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零八章 非人流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更新快,,免费读!

    岳琴是圈子里有名的冰美人儿,倒不是说她不苟言笑,而是家庭条件好,眼光高,平日总是端着,比较矜持。

    可越是这样,当她放下身段,粘着人撒娇的时候,杀伤力也是超强。

    莫菡有些拿不定主意,偷眼看莫鹏,后者则微微张口,眼神飘移,一脸“我心动但我没法明说”的模样。

    “斗舞”这玩意儿,在他们这个年龄段很流行,介于运动与游戏之间,光影酷炫流行、动作设计也很漂亮,广受年轻女性好感,而豪华包厢里的超一流的声光效果,也让女孩子们很难抗拒。

    至于男孩子,喵的这种养眼的活动,怎么能拒绝?

    毕竟大家还是出来玩的,斗气也有个限度。刚刚给岳争的难堪,也够明显了,待莫鹏莫菡的态度一软化,刚刚紧崩的氛围便有所消解。

    罗比奥捅了莫鹏一记,后者知道,不能让莫菡硬下台阶,这担子只能由自己挑,当下拿出一副流口水的模样:“好啊好啊,我们先出去浪,再回来嗨。回头谁都要上台啊,尤其是你们女生……”

    这哪是上台啊,明明是下台才对。在嗔恼和怪笑声里,总算给了各方一个台阶,把几乎要崩掉的气氛给收住了。

    岳争等于是从悬崖边上转一圈回来,还有点儿头晕:为什么会搞成这样?

    现在一帮人出门,肯定是拦不住了,那么他只能快些与范渠联系,让他先别领人过来。

    岳争一脑门儿官司,好不容易理出个先后主次,忽又觉得不对。扭过头去,就见那个叫罗南的木讷小子,正盯着他看,眼睛闪亮,真像是在发光。

    尼玛一看就是带美瞳的货,是在看我的笑话咩!

    岳争先是发恼,想瞪回去,可与罗南眼神一触,又莫名心虚,竟然承受不住,先一步偏转视线。

    剪纸很奇怪:“你看他干什么?”

    “要破坏一个体系,他是最糟糕的示范。”罗南一句话说罢,视线又转向岳琴,“这个女孩儿不错。”

    他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岳琴这位高挑美人儿。或许眼神太过直接,一片混乱中,岳琴也有察觉,偏过脸来,微微皱眉,又扭回去。

    这边剪纸很后悔,又问出了让自己脑子懵圈儿的蠢话。不过这回他也是真给挑起了好奇心,忍不住接着问:“破坏体系?你的意思是……”

    “南子,走了,走了!”也算大获全胜的莫鹏非常兴奋,要拽着罗南跑去实境战场。然而罗南好不容易见到剪纸主动提起理论研究,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就对莫鹏摆摆手:“不用管我,我和剪纸哥有点事要聊。”

    莫鹏还没反应,剪纸先怯了:“其实也不是……”

    他的后半截话,在罗南晶亮的眼神面前溃不成军。

    莫鹏努力想拽走罗南,未果。又想着实境战场的设计已经很难实现,只好嘟嘟哝哝地换了装备,拉着罗比奥、田启出门。

    田启还一步三回头,对自家堂姐的态度,不怎么放心。田思则将全副心神都放在罗南这里,对弟弟的担心全不知情。

    好吧,这就更折磨人了。

    随着大伙分组离开,豪华包厢里几乎空掉。岳争耳朵还回响着范渠的埋怨,这与先前的待遇,可是一个天、一个地。他还要忍着,再用心琢磨是不是要给那几个圈儿里的狐朋狗友也去电话。

    偏在这时他看到,罗南领着他那边一个胖子,就大咧咧地往沙发一坐,低语闲聊。至于田思,则跑前跑后,为他们调配饮料、茶点……

    我草啊!

    岳争脑子几乎被上涌的热血顶得爆炸掉,随后就被岳琴强行拉走。

    最后一点儿小风波,让罗南再次向那对兄妹行注目礼,一直到他们离开包厢。

    “要我我也炸。”罗南直白的眼神,让剪纸都有些受不了。只好扯了扯罗南,让他继续,“你说他们什么示范来着。”

    “破坏一个已经成形的体系。”

    罗南接过田思送到手边的果汁杯,在手心慢慢搓转两下,借此组织语言,“哥哥用的是最直白的办法,他极力彰显自己的存在,用金钱、人脉装裱,强行切入,希望以自己的引力,让所有的星辰围绕他来运行。”竟然听懂了!剪纸笑了起来:“他以为自己是恒星,结果连小行星都不算?”

