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四十七章 沙三变(上)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readerfs”)classname = ”rfs_”  rsetdef[3]

    岳琴和克拉拉的交情还不到背后评价的阶段,便只微笑而已。

    事实证明,要在写字楼门厅找到行李车可能性几乎为零。到后来,两人还是必须用最简单的人力方式,把食盒往电梯里转移。

    “咱们先搬一波,回头你在电梯口守着,我把剩下的搬来。”

    “好。”

    “对了,给她们打电话,特别是克拉拉,就在电梯外面等着,有劳力不用白不用,到站就分流。”

    岳琴惟命是从,还真的给那边去了电话。然后两人拎起大包小包的食盒往里走。由于是专用电梯,使用的人不多,半路上就看不到其他人了。

    也在此时,岳琴终于轻声道破那层窗户纸:“罗先生,很抱歉。”

    罗南目注前方长长的走廊,有些无奈:“那件事我无所谓。”

    “我知道的。”

    岳琴垂眸浅笑,意蕴微妙:“我能看出来。可我说的‘抱歉’,是因为不多此一举,从您这里确认,就无法安心。所以今天纠缠得厉害,请您见谅。”

    罗南这才瞥她一眼,点头道:“没关系。”

    岳琴还待再说,前方电梯打开,有个中年人匆匆走出来,穿着正装,样式与海京颇为类似。他边走边摘下胸口的铭牌,罗南眼尖,看出那正是明堂文化所包楼层的通行证。

    两边擦肩而过,那人瞥来一眼,他的手环就在这时响起来,他忙接通,连迭应声:“是,是,我是小沙。就在同辉大厦一层,您只管过来就好,我在外面迎着……没问题,权限什么的绝无问题。”

    罗南把食盒堆在电梯里,留岳琴看住,再回去搬第二趟。在门厅里就看到,那个姓沙的就在门外站得笔直,好像大龄门童。

    罗南也没在意,拎着剩下的食盒回到电梯,再和岳琴整理了一下,都刷过铭牌,准备上行。

    然后一秒钟后,电梯门重新打开。

    依稀那个姓沙的在外面大喘气:“赶上了,何少,请。”

    伴着话音,一拨人马匆匆进来,当头那位还骂骂咧咧:“夏城这边儿的狗仔真特么够了,啊呀!”

    罗南和岳琴已经很注意摆放,但食盒数量太多,后面来人则又多又匆忙,拥入之时,当头那位差点就把一个食盒踢翻。

    其实已经踢到了,但罗南干涉力作用,不用声色顺着力道平移,消去了冲劲,平稳过关。

    他做得很是隐秘,电梯里面,岳琴也好,当头进来那人也罢,都毫无察觉。可电梯之外,正次第进入的人群中,却有人强烈反应,第一时间抢前,抓住当头那位的肩膀,硬将他扯回去。

    气机炸起,掀动波澜。

    罗南的精神感应,其实已经将来人覆盖,早前并没有察觉到能力者。

    可刚才一瞬间,最早做出反应的那位,竟然从极度平凡的状态下,瞬间跃到至少c的程度,爆发力惊人,潜匿气息的本事更是了得。

    罗南放松的精神骤然绷紧,第一时间锁定那个最具威胁的目标,又下意识伸臂,将岳琴往后拦。

    然而下一刻,画风突变。有人嚷嚷着“何少”,急毛火燎地往上冲,却是刚刚那位疑似身属明堂文化雇员的沙姓人士。明明天气寒凉,这位脸上还是殷了层汗,多少润了一下干燥松弛的面颊,脸上似乎也隐隐发光,格外兴奋:

    “怎么回事,电梯坏……咦?”

    姓沙的见罗南二人在专属电梯上,脚边是大大小小的食盒包装,也愣了,但很快就恼道:“你们怎么回事儿!这是分配给我们公司的专属电梯,非授权人员不得入内。”

    罗南没搭理他,只谨慎地将电梯外所有人都扫描一遍,由此连续看到了两张熟面孔,不免有些意外。

    与之同时,那个最具威胁的人物,应该也把他认出来,沉肃的面孔有些松动,微微欠身,算是对刚才的过激反应致歉。

    “罗先生,什么情况?”大楼外的秦一坤,也通过六耳联系,语气紧张。刚才气机的瞬间爆燃,也呈现在安防小组的监控仪器上。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往难听处讲,说是鸡飞狗跳也没问题。

    “误会,没事。”罗南私下回复了秦一坤,也有些好笑。究竟是大型活动招人气呢?还是夏城人鬼地邪?今天的熟人是一个个地往外蹦,按都按不住。

    罗南同时照应两边,不可避免就忽略了某个最不重要的人物,他不开口,岳琴倒是顶上来,轻声细语地道:“我们是按照吴总监的吩咐,到瑞丰楼为薇薇姐取茶点,您知道,蒙助理现在不方便出门……”

    这个理由很充分,沙姓人士似乎信了:“你们是明堂文化的?铭牌呢?”

    早先那个吴总监安排,要罗南摘了铭牌再出门,避免碰上狗仔记者。进电梯刷铭牌之后,罗南忘了挂在胸口,顺手塞回兜里,至于岳琴大半个身子都被挡在后面,这人应该是没看到。

    人家说得也很在理,罗南就把铭牌拿出来,摊在手心里,展示给他看。

    沙姓人士直接拿到手中,眨眨眼,隐形眼镜扫描,将铭牌上有关信息读取出来:“授权人海京。呵……还有你的。”

    岳琴也学罗南,将铭牌递过去。沙姓人士接过之后,再度确认后点点头,看着倒也认可,脸上还露出笑容:“原来是海京带来的。你们既然是海京的下属,难道没问过,他的部门主管是谁?”

    汗,还有这事?

    罗南正想解释,便听咚地巨响,这位沙主管用力砸击电梯侧壁:“你们是哪家的私生饭,走歪门邪道进来,山溪还是bhd?说!”

    沙主管突然变脸,罗南就知道不妙。要说两人确实走了后门,挨训也认了,可沙主管言语中,分明就是要给海京扣上帽子,意味颇深。

    罗南皱眉,电梯外两个“熟人”都在冷眼旁观,他不想搞无意义的冲突,让人看笑话,便道:“我们确实在楼上帮忙……”

    “每个私生饭都这么说,然后该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沙主管冷笑:“吴总监日理万机,只认铭牌不认人,你们有海京在后面支应,瞒过他并不奇怪。薇姐有早茶、下午茶的习惯谁都知道,可这么个份量,难道都是给薇姐买的?好了,你们不用多说,我会让海京给吴总监解释的。”

    沙主管快速眨了两下眼睛,给罗南、岳琴拍了照,又抬起下巴:“薇姐的茶点留下,其他的抬出去。自觉点儿,否则我就叫保安了。”

    冷言硬语说完,沙主管侧过身子,本是倨傲的身形瞬间屈折小半截,脸上褶子都堆起来:“何少,您稍等,这边马上就处理完了……”

    再扭过头,见罗南和岳琴都盯他看,面皮便又沉下去:“你们怎么回事儿,还不快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