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零九章 英雄座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更新快,,免费读!

    霜河实境a区,永远是最热闹的地段。它人数未必最多,但千百人影在场地间跑跳翻滚,还有数量巨大的围观人员形成的喝彩声、尖叫声,喧嚣的音波没有一刻停息过。

    这里是实境技术支持最肆无忌惮的地方,玩家在浸入式设备的诱导下,从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都市,瞬间来到危机四伏的海域、荒野,在畸变种的巨口下挣扎逃命,或者大展神威,在双向催眠中,获得成就、赢取尊重、宣泄情绪、刻意找虐……但最终收获的,都是真实的快感。

    没错,快感这玩意儿,只要分泌多巴胺就可以了,经历未必是真实的,但人嘛,就是这么好骗!

    所以,谁不喜欢玩游戏呢?

    在a区热火朝天的气氛中,看前后左右那些浑然忘我的玩家,拒绝的话,罗南还真说不出口。

    嗯,其实罗南心里面也是痒痒的。虚拟的成就、尊重之类,对于他这种多次在生死线上打转的能力者来说,没什么意义。可是,能和朋友密切互动,对他还是很有吸引力。

    罗南张开嘴,正想答应,薛雷“哎呦”一声,一巴掌拍在他肩头,拳力极重,却还抵不过懊恼情绪:“你犹豫什么啊!”

    “啊?”罗南一脸无辜。

    “他又没带头盔,再说了,你对一个菜鸟难道还有什么指望?”

    剪纸也不知是帮罗南讲话,还是有意损他。接下来,又替薛雷解释:“刚刚在英雄座,有两个模拟器空位,雷子是想抢位子来着,你们说话的功夫就错过去了……其实上千对眼睛都盯着,没那么容易。”

    薛雷反驳:“听说豪华包的抢位概率是普通包厢的好几倍,说不定就抢着了呢?”

    英雄座?抢位概率?

    好像听说过,又没有确切的印象。罗南再次感受到正常人世界的深沉恶意。

    还是田思察颜观色,上前跟进解释。这里环境嘈杂,田思说话声音小,自然凑到罗南耳边,姿态亲呢。

    罗南便感觉,有垂落的发丝,在他颊侧、锁骨上轻划,还有微微香气泌入鼻端。如果不去刻意感知,一切都是轻轻细细,似有若无,这很符合他的审美。

    所以,体感上罗南还挺舒服的。与之同时,田思也确实将有关事项的来龙去脉,解释得清楚明白。

    所谓的英雄座,是指在a区中心位置,排出的一百个六自由度高级模拟器。这些模拟器与玩家身上的穿戴设备无缝对接,在赋予更真实感受的同时,也能支持玩家更大胆地做动作,不用担心过分沉浸实境而受伤。

    此外,包括精度、灵敏度等一系操控性指标上,这些模拟器也是全面升级,在对战时占尽上风,也因此被玩家们认定是“英雄模板”,自然趋之若鹜。

    可a区的情况就是这样,每天都有上千玩家抢一百个座位,供需严重失衡。为此,霜河实境一方面把这一百个座位的消费额度提到了最高档,另一方面不接受预约、竞价,只通过系统搞随机秒杀,至少在名义上做到了公开公平公正。

    至于什么豪华包概率、普通包概率,也只是流传在玩家中间的脑补,运营方从来没有正式确认过。

    罗南陈述自己的认知:“所以就算想玩,也未必能玩得上?”

    薛雷叹了口气:“不抢英雄座也无所谓,反正……咳,你到底玩不玩啊?”

    “玩啊,你领路就好了。”罗南耸耸肩,把拎在手中的半封闭头盔套在头上,并按照剪纸的指点,到协会主页游戏区,学会了临时引导模式。

    几轮操作后,精神感应顺利收拢,不再越俎代庖,浸入式效果增长明显,他很自然就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半透明面板上,看有关a区的各类即时信息,流水刷屏。

    与之同时,周边各种ar效果,也得到强化。游乐场的印象越来越淡,罗南就像是来到了一处沙尘漫天的破旧小镇,街道纵横,各式建筑鳞次栉比,各种酒吧、商店、训练场彼此掩映,包括远处通向小镇之外铁锈大门,也在视野中一一呈现出来。

    那个铁锈大门之后,就是实境战场,而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只算是服务区。薛雷扭头四顾,在复杂逼真的ar影像中寻找最适宜的去处:“抢不到英雄座,其他的就无所谓了,咱们去……哎哎哎!”

