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零五章 无波动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集 格式 第二百零五章 无波动</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包厢里的气氛变得很古怪。

    岳争的笑脸很模糊,话里的意思也很模糊,可他视线的指向又很清晰,足够让大多数人脑补里面的种种枝节。

    这是故作无意,要踩罗南等人的脸呢?

    还是踩着罗南他们的脸,向田思卖弄呢?

    咦?好像意思都差不多——总之都是踩脸嘛。

    阮子辉瞥了莫菡一眼,见自家死党皱眉,便嘻嘻笑道:“还换什么,咱们终归要去abc区,包厢大小顶个屁用。”

    “哇噢,你说脏话。”童晖大惊小怪。

    “我早被你弄脏了!”阮子辉冷不防就发车,当下全场震惊。可惜她终究不是老司机,一语说罢,便忍不住发笑,又捂着脸蹲下身去。

    可这么一来,又坐实了自己的话,连带着童晖都傻在那里,整个包厢的关注重心,都被她给带歪了。

    莫菡也震惊地看她:只是站个立场而已,要不要这么拼!

    不管怎样,阮子辉真是用“灰灰”式的牺牲,把这里的气氛扭转。虽说没有明着戏弄、打趣的,可男男女女都憋着笑,把什么“升舱”之类的事儿,都抛在脑后。

    岳争张了张嘴,后面想说的话再也讲不出来。他很清楚,强行扭转气氛太难,弄不好会很伤,他终究是要得人好感,而不是去撞南墙的。

    没错,在田思进来的第一时间,岳争就笃定,这是他最喜欢的那种猎物。知分寸、懂进退、有风情,年龄也不是很大,那种刚刚开启的“轻熟风”,是他近些年来最痴迷的一种。

    相比之下,莫菡虽然青春靓丽,性子却是带刺儿的,弄不好回头要折腾死人。

    岳争的视线在田思身上若即若离,越看越觉得合意。

    他还没有弄清楚,为什么这样一位出色的美女,会和罗南这种典型的宅男小屁孩儿有交情。不过他敢赌这双眼睛,两人之间并没有太亲近,罗南客客气气的表现,很说明问题。

    唔,前面有点儿操切了,毕竟这里都是莫菡、莫鹏的交际圈子,太强势的话,很可能会适得其反。可等进了游乐场,那就说不定了。

    岳争脸上重现笑容,耸耸肩,只当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也不再提“升舱”的事,慢条斯理脱下外套,准备更换装备。

    偏在此时,包厢里彩灯闪烁,然后就是激昂的音乐和背景声:“探险家们,我钦佩你们的勇气,现在,向着更危险的地域前进吧!”

    “怎么回事?”

    “装备锁了。”

    “这是升舱哎!”

    “岳争,你搞什么鬼?”阮子辉又叫出声。

    所有人的视线再转到岳争那边,里面大多都是嗔怪。不管你想做什么,这种先斩后奏的架势,也太难看了吧!

    然而岳争也表现出无辜的模样。他的外套正脱下半截,还有一个袖子挂在上臂,就这么僵住,迎着十多道视线,一脸茫然。

    便在这尴尬又紧张的当口,敲门声响起,随即外门被推开,一个身穿笔直西装的年轻人笑着走进来:“争子,就一个升舱,你犹豫什么,最多划我账上,我可先斩后奏了啊……呦嗬,确实不少新朋友。”

    妙极了!

    岳争整张脸都亮了一下,他也没想到,这伙计会玩儿这么一出,或许是海派,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可不论怎样,都是把他从被动局面里解脱出来,真是一个扬眉吐气的翻身仗!

    他把挂在臂弯的衣服扯下来,吸一口气,才笑着走过去:“范哥,你这也太快了。”

    进来的范姓年轻人,一看就是在社会打磨出来的玲珑人物,他捶了岳争胸口一记,表现出亲呢态度,又转向屋里,笑容更盛:“我姓范,范渠,在这家分店管事儿,可能要长两岁。和各位弟弟妹妹大多是头一次见,不过你们是争子的同学,争子是我弟的发小儿,大伙儿都不外。”

    范渠说话语速很快,但字字清楚:“今天客人多,有什么怠慢的地方,大伙儿别见怪。我在豪华包那儿加了几个果盘、茶点,也算给弟弟妹妹们赔个罪。以后到这来,像订包厢这种事儿,大可直接找我,找不着就报我的名字,我也尽力安排妥帖……”

