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一百九十二章 百年技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情绪记忆往往特别深刻,却也经常出现扭曲。在罗南的印象中,他当时退后一步,确实是心志的真实反应。可这个精华贴的分析,也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这就出现了矛盾。

    “相信数据,还是相信感觉?”

    罗南暂时相信了前者,不过他还是揣着一些疑惑,继续往下看,希望能得到更具有决定性和说服力的理由。

    回复到这儿,一帮“吹b者”被戳破,好不容易有拐回正题的趋势,可没多久,后面的留言再次强势跑偏。原因是一个id叫“金不换”的,发了个“捏手指发狠”的表情,配了很简单的三个字:

    “我说呢!”

    这个“金不换”,一定是个公众人物。他的回复出现之后,下面一长串,都直接引用他的发言内容,俨然成为了话题中心:

    “金总暴露了!”

    “武后武后,小心流氓!”

    “原来如此金不换!”

    “从来如此金不换!”

    “金总,代表总会远征夏城吧!”

    这一串多数留言是在三年前,也叫着武皇陛下当年的绰号,气氛非常热烈。

    但最大的爆点不在这儿。隔了十几层后,某个id的回复同样引用了“金不换”的发言,内容更简单,就是一串省略号。

    可就是这简单的符号,让一帮无聊人士嗷嗷叫着扑上来,连迭回复,以资纪念。也无怪乎他们不淡定,实在是后来这位,才是真正的万恶源头,始作俑者:

    武曌。

    当年的情形已不得而知,如今武皇陛下的id,染着代表协会最尊贵身份的紫金色,是协会的资深人士、强力人士和实权人士的象征。

    自她亲自回复以后,下面真的是炸了。从密集重合的发言时间上,依稀可以感受到当时的火爆氛围。

    但很奇怪的是,这种临时性的热点,时至今日,还有人过来“凭吊”。

    罗南一拉到底,见后挂载回复后半部分大都是“金总已死,有事烧纸”、“雄心不远,魂归来兮”、“不信金总就此消失,坐等”之类的话。

    失踪?失踪三年的公众人物,这个范围已经缩得非常小了。【】

    罗南下意识打开金不换的个人页面,颜色整体发灰,不过一条条阶次、职位、成果和荣誉的信息条目,还都有保留。这样看就明白了,当年的金总多半也是紫金级别认证,即分会会长、总部副秘书长、资深元老一级。在这帮人里面,b级实力算是低配,真正是一溜的b+,甚至是a,也就是超凡种的层次。

    只不过他失踪多年,肯定错过了十年一度的资格认证步骤,有关的待遇都被暂时冻结,id显示也变得平平无奇,只有这个锁定的页面,还有当年的旧贴子,才留存了一些痕迹。

    这么一说,罗南好像还真的在哪儿听过,多半就在竹竿的《全球重要人物速记》课程上,应该没有单列,但……想起来了,最近几年非常有名的超凡种失踪事件:

    枫阁案。

    罗南翻阅了一下竹竿给出的资料,课堂上的回忆也都清晰起来。

    这位金不换先生,确实是一位传奇人物。传说他是战后第一批发家的资本大亨,身家亿万,但一个偶然的机会,觉醒了超凡力量,从此便为之痴迷,甚至为此散尽家财,只求在修行上更进一步。

