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一十七章 造物教(下)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更新快,,免费读!

    “真当造物主啊?”罗南讶然,“这口气够大的,是哪个世界性教团吗?”

    “这就是问题所在。”剪纸耸耸肩,“我刚刚搜索了一下,资料库里没有相关情资,不论是协会还是夏城军政部门,都没有这方面的记载。也就是说,这很有可能是一个新教团,一个没有进入大家视线的新势力……这种新情报,你不咨询一下秘书?”

    罗南眨眨眼:“阅音姐?麻烦到她,这种情况很少见?”

    剪纸点头:“新教团一上来就这么规整的,确实极少。其实这些年,新教团本身就很少了,毕竟里世界的覆盖面积越来越大,你懂的。”

    罗南确实理解。随着里世界对现世社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强,他们发掘人才、培养人才的本事,足以最大限度地减少“遗珠”的存在。

    在这种情况下,突然从石头缝里蹦出一个成熟度非常高的“新教团”,由不得大家不往更“保守“的方向考虑。

    罗南便要联系何阅音,可转念一想,最好是把魔法阵也拿给她看看,算是个参照。他就尝试与杜雍沟通:“魔法阵文件能复制一份吗?”

    “没问题。”杜雍爽快得让人生疑。

    谢俊平再做补充解释:“按照导师的说法,启灵这事儿,应该集合各方才智,还有朋友的帮助,得到最佳方案。不用搞那些神神秘秘、敝帚自珍的动作。”

    看起来是很开明的教团嘛!

    罗南与剪纸对视一眼,后者貌似随意地问了句:“引你们入门的导师,方不方便介绍一下,也许认识呢。”

    谢俊平真是坦荡到一定地步了,连个磕绊都没打:“他姓万,我们都叫他万院长,在林墙区的一处福利院工作,是有真本事的。”

    这种情报获取,简直让人全无半点儿成就感。

    罗南正摇头的时候,突然灵光闪过,脑中显出一幅图景。正是上周,他从事外包侦察业务时,控制墨水侦测林墙区的记忆。他曾在那里见过一位能力者,有传教布道的意思,远在三闸区的小孩子都过去听讲。

    难道是那位?

    胡乱联想固然不对,可传教、林墙区等因素的重合,多少要增加几分机率。若真是他,那位的事业可要比想象中更大几分。

    这个猜测,没有什么过硬的证据,更有超距感知的特殊视角较难解释,罗南就没有和剪纸多说,接收了杜雍转过来的文件,便通过六耳与何阅音通话。

    只是下一秒,那边就提示繁忙,没有接通。这并不奇怪,每天晚上八、九点钟,都是何阅音最忙的时段之一,除非是超级紧迫的事件,都要依次往后排。

    罗南想了想,又建了个临时任务,把何阅音、剪纸,还有薛雷、猫眼都拉了进来,这才给何阅音发了信息、文件,算是多方共享。

    剪纸看了一眼:“哦,云图,这是制作魔法阵最合适的制图软件了。看起来不是特别封闭的流派,这也许是个好消息。”

    罗南则注意到,该文件显示了明确的图标:“六耳可以读取啊。”

    “当然了,这种实用功能还是要集成进去的。”

    罗南看到杜雍对只读投影咬牙切齿,却无论如何不愿再把文件拷到电脑上去,觉得这哥们儿的脑子确实有问题,叹了口气:“算了,用我的吧。”

    他直接将六耳与投影仪对接,也不必切换,直接在任务窗口读取打开,设置了开放式操作模式,去除了只读限制,每个人都可以进行操作。

    他随手划了一记,在魔法阵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迹,并且保留下来。下一刻又把划痕取消掉。如此试了几遍,加以确认:“现在可以修改了。你可以尝试回忆一下,找找感觉,也让我们看看你的思路。放心,这个随时保存的……”

    话说半截,罗南搓了搓手指,若有所思。

    光线划过的感觉很有趣,也让他对魔法阵能量信息运转的条理和方式,有了更直接的感受,让本来已经模糊的灵感,重新变得清晰,思维也立刻沉浸进去。

    杜雍先是将信将疑,可很快他就看到了云图软件的工具窗口,心脏一下子就被巨大的喜悦涨满了。正要操作,却见莫菡等几个小姑娘也好奇地尝试操作,他想也不想,就大叫起来:

    “别弄坏了模板。”

    这一声已经是他喝斥力度的极限了,性子文静的邱佩佩胆子最小,惊得后退一步,连道对不起。

    莫菡才不怕他,更恼他惊了朋友,不屑地道:“有回滚操作呢,你怕什么。”

    杜雍实在是被糟糕的记忆惊到了,连连摇头,在这种时候,他对所有非专业人士都表现出极大的排斥心理。

    和这种神经质,根本没法交流的。剪纸很明白这一点,就扭头看向一帮少男少女:“你们不去玩啊,我们这些专业……爱好者在这商量就好。”

    莫菡睁大眼睛看他:“喂喂,你们是要清场赶人吗?”

    剪纸当然不会和一个小姑娘计较,扭头问罗南:“要不,我们先换个地方。”

    他是觉得,有六耳在,数据迁移之类,再简单不过,还能顺理成章把人分开,很多话就都好说了。

    可是视线转过去后,就见罗南重又盯着魔法阵不放,对他的建议充耳不闻。无奈之下,只好又轻撞一下。

    “啊?哦,等等。”罗南这回却没那么容易出来,嘴上随口回了两声,眼神依旧停驻在魔法阵结构上,还伸手去触碰。

    对这位“同道”,杜雍的容忍度就高了很多,特别是对那份专注力,非常喜欢,还有些期盼,不免就问:“你有灵感?”

    “嗯,有个想法。我觉得这个魔法阵,质感少一些。”

    “……哪个?”

    “质感,物质真实感。”罗南也需要别人与他交流,一边观察,一边组织语言:“如果将魔法阵视为一座建筑,结构和线条视为房间和管线,你的这个模板,更像是图纸状态。没有材料,没有填充物。只是一个立体图样。”

    罗南没说出口的部分是,上次黄某人架设的魔法阵,至少还有实实在在的媒介,本质上比这个还要高一等。

    非图之过,是人的差距。

    而这份差距,并不是神秘学知识上的——杜雍作为神秘学研究社前社长,怎么也要比那个不务正业的黄某人强出一截。

    那么,很有可能就在是念啊、欲望啊这类精神层面的存在。

    罗南没有继续这个思路,他不是那个造物教团的信众,信仰欲望与他无关。他对别的方向更感兴趣:这种“质感”是不是可以用别的方式,更明确地讲,用灵魂力量、干涉力量代替呢?

    见罗南这状态,剪纸更不好打扰了。

    像罗南这类天才人物,眼中世界与他人有着本质不同,看问题的角度、深度也大不一样。此类视角形成的灵感,可是珍贵得很,万一破坏了,谁承担责任?

    一个犹豫的功夫,旁边的田思就主动担负起调度的任务:“要不,咱们再去a区玩会儿吧。罗南学弟这个地主明显当得不尽责,我来招待好了,免得让他继续丢我们知行学院的人。”

    “哇噢,思姐豪气!”田思的刻意“贬损”,显然很合一帮少年男女的胃口,也将他们的排斥心理降到最低,非常有效。

    另一边,胡华英同样不傻,就和田思一唱一和:“田部长的说法我赞同。这帮研究神秘学的脑子都不正常,弄不好还让六中的学弟学妹们,以为我们知行学院都犯癔症呢。正好,上面有间vip室,想退没退,咱们转移阵地,这里留给他们折腾去。”

    vip室的诱惑力,果然还是要超过豪华包厢的,比a区的公共区域也更强,一言既出,不少人的眼睛就亮起来。

    胡华英给田思使了眼色,让她先照应着,扭头回去向谢俊平要权限。vip室是谢俊平订的,一帮人要登上vip层,没相应的权限不行。

    一帮少男少女就往门外走,罗比奥吹起了口哨:“普通包、豪华包、vip室,原来咱们今天是来玩升级的!”

    莫鹏涎着脸猛点头:“我已经期待诸位美女斗舞好久了。vip室的光影效果肯定更棒,回头光影服装设计我来吧,舞蹈服、水手服、空姐服什么的,咱们轮着往上套。”

    “色胚啊你!”

    阮子辉起脚踹他,莫鹏嘻嘻哈哈地,猛地拉开门要逃开。哪知一拉之下,重量不对头,一紧又一松,莫鹏用错了劲儿,身子一个趔趄往后倒,撞在罗比奥身上。大门也给拉开,外面有人一头栽进来,直接摔了个狗啃泥。

    “哎?”