    岳争听他这么讲,心里越发熨帖,以前他对这个社会气浓重的“范哥”还有些看不起,如今自然大为改观。

    范哥确实是大忙人,几句话的功夫,就又接了电话,笑着给大伙儿挥挥手,又快步离开。

    虽是来去匆匆,可他这一趟过来,对岳争来说,已经是把他手里一副烂牌,全都重新洗过,用王炸、四个二打底,再想输都难。

    心里越有谱,岳争的态度越自如,他已经不需要再炫耀什么,只需摊开手,面向众人,摆出最坦荡的姿态:“得,我也不知道他会玩这一手。现在恐怕数据都转移完了,咱们就走吧,也没几步路。”

    说到这儿,他又冲着罗南笑了笑:“罗学弟,这事儿也是意外,真折腾得不轻。要不咱们打个商量,给我个机会,今晚我请,就算是给大家赔礼道歉,也给知行学院的学姐、学弟表表态。”

    岳争这话说得很漂亮,特别是在他“受冤枉”之后,越是低姿态,越能让牙尖嘴利如阮文辉之流,张不开口。

    说罢,岳争环视一周,心有估算。如今他应该已经把罗南“地主”的风头给抢得差不多,后面就可以继续深耕细作。瞧嘛,那位田学姐,不就是很惊讶地看过来?

    田思确实很惊讶,她能猜到岳争的心思,却惊讶于此人的不知死活。虽然她至今也没有真正理解罗南的超凡能力,却不妨碍有一个基本的认识:

    像岳争这样的,罗南要他无声无息死掉,恐怕也就是动动念头的功夫!

    一念至此,田思心中难免恐惧,这来自于她对脱出社会法理管控之力量的敬畏。而当下罗南木讷的表现,在她眼中却是一份面具伪装,也许下一刻撕落,露出来的就是死神面目。

    转眼再看岳争,后者恰和她对了一眼,遥遥欠身微笑。那边自以为潇洒风流,其实在田思眼底,显现的与腐臭尸骨无异。

    她打了个寒颤,不自觉向罗南方向侧移些许。接下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按住罗南上臂,稍稍迟疑,又侧滑一截,轻轻挽住:

    “学弟……”

    这一刻,包厢里鼓瞪的眼珠子若干,混乱的思绪盘线,当然,岳争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去。

    罗南很奇怪,扭头看田思,对她突然拉近的距离,有点儿不适应,张口想问为什么。

    这时候,旁边剪纸突地跳出来,哈哈一笑:“别纠结,别矫情,数据都转移过去了,也不可能再倒回,咱们正好去豪华包见识一下,我这辈子还没去过呢!”

    他伸手撵人:“走走走,都走,别忘了衣服、个人用品……喂,南子,你和田思说完事儿,快点儿过去。”

    也许包厢里大把的人想看后续,可剪纸只是稍稍使个小手段,就让这帮手无缚鸡之力的少男少女,包括脸上心里都很僵硬的岳争,不由自主抬脚走人。

    几个呼吸的功夫,包厢里就清净了。

    “学姐,你有什么事。”

    罗南只是反应略慢,又不是真傻子,就算对人情世故的道道儿还没彻底通透,可在他的视角看来,此时田思心跳混乱,恐惧滋生,挽着他臂弯的手,也很僵硬,像是遭了惊吓,心里又很纠结的样子。

    之所以如此,好像还是他的缘故?

    对待田思这种半知情的人物,罗南要放开很多,渐渐也适应了与田思的新距离,就笑了笑:“你怕什么呢?”

    “我,我是担心你生气。”田思的嗓子微哑,气息控制有些问题,说到底还是紧张。

    “我?”罗南莫名其妙。

    “我多少也有点儿吃惊。”

    剪纸站在门口,突然说话,又把田思惊了一记。可看这位微胖青年憨憨一笑,胖脸上笑纹泛起,颇是讨喜,心中反倒安定许多。

    薛雷也从门外冒出头来,撇撇嘴:“那个姓岳的欠揍,处处要踩人,有病!”

    剪纸又是呵呵发笑:“南子平常的脾气好,我知道,可没想到经事儿的时候,也这么沉得住气,不简单哦。”

    “啊哈?”罗南仍有些不太确定,“你说我?”

    “除了你还有谁,那哥们儿都今天踩到你脸上了,后面还不依不饶的,我真担心你脑子哪根弦断掉,直接把他当坦克收拾……md,说到这个,你知道当初收拾现场多难吗?那哥们儿整个人都酥了,稍一使劲儿,就是连皮带肉脱落下,跟落高压锅里似的。”

    罗南一脸无辜,他这段时间都要忙死了,哪有闲情去考虑死人的事儿?