    “确实。”罗南没笑,他的态度可是很严肃的,“今晚来聚会的人,可以算是一个双星系统。我,还有莫鹏和莫菡,作为主发起人,就是两颗恒星。剪纸哥你,薛雷还有田学姐,主要受到我牵引;其他人,主要受莫鹏、莫菡牵引;而我和莫鹏、莫菡之间则以亲情互相牵引。

    “这种体系结构其实并不稳定,可是岳争选择了用最笨、最不合宜的一种方式。他的金钱人脉,对我们而言,毫无意义;对莫鹏莫菡的朋友们来说,也缺乏足够的冲击力……嗯,莫鹏莫菡交的朋友也不错,然后他就被我们这个体系教做人。

    “但他的妹妹,就懂得从体系内部下手。用交情,也就是他们内部系统的引力形式搞定了莫菡,把她哥哥的死结打开。”

    “是啊,堡垒要从内部攻破。”剪纸笑得仰靠在沙发上,“这样看来,你很懂嘛,原来都是装天真……雷子,还有田小姐,都看懂了吧,小心啊!”

    薛雷嘿嘿笑,田思抿唇笑,气氛轻松自在。

    罗南却只是耸耸肩:“也就是我们并无所求。如果我的诉求,和莫鹏莫菡他们发生冲突,而这个冲突的力量,强过或者可以绕过双星彼此的引力形式——亲情,这个双星系统可能就要崩溃了,至少也会产生失衡的裂痕。”

    剪纸的笑容忽地僵在脸上:尼玛现在的年轻人都在想什么?

    他突然发现一件事,罗南所说的这些其实并不是特别深奥,不过稍稍用名词包装了一下,使其更适合于普遍情况,严格来说,还不算特别周全。

    可就是这个“普遍”,让剪纸有些不安。

    这是年轻人该琢磨的事儿?

    这是一个正常人应该琢磨的事儿?

    罗南的思维重心,肯定不是对今天的事情就事论事,而是要形成一个对他来说,普遍可行的真理。

    从这个角度来看,或许罗南已经将他周边的环境和人脉关系,形成了一种抽象体系?

    真见鬼!想搞理论没问题,但罗南根本就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去思考这种深奥抽象的人生和社会问题,真的好吗?

    肯定不好!剪纸是这么认为的。

    如果从小到大一直考虑这种问题,复杂多变的人际关系,就变成了死板的引力线;生动活泼的人物,也成了冰冷的代表符号,这是往“非人”路途上迈出的一大步。

    对这种事情,剪纸没有亲眼见过,但听说的可真不少。那些早早就开启第一等超凡力量,甚至直接成就“超凡种”的天赋强者,特别是那些秘密教团的领袖,留下的只言片语的传说中,大多都涉及到这一点。

    现在的罗南很有这种倾向。

    罗南还在继续往下说,可剪纸已经半个字儿都听不下去。他从侧面盯住罗南,看这个仅十五六岁的清秀男孩,以冷静、超脱的态度,逐项陈述其发现,努力筛选,给予普遍性的意义,原本是让人敬佩赞叹的场景,却让他的脊梁骨凉浸浸的。

    片刻之后,剪纸突然开口打断罗南的陈述:“你哥哥妹妹地叫着,他们叫啥?”

    “啊?”

    “那对兄妹,叫什么?”

    “叫……”罗南张了张嘴,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想起来。

    完了!

    剪纸闭了闭眼,他有至少一半的把握,确信罗南正在一条让人羡慕又恐惧的道路上前进着。也许用不了几年,夏城分会就会出现一位新的超凡种。可这位超凡种,与多年历练摔打的欧阳辰、武皇陛下,将是大为不同的……

    他有这种预感!

