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零二章 冲动性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集 格式 第二百零二章 冲动性</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原来,精神感应还可以这么玩?罗南思路一下被打开了:

    “望远镜”的观照模式,分明是一种体系的观照。包括墨水在内的各个信众,都是节点,提供的是可以互为参照补充的感知层面和细节。

    虽说细节再多也未必能照应得十全十美,可它们之间彼此映射,按照格式论的框架形成相对封闭的体系,覆盖越来越多的层面。这样一来,所有非体系的“存在”,就变得特别突出。逆向的脉络,不管是多么细微,都会被放大,让他的感应变得分外敏锐。

    这种方式,别的不说,在预警作用上,也是没谁了!

    哈尔德夫人肯定也看到了墨水,或许也知道这只乌鸦不同凡俗,但她绝对想象不到,还有一个人,隔着数十公里,利用这只乌鸦,正面观察她。

    现场还有一个人很敏感,就是牡丹。她应该是感应到墨水非正常的飞行轨迹,抬头看过去,也不知是怎么判断的,视线很快就指向了哈尔德夫人所在的摩天大楼,以及相关楼层。

    从罗南的角度,便觉得牡丹与哈尔徳夫人之间,似乎存在眼神交锋。

    牡丹看没看到哈尔德夫人,罗南不好判断;可哈尔德夫人的视线,肯定是锁定了牡丹。

    嗯嗯,背锅侠,就是你了……罗南有种闯祸之后,又甩锅成功的窃喜,以及相应的成就感。

    长这么大,头一回哦!

    他并不担心牡丹的安全,怎么说这位背后,站着夏城最强大的女性。哈尔德夫人的血焰教团和“古堡财团”,固然已是夏城有数的势力,但相较于武皇陛下,可比性依旧欠缺。

    作为当事人的牡丹,看上去也不太在意,或者说本没有相应的危机感。

    这时她接了个电话,脸上笑容变得更灿烂,弯弯的眉眼仿佛流动彩光,身边三闸安防的人员也好,对面血焰教团的人员也好,都忍不住偷眼去瞧,难免心潮起伏——生命星空可是有反应的!

    “亲爱的,到了吗?我布置的怎么样?”

    一刀致命!

    现场的气氛变得很古怪,对此牡丹彻底无视,她的心神已经从任务中抽离出去,任心情融入笑容,自然流淌:“只要你高兴就好,没问题,今晚大伙儿一块high翻天,为你庆功!”

    应该是男朋友……不过这宠溺的表情是什么鬼?

    下了写作课,就是社团活动时间,罗南也就解放了。他脑子里仍在翻动双河区回收层那场对峙、纠缠、沟通的局面。

    很多信息,当时不会显现,或者显现了,罗南也看不出来。不过他可以肯定,回去以后,血焰教团也好,三闸安防也罢,都会开会商讨相关情况,他左右逢源,拼接出一个大概的真相,应该不成问题。

    好处占尽,且置身事外……有点儿反派的意思,不过确实能让人心情大好。这种时候,别人心情美不美丽,就不关他的事了。

    罗南在停车点等车,脑子里又在思考体系感知的问题。正如之前理解的那样,他发现了一个极好的预警手段,虽说还有很多欠缺,可要弥补的话,貌似并不困难。

    只要把信众扩大一下,散布在各个城区,彼此无缝衔接,形成封闭体系,对于“非体系”的目标,特别是拥有“自我逻辑”的能力者,差不多就能一点一个准儿。

    那时他还搞什么安防、保镖?就算遍布全城的天网系统,也不会比他更敏锐。就算公正教团主祭、宫启副秘书长那等层次的强者杀来,刚踏入夏城地界,隔着上百、数百公里,罗南已经知其方位、坐标,通知欧阳会长和武皇陛下升空拦截……

    啧,想想都带感!

