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丢数据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更新快,,免费读!

    已经占据绝对优势的超神黑牙,突然下线,近战无双的搭档,在斩杀最后一台凤凰之后,也同样如此。不符合正常人逻辑的行为,引得a区围观群众议论纷纷,甚至还有嚷嚷黑幕的,一片混乱。

    vip室这里,同样乱作一团。

    岳争在自家的呕吐物里挣扎,鼻涕眼泪都喷出来,生理作用和心理影响恐怕兼而有之。

    房间的自清洁系统启动,多功能机械人上来清扫,一帮二代如避蛇蝎,屋子里已经快呆不住人了。

    此时,一直在沙发上安坐的居凌,站起身往外走。

    “哥!”居茂勋叫了一声,忙往外追,临出门前又吩咐范渠:“把这哥们儿带……不,我们先换个房间。你看着他,拾掇利索了再过去。”

    说罢,居茂勋根本不理会范渠的反应,径直追出门去。到门外,就见居凌通过手环与人交流,倒是并未走远。

    松一口气之余,居茂勋也很头痛。

    海天云都那场糟糕透顶的“求爱大失败”以后,他就把罗南和田思都恨上了,一直想找机会出口恶气。今晚上,他从范渠那里,得知罗南和田思过来,想使个绊脚,给这对狗男女个颜色看看。

    直接打上门什么的,他不是做不出来,可是这样做,他也没什么脸面。正巧堂哥等一帮军官,在楼上受人宴请,赴宴双方身份都比较特殊,他就想借势玩个花活,做得更高明一些。

    哪想道,选择的突破口岳争不会办事儿,早早让人把包厢撤空,又搞出了英雄座的风波。居茂勋也是一时意气,想在现实下手之前,在游戏里耍弄一番,暖暖场子,却不料反遭人打脸,预想中的计划,都有流产的风险。

    居茂勋深知,他这位堂哥自视甚高,如今从城防军转入野战部队,正是顾惜羽毛的时候。平常帮他支个场子,也没什么,可若把事情做得太过恶形恶状,多半是不肯出力的。

    他脑子里风车般打转,想着该如何说服。哪知居凌瞥他一眼,接电话不再用军方习惯性的喉音腹语,转入正常说话模式:

    “维灿弟,嗯,我还在下面的霜河实境。”

    一听“维灿弟”三个字,居茂勋耳朵就支起来,今晚他计划的最理想形态,除了堂哥居凌以外,还包括把这位“维灿弟”拉下水。

    只是他不敢肯定,道听途说而来的流言蜚语,究竟管不管用,只作为一个预案来处理。

    居凌又看他一眼,口中道出他的名字:“对,就是茂勋。不必了,我这里也差不多了,马上就上去。”

    居茂勋一听,那还得了!也顾不得是否会惹居凌生气,连连比划手势。居凌不理他,继续口头客套,就在居茂凌几乎绝望的时候,话风陡转:

    “那行,我等你一会儿。”

    居茂勋差点儿噎到,也忘了欢喜。

    居凌挂断通讯,扭头看他:“你不就是等他?”

    居茂勋知道不能在居凌眼前装傻,再不掩饰,喜色上脸,拱手称谢:“多亏你了凌哥。”

    居凌脸上淡淡的,眼神却很是锋利:“姓陈的骨子里傲气,从来不白舍人情,看来这次所谋不小。”

    居茂勋暗道:废话,他一个学生会副主席,凭一个城防军副参谋长的老爹,隔了两条街的关系,找你们野战军的人喝酒,是人都知道他别有所图。

    想想陈维灿已经快毕业了,也许开始给自己的未来铺路?不再继续深造,而要去军方发展?

    相关念头一闪而逝,居茂勋才不管陈维灿想搞什么,他只关心今天晚上的踩人大计,是否能顺利实施。他就嘿嘿一笑:“请他喝点儿酒,见个手下,这算什么人情?”

    居凌盯他:“更进一步呢?”

    居茂勋狡猾一笑:“那是我欠凌哥你的。”

    见他如此,居凌忽然也是一笑:“好啊,正好有件事让你帮忙。”

    居茂勋心里一虚,但很快就拍胸脯:“凌哥你吩咐的,我绝对不打折扣。”

    正说着,后面vip室的屋门打开,范渠匆匆出来,见到居家兄弟在门外叙话,有些尴尬,勉强笑了笑,就往走廊那边闪。

    见状,居茂勋有些着恼:“干嘛去?不是让你换房间吗?”