    在薛雷失声叫嚷的同时,罗南就看到半透明面板上闪过一道醒目的血红信息:“各位玩家请注意,英雄区77、91号座位空缺中……”

    “抢啊!”剪纸在旁边喊了一声。

    罗南下意识意念触发,可很快就醒悟过来,这又不是六耳和灵波网,意念控制顶个屁用?

    可下一刻,半透明面板上图像显现,合金短剑与狰狞兽肢砰声对撞,火花四射,激昂热血的背景音乐贯入耳中,还有一把雄浑男音,在那儿狂刷狗血:“残酷的战场迎来了新的英雄。看啊,通向荣耀的大门打开了!”

    罗南愣在那里:“这、这是抢到了?”

    “yes!”旁边薛雷一个振臂,随即向罗南报喜,“南子,中了!今天这运气……咦?”

    两个都已经被特殊的ar光影效果包围,一看就知道彼此的身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他们双双获得“英雄座”资格,“抢位双雄”成就t!

    剪纸哈哈笑着,从后背推了罗南一记:“这两天扶了多少老奶奶过马路?狗屎运的家伙,赶紧去,抢位资格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运气?”概率问题是个数学问题,用运气来解释未免太轻率,罗南又是个喜欢较真的人,一时大脑宕机,进入死循环。

    可剪纸就推着他往前去,前面又有薛雷领路,一行人往英雄区快步行进。最终在一堆羡慕嫉妒的视线和叹息中,进入相关封闭区域。

    到这里,剪纸和田思就进不去了,被绚丽的投影幕墙挡住。

    “狗屎运的人滚蛋了,咱们也找个地方打发时间。”剪纸呵呵一笑,稍微调整头盔位置,又问起田思:“荒野十日这游戏,田小姐平常玩吗?”

    田思身着软甲式传感装备,手肘夹住头盔,游戏区昏暗光线下,倒是见出几分飒爽英风。她抿唇一笑:“也玩的,不过手游模式更多一些。”

    剪纸就邀请她:“我也喜欢玩手游,这里有战略室吧,咱们去玩两局?”

    田思眸光流转,没有拒绝但也没答应,而是提出了新问题。她学起罗南的称呼:“剪纸哥,刚刚学弟他们抢位成功,不是运气吧?”

    剪纸笑眯眯地道:“怎么可能是运气?他们临时绑定六耳,意念触发,又有灵波网传输转换信号,等于是上了秒杀插件,谁能比他们快?能力者的优势就在这儿了。”

    话里面有很多名词,都超出田思的认知范围,却并不妨碍她理解大致意思。而正因为不懂,她忍不住就去畅想里面的奥妙,一时有些出神。

    但很快她就回过神来,有些奇怪:“那刚刚为什么不说呢?”

    “好不容易有个惊喜,太实在了还有乐趣吗?尤其是南子那家伙,再这么发展下去,未老先衰不至于,变成个理论机器一点儿问题也没有,你说对不对?”

    田思这时候只能微笑了。

    剪纸再次邀请:“我刚才查了一下,战略室在那边,去不去?”

    “我……”田思只开了个头,就有些难以为继。因为她想说的话,所谓的“战略室”风马牛不相及。

    剪纸扭头看她,就算隔着半封闭式的头盔,也让田思莫名生出压力。

    也在此时,投影幕墙上的光影,呈现出游戏英雄不可思议的幻想武力,那绚烂的效果和激烈的冲突,引起玩家驻足观看,还发出一声声的喝彩。

    这幕情形给了她幻想,也给了她一份动力:“剪纸哥,我,是不是也可以……”

    剪纸戴着头盔,大概是没听到,半转身,挥了挥手,要引着她往战略室去。

    田思还想再放大些声音,可勇气这玩意儿,出了名的一盛二衰三竭,最终那句话还是没有出口。她有些沮丧,回眸再看一眼投影幕墙,末了戴起头盔,跟在剪纸后面离开。

    她却不知,前面走着的剪纸,也是叹了口气:“见了井外的天,哪想再回到泥涂里呢……可是没有一跃而出的天赋,再想这事儿,就是祸害自己了。”以田思的年龄、根骨,再走肉身强化的路子,就算有名师指点,想取得成绩,也几乎不可能。

    至于精神强化……搭眼一看就是没那天赋,自然更不用提。

    天赋,天赋。

    这么想着,剪纸也觉得好生没劲,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找不到一个堂堂正正、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渐积跬步以至千里的修炼方法吗?