    至于扩大信众,罗南挠挠头,正好电车来了,他上了车继续挠,感觉则有些微妙。

    罗南确信,他从没有真正把自己当成“神明”,他只是看到竹竿的论文,借“信众”与“神明”之间的关系,去描述格式论的种种玄妙,仅此而已。

    所以,他并没有像当代“秘密教团”那般,刻意琢磨出所谓教义、仪轨,再通过各种形式,积极地扩张信众规模。目前为止,他收取的信众,墨水、魔符这样的不提,瑞雯那个时隐时现的特殊例子也别管。他真正的人类信众,不过三人:

    巴泽、谢俊平、猫眼。

    黑虎巴泽这货,是硬靠上来活命的,性格为人也在公正教团打磨久了,堪称即插即用,没有任何调适期。

    谢俊平不是圈里人,懵懵懂懂,全无觉察,罗南也刻意淡化、遗忘此类关系,就搁在那儿,由他去。

    至于猫眼,大概是他收取的唯一一个、具有“意识自觉”的信众范例。而整个过程,着实谈不上顺畅。

    在这件事上,猫眼自个儿肯定是要担责任的,可就算她自己作死,接下来一连串发展,特别是精神意志上的折磨,让罗南这个“受益者”,心里也颇不是滋味。

    特别是格式塔“星图化”之后,具现化的锁链消失,更本质的联系凸显,罗南逐一检视信众,就发现猫眼表现得极其颓废,精神状态堪忧。

    这绝不是罗南希望看到的状况。

    罗南坐在电车最后一排,手指在发间摩挲。思虑间,意念不自觉通过生命星空移转,再一次看到猫眼。

    半下午的时段,正常人工作、学习,能力者也要修炼、完成任务,可猫眼呢?

    她正盘膝坐在房间地板上,头发凌乱,穿一件吊带背心,三角裤,露出大片健美光滑的浅褐色肌肤,看上去宿醉方醒,手指头无意识勾酒瓶玩耍。

    她身子周边,至少十多个酒瓶,大半空荡荡的,随意翻倒,乱七八糟

    我靠……再这么下去,人真的废了!

    罗南觉得这样不行,也是一时冲动上头,直接就发了话:“要不,我们聊聊。”

    意念一出,那边猫眼身形僵住,无聊单调的动作就此终结,脚边的酒瓶也滚远了。

    看到那雕塑似的人影,罗南才记起,他根本没通过六耳的渠道,而是直接以意念导入。

    没说的,这种手段是能力者之间,特别是精神侧能力者之间,最大的忌讳之一。而对于猫眼来说,无疑是在她血淋淋的伤口上,再捅一刀。

    罗南就尴尬了,都没想好是否要道歉,却见猫眼那边,莫名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她手撑额头,抵住发际线,把蓬松的头发略拢住一些,模样倒与罗南现在有点儿像,只是透出严重的颓废味道,还有点儿自嘲:

    “好啊,不过我一会儿还要去教舞。老板你要我翘班吗?”

    “呃,不用。”

    “课程结束要到晚上八点。”

    “没问题。”罗南出口才想到,晚上还有一场应酬,完全可以让猫眼明天再来。可话已落地,再改的话太被动,干脆两伙儿凑一伙,“就来云都水邑的霜河实境吧,我在这儿等着。”

    “我八点半到。”

    对话到此结束,两人的交谈过程,没有通过任何电子设备,纯意念交流,流畅自然,好像已经做了无数次。

    猫眼就像刚打完一个日常电话,脸上淡漠,又拿起身边一个尚满的酒瓶,熟练地手指开盖对瓶吹,她吹得太猛,微黄的酒液从唇角溢出,沿着下巴、脖颈、锁骨,一直流淌到鼓涨饱满的胸口,渗入能让所有男性眼睛发直的深沟里去。

    吊带背心湿了一片,肌体轮廓以及相应细节,无不纤毫毕现,那情景……

    罗南脸上发红,忙切断意念,划过发际的手指,都不自觉加了几把力,挠得头皮疼。

    直到这时,他才真正回过神来:真把那姐们儿叫来,谈什么啊?

    难道就谈把你收为信众我很对不起,但是暂时还没有研究出“取关”功能,要不你先等一等?

    还是说小妞儿反正你已经这样了,以后乖乖听大爷的话,暖床铺被,献舞逗乐,把大爷伺候舒爽,包你以后荣华富贵、受用不尽?

    靠,冲动了!

    罗南抱住脑袋,挥去那些毫无意义的愚蠢念头,仰面朝着电车顶部,无声咧嘴,都不知该给自己怎样的评价才好。

    便在纠结之时,六耳震动,协会有人来电。

    难不成是猫眼想反悔,晚上不来了?

