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零三章 飞轮臂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更新快,,免费读!

    里里外外看得差不多了,罗南这才点点头,按照说明书的讲解,伸手指向齿轮前方丛林,剪纸连忙阻止,示意罗南注意齿轮内外的施工人员:“还是低调点儿,再往里走走。”

    罗南勾了勾嘴角,笑容冷冽:“没事的,人家也都见多识广……”

    剪纸知道罗南的意思,但也不能说什么,打个哈哈,扯着罗南往丛林深处去。

    没走两步,侧面薛雷自丛林小道拐过来,看到两人拉拉扯扯,有点儿懵:“你们去哪儿?”

    “呦,雷子你来了。”剪纸和薛雷也比较熟,笑呵呵打招呼。

    “剪纸哥。”薛雷回了一声,总算是找到个理由,“你们来上课啊。”

    罗南在中间听得汗了一下,幸好剪纸回答得也很含糊,“过来验验货,正好一起去看看。”

    “什么货?”薛雷还没有完全对上线。

    罗南眼神锐利,一眼就看出这货肯定还是贼心不死,想揪他一起搞散手练习,手上甚至拿来了一套道服!

    他怎么能让薛雷得逞,当下更是打定主意,今天就靠剪纸哥庇佑,一定要死死抱着这根粗腿,让薛雷不好意思强逼。

    念头转过,他拿出“尝试操控流”的理由,一把扯着薛雷往丛林里去,继而转头道:“剪纸哥,今天人齐,晚上没事咱们去聚聚。”

    剪纸“哈”了一声,多少有些意外。罗南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固然也算纯良,可哪懂得这些人情世故?之前他给罗南讲了十多天的课程,也不见有这份儿待遇。

    一般胖子都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剪纸就问:“怎么突然想这一出?不是专请我的吧?还有谁?”

    罗南也知道邀请来得太突兀,不敢给剪纸太多思考的机会,呵呵笑着,给自己增添理由和筹码:“去吧去吧,就是一起玩儿,我请了雷子,嗯,还有,还有猫眼……”

    “哎?”剪纸今天不断更新语气词,否则不足以表达稀里糊涂的的心思,好不容易整理出个脉络,忍不住置疑道,“你说谁?猫眼?”

    “猫眼?”薛雷也愣,难道罗南所说的聚会,和今天中午提起的不是一茬?

    罗南张张嘴,突然想给自己一嘴巴。今天他就是典型的顾头不顾腚,只想着偷懒了,倒把更麻烦的事情堆在一起……

    咦,且别急着下定论!

    罗南陡然间福至心灵,眨眨眼睛,就有一条说辞出口,而且不用伪饰,就吞吞吐吐,佳作天成:“不是说她改行了嘛……”

    看罗南微窘的表情,剪纸自以为了解了,点点罗南,哑然失笑:“你别是觉得,猫眼放弃全域感应这块儿,是因为你?谁给你说的?”

    “这个嘛。”罗南视线偏转。

    “是我。”薛雷半截胳膊抬起,乖乖认了。他的消息源头是灵波网上流传的八卦,本身就带着演绎性质,此刻难免有点儿尴尬。

    剪纸看这两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孩子,觉得教育这事儿真的任重道远,一时责任心大起,苦口婆心解释:“那不叫改行,只是专心选择更合适的发展路线,以前猫眼最让人期待的,也是她的超距感应好吧?你不用因为这事儿不好意思,但也别瞎传,毕竟这传言是踩人的,一个弄不好,两边毁人!”

    罗南和薛雷都乖乖地低头受训。

    剪纸想到晚上那场会面,也是哭笑不得:“猫眼竟然也答应了?她倒不嫌尴尬……”

    确实不尴尬,是颓废了。

    罗南越发觉得,请剪纸坐镇,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有个缓冲,可以度过前期最别扭的时段。至于怎么深层交流、消除误会,只能见机行事。

    话都说到这份上,剪纸不好再拒绝,也是担心两个年轻人不擅长交流的艺术,好心办坏事,真与猫眼撕破脸。

    猫眼的怪脾气,在协会也是很出名的。

    既然决定参加,剪纸就不多费唇舌,留着力气到晚上再使。他叹了口气,把主题扳回:“来来来,咱们先操作飞轮臂……”对这种战斗机械,罗南虽然兴趣不大,但在它与散手对练之间,二择其一,他还是选择这个。当下振奋精神,准备按照说明书上的要求,先调动干涉力。

    剪纸却要先教他瞄准的法子:“这玩意儿的安全系数还是很高的,轻易不会伤到自己,各种姿势都没问题。但你要知道,这不是气功波,掌心向前太傻了,包括戳手指、伸直胳膊,都是废招。”

    罗南被剪纸说得有些手足无措:“那我该用什么姿势?”

