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二十三章 止损线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更新快,,免费读!

    殷乐的第一反应是再争取:“老板,我可以尝试……”

    “你没资格再冒险了。”回应她的是摩伦,这位教团最资深的长老,意念也进入血魂寺空间。他的心情极度糟糕,语气更是前所未有地严厉。

    殷乐没那容易放弃,:“老板、摩伦先生,军方有专门引诱人面蛛的手段,‘模具’肯定忍不住的。如果被诱杀,我们这些日子的努力就白费了!”

    同时也否定了她今天所做的一切。

    “愚蠢!”

    摩伦的意念就像沙漠的风暴热浪,咆哮而来:“你已经做了错事,就不要再用错误的思路去补救。你看军方这样的阵势,只是诱杀一头人面蛛?他们诱杀的是我们这支血焰教团! 现在即刻放生,我们至少不会因为这个名目被军方一网打尽!”

    哈尔德夫人则要平静得多,待摩伦发泄一轮之后,才徐徐送来平静的意念:“即刻放生,然后回来。越是这样,越能保住‘模具’。既然他们针对的是教团,很有可能,会比我们更宝贝它。”

    殷乐怔住。

    哈尔德夫人继续道:“你按照‘放牧法’将其放生,我们还保有优先权。只要对方不是真的要消灭它,我们四个牧者,就都具有重新召回它的能力,有很大的操作空间……现在,执行吧。”

    “……是。”

    殷乐闭上眼睛,脸面垂得更低,奔涌的水流挡住了她的表情变化,也掩去了低弱至无的咒音。

    一切都在极度隐秘的情况下进行,不过这还瞒不过罗南。

    在不断远离的“专车”上,他坐在前排,头颅低垂,呈假寐状,其实始终关注云都水邑那边,看魔符与殷乐的奇妙联系,像一根渐渐拉长的蛛丝,越来越远,越来越弱。

    这时,殷乐给了魔符最后一个指令,让它潜伏在精神层面最深处,尽可能远离这个区域,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擅自靠近物质层面捕食。

    指令下达之后,那根“蛛丝”终于到了极限,无声崩断。就实质而言,此时的殷乐与魔符已经再无联系,不过由于“血魂寺”的存在,殷乐,以及教团其他三位牧者,还具备一点儿微之又微的感应,必要时可以通过特殊仪式,循这点感应,重新定位、捕捉。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人面蛛能留到那时候。

    罗南心念微动,几乎要立刻将魔符召回,远离这是非之地。可是念头再转,终未动手。

    洗手台前,殷乐轻咳一声,微微张口,稀释的血水混着同色口脂流下。她闭上眼睛,任由水流冲刷,尽可能洗去疲惫和挫败感。

    “放生”这种断又不断的手法,非常考验她的控制力,多少受了些反噬。但她并不关心伤势如何,只担忧一个约束指令,能够将魔符的强烈捕猎本能压制多久。

    就本心而言,她相当悲观。

    约半分钟后,殷乐终于起身,又打开手包,补了下妆,不让自己太过狼狈。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到这上面,或许也算一种精致的自暴自弃。

    殷乐在洗手间补妆的时候,军方已经彻底激活应对机制。做到了外松内紧,从洗手间、电梯间再到录权限的鉴别室这条主路线,还有相邻的几条可能逃生的路线,都已被失能武器对准,随时可以击发。

    田邦嘴里说着“古怪”,其实已经蓄势待发,只要殷乐有任何过激举动,就会第一时间发难。

    可是,在漫长的五分钟之后,他们迎来的是一个疲倦低落,又平静冷淡的殷乐。除了面色略显苍白之外,再看不出任何异常。

    殷乐带着助理和保镖,走vip电梯,这符合军方的预估,也正好与“引导员”居凌迎面撞上。

    “殷经理,我是海防军特战旅校官居凌……”

    “已经听说了,搜检人面蛛。”殷乐微抬下巴,唇角显出近于嘲弄的弧度,“你们选的好地方!是觉得霜河实境的牌子还够折腾几回对吗?”

