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五十八章 变形记(上)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document.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ef[3]

    之所以讲电梯轿厢里这位是职业女性,实在是衣着打扮给出的强烈印象。 .t.她身着浅灰色修身款短西装,以及同色直筒裤,略保守的黑色高跟,每一个细节,都在表明她的身份定位。

    唯一较扎眼的,大概是她右手提着的那件银灰色金属箱。

    不过,相对于衣装打扮,那张雕塑感极强的面孔或许才是最好的搭配。越是平静无波,越有冷意自然渗透,让人觉得这位应该拥有非常严肃认真的性格。

    正是这种第一眼印象,或许还要加高挑的身形,有效增强了她的气场。还有,电梯外黑压压一片人,她只是独身一个,偏没有任何下识意的多余动作,稳稳地站在轿厢,甚至没走出来的意思。只以明亮而犀利的眼神,从人们脸划过,

    “哇噢,硬派!”作为一个进击的贝斯手,黄向东立刻觉得,这是很少见也很具有挑战性的类型,下意识感叹出声。

    然而话一出口,他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大得出——其实是周边环境噪音骤然下调,活生生衬托出他这个2b时刻。

    黄向东赶紧闭嘴,随着尾音消去,又缺乏后继,某种静默力量像是无形的暗云,激涌出来,瞬间覆盖了整个电梯间。有那么一瞬间,算吴总监过来之后也难避免的窃窃私语声,彻底抹消。

    站在最前面的吴总监有点儿懵。

    安静让人更敏感,在这片诡异的静寂,他突然发现,自家的反应有问题。不知在什么时候,他侧过脸,避过与那位“职业女性”对视;还有,身子也侧开了。

    他是明堂化的高管,56层是他的公司包下的专属楼层,他毫无疑问是此地的首脑……可当下的感觉,像两年前,他迎候古堡财团的哈尔德夫人。那位冷酷的资本大亨,面对一群过份热情喧闹的公司高管,只用眼神,便让所有人闭嘴。

    特么的我在想什么?

    吴总监冷不丁回神,觉得他现在的反应谜之尴尬:其实我是遵守“女士优先”、“先下后”的规矩对吧?对吧?

    他下意识瞥了眼何东楼,这年轻人眼下还挡在电梯口,看去要更从容。可刚才突兀的断句,还有眼下缩肩塌胸的算哪桩?

    电梯轿厢里,职业女性的视线也落在何东楼身……又有些偏移。

    尚未弄清焦点所在,听到“滴”的一声电子音,有别区电梯的提示音,紧接着是一声“砰”。

    一直默默站在何东楼身侧的老司,先是低头看手环,随即身形反射性挺直,用力并腿,脚跟相碰:

    “海防特战七旅预备役尉官司国胜。”

    短促有力的军旅声,冲破了静默的压力,却又彻底改变了此间应有的属性,偏偏当事人觉得是如此理所应当。

    “空天特战二旅预备役校官何阅音。”

    职业女性,也是何阅音不用变化姿势,是最标准的站姿。她目注司国胜,简洁回应:“请归队。”

    老司叫一声“是”,当下举手敬礼,随即大步走进电梯轿厢,到何阅音侧前方电梯控制面板处站定,叉脚稍息,有如门神。

    直到这时,他才往何东楼处略一点头,然后彻底恢复了冷硬的军人做派。

    自家保镖“嘀”地一声给抽走了?

    当这是刷卡呢?

    何东楼纵横纨绔界二十年,也从未见过、甚至从没想过这种情况。他愣在那里,对老司的示意全无反应。

    不过他也没愣多久,连续的变动终于搅破了周边近乎凝固的氛围,电梯外开始有微微的骚动。既然到目前为止,与自家关系不大,周围人们眼不免涂了各式各样的色彩,用不同的角度去观察,或者和同伴交流各自的想法。

    窃窃私语声又响起来,何东楼站在最前面,背对这一切,真真正正体会到什么才叫“如芒在背”。如果今天的事儿传出去,在交际圈儿里,他何东楼分分钟能达成“万年笑柄”的成!

    真特么的,特么的……

    尴尬而荒唐的情绪终于成形,并急剧喷涌出来,他顶着这辈子最害怕的眼神之一,失声咆哮:

    “姐,你搞什么!”

    何阅音理都没理他,视线再次平移,刺入外面拥挤的人群间。

    有何东楼这个牺牲品在前,此时再没有人敢和她对视,甚至大部分人也学吴总监,纷纷侧身,让过正锋。不自觉让开一条通向外面的甬道。

    问题是,何阅音似乎没有出来的意图,她只是注视人群后方的既定目标,直至两边视线对接。

    何东楼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可恨的是,算这样他也像个牵线木偶,不由自主地顺着何阅音的视线往后看,然后见到一张年轻、木讷的脸。

    我……草!

