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三十九章 小激励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关于齿轮的神异,谢俊平不是第一次说,罗南并不奇怪。毕竟谢俊平属于他的格式论体系,与齿轮契合不算什么。

    况且这段时间,格式论体系不断膨胀状态,影响干涉的范围越来越广,层次越来越丰富,相应的反馈也越来越足。罗南作为主家吃饱了肉,难道还不允许其他人喝口汤?

    这种情况下,谢俊平不知不觉间,已经异化了“根器”,具备了超出常人的基础。万塔的启灵仪式则等于是捕捉到了谢俊平的“根机”,引他入门,激活潜能。在此基础上,超过杜雍才是正常的现象。

    至于今后如何发展,会发展成什么模样,就要辨析“根性”,明确方向后才好判断。

    罗南按照馆主传授的“器性机”辨析之术,给谢俊平画了个侧写,相应的在他体系中,有关谢俊平“生命草图”的模样,也更加清晰深透。

    不过罗南也在想,谢俊平毕竟属于格式论体系的一员,至于万塔的“造物法则”同样是一种体系,同时牵涉两门,会不会造成问题,这点必须要留意。

    他若有所思:“回头要再去和万院长聊聊。”

    谢俊平可不知道,罗南一扭脸的功夫,心里转过多少念头,误以为罗南和自己一样,要向万塔请益求教,忙不迭地推荐:“就让万院长教你统筹吧。每天早课的时候,他教给每个人的法门都是不一样的,同时关注,同时指点,精准恰当,一个不差,那种分心多用的本事,真是跪了!”

    罗南已经是第二次听人向他推荐万塔的“统筹”之术了,上次则是翟维武。可以想见,这门本事给人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

    他并不矫情,点头道:“有机会的话,是要学学。”

    谢俊平呵呵一笑,伸手揽过罗南肩膀:“那可不是‘学学’就能掌握的技巧。万院长就讲,从入门开始,要想学会统筹,需要经过节制、习惯、仪轨、精密、效率、统筹等六个阶段,每一阶段都要做大量的练习,久久为功,形成习惯和本能,起码要三到五年”

    “所以你刚才都在说废话是吗?”

    “哪有,我就觉得你们这样的能力者,应该会比我们更容易接受。还有,在你学会之前,不是还有我帮忙吗?”

    谢俊平嬉皮笑脸的,一手勾肩搭背,另一只手用力拍胸脯:“看这里,天晶生物的谢俊平”

    “谢谢谢大少。”

    “不不不南子,请叫我谢总监。”

    “哦?”

    谢俊平鼻尖儿要戳到天上去:“现在我已经是天晶生物研发子公司的cmo了,公司目前市值五十个亿,从标准上来说,我已经正式进入天晶生物的培养序列。”

    “cmo,首席营销官?”

    “yes。”

    “药物研发公司的首席营销官,那就是医药代表?”

    谢俊平一把推开他:“够了啊!除了公司那帮人以外,我可是头一个告诉了你,当兄弟的就这么表示?”

    “多少要吃惊一下嘛。”罗南啧啧两声,“行啊,能忍到这时候才讲,也算能憋的了。”

    “那要感谢万院长,其实昨晚上听到消息我都快炸了。可今天做了早课,念了经,好像又没什么了。”

    罗南静静看他装逼,直到这家伙忍不住再次咧开嘴巴:“要说恭喜就快点啊!”

    市值五十亿的公司,在谢俊平这种富二代眼中还算不得什么顶尖,可背后的信息,确实值得他好好庆贺一番。

    “我记得你说过,你家的老爷子宁愿请职业经理人,成立慈善基金搞个祼捐,也不愿让你接班来着。”

    “多少年咳,多少天前的老黄历了。所以说古语有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瞧,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这儿了。”

    “所以你刮瞎了你们家老爷子的眼睛?”

    谢俊平给噎得说不出话,伸手遥点,但很快笑出了声:“也没错,老头子正在检验他的眼睛瞎没瞎呢!”

    罗南理解了,显然是谢俊平这段时间近乎脱胎换骨的表现,让他那位老爹重燃希望之火,拿出一个市值五十亿元的公司,用来给自家亲儿子练手。

    没说的,这就是亲爹。

    罗南衷心祝愿:“老爷子年纪不小了,希望他后半辈子一直‘眼清目明’下去。”

    “我谢你全家!”

