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一十八章 真目标(上)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更新快,,免费读!

    事情无疑闹大了。

    短短数分钟内,当事人、服务员、警察、医生、数量庞大的围观者,将霜河实境a区挤得水泄不通。

    邱佩佩已经被送医救治,莫菡、阮子辉跟去医院照顾,剩下的人继续在豪华包厢这边对峙。

    要说警察来得绝对不慢,上次霜河实境事件后。政府部门对这种公众场合的控制级别,至少上升了至少两档。也亏得如此,再慢一点儿,居茂勋大概也要由多功能机械人拼接的担架,送到医院去了。

    确认了罪魁祸首是哪个,薛雷一拳将其放倒,到现在还直不起腰来,恐怖的内脏痉挛,将负面效果通过神经系统传导至脑部,让居茂勋时刻都想呕吐,且头晕目眩,偏偏表面上还看不出任何伤情。

    由于围观人员太多,涉事人员也不少,出警的警察暂时没把一帮人带离现场,而是都赶到包厢里,以了解情况。

    警方问询很简单。复杂的恩怨情仇啥的,他们没兴趣,毕竟这只算一起比较寻常的治安纠纷,监控什么的也很齐全,做出判断并不难。

    因为医院的验伤结果没出来,出警的警察例行公事地留下了当事者的社会权限号,告知双方调解纠纷和民事起诉的流程,再通知验伤地点和期限,出警流程就算走完了。

    接下来,几个出手的,包括莫鹏、薛雷、岳争和居茂勋,还要去警局做笔录。居茂勋也就罢了,他已经成年,具备完全行为能力。其他三人,按照规矩,免不了要通知监护人。

    这一下子,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莫鹏、薛雷只是单纯担心父母的训斥,岳争的感觉则要复杂太多。事实上,等他从恍惚懵懂中回神,进来包厢,看到里面人员的时候,恨不能立刻就撞死在地板上!

    今晚,老天爷是专门儿来折磨他的吗?

    “我们放弃起诉,请求调解。”说话的正是岳琴,她和特纳匆匆进门,并立刻表明了态度,同时还拿出了监护人的电子授权,“我是当事人岳争的妹妹,我父亲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以上是我们的态度。”

    岳争茫然投过视线,几乎没有任何有效反应。

    见哥哥的失魂落魄的模样,岳琴又气又恼。可在冷静一项上,她要比自家哥哥强出十倍,她已经看到,谢俊平、胡华英都黑着脸站在罗南身边——事实上,她表明的态度,至少有一大半,是对这两位爷说的。

    吴越制药得罪不起谢家、胡家,更不愿意给同行落下口实,卖出破绽。

    岳琴能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了解情况、告知父亲并拿到相关授权,已经是尽到了她最大的努力。

    可惜,从目前情况看,见效甚微。

    岳琴没有再主动贴上去说废话,表明了态度之后,她就和自家哥哥站在一起,帮他稍稍打理外型,借机观察屋里的情况。

    她以前见过谢俊平,知道这是位花花大少,第一等的纨绔,可此时那身打扮且不说,站在罗南身边,自觉不自觉贴耳秘语的模样,怎么看都不是主角。

    她好像一开始就判断错了方向。

    事实上,岳争如何,岳家或吴越制药如何,确实没有什么意义。岳琴的表态,只是一个小插曲,没几个人听得入耳。

    最多也就赢得了居茂勋恶狠狠的眼神剜蹭。

    居茂勋肯定是屋里最躁动的一位。他看到,vip室的狐朋狗友都下来了,帮不上什么忙,也能捧个人场,和警方七嘴八舌地“论理”,也都不怵,算得上气势逼人。

    可这里面,缺少了一位最关键的人物。

    居茂勋左右扭头,仍无所见,只能问一帮朋友:“居凌呢?”

    “呃,好像回楼上了。”

    “……”居茂勋这才知道,他和岳争刚下楼去当枪头子,提出这个要求的居凌就不见了人影,心态立刻爆炸。

    此时警察还在那里“bbb”地开展法制教育,听得他心火上头,猛地一脚将身边的高背椅踹翻:“这废话给特么律师讲去,老子现在要验伤……呕!”