    或许是老天都被他抛洒金钱的决心感动了,又或者他觉醒的超凡力量天赋真的很惊人。大约在八十年代,他就进阶为超凡种,成为星球上最顶尖的存在之一。

    此后,他又重操旧业,进入商海,开设连锁酒店,名曰“枫阁”,有头脑又有超凡种的身份加持,短短几年时间就开遍全球,奔着百强就去了,身家比最早发家时,还要更胜一筹。

    到这里,怎么看这位金不换先生都是一位实打实的人生赢家,经历精彩又圆满。

    可是大高手的世界,正常人不懂。不知金不换是怎么想的,把枫阁酒店开到全球八十八个大都市圈都嫌不够,又开始操作将酒店开到荒野上,去做游民的生意。

    开始的时候,他还真的操作成功了几项,在游民中也收获了不菲的声望。但在三年前又一次赶赴荒野,考察新店址的时候,突然遭遇意外,就此失踪。

    据当时的调查结果,金不换失踪的位置,近两千平方公里的山陵区域,面目全非。冲击力量打穿了地壳,引爆了沉眠的活火山,地势为之改易。

    超凡种的力量恐怖如斯,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该失踪的,还是失踪了。上课的时候,竹竿提起此人,就是要罗南明白,就算是超凡种,也不是无所不能的神。

    很巧合的是,金不换的具体失踪时间,与他在挂载回复里发言时间,相差不过24小时。【】正是他离开都市圈,深入荒野之前,在公众场合最后的痕迹。

    某种意义上,都可算是他的遗言了。

    罗南也终于明白,一个无聊话题,超常数量的挂载回复,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里面分明还藏着一个曲折传奇故事的谢幕曲。

    “唉……”罗南也不能免俗,叹息一声,兴味索然地关了这个分析贴子,暂时不想再看。

    如果是一个把最高人生目标定位为超凡种的小青年,碰到这种事情,多少要郁闷个一天半夜的。还好罗南的目标与这个领域有点儿距离,稍稍调适一下,贴子不看了,还有别的可以参考。

    剪纸发给他的讲义和笔记,都还没看,罗南准备花半下午时间,做下了解。哪知翻开之后,他才发现,这本讲义其实是围绕着实境录像进行的,结合得比较紧密。

    没说的,只能再开启实境,同时链接模式,开始用工。

    前面那些“过场”,讲义上当然是一笔带过,主要是从发现褶皮野猪,进入实战模式的时候开始。

    果然如剪纸所说的那样,同时是一个素材,由武皇陛下亲自讲解的讲义要细致得多,也比网上所见的那些精华回复深刻得多。

    上午的时候,罗南仅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将凝水环练到了一定境界。正因为如此,他对整套“滴水剑”的技术难度、实战威力等,都有一定的怀疑。

    可是看到武皇陛下亲手制作的讲义,罗南必须为自己的肤浅认识,做一番检讨。

    武皇陛下不但对基础的凝水环,还有五个辅助结构都做了透辟入理的解析,还述及很多制作视频时的思路,又补充了相多多的应用技巧,涉及到各种实战环境、意外情况、技法变种等等。

    在罗南的感觉中,武皇陛下以凝水环为基础,随意增减辅助结构,甚至增减凝水环本身,就围绕敌人眼睛、嘴巴两个要害,可以变化出十几个大类、成百上千种杀戮技巧。

    别的类别,罗南还有些不懂,但有涉及到神经系统的部分,短短数语,就让他额头冒汗。小小一滴水珠,通过各种形式刺激神经,可以实现致死、致幻、麻痹、折磨等七八种效果。

    每个招法,又都有极强的可操作性……只要你的操控能力过关。如此千变万化,无有穷尽,简直不可思议。

    可惜,可惜剪纸这家伙,由于在这方面没有天赋,兴致也不高,记录的笔记相对肤浅了些,看得很不过瘾。

    罗南只恨昨晚心虚,面对何阅音的告诫,只想躲开,不但没把“焚心刀”的视频存档要到手,连“滴水剑”的都略过去了。

    他把讲义和笔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意犹未尽,还要再翻过去重看。

    不想在笔记末尾,他又发现了一段视频资料,不长,就两三分钟,是欧阳会长的总结发言,是剪纸当初临时起意录下。

    当时的环形会议室,坐了一百多号人,汇集了分会的中坚力量。罗南搭眼一看,就找到了几个熟面孔。

    会议室中央,站着欧阳辰和武皇陛下,略靠边的位置,游老坐在轮椅上,也占据一角。夏城三巨头齐齐现身,这个中级培训班的规格,已经是顶级了。

    这让罗南对明年春季的培训班拥有更多期待。

    一般而言,主持词、总结辞之类的言语,应该是比较虚,重吹捧,没有实质内容。乍看去,欧阳辰的路子也是这个,不过他评价的方式和重心,却很对罗南的胃口。

    欧阳会长是这么说的:“当代超凡力量研究,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略分门类,花费了五十年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仅以应用技巧论,仅计数目,大约已经超过了七万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我认得里面的绝大部分,并不认为它们有什么能够长久流传的实用价值。

