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二十一章 撩老板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更新快,,免费读!

    电梯箱里,无论是半懂不懂的谢俊平,还是完全不知情的莫鹏、罗比奥等人,看居凌这样一个冷面俊男,被冠之以“蠢萌”之名,面皮什么的,都本能抽搐,气氛好生微妙。

    罗南也在努力保证面部肌肉不要失控,可他已经被点名帮衬,只能打个招呼,最终还是忍不住咧开嘴角:

    “小凌子,咳,那可真巧了。”

    临时任务窗口跳动,猫眼送来一字评价:“假!”

    当然假!这种故意占人便宜的叫法,多少突破了罗南的习惯底线。还好,剪纸这个演技派,成为了氛围担当,亲热表情不减,而居凌也不是真的蠢萌,他勾勾嘴角,真叫了声“剪纸哥”。

    不管怎样,这场“偶遇”戏码算是圆上了。

    电梯下行,很快到达55层,这里是邱佩佩入住的医院。田思此时回过味儿来,不管怎样,先把莫鹏等一帮少年男女请出电梯,又对罗南道:“要不你们先聊着,我们去看佩佩,顺便把小菡她们接走。”

    罗南瞥了眼居凌,点点头:“嗯,去吧,我们一会就到。”

    说着,又给谢俊平使个眼色,让这帮人也跟上去,别在这儿耽搁事儿。很快清场成功,只剩下协会的四位,再加上居凌,共五个人站在电梯间,无声对峙。

    待莫鹏等人转身,双方伪装的表情一起抹去。剪纸没好气地道:“你们军方做事,真是好气派,动不动就要人录权限,理由呢?”

    “政府和军方有权请任何一位守法公民出示社会权限证明,配合履行社会治安义务。”

    居凌笔直站着,承受几位能力者犀利的眼神,表面看不出任何怯意,嘴巴也很犀利。不过最后他还是把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理由叙述一遍:“我们搜索的目标是人面蛛,这种暗面生物很有可能依附在能力者身上,瞒天过海,相关的检查是有必要的。”

    剪纸追问:“正常人呢?楼上楼下成千上万,你们也要一个个搜检?”

    居凌简单应答:“到这个阶段,留存在来的人面蛛,不会再对正常人感兴趣。相应的,他们对能力者的捕猎欲望将更加强烈,所以任何能力者都不会例外。”

    罗南微扬眉毛,这位是真懂呢!照他的意思,殷乐这位血焰教团的副主祭,也必须要走一遭……这是要打草惊蛇?

    剪纸摊开手:“我们也见过面了,是不是算过关?”

    居凌充分展现了军人的原则范儿:“对不起,我们需要做万全的准备。”

    剪纸送来个征询的眼色,罗南缓缓点头。再说下去也只是嘴皮子官司,除了浪费时间再无意义,随他去一趟又怎样?

    罗南还真想看一看,军方会用怎样的方式,将人面蛛分身搜检出来。

    真正经历一圈,就知道“录权限”这事儿,形式上还是挺方便的。军方临时征用了极光云都某个办公区,架设了有关设备,只要配带手环,按照军方技术人员要求,在屋子里走一圈就好。

    刷录的相关信息,会进入政府和协会共管的资料库,并不对外公开。至少在名义上,让协会成员没法说什么。

    四位协会成员依次进屋,罗南排在最后一位。前面三人都顺利过关,到了罗南这里……也很顺利。

    只是,当然罗南行走在遍布感应仪器的房间里,他直接忽略掉各式各样的波段——这些只是障眼法,真正的检测的手段,其实是精神层面,那一缕缥缈轻淡的“火烟”。

    来自于那位疑似……现在已经不是疑似了,何阅音确认了他们的猜测。本次行动的一线指挥官,就是海防军特战旅少将旅长,田邦。

    据说,这位是夏城政府特意上门请来的。

    对此罗南持保留态度。

    此人虽然是燃烧者,可是在精神层面的运作上,已经非常精妙。与柴尔德相比,在精细度上也要胜过一筹,甚至还在很多精神强化者之上。

    “精神火烟”就在他们领域内外缭绕,试图以其独特的质性,诱发人面蛛的本能。猫眼和剪纸都是精神强化侧,竟然没有任何察觉。

    罗南慢慢踱出房间,视线往一侧瞥去。在旁边警戒的,都是全副武装的深蓝行者,而且明显已经在蓄势待发状态。

    这个架势真不太友善。

    或许正因为如此,居凌一直以便装形式陪着他们身边,以冲淡剑拔弩张的氛围。罗南出来的时候,还听到居凌向剪纸他们做工作:

