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三十章 AB组(终)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潘博士继续笑道:“当然了,能胜过a组,更值得浮一大白,至少也能把深蓝那边的资金挖过来一块,这事儿你可要帮我。”

    “相信星联委会做出正确的判断。”

    “哈哈,那也要他们真的动脑子才行。好了,不说这些没趣儿的,最近我要去夏城,顺便看我老姐、还有几位老朋友。有空出来聚聚?”

    “好的。”

    何阅音不想再多聊,客气两句,挂断通讯,也关闭了隐形界面。此时再看任务窗口,罗南没有再提问,也没有其他人说话,气氛大约是比较尴尬的。

    暂时仍无回复的意图,再看流水般传入的事项,何阅音罕见地发闷,一时不愿再理。

    她站起身,走到窗前,窗帘感应到人来,自动打开,轻触玻璃,窗扇也向两侧平移。这里是一百二十余层的高楼办公区,由此可以看到夏城大都市的繁华夜景,既有辉煌壮丽的灯火,也有看不到止境的烟暗。

    正如迎面吹来的深秋的风,掠起了鬓发,卷动了窗帘,既清爽,又冰冷。

    何阅音伫立于斯,静观夜色。从窗口远眺,东南方向,是纳德区,罗南就在那里。

    随着接触的深入,何阅音对罗南的认识也不断更新。心中的印象,从一位具备特殊才能的能力者新秀,渐渐转化为一个潜力无穷、偏又随时游走在危险边缘的奇特人物。

    不管是罗南本人的目标、触及的领域,还是他的祖父、父亲留下的干系,都注定了他要时刻承载巨大的压力,一个不慎,就可能被无情地碾碎。

    现在,罗南多少还有些懵懂,何阅音宁愿他更长时间地懵懂下去。至少注视这片夜色的心情,会稍好一些。

    相隔数十公里,罗南这边夜色静谧,纳德区的社区文化相对保守,晚上十点以后,周边就很少再有喧哗声,大部分人已经入睡或准备入睡。

    至于罗南,今晚上恐怕是很难正常休息了。任务窗口处,何阅音仍没有回复,罗南也没有再催促,只安静等待。

    他靠在床头,手上的笔记本纸页翻动。他的心思,大约如这些翻动纸页呈现的内容,看似不断呈现,却没有真正有意义的信息。

    连极光云都地下停车场中的激战,他都没心思去理会,虽然它原本是引爆心绪的源头。

    其实,晦暗不明的浅层意识,已经透露出别样的意味儿;就像一直没有回音的任务窗口,固然得不明确的答案,可事情的趋向已经有了。

    原型格式研究,一定是有大进步。

    对罗南来讲,这当然不是什么好消息,至于有多么不好……他并不知道。

    罗南合上笔记本,仰起头。肉眼可见的是天花板,可他的视界要广阔得多,极光云都的战斗,各个“信众”所在区域映射而来的片断,他的视界宽度超过夏城几乎所有人,可在这时候,却并不能帮助他穿透时空阻隔,看清楚未来的变化。

    闭上眼睛,烟暗或许更适合现在的心情。

    这样的反应有点大……为什么呢?

    罗南对自己的心思有些把握不定,才说了以后都不要再自欺欺人,他的自我剖析,还是挺能下狠手的。他就想,是因为原型格式的新成果,提高了挑战的门槛,让他恐惧不安?

    不,不该是这样。

    放在以前,罗南大概就自个儿琢磨去了,可如今碰到这种微妙的问题,他的处理方式更坦率。

    他没有再睁眼,按住耳朵,通过耳内安放的“六耳”,给何阅音发信,这次是私信。他努力舍去信息中的感情色彩:

    “原型格式的突破,具体情报有没有?”

    数秒钟后,何阅音终于回应:“有的,目前还在保密状态。等密级下降,我再详细给你说好不好?”

    奇妙的掉转。何阅音的回应,情感意味儿反倒更多一些。

    罗南继续问:“我只想知道大概方向、程度。”

    “一直在进步,非常迅速。”

    “是吗,非常快?”

    对面又隔了一段空白时间,突兀反问:“罗先生,你对全球级别的研究体系有概念吗?”

    不等罗南回应,何阅音便继续道:“几位、十几位诺奖级学术权威领衔,在全球各地,成立数十上百个大中型实验室,吸收成百上千位一流科学家,带动数十万研究人员,撬动以万亿计的资金,只为一个课题,一个目标!只要它具备高度的研究价值,事关全球发展的大局。”

    “在这种模式下,某个方面的错误往往不再是错误,只是一次微不足道的实验结果;同样的,正确也仅仅是正确,它是一个良好开端,但远不是结束……”

    有些冗长的说明,却如同飞落的水流,冲开了心头的迷障,罗南忽然有些明白了,他在试探,也在询问:

    “那,一个开创者应得的待遇呢?”

    “……”

    “一个起码的名誉,被人公正记忆的权利,难道不属于体系的一部分?还是说,由始至终,我们都被排斥在这个体系之外?”

    好像,不再懵懂了呢。

    何阅音静静看窗外的夜景,却看不到数十公里外,少年的面孔。至于那个答案,她说或不说,都没有意义。

    罗南真的明白了,至少明白了相当一部分。

    资本、权力和荣誉,从来都不是跷跷板的两端,而是一体的。就像是格式论所展现的结构,肯定有个轴心,然后所有的一切都围绕它来运转,所以才称为“体系”。

    他非常清楚,“体系”的份量和排他性。

    罗南不惧怕这些,他有自信,也有野望,只要给他时间,他会将“格式论”的建构层层扩展,成就超凡种,成就一个以他为轴心的体系,且战而胜之,理所当然地立于星辰之巅。

    可是,一切都要时间。

    时间!

    罗南心里终于通透,却是被理智的剑刃穿刺出来。知己知彼,也就失掉了一切自以为是的想象。

    他可以坚持,可以努力,可那位在疯狂和孤独中,渐渐拥抱死亡的老人,还等得及吗?

    ……何必再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