    范渠忙道:“勋少,我就是去处理这事儿的,您稍等。”

    “屋里的那个岳争呢?”

    “已经叫了人,喏,过来了。保管让他快快醒酒,打理干净。”

    居茂勋见确实有服务人员过来,就“嗯”了声,抬抬下巴,让范渠滚蛋。

    在居茂勋喝斥范渠的时候,居凌一直沉吟未语,直到服务人员从他身边走过,进入vip室,才开口道:“一会儿陈维灿来之前,你就去那个包厢。”

    “咦,不一起?”

    “不,你先去。你和那个岳争一起去。”居凌再看一眼自家堂弟,以不容拒绝的语气发话,“就你们两个!”

    居茂勋愕然,这个味道,貌似不对啊!

    便在居茂勋犯晕的时候,范渠也是一脑门官司,烦得很。

    在他看来,居茂勋要求调换房间的要求,也是岂有此理。大家都知道,vip室这种资源,一向都要预约的,如今霜河实境处处爆满,要调换一间谈何容易?

    也亏得他今晚运气不错,耽搁两分钟之后,有vip室要退房,他是用了神级操作,才卡在排队预约的客户之前,将房间留住。可才对房间里那帮二代们说了,vip楼层引导员就发讯息:

    刚刚退房的客人拒不离开,要求续订!

    如果只是这样,范渠完全可以用“门店规定”之类的理由搪塞掉,可是从引导员那里,他听到两个名字:

    “谢少、胡少都在……”

    范渠心脏都要炸开,勉强应付了居茂勋的质问,几步绕过走廊,到霜7房间外。这里vip室的门敞开,漂亮的引导员就在门口,应付里面客人的质询,一时左支右绌:

    “为什么没等我们离开就初始化?”

    “霜河实境不是号称为所有vip客户保留数据?”

    “退订续订很正常,被预约客户卡掉我们也认,可装备没卸,门都没出去呢,你给我们来这一出?”

    “我们不为难你,殷乐呢?你让她过来和我们沟通好了。”

    听到“殷乐”这个名字,范渠更是心里叫苦,真招来那位,他这个门店主管的位置,差不多也就废了。

    他是心思玲珑之人,虽还没进去,从这些片言只语中,已经大致明白是什么一回事儿。说到底,还是他之前强行插队惹的祸:为了顶掉预约客户,他做了一个小小的违规操作,在退订流程自动完成前,提前数秒将霜7数据初始化。

    只要客人是真心要走,这不算什么,可随着他们改口要续订,两边流程不验茬,就惹出了漏子。

    可那数据是怎么回事儿?

    范渠琢磨片刻,硬着头皮走进去,看房间里倒是没几个人,除了谢少、胡少,也就是谢俊平、胡华英之外,还有一个比较面生,白面书生样子,嗓门却很是尖亮,大部分质问言语,都是出自他口。

    “啊呀,谢少、胡少,不好意思。我是这边的经理范渠,刚刚不好意思,可能是新门店开业,系统衔接有些问题,不只这间,另一间霜2也有类似的问题,我们正着手解决。”

    范渠壮着胆子,暗使了个巧劲儿,准备把两件头疼事搁在一起解决:“续订肯定是没问题的,不过保留房间比较难,如果三位不介意,咱们换个房间成不成?”

    如果谢俊平答应,范渠就敢让他们去居茂勋等人所在的霜2,来个大对调,将风波消弥在无形之中。

    他想得很好,可惜事情的根本症结不在这儿。

    “范渠是吧?续订什么的,先不用说,我现在就想问你,被你们初始化洗掉的数据,怎么给我还回来?”开口的是谢俊平,今天他穿得挺怪,一身复古样式的练功服,排扣大褂,上下宽松,乍看还真有点儿仙风道骨的意思。只是脸上黑沉沉的,心情糟糕。

    “对啊,谁稀罕这狗屁房间,我们要数据!数据!”那个尖嗓门的哥们儿肯定是有点儿神经质,拍着巴掌大叫,极其激动,感觉随时可能抽过去。

    范渠感觉不太妙,试探性地道:“谢少你说的是游戏数据?我们这里肯定保留的,换任何一个房间,都可以无缝接入……”

    “屁的游戏!”神经质哥们儿跳了起来,那是真跳,一蹦再蹦,双拳挥动,“那是我辛辛苦苦推演的魔法阵结构啊,好不容易有点儿灵感,特么的全毁了,毁了!”