    剪纸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毕竟他离超凡种的层次太远,所认知的一切,都仅能触及表面。没能力也没资格在此类事上置喙,更没有资格对罗南自择的方向说三道四。

    回头要请教一下秘书……不,也许欧阳会长更合适。

    剪纸的沉默,没有影响罗南的兴致,他现在需要的,也只是一个倾听者而已。

    其实剪纸是有些误会了,罗南对整个体系的思考,也就是今天才刚刚浮出水面,源头就是从墨水那里获知的体系感应能力。

    这份能力让他看到了,形成一个相对完整封闭体系的积极作用。一遇到类似的情况,思路自然而然就转到了上面。

    当然,罗南考虑得也相当深入。他从这件事儿上看出,体系内部应该更具向心力,双核什么的肯定不行;作用关系,应该是越隐密越好、越强劲越好,层次越高越好。

    就好比岳琴的手段,能对付得了莫菡,但在罗南这边,以能力者协会、友谊、战友等元素构建起来的系统中,就毫无意义。

    但把这些与宗教式联系相比,似乎又差了一截,这让罗南联想到秘密教团。

    罗南滔滔不绝说了好久,也就是涉及到格式论深层秘密的还有所保留,其他的不管剪纸、薛雷他们听不听懂、赞不赞同,都一股脑儿讲出来,也是借罗织语言的过程,梳理逻辑,重新审视自我认识。

    直到一杯果汁都被他润口喝完,田思无缝衔接,将另一杯果汁递到他手上:“再喝果汁可以吗?”

    “嗯,谢谢。”

    剪纸心里呻吟一声,总算找到了插话的机会,也不管罗南乐不乐意,摆手道:“消停会儿吧,你到游乐场就是聊天来了?这还不如找个茶舍呢!”

    “这不是碰上了?要不我肯定找啊。还要等猫眼……”罗南看了看表,现在也就是7点刚过,“再聊会好了,还有一小时呢。”

    剪纸无疑更喜欢这种活泼对话的小男孩儿,当下猛摇头:“别再说给我说体系什么的,我头晕。”

    “那咱们换个话题,继续冰饮店那个。”

    “冰饮店?”

    “就是有关翟工,有关凝水环的事儿。”罗南受此时灵感不在,也想再和剪纸沟通。对他来说,现在需要讨论研究的东西实在太多,任何一个方向都可以让他兴致勃勃。

    此时田思又将一杯热饮送到剪纸手边。

    见状,剪纸就有了理由:“好好学学礼数吧!是你把田小姐叫来的,然后就让人家在这儿给你端茶倒水?”

    罗南“啊”了一声,确信这又是他一项失误。让田思过来还是太想当然了,这位学姐有点儿放不开,还没田启容易融进来。

    田思可是一朵解语花,她看出形势,便是眉眼微垂:“不用管我,我听你们聊天挺好的……嗯,要是不方便,我去外面逛逛也行。”

    “没有,没什么不方便的。”罗南觉得,经过海天云都那档子事儿,田思也算多半个知情人,了解一些能力者的事情算不了什么。

    剪纸则看出来,田思有点儿“以退为进”的小心思,她正努力想融进罗南的核心圈里,力求获得罗南的好感。不去考虑里面的功利计较,这种行为倒给他操作的机会:

    “就是,没什么不方便的。主要是罗南这小子脑子有问题,到游乐场来搞理论……我是听烦了,田小姐你有没有哪个想去的地方?我陪你!”

    说着,剪纸就站了起来。

    田思第一时间看罗南,后者也终于确定礼数不到位的问题。在这一点上,他还是个比较听话的学生,也站起身:“那就出去玩会儿,上次学姐去的是c区?”

    田思见屋里三位男性,便摇摇头:“a区也挺好的。”

    “那就a区!”剪纸恢复了礼仪教师的权威,拍手定案,又转过头对罗南道,“我再教你一手,如果觉得这里体验不够,可以暂时用六耳执行引导功能。具体的攻略,看分会主页的游戏区……”

    一行人就这么出了门。

    外面就是a 区,四人的心思,还真没有在这上面,都是闲逛。

    相对来说,薛雷要更投入一些,他按照剪纸的指点,到分会的游戏区学了设置方法,又把分派到的头盔戴上,果然见了效果。

    “还真有用!”

    剪纸撇撇嘴:“你来就是肌肉流。”

    “我的感应也不差嘛,平常玩这个儿也很没意思……”

    解决了多年来的“痼疾”,薛雷愈发兴致勃勃,四面打量。冷不防看到一处所在,便“哎”了一声,揪住罗南,“等下,都到这儿了,你不玩一把?”

    罗南没反应过来:“玩什么?”

    薛雷半遮挡式的面甲下,嘴巴裂开,露出一口白牙:“荒野十日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