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二十四章 要坦白(下)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罗南要承认,他其实是不爽的。至于不爽的根由,先前还有些混沌,现在越来越清晰:

    被冒犯了!

    理由听起来很可笑,但事实如此。田邦这家伙,强大的人格魅力,能让猫眼为之赞叹;他更以这种魅力,强行去撩何阅音……

    一个是罗南的“信众”,一个是罗南的“秘书”。

    于是罗南知道,就算他表面上、甚至理性意识中,一直表态说,不愿充当神明,非常尊重何阅音。可在骨子里,他还是非常享受这种关系带来的便利和虚荣。

    所以他内心还是希望维护这种关系,并对一切有可能对此关系造成损伤的因素,心生排斥。

    此类想法其实并不奇怪,任何人都会有“利己”的本能。可问题的关键,则就像田邦所说的:

    坦白呢?

    心中所欲、所望,一身所擅、所长,如明珠照夜,如宝剑破囊,自然为人见,摄人心;可若是一直藏着掖着,不说别人不知,时日久长,就是自己也要迷惑。

    罗南招惹的敌人多,身负的隐秘多,藏几手迷惑人也是该的,可是他却不能因此自欺。对别人不坦白,还算是权宜之计;对自己不坦白,无异于自埋自毁。

    “草!”

    罗南翻身坐起,双掌拍击面颊,用一种前所未有的坦承心态,直面本人的内心:好吧,他就是在护食;而且羡慕、嫉妒!

    他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本能地护食,充分地自私,并将这些隐藏在幼稚的外表下;而且,还拿这样的自己,与牡丹、龙七、田邦这些精英人物比较,羡慕他们的强硬直白,嫉妒他们的从容洒脱……

    两个因素揉合在一起,彼此矛盾冲突,纠结别扭,也让他潜意识里就认为,自个儿要比这些精英人物低上一头。

    事实上,就心理的成熟度而言,罗南确实远远不如。无关境界的上与下,无关本质的好与坏, 他只是没绕过心中的那道坎儿。

    对自己,要坦白!

    罗南长吁口气,上身重重拍下,重新躺倒,闭上眼睛。此时他目不见物,耳不闻声,然而以猫眼和人面蛛为支点,思感扩张,将偌大的极光云都及周边区域,纳入其中。

    身在此而心在彼,魂未动而意亲临。

    罗南的身体、灵魂,都还在八十公里开外,但他的意识,正流动在大生活区的上空,像一颗周知万物的神秘之眼。

    夜幕在脚下铺开,环形阶梯的摩天高楼结构和远方校园、丛林共同构成大背景,辉煌的灯火、霓虹,群聚如海,飞扬如雾,将人类文明意识的痕迹,刻印到光芒所及的每一个角落,使这片区域化为繁华之地、不夜之城。

    此时的摩天大楼中,依旧人头涌涌,游客玩家上下穿梭,浑然不知各处要点有军方人员把守,逐步分导人流。当然,人流是分不完的,云都水邑有多家五星级酒店、上千家大中型公司、商场,游客、住客和加班族以十万计,这些人流,就是军方、政府,一时半会儿也掌握不住,如果操之过急,弄不好还要生乱。

    军方政府掌控不住,某种意义上,罗南可以。

    在物质光子无法触及的精神层面,情绪、灵性、思维交织的浊流汹涌奔腾。也许其中清浊有别,但合在一处,清者变浊,浊者更浊,层次交错而混乱。

    可是,罗南这颗“神秘之眼”,通过自身的观照,赋予浊流以独特的秩序。

    精神感应所及,生命星空覆盖,成千上万人生命、欲望、思想、灵性等组合映射,化为一幅幅生命草图,形成一组组星官星座。通过这种形式,每一个人的印记都在生命星空中跳动,最终汇集成浑茫星河,横跨天际。

    星辰汇聚的光芒太过耀眼,注目久了,一片茫茫,倒似化为光的荒漠。而明亮光芒的内核,就是罗南的自我格式。

    他居于亿万星辰的最中央,成为星空运转的核心。

    格式论赋予他这种能力,他要保持……不,还不够坦白,更直白的答案是:他不愿比任何人差。

    甚至还可以更进一步:无论他低调还是高调,他要成为人群的核心,他要做最独一无二的那个!

    呵呵,以前明明很讨厌这种心口不一、自以为是的家伙……原来是同性相斥?

    问题在于,他做不到吗?