    “诸位真的不准备参与吗?这次行动的报酬还是比较可观的。”

    剪纸嗯嗯啊啊应付着,见罗南出来,干脆就往这边一指:“我们听老板的。”

    居凌没t到这个内部梗,却很清楚罗南在这帮人里的特殊地位。就算他以前不清楚,经过录权限这段时间的情报整合,该知道的东西也要知道了。

    一位可以驾驭畸变种,以一人之力代替永固工事的次声波阵列,让一个城区瞬间化为死地的超危险人物,当然可以是“老板”,也必须是“老板”。

    居凌当即投来征询的视线。

    罗南勾了勾嘴角:“今晚就不参与了,我首先要保证亲人朋友远离危险。希望军方能将事态保持在可控范围。”

    “这是我们的职责。但还是很可惜,错失了一个与罗先生并肩作战的机会。”

    居凌特意探手过来,与罗南相握:“我也很抱歉,茂勋那个蠢货,有眼不识泰山,希望罗先生不要与他计较。当然,我当时也在犯蠢……”

    不管心理怎么想的,居凌至少在态度上无可挑剔。由此可知,此人在冷傲的外表下,也有一颗知分寸、懂世故的玲珑心。

    罗南对这种人一向比较佩服的,也希望别与这种人为敌,否则还是早早碾死了去球!

    这时,莫鹏给他打电话,罗南嗯嗯两声,应付道:“我们见几个朋友,很快就下去了,你们直接下楼也行。”

    此时,任务窗口弹出信息,罗南见后又道:“我已经叫了专车,就在地下四层的停车场,你们直接到那里,保证送人到家门口,反正都在纳德区附近不是吗?”

    所谓的专车,其实是何阅音安排,把平常的安保车换成一辆商务车,早早把人都带走更安心。

    “这么周全?”莫鹏啧啧两声,但他今天已经吃惊很多次,这种小事儿,就没必要多言了。

    有这通电话,反倒是验证了罗南的话,居凌没理由再留人,伸手虚引,算是送客。

    一行人正往外走,冷不防猫眼突然道:“喂,你们的报酬标准,有没有议价余地?”

    她一开口,罗南等人都是止步。居凌也没料到,怔了怔才道:“原则上……”

    “像我们boss,有明确的与人面蛛交手纪录,近期也是战绩辉煌,击……败了b级咒术师、傀儡师和肉身强化者。”

    总算在军方地盘上,猫眼没把那个“杀”字说出口,但重点在后半句:“又比如我,擅长超距感应和引导,曾经与军方开展过多次成功合作。像这样的优秀能力者,你们也按照死工资往里套?”

    居凌微走了下神,应该是通过内部渠道请求上级指示,一秒后开口:“为了避免无必要的环节,报酬金额是固定的。但如果诸位参与行动,并能做出突出贡献,相关奖金不会吝啬,这些已经写入了文件中。”

    猫眼紧追不放:“指定物品呢?“

    “指定?”

    “我听说军方最近对远程制导平台的研发进展不错,已经成功制造出了单兵型号,这个可以列入奖励或兑换范围吗?如果可以的话,今晚我可以帮忙。”

    “嘿,猫眼!”剪纸叫了一声。

    “怎么了?”

    看猫眼一脸无辜的模样,剪纸也无话可说,毕竟和猫眼也不是太熟,难免有些尴尬。他刚说了“老板当家”,这边怎么就拆台了?

