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一百八十五章 姐弟劫(上)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

    修馆主的授课时间并不太长,他表示,近期该教的东西,都已经教授,剩下的就该罗南自己体会。

    罗南也没有急着离开,他和薛雷一起,送走了基础五班的学生,又到后院,帮修馆主打扫卫生,继续收拾行李,大约九点多钟,才从道馆出来。

    在博山楼的地下停车场,罗南与薛雷分开,坐上了协会派来的安保车,车上的司机正是昨晚上那位,好像姓秦,名字则不清楚。

    两边都不是话多的人,见面只是各自一点头,就算打过招呼。罗南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身子靠住椅背,任车子驶上公路,他自顾自瞑目沉吟。

    此时,罗南身上心、肝、脾三部脏腑系统,带动全身气血升降,浸透全身各处筋脉、骨膜、肌肉等,上行至面部,目窍如灯,口舌之窍如琼池,气血自然盘转,奇妙绝伦。

    然而对身上的种种玄妙变化,罗南少有触动。此时他脑子里全是根器、根性、根机的知识,闪灭不定、此起彼伏。

    闪现的灵光,似乎与下午那眩目的星空混染在一起,勾画出新奇的结构,又转眼破灭,让人兴奋又挠心。

    停停停停!

    修馆主说了,这种观照分判之术,绝不能空想臆测,必须从实处下手。最好是内外互参,即洞察自我,观照他人,渐渐熟悉,找出一个最适合本人逻辑的评价原则。

    这种说法,隐然与格式论“唯我”的概念相合,很对罗南的胃口,也让他不敢轻忽。

    所以罗南决定,把周末时间全部贡献出来,认认真真地练习今夜所得。为此,必须推掉这两天所有的行程安排。

    如今的罗南,在协会地位不同,身边跟着一整个安保团队,如果临时变更行程,更需要及早着手,避免造成不便和意外。

    当下他就与何阅音那边联系。这事儿没什么好瞒的,直接就说要在家里修整,梳理新近所得。

    对此,何阅音自然支持。

    罗南简单聊了几句,就挂断通讯,脑子里平静了一些,便开始简单安排明后两天的日程表。

    周六嘛,他可以躲在卧室里,一方面继续熟悉九窍六根的功课,另一方面琢磨根器、根性、根机的应用,思虑尝试。剩下的时间,持续烧炼外接神经元,看是否能有进展;期间若有所得,则分化意识到墨水那里,一一验证。

    周日则根据周六的具体情况,再做调整。如此一来,两天时间,着实是满满当当,充实无比。

    若一切顺利,下周一到校,他大可借此东风,不动声色地探究齿轮之奥妙……妙极!

    罗南对自己的安排,很是满意,随即就打开分页笔记本,简单制表,再略做调整。等一切妥当,他吁了口长气,心情大好,主动对身边的保镖司机笑道:

    “这几天辛苦了,明后两天我老老实实在家,但愿大伙儿也能轻松一下。”

    秦司机不擅言辞,非常稳重。之前罗南在道馆的时间不好定,他在地下车库等了快一个小时,依旧心平气和,与幽蓝事务所的老靳相比,感观上更为可靠。

    对罗南的发言,他也只是笑笑,没有回应。

    眼看车厢里又要归于沉默,罗南手环震动,有人来电。

    看了下来电显示,罗南暗道“这可真是奇哉怪也”,上面显示的竟然是莫雅的名字。

    他这位表姐大人,去满城一个月,在音乐节上疯狂,气得姑妈三尸暴跳。除了中间罗南两度入院太吓人,才悄悄回来一趟,大多数时间,都无消息。

    今天怎么主动给他打电话?

    刚接通,那边莫雅劈头就问:“欠我的人情记的吗?”

    我给你挡枪你知道吗?

    罗南差点儿脱口而出,不过最终还是问了一句:“什么人情?”

    “看你的通话记录,9月26号下午7点18分,记起来没有?”

    “……”

    “算了,反正你欠我人情多了去了,不在乎这一回。你只要记得许下的报答就好:我要用你的房子准备派对!”

    罗南总算是从根器、根性、根机的灵光思绪中挣扎出来,还真乖乖地扫了眼通话记录,再努力回忆几秒钟,终于记起来了。

    在他真正悟入“格式论”的前一天晚上,莫雅确实给他打了次掩护……其实也没啥意义。只隔一天,他就被姑妈拎回了家。

    罗南懒得和莫雅计较这些:“对,你说过。好像是十月中旬,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哦,你因为音乐节放人家鸽子。”

    没错的,莫雅为了参加满城音乐节,几乎放下了一切,一去一整个月,自然什么都错了过去。

    莫雅冷哼:“现在不就安排了?我告知你一声,我5号左右回去,当天就是庆祝派对……别紧张,这和你没关系,我这边自然有死党去布置,你把房子腾出来先。”

    “我差不多有一个月没回去。”

    罗南抱怨一声。这是实话,自进入10月以来,他一直在医院和姑妈家两头跑,制药设备怕都生了灰。他现在已经不需要药剂实验,可是爷爷的笔记、相关设备、原料等,都需要好好安排。

    对了,章鱼那边已经有了初步成果,对爷爷笔记的内容望眼欲穿,也该给人家个交待了。

    罗南顺水推舟:“好吧,我抽空收拾一下,再和你联系。”

    “不用抽了,明天就是周末,麻溜的,你赶紧把事办妥。”

    罗南差点儿一口血喷出去:“不行!”

    “呦,这么干脆?”

    “周一,周一我给你腾出来。”

    “周一就是5号,5号就是周一,你是准备让我们开除尘派对?”

    “我周末两天有很重要的事!”罗南把“很重要”三个字咬碎了喷过去,试图让莫雅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就现实操作性而言,确实很严重。他刚给何阅音打了电话,要取消明天所有行程安排,以何秘书的效率,这事儿肯定已经安排下去。如今要他转脸就吃回去,且不说他的颜面,何阅音的权威怎么保证?

    至于不按计划,自个儿外出,那性质更严重,等于是把何阅音刚立起的规矩踩到地上摩擦。

    可这种事儿,根本没法让莫雅知道,遑论让她理解,罗南只觉得憋屈坏了。

    莫雅那边沉默了一下,几秒钟后开口:“很重要?约会?”

    罗南呻吟:“姐,我不骗你……”

    正在此时,驾驶位上的秦司机向他打出手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