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二十五章 控缚派(下)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原来是任鸿啊。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罗南没想到答案来得这么容易。什么香饵、内奸之类的疑惑,瞬间扫除。

    可意外还是要意外的。

    罗南不了太解任鸿这人,只知道,这位在血焰教团业务是真正的大拿,分心旁顾的殷乐要强一截。在教团祭祀,重要性仅次于哈尔德夫人,很多时候都代行主祭职责。

    如此重要的人物,说叛叛了?

    周围数架深蓝行者,呈防御阵形,将任鸿包围在内,严密保护,也直接证明了此人的立场。

    此时,阵形央的任鸿,正单掌按地,喃喃念颂咒音。由于是地下停车场的最下一层,水泥地下面,是厚实的土壤。以它为渠道,任鸿持续不断地汲取力量,形成几可化为实质的咒,加持身。

    低沉的震动声传出,有人与这边联系。

    很巧,罗南隔空感应的两个支点,正好在通话两侧,一边一个。

    那边是田邦。他在指挥心,当着所有人的面,轻声道:“怎么样?”

    央光屏显示的影像,是地下停车场的即时情况。几位深蓝行者戴着防护面甲,任鸿却只穿着祭司长袍,没有任何遮拦。

    猫眼拨开眼前的乱发,啧啧两声。任鸿在夏城,也是个不大不小的腕儿,她当然认得。

    任鸿也注意到,田邦是用公共频道与他联系,脸色很不好看。可是他既然做了事,要承担相应的后果。最后干脆垂下眼帘,专注看地面跳跃的灵光:

    “已经有反应了……模具仍在附近,将我们视为猎食对象,要想象更贪婪、更强大。这说明,它的基本素质非常好,成为祭器之后,可以抱持很高的期待。”

    田邦追问:“具体的方位呢?能控制吗?”

    任鸿头也不抬:“你们控缚派,都在考虑这种东西。”

    “……你现在也是。”

    “不,我只是要看到完美的血焰意志,验证一生所学。而那个女商人,一辈子也做不到。”

    公共频道的情景,已经通过猫眼的共享视角,传回到任务窗口。冲击性的答案。让剪纸只放出一个“目瞪口呆”的表情,而紧接着任鸿似若无意的反揭,更让他忍不住发了语音,发泄式地惊叹:

    “我擦,这些家伙……天啊!”

    猫眼也发讯息:“血焰教团这么牛掰,何家什么的知道吗?”

    薛雷只能发出“我已懵逼”的表情:“这人谁啊?那个控缚派又是什么?”

    剪纸好心为他介绍了一下任鸿的身份,又道:“控缚派属于血焰教团的支脉,里面涉及到血焰教义的解读,较复杂,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只要知道,夏城的血焰教团,与这个控缚派,绝对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好。”

    说着,剪纸也迷惑了:“田邦这哥们儿也太直接了,大庭广众之下,讨论秘密教团的事情,真的好吗?他可是现役将军!”

    何阅音解释道:“八十年代末,控缚派已经与军方深度合作,参与多项实验任务。只不过秘级很高,名声不显。我以前与田邦打过交道,但也不知,他竟然与这个分支有密切关系。”

    “那现在这算什么?”

    何阅音没再回答。本次行动,究竟是血焰教团派系仇恨的再延续,还是军方深度实验的要求,又或者是别的什么,现在根本无法下判断。

    这时候,公共频道的交流,也了正轨,田邦表现得很大度:“我们现在必须要捕捉到人面蛛的遗迹。你是专家,一切按你的意思来。”

    任鸿冷笑:“话里堆满了过河拆桥的臭味儿。”

    “喂,作为控缚派,请你来控制,难道不是最大的诚意吗?”

    “但愿如此。”

    双方的交流在紧张微妙的氛围进行,其多半还是受到人面蛛的影响。而在此时,施加这份压力的罪魁祸首,也在评价新得的信息:

    “这是田邦的底牌之一。”

    魔符的利爪拨弄星辰,触及直通目标心底的“窗口”,如同玩弄一个玻璃球:“局面越来越清晰,应该让血焰教团快点入场。双方的应对越是仓促,对这边越有利……决定了!”

    罗南跃跃欲试的意志,主导了魔符的行为。后者在精神层面再盘旋数周,窥得一个机会,骤然发动。

    无遮无拦的凶戾之气,像是平空而起的飓风。地下停车场,任鸿正运化咒,持续加强与血魂寺的联系,冷不丁地那边来了个天崩地裂!

    “找到了……糟!”