    “很多啊!最有效的手法就是甩!就像扔出一把飞镖、打出一记摆拳、手刀虚砍……等等,都可以。”

    罗南僵硬地挥臂:“这样?”

    薛雷在旁边撇嘴:“零基础。”

    显然,对罗南屡次回避散手练习一事,薛雷已经有些判断了,眼下就在刺他。

    罗南装作没听见,先试了两回,就开始调动干涉力,为护腕注入启动力量。

    随着神轮身轮咬合转动,目窍心灯燃起,点亮脑宫。若是以前,形成干涉力的征兆大约就是如此。

    可这两日时光,就算罗南在内炼法的修行上没有特别用心,可他的根基实在太过厚重,又有魔符“陨石天降”般的助攻,多番因素催动之下,如今不但目窍小成,口舌之窍也已成形,化为灵池玉液,与目窍心灯遥相呼应。

    心灯灵池,若在内炼法上,便是春阳化雪,冷暖互激;而在精神与物质层面的干涉上,心灯点燃之后,一方灵池、满盈玉液,便都化为最最上乘的“灯油”,与心灯相接,层层助燃。

    如此一来,等于是三窍合一,干涉力的强度,何止增加了三倍?

    罗南本来还想按照说明书的说法,加以控制,这下却直接提到了满档。

    手臂微震,随即便是嘶声长音,护腕中部,一片规则的圆形薄片弹出,先是抛射到半空自旋,再骤然加速,在空气中笔直前进,“夺”的一声,切入前面大树树干,几乎整片没入。

    罗南注意到,整个过程,不像是射飞镖,而像是发射了一枚导弹。飞轮臂作为“发射管”,只是将薄片抛射出去,动力才真正作用,驱使薄片杀伤目标。

    否则,以薄片的锋利、速度和轨迹,先穿透的,应该是罗南的手掌。

    安全设置很成功,威力嘛,确实只是平平,至少比平常枪械还要差一截。对平常人当然具有致命性,但对能力者,就需要斟酌了。

    正想着,剪纸在旁边发笑:“这是应急弹片,是仓促迎敌时,唬人用的,刚刚劲儿使过了吧?”

    罗南还要适合“三窍合一”后的干涉力变化,只笑了笑,来个默认。

    剪纸继续教授窍门:“你注意到没有,刚刚的应急弹片,是从多层甲片中间层射出来的,每一个都是这样,决不会有上层的抢先发射。为的就是借助它们之间的作用力,充分‘摩擦起火’,你感受一下,是不是这个理儿?”

    罗南仍不开口,将心神沉入飞轮臂内层,又一次以干涉力作用,感受中部一块不规则的薄片,在夹层中殷殷颤鸣,在同类的挤压下,低速旋转,微幅位移,不断积蓄力量。

    “很好,引而不发,层层加持,南子你果然有‘操控流’天赋……”剪纸赞叹之余,也不自觉叹了口气,难道又要眼看着“活化流”的后起之秀改行吗?

    罗南按照剪纸的讲解,控制住护腕中越发活跃的薄片。护腕贴肤内层的温度在升高,但外层的温度没有明显变化,屏蔽效果一流。

    旁边薛雷感应敏锐,觉察到一些微妙之处,有些好奇地凑过来,还伸手去碰,被剪纸一把打掉:“万一控制不住炸出来怎么办?”