    他们这帮能力者,所倚仗的根基究竟是什么?谁能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答案呢?

    心头忽然闪过罗南的影子。也许只有这种天赋超强,又一门心思钻研理论的怪胎,才有希望勘破迷雾,直指真实。

    不过这样的存在,实在太不可爱了。相比之下,就是那个虚荣而愚蠢的岳争,也要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样不好,很不好!

    虽然他很可能没资格评价,可是就本心而言,剪纸真的不喜欢这种变化。

    “啧,我这个婆娘性子!”即使自嘲不断,再走出几步之后,剪纸还是通过六耳与人联系。

    开始他要选何阅音来着,毕竟是秘书嘛。可转念再想,何秘书的人味儿貌似也不是太浓,而且真论层次,随时能把人绕进五里雾中的罗南,说不定已经比“自家秘书”高出一头去。

    一念至此,剪纸就换了联系人,然而不出预料,对面只传来“有事请留言”的提示音。

    “又进去了。”剪纸摇摇头,老老实实地将自家的想法转化为成文字,传输过去,“会长,我想请教你一件事,关于罗南这孩子的性格问题……”

    罗南进入英雄区之后,就发现模拟器的安置区域,像是一座迷宫,他很快就在ar引导员的带领下,与薛雷分开了。

    不过很快,半透明面板的一侧,就有对话窗亮起,薛雷的即时头像显现,与他实现通话。这是进入豪华包后享受的组队特权,包厢以外的人,就只有老老实实发信息了。

    “南子,咱们别进战场,先自己建一个房间玩玩。”

    “行啊。”罗南是标准的菜鸟,让他立刻进入最劲爆也混乱的实境战场,还真有些心虚,薛雷的计划正合他意。

    刚联系完,他和薛雷的“好运气”也开始快速发酵,有头像连迭地冒出来。有的即时通讯,有的传来信息。

    莫鹏:狗屎啊,从上个月开始算,我抢了一百轮了都……

    罗比奥:一会去玩七彩球吧,说不定今晚的开销都能挣回来。

    莫菡:你有没有觉得很浪费?

    田思:嗯,刚看到这个功能,加油。

    这种堪比中彩票的经历,在小圈子发散起来,还是很快的。一会儿包括阮子辉、童晖、邱佩佩等人,都发来贺电,就是岳琴、特纳这种立场比较尴尬的,也来说了两句客套话,表示祝贺。

    当然,岳争什么的就不用指望了。

    罗南走到他抢到的91号英雄座的时候,其实是有点儿失望的。虽说薛雷他们把这玩意儿解释得多么天花乱坠,可从外形上看,它和vip室的全封闭式磁浮舱,没有太大区别。

    好吧,将vip室的体验拿到公众区,也许也算一招。

    罗南开始在引导员的帮助下,进行数据链接。他也算是轻车熟路了,大约三十秒钟后,他收到了薛雷的邀请,眼前的景色随即与霜河实境分离,变成一个类似于擂台的无隔挡方形高台。

    “不是荒野啊?”罗南很奇怪,这种战场搭建,未免太偷懒了。

    “谁说不是的?荒野里面,有好几个格斗擂台场景,这里属于‘火丘生死擂’,超有名的好不好?”

    薛雷出现在擂台上,他在常备、深蓝、畸变、幻想四个类别中,选择了最贴合实际的“常备类”人类英雄,在实境效果下,他裹着一身外骨骼,不过正一件件往下脱。

    见状,罗南甚觉不祥。愣愣神的功夫,猛一激零,脱口道:“换场地……”

    “干嘛那么麻烦?就这么来!都选常备类人类英雄、无甲近身格斗,咱们操练散手。”薛雷迫不及待地捏紧拳头,嘿嘿发笑,“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