    居凌无言。

    殷乐当先往电梯走去:“该走什么流程,快一点。我晚上还有事,不要浪费时间。”

    对当事双方来说,接下来的流程顺利得让人心绪复杂。从殷乐进入电梯,到鉴定室,再出门,总共五分钟不到,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不管是侦测仪器,还是田邦暗中的窥伺,都没有发现任何与人面蛛有关的异常。

    一拳打在空处,真能憋出内伤的。

    直到殷乐一行人下楼、上车并离开,集结在极光云都周围的行动人员,都还不怎么相信:

    就这么完了?

    走回来的居凌,大概就是这种表情。

    田邦没有安慰下属,只摸着自家光滑的下巴,笑道:“这回参谋部总算有表现的机会了,按b预案执行吧……猫眼女士,看来我们要打加时赛。你是准备结款离开呢,还是和大家一块儿熬夜?”

    “加时赛在哪儿举行?”

    “目前不准备挪地方,我相信我们的猎物跑不远。”

    “那……有酒吗?”

    “纯粮酒怎么样?”

    “好啊,如果能搭配军方可外销个人战斗平台的技术目录,风味更佳。”

    猫眼一边在那里玩情调,一边在临时任务窗口发出一个呕吐的表情:“虎头蛇尾,这搞的是什么啊!秘书快告诉我,我要不要留下?”

    何阅音很快回复:“建议离开。之后的冲突,多半是发生在田邦和血焰教团之间,协会成员没必要掺合进去。”

    “军方是不是一开始就奔着血焰教团去了?”

    “田邦不是军方。”

    “……咦,有奸情!”

    何阅音的回复断掉了。

    剪纸怕何阅音着恼,忙缓颊道:“何秘书帮着分析一下,今晚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过了数秒,何阅音再次发讯:“目前来看,田邦有确切的情报,认定血焰教团饲养人面蛛,做特殊用途。就法理而言,只要找到确切的证据,确实可以给血焰教团以重创。”

    “可要干掉血焰教团也不容易吧。”剪纸是认真讨论的态度,“现在城邦化发展这么明显,血焰教团只要及时迁出夏城,就算了伤了元气,没几年说不定又起来了。哈尔德夫人是有这个本事的。话说他们这些年,教团核心力量不见涨,做生意倒是风生水起。

    “是的,这两年哈尔德夫人旗下的古堡财团,持续进行产业扩张,早已不局限于夏城一地,设置了很高的止损线。如果迅速做切割,夏城军政部门就是真要赶尽杀绝,也未必能得竟全功。”

    “止损线”这个概念,罗南不止一次听过何阅音说起过。它原本是股票交易中的一个概念,被拿来形容设计战术、制定计划时的底线思维,是何阅音比较推崇的一种方式。

    “如果暂不考虑法理因素,就军政战略而言,针对一个近年来以商业发展为主的没落教团,意义并不大;而真要考虑法理,田邦今天的行为,在程序上也并不完美。”

    何阅音的表述还是比较委婉的,然而听话听音,罗南忍不住插言:“阅音姐你的意思是,本次行动,很可能有田邦个人的意志在里面?”

    何阅音没有直接回答:“不论怎样,夏城政府为本次行动背书。田邦占据了法理优势,整合的力量也远超血焰教团;哈尔德夫人见招拆招,至少现在与人面蛛切割得很完美。他们都有一定的后手,有一些我们不掌握的关键情报,接下来冲突的焦点很可能会发生偏移,所以,我建议猫眼及早撤离,置身事外。”

    猫眼发言:“我会考虑。”

    与之同时,她通过生命星空传讯:“so,boss?”

    猫眼摆出了“完全听从你吩咐”的架势,真给罗南不少压力。对他来说,最现实的考量,就是把握住这次机会,收回魔符。

    其实罗南有大把机会,无论是血焰教团还是军方,都失去了对魔符近况的掌握,罗南只需要一个意念,就能将魔符从极域拽回来。从此以后,与军方也好、血焰教团也好,再无干系。

    可是,正如何阅音分析的这样,有一个因素必须要考虑:

    后手!

