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三十一章 牧者印(下)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一念即生,罗南的注意力自然集注到第二层某个“萤火虫”之上。

    这只“萤火虫”,对应的正是任鸿。

    熔岩山溪中,有意念流淌。来自生命星空核心区的“引力”,通过这一渠道,与目标无声挂钩,施加作用。

    “首先要控制力度。”

    一开始,罗南故意做得比较“收敛”。无形之力牵引萤光,缓慢而坚定地破坏了它的自然飘荡状态。

    与之相呼应,地下停车场中,任鸿激零零打个寒颤,尝试掐印诀,定心神,保持牧者印记的稳定性。

    显然,罗南的判断无误,当前任鸿正是对牧者印记最敏感的一个。然而这家伙凭借“积蓄”强行冲高牧者印记权限位置的手法,可一而不可再,此时已经彻底见不出效果。反而因为用力不当,情绪紧张,眼珠都要鼓涨出去。

    下一刻,任鸿脱口叫道:“速战速决啊,他们正把我排斥出血魂寺!”

    无疑,这是向田邦求助,在近乎窒息的战场周围,任鸿的叫声愈发刺耳。田邦应该是听到了,却没有第一时间回应。

    倒是摩伦,虽说在激战中,身形虚化现象已比较严重,表情倒还淡然,甚至有闲笑了一声:“控缚派就没点儿表示?”

    罗南始终关注地下停车场的战况,特别是摩伦的回应,见他语句中含糊又丰富的义项表达,心中就是一喜:

    “这样最好!”

    越是模糊,越能让几个当事方产生误会,特别是内外隔绝的摩伦和哈尔德夫人方面,大概都以为是对方所为;至于田邦,也很难往其他方面去想。

    这就让罗南彻底从漩涡里摘出身去。

    田邦无视了任鸿的求助,但对摩伦,仍做出了回应:“正在做……除掉你就是最高效的一招啊!”

    两人瞬间又战成一团。

    罗南哑然失笑:“既然……”

    他的注意力彻底转向精神层面与血魂寺交界区域,以其独特的视角,冷冷俯视。

    生命星空中,对任鸿生命草图的深度描绘,已经接近尾声。无形的牵引力量逐层加码,即便是在血魂寺中,也具有很高的自由度。而罗南很理性地没有碰触血魂寺的秩序框架,所以血魂寺也表现得很安静。

    “已经这样子,那我就……”

    牵引力量开始化形,锵然鸣响,在格式化领域覆盖保卫下的任鸿再次激颤,张口欲呼,却莫名发不了声。

    “很愉快地……”

    任鸿伸手抚住喉咙,首度露出真切的恐惧表情,他四面环顾,眼神飘忽而茫然。

    “动手了!”

    乌沉锁链事隔多日后,重新显化在罗南的核心星域之外,牢牢锁住属于任鸿的“萤火虫”,猛然发力。

    任鸿嘴巴大张,惊悸的情绪在心底全面爆发。在他看来,精神层面的锁链鸣响来得无全道理,相应的特殊震动和束缚感,瞬间扩散到整个形神结构。麻痹感、困缚感、受支配……连续的感应最后都指向一个结果:

    他正受到攻击,不只是牧者印记那里,还包括他的本体。

    危机来自于牧者印记,来自于血魂寺!

    强大的束缚力量突然出现,如同一种阴损而剧烈的毒素,无声渗透,无声爆发,以至于他的口舌都麻痹掉了,眼睁睁“看着”牧者印记缓慢而坚定地从血火道第二阶那里,强行被扯下,回归最下层的岩浆湖。

    “萤光”变得暗弱、散乱、不稳定,对于任鸿的威胁,则又骤然提升了一个层级。

    也是此时,任鸿心中闪过“放牧法”仪式举行前,哈尔德夫人的告诫:“牧者之法,有进无退,与血魂寺同生共亡。一旦中途退出,反噬之力将超过诸位的想象!”

    糟……糟糕!

    严重迟滞的脑细胞,已经不足以承载思维,一念未绝,“萤火虫”已经在岩浆湖中融解。更要命的是,这一过程就像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从血魂寺的最底层,一路蔓延下去,直捣任鸿本体所在。

    那“萤火虫”,精密得过分呢!

    事态的变化,多少也有些出乎罗南的意料。他一直很关注牧者印记的性质,此前受到感应精度的影响,看不太分明,直到印记在岩浆中消解的刹那,才有了惊鸿一瞥式的捕捉。

    罗南没看太分明,但能够确认,所谓的“牧者印记”,应是类似于“滴水剑”的复合结构回路。乍之下,似乎是复杂很多很多,尤其是构造的精密程度,还在他得意的凝水环结构之上。

    从实践经验推断,要形成这样复杂的回路,实力怕不是他的十倍?

    任鸿虽然是血焰教团的副主祭,可就实力而言,充其量就介于c+和b-之间,肯定达不到这种地步。

    等到恐怖的反噬力量反冲回去,罗南骤然明悟,血焰教团的“放牧法”,一定是用了特殊的技巧,越阶塑造了此类复杂构形,目前来看,肯定涉及到灵魂和气机共鸣,投注的心血非同小可。

    这已不只是印记,而是在此间生长的形神结构分支,一旦出事,又没及时斩断的话,带来的就将是致命的连锁反应。

    也许任鸿有减损的办法,可他被罗南的无形锁链困缚,丧失了最好的机会。

    地下停车场,任鸿整个人已经僵死了,他什么也做不了,无形无迹的束缚,直白恐怖的反噬,彻底支配了他的心神。

    这时候,周围保护他的深蓝行者们终于发觉不妥,当即呼叫援助。仅过两秒钟,任鸿所在位置,除之前的第四小队外,又有七八个深蓝行者赶到,领头的正是田邦的副手,孟荼大校。

    一行人抵达后,不说二话,当即以孟荼为中心,同步协调,光焰铺开,交织成一片相对独立的区域。毫无疑问,这是格式化领域,能够消解绝大多数超凡力量的神奇之地。照理说,任是什么精神攻伐、咒术冲击,都难以穿透这层屏障。

    这已经是孟荼思维层面最优秀的反应了。

    “可惜,药不对症。”

    来自血魂寺的反噬,与任鸿的联系,要深透隐蔽得多,那是从“极域”位置,直接作用在任鸿形神结构上的毁灭力量。

    印记既入岩湖,结果便已注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