    “本来就没成功……”胡华英算是三人中最无所谓的,他一直不赞成谢俊平搞这套,便低声嘟哝一句。

    神经质,哦,其实就是前神秘学研究社的社长杜雍耳朵极尖,闻言瞪过来,直接破口痛骂:“滚你的蛋,外行人别插嘴!”

    胡华英懒得和一个神经质计较,只是无声对他比出中指。

    谢俊平仍黑着脸,盯着范渠:“我们是用vip室的投影仪做设计修改,折腾了也有大半天,已经接近成功,然后被你们一个初始化,全都抹干净。而这些,是我很快就有大用的……你现在明明白白地给我讲,你们的系统有没有自动保存?我的数据还能不能找回来?”

    范渠额头冒汗,知道这件事再不可能轻松过关。他终究不敢直接回答,只能道:“谢少,我马上联系技术人员,尽可能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谢俊平脚下动了动,照他以前的脾气,已经是一脚踹上去。可这段时间的持戒修行,还是有点儿效用,无名火一动,竟然又给压下去了。他默念两句“持戒精进,克制为先”,就不再理会范渠,转而对杜雍道:

    “娘炮,照着以前的底稿,你觉得还有谁能做出来?”

    杜雍心里发躁,在原地转圈儿,磨了半晌才道:“神秘学这块儿,我、我还是比较服唐仪的。”

    “那就联系她,请她帮忙!”

    杜雍张张嘴,什么神经、狂躁都不见了,剩下的尽是为难、窘迫。

    谢俊平见状终于着恼,上前一步揪着他的领子:“你领着我入门,然后搞成这样,帮我求个人怎么了?”

    杜雍此时一点儿脾气也没有,嘴都结巴起来:“可、可是唐仪她、她不太可能理会……”

    “你不问怎么知道?”

    “那,我问一下?”

    谢俊平深吸口气,松开杜雍的领口,退了两步,捏着额角思索片刻,也通过手环拨通某个号码,隔了几秒钟,那边接通了。

    他咳了一声,自然而然放低姿态:“南子,有个事儿我想咨询一下。就是有关……怎么说呢,就是有关一个神秘学上的问题。你不是对这个很擅长,咳,很感兴趣嘛,所以我想问问,关于魔法阵这东西……”

    谢俊平期期艾艾的模样,和前面的反差实在太大,就是纠结着是否真要给唐仪去电话的杜雍,都忍不住扭头看过来。

    对此,谢俊平也顾不得了,他往房间深处走了几步,嗯嗯应着,冷不丁地突然拔高音调:“哎,你在霜河实境?哪个店?极光云都……我靠!”

    谢俊平一下子兴奋起来:“快上来、快上来,我在vip区霜7啊,胡三儿、杜娘炮也在这儿!走不开?招待朋友,是那帮……我去行不行?哪个包厢?a区豪华包,履霜,好咧,我们马上到。”

    他挂断通讯,拍拍巴掌:“这里先不要管了……哎,杜娘炮,你打通了没有?”

    杜雍苦着脸回应:“唐仪说今晚有party、明天有约会、后天还要赶任务,不接任何单子。”

    谢俊平翻了个白眼:“那就散伙!正好,南子和他朋友都在这里,咱们去见个面儿,嗯,也看看有没有别的转机。”

    说着,他视线转向范渠:“你,准备四个精装果盘,还有足量酒水,哦不,无酒精饮料,给我送到履霜去,要快!另外这里也不能耽搁了……喂,喂,你发什么呆呢,记住没有?”

    “履霜,履霜!”范渠怎么可能记不住呢?这个包厢就是他一小时前亲手批给岳争做面子用的。那里面也确实有个叫“南子”的少年人,还是居茂勋今晚针对的目标。

    而他,也深度参与其中。

    范渠脑子里嗡嗡作响,入耳的每一句话,仿佛都带着讥讽的调子。他没发出声,好不容易用多年的习惯点头应承,随即仓皇转身,却忘了背后就是引导员,一脚勾在引导员的高跟尖角上,身体瞬间失衡,前仆出去。

    “啊!”引导员失声惊呼。

    范渠反应还算麻利,用手撑了一下,没有真正摔倒,却还是四肢着地,踉跄着撞出房间,像足了一条仓皇而去的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