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四十章 爱生恼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最早接下所谓的“原生物种基因和生态维护”任务时,罗南着实没想到,事情竟然真的发展到这一步。

    虽说半个多月来,罗南并没有在此事上多费心思,可他也是借助墨水,参加过几次会议的。他很清楚,要完成任务,一个人绝对不成。所以,十多天以来,他首次主动联系名义上的拍挡:

    幽蓝事务所的牡丹。

    罗南走的墨水的渠道,这位乌鸦信众近段时间一直跟随在牡丹身边,以它为中转无疑最为便捷。

    可当罗南意念移转,摄取墨水的感知信息,呈现在他眼前的,却是昏天暗地。

    花了几秒钟时间,罗南才大致确认周围环境。这里是一处高楼间的小巷,攀附在楼体上的防火步梯,以及贯通楼体的自动传送带,将原本就很狭窄的区域,挤迫得更加不堪。

    这种比较阴暗逼仄的区域,一般都属于回收层。

    小巷阴影之中,某人靠墙坐在半空的防火步梯转角内侧,狭窄的转角根本容不下那对大长腿,所以她一腿支起,另一只腿平伸出楼梯之外,半截悬空。

    这样罗南很自然就看到,那位脚上穿着的竟然是一双家居棉拖,看上去肥大笨拙。与身上帅气的皮衣外套和紧身牛仔裤颇不相衬。

    唔,歪斜着扔在一边的蛇纹尖头高跟鞋,虽说颜色妖艳,满满的夜店风,可她应该能撑得起来——这姐们儿现在晃悠着酒瓶,唇畔似笑非笑,弧度神秘,一副宿醉未醒的模样,没说的,肯定衬!

    可问题在于,这位好像刚刚疯玩一晚,找不到家门的夜店女郎,真的就是那位洒脱随性,又强势精明的牡丹吗?

    如果不是身高、面相有明显差异,罗南差点儿以为看到了酗酒浇愁的猫眼。

    墨水在罗南的命令下,指爪勾住另一侧楼体上的步梯围栏,在侧上方观察。也许是看得太直白,牡丹忽地仰起头脸,对上乌鸦的漆黑眼珠,并举起酒瓶示意。

    “周末愉快。”

    是对墨水,还是拍挡?多半还是对后者。

    于是罗南知道,以前他很可能还低估了牡丹的敏锐程度,又或者牡丹一直在装糊涂,直到宿醉才显端倪。

    对这种心机深沉敏锐的女性,罗南肯定要提起十二万分的心思,也不想给她留什么线索把柄,就通过墨水脚腕上的“皮筋”,与牡丹交流,而且是明知故问:

    “早上好,刚搜索到这一带?”

    “并没有。被堵门,我偷溜出来了。”

    “呵呵,怎么跟被捉奸似的?”罗南努力让自己说话的语气像一个成年人,学爆岩那样,开一些听上去比较过火的玩笑。

    牡丹淡定以对:“大概吧。不过你是终于在周末闲下来,准备正式进组,调休补班?”

    “喂,不要忽略我的贡献啊算了!”

    罗南知道,这是牡丹鄙视他这段时间既不出功也不出力的行为。坦白讲,自从通报翼手血蝠踪迹之后,他确实没有再出过什么力,目前收到上百万报酬,起码有一半拿着是比较烫手的。

    牡丹不与他计较这些,只是再晃晃酒瓶:“今天不能奉陪,我有事要办。知道吗?世界大学生日,属于我们的节日呢。”

    罗南竟然无言以对!

    没错的,初见牡丹,她就从知行学院里出来,好像是某个教授的研究生,还可以算在大学生的队伍里。说到这儿,其实罗南也不止一次想查询牡丹的底细,问题是他必须顾及武皇陛下的颜面,只能暂时糊涂着来。

    “你也要参加游行?”

    “话说乌鸦你很关注学生生活?”

    “我只是对你不务正业感到吃惊。”

    “乌鸦先生,对了,不能加后缀是吧?那么拍档先生,人类还没有进化到一天24小时连轴转,一周7日无眠无休的地步,人类很脆弱、会疲惫,我们会抽时间休息,会给自己找些乐子,正因为这样才有趣和精彩。所以,不要抹杀人类社会最后的价值哦!”

    罗南再度无语,瞅她的模样,莫不是

    “失恋了吧?”

    “别过度解读,拍档先生,目前的状态,我乐在其中,可惜只有醉下来这一会儿。”牡丹遥对乌鸦,又一次晃动酒瓶,然后一饮而尽,咣当声中,酒瓶砸墙,又从楼梯摔下,终于粉身碎骨。

    牡丹抵墙站起,低头,有些嫌弃地撇嘴:“真丑。”

    她指的是脚上棉布拖鞋,蓝格制式的男士款,半旧,罗南家中就有几双。老气平庸的外形,确实与牡丹纤瘦匀称的双足不太相合。

    话说,这位难道是当了小三,被正室堵门,慌不择鞋,夺路而逃?

    现在的精英女性也玩这一出嗯,貌似电视剧上常见,现实里大概就是真爱吧。只可惜那些仰慕女神的备胎和接盘侠了。

    罗南不做道德上的评判,反正接盘的不是他,但是对牡丹的感官有些变化,仰视钦佩的因素有所消减,多出几分实在意味。

    都是俗人哪!

