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进补(下)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更新快,,免费读!

    对嘛,这才符合海天云都受害人的角色设定……

    想是这么想,可叹息入耳,罗南感觉也挺微妙的,心理莫名活泼灵动了许多,当下就笑道:“那学姐也请一顿饭好了。”

    田思反应极快:“今晚上?”

    “今天?”罗南吓了一跳,“晚上我有个场……”

    “是吗?”

    田思语气里透着怀疑,也许还有点儿失望,这倒让罗南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他脑子转了转,忽地有了个想法:“哎,对了,晚上学姐你也来参加嘛。”

    田思讶然:“请我去?”

    “是啊,其实你都认识的,就是莫鹏、莫菡,记得吗?”

    “是你的表哥、表姐?上次在霜河实境……”

    话音突然断掉,罗南脑子越来越灵活,知道田思怕是有些尴尬,毕竟上回的活动,其实就是给她与罗南三表哥莫邱创造“联谊”机会,后来貌似也没有结果。再参与的话,确实挺不是那回事儿的。

    好吧,以罗南的交际能力,出这种纰漏简直是必然。正不知该如何补救,那边田思却又轻笑起来:

    “好啊,正好我带着田启,他和你们年龄接近,上次玩得也可以的。听说还和你们家的哪个人常联系。”

    “耶,还有这事儿?”不管田思说的是真是假,人家不介意就好,罗南也算松了口气。如此安排,对他来说,也算一箭双雕了。

    莫鹏、莫菡都是混世魔王级别的家伙,就该有个年龄大一些的人,压压他们。由于田思曾与莫邱“联谊”的经历,可以说自带尴尬光环,看那两个家伙怎么应付!

    呃,这么想是不是卑劣了点儿?

    罗南结束了与田思的通讯,摇摇头,意念再转,面色还是沉下去:晚上的场子只是小事,刚才魔符传递过来的超常力量和相应信息,才是需要仔细了解的关键问题。

    按理说,魔符这家伙仍在血焰教团处,每日被人“放牧”,寻觅其他人面蛛分身加以吞噬,从城市安全意义上讲,简直是清道夫一流。

    以前魔符的这种动作,还给罗南带来不少困扰,架着他在形神失衡的路上,越走越远。

    不过自从罗南搭建起明确的形神框架,神轮身轮耦合转动,魔符冷不丁的捕猎吞噬,带给他的负面影响也就越来越小,罗南也更乐得把它放在血焰教团那里,收集一些消息隐秘。

    可刚刚那一瞬间,魔符在精神层面爆起的冲击,可说是罗南自收降魔符以来,遇到的最激烈的一次。

    瞬间的起伏动荡,照罗南的猜估理解,很像是它骤然遭遇强敌,战力全开,然后战而胜之,将对方吞噬,这才有彗星撞地球般的“撞击”显现。

    真正激烈的环节,只是一瞬,罗南没来得及见到,就错了过去,后面又因为教室里的尴尬事件,分了精力,等到有闲关注的时候,魔符那里已经消停了。

    罗南只从魔符的视角看到,血焰教团的放牧者,也就是那位摩伦元老,正以“黑烟魂躯”的形态,飞遁疾行,然而那一层目力难及的黑烟散乱不定,状态也有些狼狈,应该是受伤了。

    这位摩伦元老,罗南近期也查过资料,知道他是血焰教团的中坚力量,最难得是咒武双修,全盛时期,也是让超凡种都要为之侧目的存在。

    要说他现在不过六十来岁,只算壮年,正该在巅峰。可惜在教派分裂期间,受了比较严重的内伤,一直没有好利索,更难突破超凡种的界限,身体机能急剧下滑,近些年更多是靠咒术支起摊子。

    可就算这样,也能压制住白老先生这样的协会精英,非常了不起。而且真把这位逼急了,燃烧生机,呼唤血焰意志降临时的战力,也是非常可怕。

    那么问题来了,谁能把这位老牌b级强者杀伤呢?要知道,就算当初何阅音借灵波网召请欧阳会长实行远程打击,造成的后果也不过就是如此。

    可若真是欧阳会长那种级别,魔符又怎么可能战而胜之,并将对方吞噬掉?

    对了,它吞了什么东西来着?