    魔符的杀意,在精神与物质交界区域冲波逆折,撕裂了任鸿咒营造的神圣空间。

    任鸿猛抬头,经咒法加持的眼睛,已经可以看到那头张牙舞爪的人面蛛。二者距离已经极度接近,以至于突破了他的心理底线。

    近乎茫然地看着魔影扑面而来,任鸿一时间竟然丧失了反应能力。

    下一刻,在他与人面蛛之间,炽白的火焰之墙立起,烧灼空气、烧透空间。

    格式之火!

    人面蛛骤然消失。

    任鸿如梦方醒,左手瞬间提到胸口,按住祭司袍外不规则的石片护符,同时大声叫喊:“它在攻击我!”

    “缠住它!”

    前线指挥心,田邦身形由静转动,扑了出去。方向并不是奔向大门,而是径直撞向了外层的玻璃幕墙。在玻璃破片迸溅摔落之时,人影也在近乎垂直的幕墙狂奔。

    不管是能力者还是燃烧者,在大都市里,总爱走这种捷径。

    也是刚刚在精神层面的交锋,让田邦对精神火烟的效力再无信心,不过,格式之火应该不同。

    “要跟吗?”猫眼再次与罗南“私聊”。

    罗南并无回应,此时在他意识触及的区域,正有焰光喷薄,扭曲了物质与精神层面的交界地带。

    五位深蓝行者,都是经验丰富的战士。面对突来的危机,反应近乎同步,他们的合击之术,呈现出强大的秩序感。同步扭曲物质与精神层面的同时,还兼有“塑形”之功,搭建起一个坚固的领域壁垒,攻防一体,对于混乱系的人面蛛,几乎是克星了。

    不过,此时他们面对的人面蛛,是魔符,是由罗南的意识所操控的特殊存在。混乱的表象之后,其实支立着严密的秩序框架,更有着难以想象的层次纵深。

    魔符在“飘荡的幕布”攀援,又像是荡起细丝的蜘蛛,轻而易举地切换了精神层面的深度。

    浅层带、层带……然后再跳转回浅层带。在一个来回的过程里,它已经从几十个截然不同的角度,将格式之火的森严壁垒扫描一遍。

    或许可以这么形容:三维视角下,线条堆积得再紧密,也不过是一张纸。

    妖瞳焕彩,六色迷乱,无形的冲击从精神层面极深处刺出来,穿透火光,像穿透一个虚幻的泡沫,然后才是震击灵魂的杀伤。

    攻城锤!

    一位深蓝行者,茫然僵立,骤陷昏迷,变成了无意义的钢铁雕塑,再不能提供格式之火的输出。

    火幕一角,瞬间扭曲破碎,高度的秩序性遭到扭曲,逼得其他四位深蓝行者必须重新调整合击秩序。可破绽已经出现,调整何其难也。

    地下停车场的火光,瞬间黯淡不少。

    人面蛛的魔影,已经极度贴近物质层面,它在火光闪现,以近乎嘲弄的姿态,踏过格式的烈焰,直撞来。

    “啊!”

    恐惧支配了任鸿的动作,一直握着石片护符的左手猛地加力,将掌心的宝贵之物捏成粉碎。刹那间,血液般浓稠、血液般色泽的光芒,从指缝里流淌而出,周边区域的温度,竟然能从格式之火烧灼的高温,猛地再拔起一截。

    任鸿的掌心手指,也给烧得皮开肉绽。但对他来说,还算值得。

    空气严重扭曲,以更大幅度扭曲的,则是精神层面。高温血光形成了新的、强大的干扰源,魔符之前勾住的精神幕布,也为之摆荡飘移,使原本乱有序的结构出现了偏差,影响了魔符瞬间的定位。

    任鸿抓住了这个机会,皮开肉绽的左手按下,右手抬起,在小腹处结出印诀。接下来单脚重跺,水泥地板砰然开裂,跃动的灵光从裂隙喷溅出来,被指缝里流出的血光一染,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血血血!”

    “火火火!”

    百人、千人、万人的赞颂之声,裹在灵光喷薄出来。任鸿缓缓跪坐在地,以虔诚姿态,将双手所结印诀下置,掌根贴地,腰背弯下,如行大礼。

    魔符刚准备重整攻势,却也是一窒。

    内部血魂寺嗡嗡颤动,架构出的嶙峋山体结构之,似有笔锋刻刀划动,自下而,层层推进,化为一枚枚咒,内化进去,迅速形成巨大的牵制力量。

    八十公里开外,罗南眉头微皱。有某些极其活跃的元素,顺着血魂寺,顺着魔符,渗入自家封闭体系内部,而且开始疯狂成长。

    原来,血魂寺对魔符的影响,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如此程度。

    ://..///36/3680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