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二十四章 要坦白(上)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更新快,,免费读!

    夜空迷蒙,路灯次第延伸,汇入两侧的灯火之中。此时正是都市繁华夜景最绚丽之时,社区内也处处亮灯,还有人在家里举行派对,非常热闹。

    罗南仰望夜空,脚下不走直线,似乎还有些睡眼朦胧,魂不守舍。

    莫鹏对罗南说睡就睡的本事非常佩服;同时对罗南单人只身,在知行学院混得风生水起的能耐更是赞叹,相应的,好奇心已经要从喉咙眼里爬出来了。

    “你怎么做到的?在六中没发现你这种天赋……喂,醒醒!”

    “啊?”罗南的视线从夜空抽离,平视过来。看得出,他刚刚真没听到,可眼睛却是亮得有些吓人。

    啧,什么时候这小子也懂得戴美瞳了?

    已经到了家门口,莫鹏抓住最后机会,凑上去揽住罗南脖子:“来,告诉我吧,你怎么进那个圈子的?”

    话音未落,大门打开,罗淑晴站在门口,盯着他们看:“到家不进来,嘀嘀咕咕干什么呢?唔,谁喝酒了?”

    “他……哎!”

    莫鹏胳膊肘一松,便看罗南泥鳅似的从他手肘下、从罗淑晴身侧钻出钻进,转眼突破客厅防线,蹭蹭蹭上了二楼,遥遥抛下来一句话:

    “我今天早睡。”

    客厅里闲坐的莫海航抬头:“他挺兴奋的啊……真喝多了?”

    罗淑晴愣了一下,高声吩咐:“要洗澡!”

    隐约听到罗南答应,她这才扭头盯住莫鹏:“你们今天去哪儿玩了,为什么喝成这样?不知道还未成年吗?”

    莫鹏被堵在门口,脸上悲愤,心中腹诽:你要训人,找喝酒的去啊,到底谁是你儿子?

    也许确实有酒精作用的缘故,罗南进入自己房间,关上门,靠在门后,心脏就“砰砰砰”地跳动,胸腔都隐隐发颤。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紧张。

    之前不管是在回收层战杰克、在霜河实境对抗公正教团,还是在海天云都与协会互撕,都是突发性的事件,被逼到了绝路上,根本没有紧张的资格。

    而像这次,按照自我意志,主动作为,真的是头一回。

    愈是临事愈兴奋,越是考虑越紧张……

    罗南深吸口气,端端正正地将手中分页笔记摆在窗头柜上,下面就是爷爷的笔记,两个本子严丝合缝,没有一点儿偏移。

    又扫了眼床头钟,9点37分,司机的估计还是很准的。

    还有时间。

    他到洗手间,打开花洒,热水喷出,蒸汽很快覆盖了沐浴室。就算姑妈不提,他也准备洗个热水澡来着。

    光赤着站在水柱之下,热水浇头,又在肌体上滚动。使得血液加速,新陈代谢频率变快,肝功能有效运转,使体内酒精加速分解,化为热汗,掺在水流中渗出来。

    蒸汽闷湿,他的脑子反而越发地清醒,也不影响他继续勾勒计划。唔,他的计划稿……脑海中的绘图软件页面,好像丰富了不少?

    特别是大活生区周边的街景轮廓,从粗略变得细腻,之前侦测出来的军方人员布局等关键细节,也都描绘清楚,好像有一个无形的助手,帮他完成了后期工作。

    罗南挠头,想到刚才车上那一觉,依稀还有些记忆:难道刚刚的梦境之中,真有潜意识在动作?

    如果有的话,就应该是自我意识、灵魂力量、外接神经元还有特殊绘图软件的共同作用。看上去比较奇妙,可在协会早有前例可循,白先生的“入梦法”,就是这么个路数。

    罗南暂时不准备去分心研究,草草洗过,确认蒸出了大部分酒意,便擦干身子躺回床上。

    酒精的作用被降到最低,可他还是兴奋,闭上眼睛后尤其明显。

    就带着这份心情,罗南逐步审阅计划稿。念头笔触勾勒出的背景大幕转过,相应思路在虚拟的图画上流动。

    不知不觉间,意识漫过虚实的界限,触及由人面蛛与猫眼形成的双支点,将八十公里外的生命星空与现实图景映射过来。

    虽未身临其境,所见尽皆不虚。

    意念跨空而去,锁定目标。

    酒杯中,荡起层层波纹。猫眼拈着酒杯,看其中荡漾的细波,心念从另一只手的软屏上挪开,若有所思。

    “得得”两声轻响,居凌临时充做勤务兵,将两个小碟放到茶几上,并配了筷子,然后就悄然出去。

    一碟水煮花生,一碟凉拌猪头肉,最最寻常不过的菜色。然而这里是极光云都的前线指挥中心……旁边的休息室。

    空气中弥漫着酒香,从军心角度讲,单独开辟出一个休息室,确实是很有必要。

    “我就觉得不对,纯粮酒没有下酒的小菜,还有什么意思?”夹了颗花生米送嘴里,配上一口酒,田邦年轻得过分的脸上,五官都皱起来,像一个老饕,随后舒服地后仰,靠在沙发背上,“虽然是小菜,火候还是很用心的。”

    猫眼瞥去一眼,对他的表情变化很有兴趣。

    田邦就乐:“你是不是很奇怪,机械人也能有口感?”