    他至今形神未动,只一缕意识在此。相当于打开客户端,登上网络,进行一场奇妙的战略游戏。

    至于操作的介质……

    虚无深处,狰狞的人面蛛八足拨动,从精神层面一幅接一幅的“幕布”间潜行跳转,也等于是从生命星空密集的星辰间游动。直若一头从窗外掠过的暗夜魔影,随时化为致死的梦魇,以锋利长足切入“窗口”,捕食里面懵然未觉的生机灵性,

    就此而言,罗南几乎可以随时抹掉生命星空覆盖下的任何一人。他就是这成千上万个生命的主宰。

    而区区一只人面蛛,还只是他全套封闭体系的冰山一角。他形神未至,意念先行,以实地为背景,以生命为棋子,搅动风云漩涡——这种事情,田邦也好、牡丹、龙七也罢,谁能做到?

    这不正是他独特之处?

    这不正是他人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

    陡然间,罗南撕去了陈年将腐的皮囊,羞怯难安的面具,照着自家胸口狠狠擂上一拳,意识轰鸣:

    爽不爽?

    魔符发出无声的咆哮,骤然加快步伐,连续几个跳转,快速欺近物质层面。此时此刻,它不再遮蔽影踪痕迹,不再掩饰强烈的捕食欲望,而是遵循本能,强劲吸收空气流动的各种波段,嗅探锁定目标,将丑陋的口器,对准早已确认的目标。

    罗南确认目标无误,就解开了魔符最后的权限:

    去吧,游戏开始了!

    精神与物质层面无声交汇,“窗口”如同腐朽脆弱的遗迹,瞬间崩灭,里面的“住客”竟是懵然未觉,直到妖魔冰冷的长爪将其贯穿。

    此时,尖锐的嘶鸣才从精神与物质交界地带激荡传播。

    极光云都的前线指挥中心休息室,田邦的酒杯停在唇边,略顿,然后收回,向对面猫眼歉意地一举:“看来只能回聊了。”

    “人面蛛吗?”猫眼举杯回应,“祝我们双方都得偿所愿!”

    田邦并没有充分理解这个内涵丰富的祝辞,而下一秒,居凌的声音从隔壁直传过来:“敌袭!香饵4号!”

    又隔一秒,居凌匆匆推开休息室门,立正敬礼:“田少将,目标方向确认,西南方位香饵4号遭猎杀……”

    居凌进来报告的时候,隔壁的前线指挥中心已经喧闹起来,切分的投影屏幕,将天空、各重点楼层、地面、地下的各个监控信息都汇总而至。

    还有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的各项波段监测,常见不常见的波纹图像和数据,排排列列呈现,每一秒都会有明显不明显的刷新。

    田邦依旧保持原本的坐姿,端着酒杯,意态闲适。他无须到指挥中心去,也能通过内置的收发仪器,接收解析巨量的信息,更何况在精神领域,军方侦测仪器再怎么精密,也比不过他本人火候老到的精神火烟感应。

    猫眼做不到他这一点,即使此刻动乱的根源应是在她那位boss身上,可她的感应仍然模糊。干脆拿起军方临时赠送的“墨镜”,架在鼻梁上。

    特制的信息接收设备,既可以择取相应监控画面,也可以无缝接入军方雷达的扫描结果。

    猫眼先看所谓“香饵四号”的情况,那里也很好辨认,是极光云都下方的一处地下停车场门口。此时一圈人堵在那里,有站有躺。

    躺下的几位中,还有人包裹着强健的外骨胳战甲。

    “相关方向内层阻截力量丧失。”智脑警报声回响,其实不用多说,只看相关人员的阵型,也没有一点儿战斗力。

    “人面蛛突破了西南内层防线。”居凌与其说是报告,还不如说是惊叹。

    田邦并未给出指示,因为这一刻,这位b+级的燃烧者的意识,已经裹着烈烈精神火烟,朝人面蛛出现的方位奔袭而去。

    任务窗口上跳出了何阅音的讯息:“切换雷达数据。”

    “不是要人早早离开嘛?”

    猫眼在任务窗口刺了一句,但还是将实景监控画面转入数据模式,瞬息之间,大量图形、波段以及相关数据符号刷屏,并通过共享视角,同步传递到任务窗口。

    任务窗口连续闪烁,薛雷忍不住叫苦:“完全看不懂。”

    剪纸也认怂:“我只知道是关于波段吸收的,然后再以这些为素材计算人面蛛出现方位的概率。更具体的也不懂……我就想知道,‘香饵4号’是什么?”

    一段话刚发出来,在流动的波段图形上,突兀而连续的波峰骤然拔起,一路顶到图表的最高限,在标尺单位变化之前,拉出了一条近乎平直的长线。

    居凌也注意到这个变化,低声与指挥中心联系:“什么情况?”

    “1号与目标接触,浅层带交战中……消失了!”技术人员变了调的嗓音,隔了一层墙壁也能听清楚。

    与之同时,“咯嚓!”一声响,田邦手中的酒杯崩碎,酒液裹着碎碴,从指缝手背滑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