    此时罗南的神轮结构逐步趋于稳定,但受冲击影响,冰山汪洋水位暴涨,而且有种“温度骤升”的奇妙感应。他体察片刻,发现是两种力量源头摩擦冲突,互相影响所至。

    “显然这次吞噬的并不是另一头人面蛛分身,而是别的东西,性质差别比较大。强行吞噬之后,消化起来比较费劲……”

    猜了一圈儿,罗南也没有得出结论。

    要知魔符这玩意儿,本质混乱,纯靠本能行事,永远只活在当下,没有过去、未来的概念,更没有相关的记忆。且不说罗南不知道怎么检视信众的记忆,就算知道,也无从下手,只能眼睁睁看着摩伦与魔符秘密遁行远去。

    没办法,他只好给魔符订了个“提醒”,但凡那边出现明显变化,他就立刻移转意识,弄个明白。

    中午的时光,对罗南和薛雷来说,是非常紧凑且宝贵的,校医院什么的,自然敬谢不敏,给罗南的膝盖活化淤血之后,两人吃了饭,就是午课。

    罗南现在除目窍修行,又多了口舌之窍,五脏六腑也要顾及,时间更长。一切完功之后,也只剩下假寐片刻的时光,闭眼睁眼,就要去上课,难免有些感慨,嗯,也可以说是牢骚。

    “早中晚三课,要坚持下来,也不容易。完整的时间,被三课截成三截,如果能潜心修行当然很好,稍微有些变动,就难以两全……”

    “所以啊, 为什么到了一定层次,很多武道前辈就喜欢闭关呢?就是要最大限度免除外界的干扰。不过既然在世间修行,就要受到人世浊流的影响,哪能都是按部就班、一帆风顺的嘛……咳,你可不能凭这话找借口。”

    “知道了师兄!”罗南呻吟一声,在电车上抻了个懒腰,全身骨肉筋膜噼剥微响。

    动荡不休,且温度攀升的“冰山汪洋”,稳定性上差了一些,可是在与身轮耦合摩挲之时,形成的干涉力却要更加活跃。

    前面罗南行午课,但觉心灯灼灼,灵池满溢,随着他元气升降,仿佛化为一道春阳融雪的溪流,似暖乍寒,在五脏六腑绕行,淬炼之功猛提了两三成,也算是受了一番滋补。

    这是目窍与口舌之窍呼应的征兆,原本觉得怎么也要再有十日之功,不想三天不到,就有成果。

    不得不说,与魔符强吞下的“大补丸”,有密切的关系。

    对罗南身上所现的征兆,旁边薛雷听得连连点头:“肉身锻炼确实是入门了,今天下午咱们就练散手,过过招。”

    罗南瞥了眼薛雷能抵他大腿的臂膀,没接这话茬儿,只问一句:“晚上大生活区,霜河实境,你也去吧?”

    薛雷当然不会拒绝,还提醒到:“别惹事,早早散场回家。”

    “惹什么啊!”罗南耸耸肩,“成了,那就齿轮见。”

    “先练散手。”薛雷再次强调。

    “今天我有课。”

    “不就剩下《全球重要人物速记》一门了?”

    “新课。”罗南眨眨眼,伸手虚握,再张开,手心一点水珠,看似贴在掌心,其实悬空,滴溜溜打转。

    下午的课程只有两节,是有关写作的,反正不太感兴趣,具体内容罗南没太关注,他只手指微动,让小小的水珠在指间绕转。

    这颗水珠,不是外接神经元夺胎换骨的那个,而是后来凝就的,凝水环以及五个辅助结构俱全,在指尖游走,就像钝刀片划过皮肤,又随时可能崩碎的样子。

    这可不是错觉,如果罗南手指用力稍过,差不多等于是在指尖放个炸炮儿,有的苦头吃。

    罗南的肉身控制力还差得远,时间太长,肯定会出岔子,全靠心神控制,这是个比较好的锻炼方法,是武皇陛下在夏城中级培训班,讲授的日常修行小技巧之一。只是现在,罗南的心神也没全在上面,

    刚刚魔符传来讯号,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折腾,那位不太走运的摩伦元老终于回到秘密落脚处,与其他人交流。

    这里是一处大型健身中心的高级会员套房,房间装修内饰多呈紫红色,光线微暗,带着点儿异域风情。

    房间不小,却只在边角处设了两个木扶手单人椅,大部分空间,都摆放着瑜珈垫,还有跑步机、单车、椭圆机等设备,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型汤池,此时,摩伦元老的肉身已经在此,光赤着盘坐在汤池内。

    但摩伦的灵魂体并未归窍,伤情未愈,归窍温养或许能好得快些,可是也会让他本已暗伤处处的身体愈发地雪上加霜,只好能忍一时是一时。

    摩伦的灵魂体就虚悬在房间里,魔符就在旁边。屋里两个木扶手单人椅,有一个空置的,就是给摩伦留着,就算不坐,也要表示尊敬。

    已经接到消息的教团核心成员,聚了六人在此,经过月余时间断断续续识别,罗南倒是能把这些人给认全了。

    另一个坐了人的单人椅上,便是血焰教团的当代主祭:哈尔德夫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