    猫眼一时无言。

    田邦五官重新舒展,仰望天花板。休息室的灯光打在他脸上,熠熠生辉。这张脸算不得特别英俊,但轮廓清晰分明,真有一份雕塑般的质感。也让人好奇,在其皮肤之下,有多少比例的金属结构?

    他伸出三根手指,横在脸前:“人体改造一定要保留三点:一是感知,这是区内外你我的边界;二是思维,通过他掌握经验的力量;三是情绪,由此获得生机和灵性。保留这三项,或者说在此基础上的强化改造,才算得上成功。”

    猫眼晃了晃杯中酒:“现在还有不是这么改造的吗?”

    “总体而言,是燃烧者技术出现之后。所以我很感谢这种技术的创制者,未必完美,但通向正确的道理。”

    田邦伸臂卷缩,肉眼看去,肌肉块垒流动,但猫眼灵敏的耳朵,还是听到了细细的金属擦响:“经历过旧式的愚蠢改造,更能体会这一点。我很羡慕那些一上来就走对路的人,对其中的佼佼者,更是是非常向往。”

    猫眼晃动酒杯,忽地失笑:“你真敏感,我什么都没说呀!”

    “是吗?”田邦做出惊讶的样子,“好吧,我只是坦白,还有些自卑,也是借此表明心迹……现在应该有人在看我?”

    最后一句,话锋突起,田邦视线刺过来,虽是在微笑着,眼神却充满了压迫力。

    罗南心里一抽,猫眼眉毛扬起,两个人在生命星空层面,意识互接。

    这时候,灵波网上任务窗口跳动,已经回到家的剪纸发了讯息:“咝,这家伙!”

    薛雷很快响应:“他知道我们共享视角?”

    是了,是在说灵波网。

    罗南绷起的心弦复又放松,就见田邦竖起一根手指:“这是你们协会的故伎。而且我知道,一定有我认识的人。”

    猫眼饶有兴味地询问:“谁呀?”

    “这个嘛……”

    田邦陡然身子前倾,嚷嚷道:“阅音姐你好,回头我们一起喝酒,喝醉了我向你表白啊!”

    声音好大,就算是单独开辟的休息室也顶不住了,音波冲出去,洒遍前线指挥中心。这里不但有军方技术精英,还有警务官僚、政府安全部门人员,一时间气氛迷之尴尬。

    暂代指挥位置的居凌好生头痛,以至于开始怀疑人生:他转到特战旅,真的正确吗?

    “哈哈哈哈哈哈!”

    猫眼放声大笑,前仰后合,以至于头发都遮了眼睛,她随手捋起,露出饱满的额头,忍不住赞叹,“真是勇气非凡!

    同时又与罗南私聊:“要干掉他吗?他在抢你秘书啊!”

    关我什么事?罗南莫名不爽。

    临时窗口诡异地安静下来,没什么动静,不过窗口后面,剪纸他们肯定支着耳朵,睁着眼睛,全程关注呢。

    至于何阅音在不在……恐怕是在的。

    猫眼才不管一干人等是什么心情,举杯对田邦道:“这你人很有意思,来来来,走一个!”

    田邦欣然举杯回应:“我一直觉得,像我们这些特殊人群,无需为生计委屈发愁。那么活在世间,坦白就是最大的美德。”

    “为坦白干杯!”

    两人举杯相碰,兴高采烈,痛饮美酒。

    终于,任务窗口那里,剪纸憋不住了,问别人的感想:

    “南子,你还在看吗?”

    罗南没有回复,躺在床上,兴奋的情绪有些回潮,又如波浪般起伏不定。

    这样的体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也是这样,他也是处在旁观者的位置,只不过对象不是眼前这二位,而是牡丹和龙七。

    不管是牡丹、龙七,还是现在的田邦,他们的性格各不相同。然而都是个性突出、浓墨重彩的人物,放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辨认出来,可谓光芒四射。

    相比之下,自己就像一个无形的魂灵,飘荡在虚无之中,隐蔽在阴影之后,看这些人放射出耀眼的光辉,给原本平平无奇的环境,涂抹上瑰丽的色调。

    虽说他也有的类似的经历,然而那份从容自若、坦荡无忌的风格,也许一辈子也做不到。

    他一直以为,这是性格的因素……也许确实如此,不过今日田邦的言论,为他点出了另一个关键的要素:

    要坦白啊!

    我不坦白吗?好像真有点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