    “这些应用技巧,要么简单粗糙、要么繁缛复杂、要么高深艰涩,几无例外。我们以后可能只会在博物馆里见到它们,通过它们感受这个野蛮生长的时代。

    “可在一年前,我看到了武女士发布的‘滴水剑’。它的使用要求不高、消耗不大,精神侧的觉醒者,绝大多数可以使用。可是,想要用好、用足、用出水准,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在今天的课程之后,我更坚信,这个简单的技法,可以彻底榨干一个觉醒者的潜力,穷尽一个建筑师的想象,就算到了超凡种的水准,依然可以从这里发掘有价值的课题。”

    视频中的会议室微微骚动,显然那时候的与会者们,面对欧阳会长的超高评价,有些接受不能。

    欧阳辰随后给出了他的解释:“看上去,滴水剑没有涉及什么本质的东西,可是凭借精神干涉物质层面的六个简单结构,它实现了太多变化,就像是基本的物质元素,可以构成整个世界。

    “我们还应该注意到,处在最核心位置的凝水环,有种不可思议的可能,它在微观层面,通过极为简洁的结构,实现了对水分子的高效采集,完全可以代替超凡种的‘入微’能力。

    “为什么会这样?我暂时还没有得出结论,但这份由简入繁、由繁化简,在简繁之间任意切换的技巧,非常成熟、完备、高级。以至于我相信,这是超前了一百年的成果,就现阶段而言,无可增减,无可挑剔。

    “作为使用者,可以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但作为研究者,我必须向这天才、绝妙的设计鞠躬致敬。”

    然后欧阳会长真的转过身,向一侧浅浅微笑的武皇陛下躬下背脊。

    视频就此结束。

    “……真牛b。”这句粗鲁的赞叹,罗南既送给武皇陛下,也送给欧阳会长。

    用不精确的表述方式来说,一个水分子,直径大约是0.4纳米,就算罗南灵魂力量狂飙突进,精度上,也不过勉强触及微米级别,距离纳米尺度,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正常情况下,罗南要仅凭灵魂力量,有效采集水分子,还不知要猴年马月。

    可如今,一个小小的基础结构,做到了这一点,里面的奥妙,以罗南现阶段的知识体系,无论如何也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疑惑难解,又满是钦佩。以至于罗南都有个想法:向这位传奇女士俯首,貌似也不是不可接受。

    看完讲义、笔记,又是半下午过去。罗南身边,凝水环聚集的小水珠还在,还是指尖似的规格,这已经是体积极限了。

    按照武皇陛下的意思,罗南的用法,属于吃力不讨好的类型。不过就是那位传奇女士,也不会想到,罗南有一条源源不断地生产灵魂力量的生产线。

    所谓量入为出,当出“入”与“出”完全不成比例的时候,也不必再“量”。只要任性就好。

    意念稍动,自家操控的水珠,好像里的“剑丸”,跳掷飞动,在屋里来去自如,随心所欲。

    超凡力量的具现化,就是比无声无息的“攻城锤”之类,更有成就感。

    闭关时间只剩下半天,计划赶不上变化,罗南为了给自己擦屁股,修行计划远没有达到预期。

    此时,滴水剑倒成了最意外的收获,理应牢牢抓住。什么,格式塔“星图化”?那不是大麻烦么?

    不管怎样,罗南对滴水剑已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于感情。

    对“救命恩人”,待遇总要好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