    谢俊平已经懒得生气了,其实他确实想感谢罗南来着。自从和罗南搭了伙,似乎总有一些奇妙的事情发生,所见之人、所经之事,使他必须去琢磨一些以前从未想过的问题,不知不觉间已经改变了惯常的轨迹。想一想,若不是他在齿轮时,玄之又玄的感受,就算万院长的“启灵”之术再神秘莫测,他也不可能舍弃丰富的夜生活,每天做那些静坐、颂经、研究魔法阵之类的活计。

    若没有这番改变,已经不指望他继承家业的老爹,也不可能再给他这种培养式的考验也许他就会像那些醉生梦死的前辈们一样,靠着所谓的基金会混日子,直到在毒品、美酒和女色中折腾完最后一口气。

    也许以前,谢俊平曾觉得这样也不错,但现在,面对罗南、薛雷等形形色色,偏又神奇万端的人物事件,过往的日子就显得太low逼了。

    趁着自家热情未褪,多往前走几步,应该会更好。

    谢俊平忽尔失笑,再度揽住罗南肩膀:“知道我当了cmo以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吗?”

    “请谢总指教。”

    “以前我花的是老爹的钱,很多时候找不到理由,体量也很尴尬;而现在花的是公司的钱,只要一句‘我能赚回来’就ok了。这就是‘医药代表’的特权。”

    “你们家老爷子会哭吧?”

    “我倒觉得,我正抓着一个稳赚不赔的项目,当然要说服一帮老顽固还要花点儿时间。”

    “你确信?”

    “确信、确认以及确定,毕竟我真正要说服的只有自家老头子一个。他那人我太清楚了,从小到大他就告诉我说:人们总要先来一点小激励,毕竟我们的眼光只有这么远。”

    谢俊平伸直胳膊,前端大拇指翘起做眯眼瞄准状:“从容易解决的小事着手,先干掉他们,获得成就感,等于是加一脚油门,然后你就会进入快车道,在惯性作用下,一直做下去,直到下一个激励到来。

    “所以我不需要推销多少新药,也不用让公司的利润翻一番,只需比之前糟糕的表现稍强一点儿,第二次激励就会向我招手。唔,和万院长学习的时候,好像也是这种法子喂,你在听吗?”

    罗南恍了下神,点头道:“把你们家老爷子哄开心了,五十亿的公司就当激励送给你,是这样吧?”

    “差不多。”

    “那就祝你早日取得小进步。”罗南看了下表,摆手往外走。

    “喂,再聊五块钱的呗!”谢俊平好不容易有个发泄兴奋的渠道,拽着罗南不想撒手,“你又不搞游行,大周末的去哪儿?”

    “蒙你家老爷子指点,出去实践一下。”

    “啊哈?”

    “找个难度最低的麻烦解决掉,也来个激励什么的。”聊天确实有助于开阔思路,罗南不知不觉,从一堆糟心事里,理出了点儿头绪。

    现在他面临的一堆烦心事项,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有心无力型的,比如为爷爷正名,使格式论成为显学之类,几乎要与全世界为敌,绝非短时间内可以办到。这里面还包括与量子公司、能力者总会、公正教团等新仇旧怨,也是给他造成巨大压力的主体。

    第二类是久久为功型的。比如修行、学习、常识补足之类,短时间内难见成绩,却每天都要占用时间,不能有丝毫松懈。

    第三类才是可解决的类型。多半是一些临时任务,还有日常碰到的小麻烦之流。

    三类事项密密交织在一起,给予他压力,占用他时间,分散他心神。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破坏他的状态,让他始终受到负面情绪影响,屡屡焦躁不安。

    罗南现在已经明确,他既无法彻底消弭压力,也不可能降低修行质量,困扰必将长期存在。可从另一角度看,在此情况下,他能做的反倒更简单:

    快刀斩乱麻,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所有的杂事,断去分散他心神的芜杂枝节,让精力回到主干道上来。

    顺便,还有激励可拿。

    罗南好不容易抽出个线头,不会再去浪费时间。他和谢俊平道别,走出齿轮,顺便再看了眼个人账户上的信用点余额。

    就财富而言,七位数字还是很让人身心愉悦的。

    赚外快,要更快。三闸安防这笔买卖,难度不算太大,性价比又是最高, 一旦完成就有大笔进项,或许还能给魔鬼鱼弄个“首付”。可谓关乎战力,加快进度很有必要。

    “周末加班,就是它了。”

    罗南用六耳打开高精度城市地图,将团队的搜索资料加载上去。可以看到,半个月时间里,搜索范围已经拓展到核心城区,成果是有,但负面的也有。

    根据最新情报显示,畸变种入侵程度,有很大机率已经从一期的“外来渗透”,上升到二期的“原生感染”。在他们所不知道的层面,甚至有三期“新型畸变”的可能。

    罗南很奇怪,都到这种时候了。夏城市政府的仍在封锁消息,很有点没脸没皮的意思。

    哼哼,就凭这点,他也支持今天的大游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