    他哪知道,猫眼最乐意拆台,特别是对某老板。

    居凌倒是公事公办:“猫眼女士的超距感应能力,确实是我们需要的能力。如果不介意,可以先留下,待我们咨询装备部门后,再给予答复。”

    “可以。我口水那部单兵平台好久了,有机会到手,肯定不会错过。”猫眼笑吟吟地,视线却切过罗南那边,颇是微妙,此后才转向居凌,“事先说好,我只算是辅助职业,一线是绝对不去的。”

    “我们会给每个能力者,安排最合适的岗位。”

    “希望如此。”猫眼微微一笑,抬手对罗南等人晃晃手指,“那就说定了,诸位回见。”

    薛雷有点儿懵:“这样也行?”

    不管行不行,大家也没什么可说的。活动已经结束,自然是各回各家,再有新活动,那是另一码事。

    来的时候四个人,走的时候就变成了三个。进电梯之后,剪纸忍不住道:“老弟,猫眼对你的意见确实不小啊……以后你还真要多做工作。”

    罗南勾勾嘴角,没说话。心里还在琢磨,临别前猫眼投过来的微妙眼神。

    一行人到地下四层,很快与莫鹏等人会合。邱佩佩的医疗处理做得还不错,伤势无须住院,也跟着一块儿下来了。

    这时候,大家也要分开。剪纸、薛雷和他们都不是一路,谢俊平、胡华英、杜雍、田思姐弟要么住在学校附近,要么就各有交通工具。真正上所谓“专车”的,也就是六中那一拨,还有“六中叛徒”罗南。

    至于岳家兄妹,以及特纳,由莫菡礼貌性地问了一声,人家也很聪明地婉拒了,还再次表示歉意。

    那又如何?事已至此,多半还是友尽的节奏。

    受此影响,一帮少男少女多少有些情绪低落,。加上邱佩佩头部受到撞击,还有些症状未消,上车后不久就昏沉沉地倚在莫菡怀里睡了过去,车上就显得比较沉默。

    罗南坐在最前排,身边的司机仍是协会保全人员,只不过已经换班,不再是巨臂武馆的老秦。两人没什么话聊,正好清静。

    不过刚刚分开得太快,一堆事情都留着尾巴。像杜雍就专门打电话嘱咐,如果对魔法阵有心得,要尽快通知他,且希望在明天继续讨论。

    罗南含糊应了,应不应约,那是另说。

    除此以外,六耳的临时任务窗口也很热闹。猫眼的选择,几乎没有人赞同,由此引发了一场小讨论。

    分开之后,猫眼倒是恢复了几分爽气,言之凿凿:“求新和冒险才是生命真谛,否则超凡能力拿来干嘛?你们看游老就知道了,只要不成超凡种,延命长生、青春不老只是呓想, 更需要在短短百多年时光中,做一些常人做不出来的事。”

    罗南就想,也许这才是猫眼的真性情。这段时间,多半是因为锁链困缚,致郁了。

    薛雷有被说服的迹象:“猫眼姐说得也有道理……冒险什么的不必了,但在经营道馆的时候,和各种高手切磋,战几轮强人,也算正常人做不到的事吧。”

    剪纸叹气:“你们年轻人自己玩好了,我就想搞好自家的小店,顺便相亲成功。”

    罗南没想参与进去,在车上他已经开始装睡了,反正光明正大喝了烈酒,理由充分。眼下他必须全力关注渐远的云都水邑,魔符那里还是重点。

    如果没有他照看,殷乐囫囵着出来的可能性,还真不太高。

    可是架不住猫眼又在撩他:“boss,你准备做什么样的事呢?继续当boss,还是再进阶?”

    再进阶是什么东西?罗南没考虑过。而如果是说“理想”问题的话,他发了条简单的信息:

    “格式论。”

    发扬格式论,恢复爷爷的名誉,本就是他最迫切的愿望,这些在协会内部不是秘密。他在灵波网上的头像,都还是格式论的经典结构呢。

    猫眼那边看起来挺闲的,继续发话:“是吗?你确认这是追求,而不是习惯?”

    “……”罗南不想讨论这么玄虚的话题,直接用符号代替回答。

    下一刻,六耳微热,有人向他发来私聊信息,发讯的正是猫眼:“我在这儿,需要帮忙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