    罗南翻了个白眼:“我觉得我还能撑着。”

    “那就继续,这玩意儿肯定蓄力越久越厉害。”

    这倒是真的。

    罗南能感觉到,那个薄片除了依靠整体结构,进行物理上的蓄力;也凭借特殊材料,不断汲取干涉力量,显然在单体结构上,也有独特之处。

    飞轮臂的技术含量,要比表面上呈现的高很多。

    剪纸加快语速,给罗南介绍击发模式:“要想攻击的话,飞轮臂本身有内置芯片,可以与智能设备连接,预先设定飞行路线,选择特殊形状薄片并计算障碍物、空气阻力等,对于复杂环境下的狙击,很有一手。而且咱们都有六耳,还省了不少功夫。”

    罗南按照剪纸所说,进行无线连接,果然在视网膜上,跳出一个精致界面,根据眼前实景显示即时变化的数据。

    通过六耳,一切操作都可以实现意念控制。罗南随意选择了一个目标,界面上就用虚线表示可利用路线等。同时还提示最佳效果需要的蓄力百分比。

    这是在打电子游戏?

    对这种傻瓜式操作,罗南说不上好感恶感,他本身是菜鸟,辅助功能越齐全,对他越有利;可是真正的高手,恐怕不会喜欢这种程序化的设定。

    念头未尽,剪纸已经补充道:“还有,如果你感觉自己很牛b,可以选择精神操控。那就是考验人的持续性操作了。牛b的人物,甚至可以十二片利刃绕体齐飞,像操控十二把飞剑,近身格斗,远程攻击,杀不死人也能吓死人……”

    “这才是正式用法吧!”罗南微微晃动手臂,飞轮臂这东西,既然是“操控流”使用,还是更应该看重微操才对。

    剪纸摊开手:“说是这么说,但实际情况不一样。你看啊,为了保证结构功能,每一个组合薄片形状都不一样,飞行轨迹也不相同,再加上各种拼接组合,如果不用智能设备计算,一般二般的人可真撑不住。也许建筑师、超凡种可以做到,但到那份儿上,谁还指望这个?”

    “也对。”罗南抬起手,按照智能模式击发,不规则薄片黯淡却锋利,瞬间冲开丛林枝叶屏障,削掉作为靶子的粗枝,冲上半空又掉头而回。嗡嗡飞旋间,就像一把微型链锯,所过之处,枝断叶碎,声势也颇为惊人。

    罗南打出的是一记回旋镖,不规则薄片绕圈后回来,速度层层递减,倦鸟归巢似的落到罗南手腕处,随着罗南持续加注干涉力,重新拼合。

    剪纸拍起了巴掌:“行,你这就入门了,就是操作太死板。其实不管是智能模式还是自由模式,中间都可以搞切换,随意变化方向,增加力量……如果在实战中,我建议先用智能控制,设计好路线,临时再加以精神控制,省心省力,突然性、灵活性也够,出其不意的效果还是有的。”

    “这倒是。”

    罗南继续在林子里练习,中间也不忘让薛雷尝尝鲜,安抚他的情绪,分化他的心神,免得再跳到散手练习的话题上去。

    时间过得很快,天光已经暗下,三人把附近的树林折腾够了,便准备回程。

    此时罗南手环震动,是田思打来电话,语气有些紧张:“罗学弟,真对不住,社团有些事情需要处理,田启则在做实验,我们可能要晚些才能过去。”

    “知道了,田学姐。”罗南不想给田思加压力,他还指望这位学姐压住莫鹏那帮货色呢。

    旁边剪纸奇怪:“谁啊?也是一会儿要聚的?”

    罗南随口道:“我的一个学姐,还有他弟弟,晚上和我们一起。”

    “圈子外面的?”剪纸很吃惊。

    罗南被剪纸的反应弄得心虚,只得避重就轻:“是田思,就是在海天云都,成了人质的那位,也见过面吧?”

    他看剪纸的表情,也知道瞒不下去,只好再补充:“还有我家的两个亲戚,也许还有他们的朋友。本来就是聚会,又是在霜河实境,我和他们打个照面,回头就说我们的。”

    “你啊你!”剪纸真真哭笑不得,再次伸手点他,可没开口就泄了气,“你以后还有的学……这次看来人数少不了,包厢订了没有?”

    “包厢?”罗南进入懵逼状态。

    “我就知道!”剪纸从牙缝里吸一道凉气进来,现在的宅男化都这么彻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