    坦白讲,见何阅音出现在电梯里,罗南是有点儿懵的,但接下来那边直接征召老司,外人稀里糊涂,他与猫眼、高德这些当事人,反倒是心理透亮。

    事态升级了,而且极其严重。否则,以协会的资源,怎么可能临时再找外援?故而当何阅音的视线投射过来,罗南瞬间理解了对面的意图:

    做正事的时候到了。

    罗南应该有所回应的,但在事态临头的那一刻,他却觉得心脏挤压出的血液,仿佛都带着电流,以至于身体都麻痹了。

    相应的,无数电信号、化学信号在神经络传输变动,当这些复杂微妙的刺激整合起来,也形成了相对明确的情绪色彩,其最多的成份,竟然是不安和抗拒。

    所以罗南没有做到像老司那样即时反应,而是保持了缄默。对此,猫眼和高德似乎也有点意外,都把视线转过来。

    罗南面表情不显,可聚焦过来的视线越多,他心里激荡得越厉害:丢人了……你怕个球啊!这里有让你害怕的东西吗?

    其实是没有的,若强说有,也不是任何实体,而是某种形而的东西。

    罗南的注意力微有偏移,转向了莫雅所在。算不用眼睛观察,他也知道自家老姐正观察何阅音,饶有兴味,也在顺着何阅音的视线,寻觅下一个有爆点的目标。

    她把自己当作吃瓜群众,却不知道,来人与她表弟之间存在何等密切的联系。

    本来么,两个圈子并无交集。或者说,罗南一直小心维持着两个圈子的距离。可在此刻,因为这个突发事件,里世界和原有交际圈正面接触,无声交错。罗南才恍然发现,二者之间分明存在着某种不可调和的冲突。

    这个冲突,正是让罗南为之恐惧的根源。

    这里面应该有更深层的意义,但短时间内罗南已经理不清楚了,他只知道必须要做一道选择题。不是由他心意,而是要考虑很多很多……

    既然如此,答案其实摆在眼前。

    也许,何阅音再开口的那一刻,是他努力维持的生活节奏崩溃的开始。罗南不能拒绝,但也不愿主动去打破,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

    电梯门外,何东楼受够这种被彻底忽略待遇,他转过脸,直面何阅音,已经气得有些手抖:“你真当自己是秘书啊,我是你弟……”

    “借光。”

    “呃?”

    电梯轿厢里,何阅音微垂眼睑,暂时隔断了具有明确指向的目光,等再睁眼的时候,她径直往外走,顺手拨开挡路的某血缘近亲。老司沉默跟随。

    何东楼往外一个踉跄,后面的人更是波开浪裂,让那条已经隐隐成形的甬道,变得更加宽阔。至于甬道尽头,还有点儿堵——罗南在那里。

    何阅音两步越过了吴总监的位置,她脚下不停,口则快速吩咐:“安全局办公,你们公司派两个人跟着,有需要的地方,请予以配合。”

    娘喂,总算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吴总监心里其实还有点疑惑的,可人家何少两声“姐”都叫出去了,算有疑惑也要压着。他对着何阅音的背影连道“好的”,接下来又有些犹豫:

    留谁呢?

    这时候,沙主管福至心灵,再一次自告奋勇:“总监,我带个人跟着。”

    “……也好,少说多做,随时保持联系。”

    吴总监被一连串事项弄得头大,又知道事关安全局,最好不要瞎掺合,也懒得再多想,便允可了沙主管的建议。

    “那,罗、小罗跟着我吧。”说着,沙主管的视线往罗南那儿飘,见那边反应平静,知道自己赌对了,暗地里一握拳。

    而此时,何阅音正好与罗南错身而过。旁边高德反应很快:“我是大楼物业方……”

    “跟来。”

    说话间,何阅音微不可察地一点头,其实是指向了罗南。后者松了口气,还来得及向莫雅那边做了个放心的手势,这才转身跟。

    在转身之后,他脸莫名发烫。

    由何阅音领着,一行人很快越过安全通道,消失在其他人视线。

    电梯间这里,大部分人还在发呆,猫眼靠着门框,挠了挠自家下巴:“喂喂,理由都这么充沛,我怎么办?”

    自语未尽,何东楼已经怒冲冲追去,安全甬道的木门,让他摔得震天响。

    底部字链推广位

    ://..///36/3680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