    这时候,田思终于也反应过来,罗南似乎并没有动杀心,她小心翼翼地确认:“你真不生气啊?”

    罗南就郁闷了,还有些委屈:“你们至于嘛,就因为他‘’说了一大通,我就要宰了他?他做的那样,全都是无用功不是吗?从头到尾他没说动任何一个人,包括他妹妹……然后我就要生气?剪纸哥,我到现在手上的几条人命,都是因为他们先要杀我,又毁了我母亲的作品,这算不得滥杀吧?”

    “当然,当然不算。南子,你大气!”剪纸竖起大拇指。

    田思在旁边听得好生古怪,那“几条人命”什么的,怎么着都与正常的社会逻辑严重悖离,偏偏在罗南和剪纸口中,如此随意自然。

    旁边的薛雷,脸上也没什么变化。

    他们终究与正常人不同的……田思的心跳仍难平复,不得不深长呼吸,以作调适。

    罗南感受得清楚明白,见状还真有点儿不确定,扭头问她:“刚刚我做得有问题?”

    田思怎么回答?她本也算是机巧多变的口才,此刻完全发挥不出。她都很佩服自己,刚刚怎么想着和罗南私下交流来着?

    还是剪纸为她解围:“大家没这个意思,刚刚不是夸你了嘛……我只是想知道,你确信那个姓岳的小子,没撬动一个?他套路耍得不错的,特别是那个范小子过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这帮少男少女是怎么个想法。田思有见识,其他人可不一定。”

    这个话题,罗南特别喜欢。他当即笑起来,指了指自家脑袋:“感应。”

    剪纸原本是逗他,没想真有答案,一时愣着:“这也能感应?”

    “当然,很清楚。”

    要说吧,有些人情世故罗南确实不懂,可是对人心气机的感应,别说这间包厢里,就是在整个夏城,也没有几个敢说能稳胜他的。

    正如他所说,岳争在这件事上,就像一只不停撞树的蚍蜉。生命星空显示,作为一颗黯淡的星辰,这哥们儿的“引力”,没有形成任何有效的波动,对当时在场的所有人,几乎没有实质作用。

    岳争的影响力,无论波峰波谷,从没有任何一刻,触碰到罗南需要关注的层次,就这么地无声无息地消融在浩瀚的星海深处。

    所以,罗南的内心真的毫无波动。

    他准备给剪纸解释一下,但后者已经举手投降:“得了,一会儿我还要帮你应付猫眼,就留点脑子吧。咱们也去豪华包见识见识……哎,上次在府东店砸碎的那个,也是吧?”

    罗南嗯了一声,满肚子的话讲不出来,情绪略显低落。

    他们几个人赶到a区豪华包厢的时候,就见里面莫鹏口沫横飞,说的正是某人在府东店的“壮举”:

    “这地方我肯定是没来过,不过南子应该见过。”

    “啊?他不喜欢这种地方吧?”罗比奥很熟稔地为莫鹏捧哏,两人搭配得天衣无缝。

    莫鹏嘿嘿一笑:“他是不喜欢,可架不住倒霉啊!上次府东大道的霜河实境被恐怖份子袭击,砸个稀巴烂。我事后看警方资料,南子他们撤退的路线,就包括a区包厢……好像还是起点?”

    “咦,南子也是亲历者?”童晖以前听莫菡提过一嘴,但了解得不多,还真挺好奇。

    “那是!你别说,今天这一派要占三分之一的。我和石榴姐,还有田学姐、启哥,都是亲历者,但谁也没有南子玩得大,他可是最后一批出来的……哎对了,还有薛雷,他也是,他老爹就是当时负责掩护保卫任务的特警队长啊!”

    莫鹏说得手舞足蹈,罗南和薛雷对视一眼,都是闭嘴保持低调。罗南还想应付完这拨儿,再和剪纸、猫眼等交流,更是全不上心。

    然而那个岳争,站在彩光流动、声光效果一流的偌大包厢中央,听到的全是“袭击”、“稀巴烂”之类的词儿,脸色实在不太好看。

    这时候,有个通讯接入他的手环。

    **********

    竟然忘了更新,真醉了。晚上八点,在圈子里和大家见面,要是我写卡手断,或者脑残忘了,记得狂call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