    他现在有点儿担心牡丹的状态,一个大美女,宿醉之时呆在回收层,就是大白天也不保险。至于牡丹的个人实力,目前仍没有概念。

    “喂,你去哪儿?”

    牡丹没有回答,扭头找了一圈,终于看到歪斜仍在旁边的高跟鞋,呵呵一笑,随意踢掉脚上的棉拖,给双脚配上了最合适的装饰,妖艳的纹路和造型,瞬间勾勒出赏心悦目的线条。

    穿上属于她的鞋子,牡丹仿佛也在瞬间拿回了惯常的气场。她再一笑,对上方乌鸦摆摆手,便踉跄着步子,往巷子外面去。

    “肯定没错,故作从容呀这是!”罗南一边琢磨牡丹的心态,一边驱动乌鸦,紧跟上去。

    巷子一路上行,从回收层慢慢到正常的街区。也许是治安部门的统计数据实在太准确,又或是牡丹有参演狗血剧的天赋,不怎么出乎意料的,这样一位大美人,果然迷了某些人的眼。

    大楼阴影中,一个五大三粗年轻人与牡丹擦肩而过。正面看的时候,眼珠子差不多要鼓出来,扭头再看背影,愣了几秒,终于是**蒙心,扭身紧追上去,笑呵呵地搭讪:

    “美女,往哪儿去?”

    牡丹压根不理,年轻人脸皮够厚,紧跟不放:“瞧你这模样,昨晚上没喝尽兴吧。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咱们可以再续一场。”

    牡丹依旧向前,唇边却莫名溢出一丝笑意。

    看到因笑容而骤然生动起来的美人侧颜,那年轻人愈发的色授魂与,抬手想去勾牡丹的肩膀。便在此时,他听到一个微哑的声音:

    “我知此众生,未曾修善本。”

    “啊?”

    此时的年轻人,鼻端已经嗅到芬芳体香与酒气混杂的味道,对他来讲,这就是**的气息,然后,台阶向他迎面而来。

    “扑通。”

    年轻人直接拍在台阶上,一动不动,昏死过去。

    牡丹头也不回,继续踉跄步子,偶尔扶墙,往前行去。她一边走,一边漫声吟道:“坚著于五欲,痴爱故生恼。以诸欲因缘,坠堕三恶道。轮回六趣中,备受诸苦毒。受胎之微形,世世常增长。”

    什么鬼?罗南听得半懂不懂,只觉得像是佛经之类,而且词句色彩让人不怎么舒坦。

    正莫名其妙的时候,牡丹脚步停下,距离巷口已经不远,上午的阳光切过高楼间隙,奇迹般落在前方长巷尽头。

    那边,是一处比较繁华的街道,人流穿行,喧哗声入耳。

    墨水敛翅,停在巷口上方的某个窗台上,继续盯着她。却见牡丹莫名一笑,径直踏出巷口,映着斜射过来的阳光,笑容灿然明亮,不见任何抑郁和污浊。

    她就这样,自然融入到街旁涌动的人流里面。不过眼下最招人眼球的,还是一队正向市政府广场开拔的大学生游行队伍。

    罗南对此不感兴趣,感觉现在的牡丹似乎更沟通,便问道:“你准备在市政广场混一天?那么有什么资料”

    “啪啪啪!”

    清脆响亮的击掌声响起,牡丹就站在路边,向着游行队伍用力鼓掌,大声高呼:“团结!”

    醉酒恣意的模样,多半很惹人厌,可是作为美女,却是有特权的。游行队伍里大多数人都是懵逼,但见牡丹这样大美人鼓劲,仍有不少的年轻男子大笑附和:

    “团结。”

    牡丹继续卖力鼓掌,她微倾身体,躬起腰背,拍红了巴掌,仿佛已经沉浸在热烈的气氛中,继而再次高呼:“荣誉!”

    又是美人,又如此真诚,这次响应的人就更多了,声浪已经汇聚成型:

    “荣誉!”

    牡丹额头微微见汗,她径直撕下皮制外衣,搭在臂弯,上身就一件单薄的衬衫,完全无法遮掩美好的线条。不过真正撼动人心的,却是她恣意明朗的笑容,美好的唇形之下,雪白的牙齿露出来,如此灿烂。

    就在这样的笑容里,她大步走进游行队伍,就像一位最熟悉的朋友,理所当然地张臂,搭上两位学生的肩膀。

    学生正好是一男一女,两个人都发懵。但这一刻,其他人的尖叫声和掌声,震得周围的高楼窗户都嗡嗡作响。

    就在这波声浪里,牡丹仰天呼啸:

    “青春!”

    游行队伍和周围的观众们已经被这位耀眼的美人挑动了心弦,大部分人已经没了词句,只是疯狂的尖叫响应。

    然后人们就看见那指向天空的手臂:

    “胜利!”

    山崩海啸般的欢呼声里,人流向前涌动,牡丹就在队伍中央,高挑的身躯就算在人流深处也无比耀眼。指向天空的手臂已经是一面旗帜,指挥人流,如同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潮,次第向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