通道的木门,走进电梯间。

    其中一个年轻男子西服革履,却拎着两个大包;另一个则是位长发美女,两手空空,休闲打扮,但妆容精致,此时正手拢秀发,略作盘绕,想来是出来仓促了,想简单弄个发型。

    见到电梯间里这些人,年轻男子一怔,便很友好地点点头,他胸口也有铭牌,显然是明堂文化的工作人员。

    至于后面的长发女性,摆弄头发的时候,不经意间眼神一扫,看清这边人们的面孔,便像被电到了一样,背脊绷直,人也僵在当场。

    后面门声又响,沙主管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大概是觉得罗南等人不会和人同乘电梯,表现欲望强烈,嚷道:“季琼,你们等下。”

    长发美女季琼猛然惊醒,第一时间转身。然而她转得太急,脚下鞋跟又高,差点绊倒自个儿,扶了下安全通道木门才站稳,有些狼狈,声音也在发颤:

    “好的沙主管……”

    “行了,没事。”

    电梯口,罗南终于缓过那口气,直起身子,稍稍整理衣装,转脸对何阅音道:“阅音姐,要不大家一起吧,别再让人干等一回。”

    何阅音回看过来,想了想便应声:

    “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