    罗南这怂货已经有所期待,不过来电人并非猫眼,而是剪纸。

    “南子,我到了。你这儿叮叮咣咣的,还没鼓捣完?”

    “咦?剪纸哥,你在……啊啊啊,我马上就到。”罗南这才想起来,昨天已经约好了,人家要送来那什么、什么来着?

    罗南只记得是一部“操控流”使用的战斗机械。是因为他请教剪纸所谓“大招”,被误会需要防身手段,人家主动热情送货上门的。

    坦白讲,罗南以前对战斗机械就不太有兴趣,现在有了“滴水剑”,就更别提了。可剪纸过来,他正好趁机表示感谢,也交流一下“滴水剑”和“活化流”上的心得。

    罗南刚和剪纸聊了两句,又有通讯接入。这次是薛雷:“南子,你下课了吧,我马上到齿轮,先活动一下筋骨……”

    哎呦喂,谢谢剪纸哥!

    罗南一听薛雷想往“散手练习”上靠,便暗叫声“剪纸庇佑”,忙截断薛雷的话:“剪纸哥刚到,还带了个战斗机械,听说很有意思,正好一起去看,也试试威力如何。”

    薛雷被他弄得有点儿愣:“剪纸哥教你新课啊?”

    他把罗南中午的说辞当真了。

    罗南打了个哈哈,先含糊过去。说白了,他对近身搏击这块儿,真是兴致缺缺。

    一方面他觉得自个儿大概就不是那块儿料;另一方面,他现在的功课实在太紧张,从内到外,从肉身到灵魂,从自我到信众,从齿轮到云端……一分钟恨不能掰成两半来花,实在没有精力再去开一门课程。

    只好先暂时对不起薛雷的热情了。

    罗南要比薛雷先到,抵达齿轮的时候,就看到剪纸背着手,在前厅内外溜溜达达,看施工人员如何操作。

    乍看像监工,可那张喜气的胖脸,实在没什么威严。

    “剪纸哥。”罗南打着招呼上前,“咱们去湖底甬道吧台,地上还没完工,要乱一点儿,地下应该清净多了。”

    “没关系,回头试操作,还是空旷些好。”剪纸摆摆手,刻意把左手腕亮出来,吸引罗南的视线。

    罗南看到,他白胖的手腕上,裹着一件黑色护腕,颇为显眼。剪纸还有意曲伸两下,貌似材质比柔韧,其他的就看不太出来了。

    “这是?”

    “飞轮臂啊。”

    “哦,这个就是……”罗南终于记起来,昨天剪纸说要拿来的战斗机械,就是叫这个名字。乍听起来,感觉和金属义肢似的,却没想到会像护腕一样,弯折随意。

    “柔性金属材料?”

    “金属成分并不高,毕竟目前绝大部分金属材料,并不适合灵魂力量干涉操控,配比需要很讲究。”

    剪纸把飞轮臂脱下来,递给罗南:“你试试看就知道,这东西还算轻便……喏,说明书我发过去了。”

    “还有说明书?”

    “当然,售后也有。”剪纸笑哈哈地,帮着罗南戴上,教他基本的使用方法。

    罗南戴上这玩意儿,感觉与正常的运动护腕还是有差别的。除了材质以外,也要更厚一些,固定手腕的感觉非常明显,还好使用了记忆材料,罗南只需要屈伸几记手腕,就能戴得很舒适。

    对“战斗机械”而言,舒适度与否,算不得关键指标,连剪纸都说:“它也就是轻便,使用简单,都不用教,一看就会。至于速度、杀伤什么的都是平平,当成玩具还是挺有意思的,只是让你体验一下‘操控流’的技术,看有没有深入研究的兴趣……说明书看懂了没有?”

    罗南没作声,又转了下手腕,看飞轮臂曲折时的结构。结合说明书,又仔细观察才发现,这玩意儿“编织”的时候,分了好几层,各自独立,就像变形的鱼鳞甲,层层相叠,只不过没那么零碎,也就是十来片的样子。

    它们之间扣合得非常紧密,只有刻意拗折的时候,才露出点儿缝隙。这些甲片,既是飞轮臂的组合零件,又是攻击武器,结构上颇有巧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