    “谁……岳争!”

    人影虽是仆倒在地,挣扎起身的时候,还是被人认出来。此时岳争有一身外设装备,本就具有防冲撞功能,倒是不痛,可实在是太狼狈了。

    岳争今晚上各种不顺,刚从呕吐物里爬出来,又来个狗啃泥,下巴与光滑地板撞击,嘴巴、牙齿、舌头都伤了,一肚子邪火冲上头,爬起身就推了莫鹏一把:

    “我cnm,你搞毛啊!”

    莫鹏原本还些不好意思,可被直接骂到脸上,还涉及至亲,当即也变了颜色。至于那一推,反倒不算什么了。

    他想直接骂回去,可终究底气更厚,便冷笑道:“我还想问你呢,特么被手炮各种体位硬上的感觉怎么样啊?”

    岳争脸色青白,又变紫,脑子里仅有的理智弦骤然崩断,又一声骂,拳头挥起,朝着莫鹏的脸上砸过来。

    事发仓促,各人全凭本能。莫鹏微胖,却是个墩实灵活的胖子,常年在实境战场摔打,让他的反应速度还在常人之上。这种距离下,他一个矮身,也不用拳脚,直接来个顶牛,滚圆的脑袋连着有棱有角的战术头盔,就顶到了岳争胸腹之间。

    腿脚腰腹用劲,冲击力可是不小,岳争本就酒意未散,受这一撞,差点儿又吐出来,更糟的是平衡尽丧,上回前仆,这次后倒。

    还好,后面有靠的地方。脚下绊蒜的时候,肩膀抵到某人胸口,后脑勺还和某个半软不硬的东西撞上,紧接就听到压抑的闷叫。

    再后面,哎哎哟哟响成一团,刚刚的支撑也往后倒,然后就是凉凉热热的汁水,劈头盖脸浇下,岳争立马就懵了。

    耳畔响起居茂勋含糊不清的嘶哑怒骂:

    “我草!”

    居茂勋躺倒在地,同样有点儿懵。

    按理说,岳争大闹,对他是有利的,反正都是六中的学生,又是一起来的同伴,真闹腾起来,丢人现眼的也是那帮人。他大可隔岸观火,放两句嘲讽占占便宜。

    这是他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之一,就算岳争不闹,他也想在后面撺掇一把。

    可是,可是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懵圈儿的短暂时刻过去,脸上身上的感觉终于有了现实的解释:

    上面有岳争压着,又被粘乎乎的果汁泼了满脸,盛果汁的大杯甚至砸到他脑门。当然还有最惨痛的鼻梁骨,让岳争后脑勺撞到,苦涩发腥的味道,掺在果汁里面,流入嘴巴,显然是见血了。

    居茂勋本来可以躲开的,他麾下的集英社,大多数时候,还是以格斗社团的面目出现,他的身手相当不错。

    可问题在于,他身后跟了太多人了,两个端酒端果盘的服务员,还有为了涨气势带来的两个狐朋狗友,四个人堵得严实,任是再好的身手,也休想挣出空间。

    果然,就不该来的!

    原本轻松愉快的打脸之旅,他变成枪头子顶在前面,居凌那家伙,和他就不是一个路上的人!

    所以他落到这步田地。

    要知道,这里可是霜河实境a区,是整个夏城人口密度最高的区域之一,尤其这里是云都水邑,是大生活区。来来回回经过的,都是周围几所高校、高中的玩家,与他的生活圈子有极大的重合,他摔在这里,四脚朝天,鼻孔溢血,果汁浇了满脸,周围好像还有闪光灯在闪烁。

    不用明天,今天晚上,他此时的尊容就要散播到各大高校论坛上……

    这是居茂勋最后的理智念头。

    下一刻,什么打脸设计,统统崩掉,居茂勋咆哮着推开身上仍在懵逼状态的岳争,挣扎起身,顺手捞起身边果汁大杯,不管不顾,冲着前方人员最密集的地点就砸了过去:

    “我生剁了你们这帮杂碎!”

    沉闷撞击声响起,然后就是女生的尖叫。

    刺耳的音波里,邱佩佩向后倒,栽入莫菡怀里,额侧血如泉涌。果汁大杯坠地,仍然没碎,咣啷啷打转。 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