    不管田邦能不能代表军方,不管血焰教团是否有回天之力,双方表现出来的随时翻覆局势的信心,都让罗南非常在意。

    他们的后手,就是罗南的“尾巴”,一个处置不当,就等于是为他再添置了两个大敌!

    该怎么办?

    罗南没有即刻回复猫眼,而闭目沉思。

    事情处理起来千头万绪,脑子一时承载不了,他本能伸手,触碰到放在膝头的分页笔记。正所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时候,能写写画画,当是极好的。

    可如今满车的人,他要搞“创作”,真可能被拎出来折腾,莫鹏、莫菡都能干出这种事。

    一念转过,罗南换了种方式,他通过外接神经元,将仿纸软屏的绘图软件在脑海中开启,新建一个空白页面,就在上面折腾。

    “boss,睡了吗?”猫眼二度催促。

    罗南没回答,整理自己的思路。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拿回魔符,然后……止损线!

    刚才的讨论给他一个提示:有了目标,还要考虑最糟糕的情形,然后尽可能地避免它。给自己设一个下限。

    血焰教团的做法值得学习,但罗南与魔符的联系是不可能斩断的,什么切割都是笑话。一旦被发现,只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谁也别想跑。

    另外,他对魔符的控制力也属于第一顺位,想献出去都没门儿。

    退而求其次,只能……只能不让人看到!

    罗南有这个能力的,只要不惊动自家协会的两尊大神,目前夏城似乎并无其他可以深探极域的人物,最多以后就不要让魔符出现了。

    不让人看到,藏起来,藏、藏……

    咦?罗南脑子陡然“叮”地一声,灯泡亮起——就是这么个感觉。

    老天爷,他竟然忘了那里!

    “boss?my boss?”猫眼已经要无聊地唱起小调,换着花样召唤他。

    罗南则是灵光迸发,正是下笔如有神的时候。先用简单几个关键词,留住大概思路,这才分出一份心神,还带着点儿兴奋,嚷了回去:

    “shut up!去喝你的酒吧!”

    “啧,你是对我表示不满吗?”

    罗南又将一串迸发的灵感,转化为字形、图画以及一切可以理解的东西。期间一切从简,也是口不择言:“不,猫眼,我需要你,我非常需要你……对,就是这样!”

    “什么?”

    “现在,你就在那儿等着,等到……”罗南猛地睁眼,扭头问司机:“我们大概几点到家?”

    他一直闭目养神,突然发话,冷不丁地还真把司机吓了一跳。总算这位职业水准过关,迅速估出答案:“最迟9点半左右。”

    罗南比了个ok的手势,就像爆岩传授的战术动作那样,有种强烈的仪式感。至于司机理不理解,就不关他的事了。

    “听着,猫眼,你在那儿等到10点左右……”

    “还有一个小时,加时赛会这么长吗?”

    “放心,他们今晚会很忙,你也是!我会再和你联系。”

    罗南单方面断开与猫眼的心神联系,开始串联各个关键词,进一步拓展,同时在空白区域印上大生活区、知行学院乃至平江区的地形简图——电子绘图、意念绘图就是这么快捷!

    最终,笔端在知行学院的沼泽丛林中重重划了一个圈。罗南长吁口气,确定他的思路终于前后贯通,看潦草的计划稿,他忽然想大笑:

    “看吧,我的止损线高出了你们的想象!”

    此时,专车停下。今天送人的第一站,也就是邱佩佩家到了。把人家宝贝女儿带出去,结果砸破了头回来,莫鹏、莫菡都要下车,给人家父母解释。

    罗南哪还顾得这些?为了避免被这种俗务打扰,他也不顾刚刚才问了行程,两眼一闭,装睡去了。

    这一装,他真的睡了过去,而且还做了个梦。就算在梦里,他还在整理计划稿,逐一梳理细节,并不断丰富地形图、生命星空等元素。

    直至专车驶到家门口,由莫鹏把他推醒。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