    居茂勋动作一大,本就痉挛的内脏,将更糟糕的体验顶上来,他的身子弯成了大虾状,胃液酸水喷出,烧得喉咙生痛,眼泪鼻涕也呛出去。

    作为动手人的薛雷,连眼角都懒得瞥去一眼,老老实实接受警方询问,态度强了十倍不止。最多就是因为请家长,而有些担心。

    谢俊平、胡华英此时站出来,他们是知行学院的学生会干部,人脉不缺,和警方交涉什么的,也算久病成良医,经验丰富,是处理这种事情的最好人选。

    再加上田思这个交际高手,查缺补漏,看上去一切都往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

    至于屋里几位能力者,彼此交换视线,还是挺尴尬的。

    诚然,他们都聚在包厢内部,研究魔法阵、喝酒之类,和门口的冲突区域有一定距离。可让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伤到,还是很折损脸面的一件事。

    就是罗南,也没心情再研究魔法阵了,上下打量居茂勋,也记起在海天云都的旧事,大概能判断缘由,心里愈发不爽。很想找个法子,整治一下。

    也正由于这份关注,通过精神感应,他听到了“居凌”这个名字。从居茂勋强烈的情绪来看,貌似事态比目前看到的要复杂?

    其实,以目前事态基本定调的情况,罗南可以不予考虑。但前面完全没发挥作用,后续貌似也没什么能用到他的地方,憋得他不舒服。

    心念转了几圈,就抓住机会,扯过谢俊平,问道:“居凌是谁?”

    “居凌?”谢俊平摇头,“没听过,不是这个圈儿里的吧,是居茂勋的亲戚?”

    “你问问看。”罗南一边说着,一边开启了生命星空感应,将整栋极光云都均纳入感应范围。

    此时的极光云都,实时驻留人员应该在万人左右。要梳理成千上万人的轨迹,在以前会是个很痛苦的过程。但如今,罗南初步掌握了“封闭体系”的警戒感应,按照威胁等级来划分,就要轻松得多。

    感应显示的情形比较微妙。

    最强烈的恶意反应,就在不远处,就是那个居茂勋。对此罗南早该发现的,只是这人恶念虽强,本身却不具备什么超凡力量,刺激性很弱,再加上前面他沉浸于魔法阵研究,不自觉忽略掉了。

    由此可见,封闭体系的警戒感应,在被动状态下,很可能会忽略相当一部分情报。

    这点以后要注意。

    罗南继续梳理,仍没有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两个目标。然而那并不是恶意反应,甚至不在霜河实境,是在更上层。

    吸引罗南的,毫无疑问是这二人在生命星空的特殊映射。

    能力者!而且其中一位水平相当不俗,对周边星空有明显扭曲,就像被无形的火烟烧炙。若提早两天,观测形式尚未受到“望远镜”的加持,罗南大概只能看到一团幽暗模糊的星云。

    从这个标准做初步判断,这已经是b级的能力者了。

    还有比较有趣的一点:这二人虽然强弱有别,但将二者星座结构加以比较,主要架构上竟有相当一部分雷同。而且,罗南还比较熟悉:

    端正的正四面体……燃烧者!

    在夏城看到两个燃烧者并不奇怪,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有三百多人呢。其中大半都在军方,小部分是量子公司所属,人家也要出来逛街吃饭,在云都水邑碰上也很正常。

    这两位,不像与下方冲突有什么关系,罗南没有感受到任何恶意元素。生命星空显示,自己与这二人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上的勾连。

    罗南也不想节外生枝,细察那个疑似b级强者的燃烧者,展现出的实力相当惊人。其格式之火虽然内敛,但其压力已经穿透精神层面深层,在普遍意义上的“三层一区一域”中,应该是触碰到了渊区边缘。

    如果拿精神强化侧与之比较还好,可谁都知道,燃烧者都是肉身强化,“副科”还能拿到这种成绩,已经是“真理之耳”柴尔德那种级别。

    夏城有这种级别的燃烧者吗?

    何阅音曾给罗南讲解过相应资料,他却毫无记忆。出于谨慎考虑,罗南控制灵魂力量,保持与物质层面的距离,放弃了观测其真实面目,避免被反向捕捉,那时就尴尬了。

    罗南记忆了一下位置,就移开感应。此后再没有别的发现,看样子确实只是一个例外。

    不过,一个b+级别的燃烧者出现,怎么也要告知同伴一声,避免因为突发事件而造成影响。这是经验,也是原则,过去一段时间,何阅音等人在授课时,一直强调类似的要求。

    罗南当即将这个信息公布在临时任务窗口:“有一个疑似b+级别的燃烧者,还有个c级,两人应该是一伙儿,位置在霜河实境上方……”

    “那是个高级餐厅,叫长柳阁。”剪纸补充了一下细节,随即惊叹,“b+?没道理啊,这已经是燃烧者的最高级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