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小猴子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

    罗南话说得很满,毕竟大半是开玩笑,也没有急着去表现一回,而是与薛雷寻个了僻静所在,认认真真地做完午课,这才把心神又调回行队团队那边去。

    意识挂载到墨水身上,不出预料,那边还在开会,只是加了一份工作餐。牡丹和龙七都表现得很职业,墨水也趁机展现它拥有巨硕身形的重要原因:

    它一只鸟吃了快一个人的份量。

    饭后一行人又在路边开会,墨水就在平民suv的车顶,上面的行李架正好可供它粗壮的足趾抓握,站得稳稳当当。就是脑袋垂啊垂的,已经进入半睡不睡的状态。

    对鸟儿来讲,长时间安静装乖,再加上消食影响,消耗的体力精力颇为可观。也多少是违逆天性。所以,当罗南的意念切入,墨水打个激零,“刮刮”叫了两声,毫不犹豫振翅飞起,转眼飞到光芒万丈的太阳之下。

    阳光下,墨水烟沉羽毛根根清爽,迎风抖动,又泛着幽蓝的光彩,竟然有几分炫目。烟影艳阳出奇协调地融合在一处,引得情报官厄图啧啧称奇,当然也不免有一些凑趣的嫌疑:

    “这只乌鸦雄健威武,又通人性,堪称神骏啊。”

    话音方落,墨水双翅一摆,转了个方向,远远飞走,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厄图呃了一声,手搭凉篷,往天上看:“怎么了?”

    牡丹头也不抬:“不用管它。”

    墨水在天空盘旋片刻,就找到了目标,略加修正方向,不多时就来到了那条穿城而出的旧式公路上方,沿道路飞行。

    说要占据主动,却也不是立刻向行动团队发号施令。耻感那么重的手段,罗南一时半会儿也使不出来。

    多年的实验经历,逼出了他的谨慎性格,只要脑子不发热,就不介意多收集一些资料和信息,以资判断之用。

    行动团队就在做类似的事,可惜和罗南擅长的领域差别太大,不能为他所用。也亏得章莹莹多方游说,让他及时醒悟,否则一直跟在行动团队屁股后面走,最终只能是浪费时间而已。

    当然,在一切开始之前,罗南首先要做的,是试验墨水能力的上下限,特别是感知范围,这是吃饭的家伙,不容有失。

    按照罗南的经验,灵魂出窍、形神合一、信众支点三种情况下,感应半径分别是一个数量级的差距。

    也就是在灵魂出窍感应可达二十公里的前提下,正常灵肉合一状态,极限就是两公里;像墨水这种“信众”则等而下之,应该有两百米差不多,如果刻意加持,还会再提升。

    不过,从以前的经验来看,太复杂的情报信息,墨水的脑容量多半是处理不过来,“丢包”、“掉帧”是很正常的事,还需要一段时间调适。

    说实在的,这是前几天就该做的工作,只因为罗南手边事情太多,总是忘记,一推再推到现在。

    “先测一下上限……咦?”

    真落到实处的时候,情况多少有些出人意料:丢包现象在哪里?

    在罗南本体与墨水之间,仿佛开辟了一条高速磁轨,有关信息不需要任何转接,一站直达。不,好像连传输的过程也没有,空间上的距离,因为某种缘故而扭曲了。

    这种感觉古怪又熟悉。

    罗南花了点儿时间回忆,好不容易记起来,他在霜河实境,以生命草图绘成星河之后,好像以这种方式扯了魔符过来,演化为斗兽场,与公正教团豢养的人面蛛一顿好杀。

    魔符毕竟是暗面种,属于精神层面的存在,召唤过来也说得过去。墨水则有实质形体,那么此类异处,就体现在信息传输上?

    不管怎样,有这种联系存在,制约墨水侦测能力的因素,只剩下它本身的承载极限。

    这样可就容易太多了。

    作为罗南重复试验时期,最常用的活体实验对象,墨水能够安安稳稳活到现在,自然有它的神异之处。而且它在罗南“格式论”体系中,也已经跃升到“职员”的层级,与罗南的联系更加紧密,这也进一步催化了它的基础能力。

    罗南跃跃欲试。

    墨水化为一道烟影,掠过旧式公路两侧的建筑群。对于罗南来说,就像是战略游戏里放出侦察兵,所过之处,战争迷雾大片剥开,显出一条宽约两三百米的甬道。

    只不过,显露出的现实场景多有虚化,更灼目的,则是在其中浮游变化的星群天河。

    罗南目前也没有什么明确想法,反正发挥特长就是了。他的特长可不只是把猫眼逼到改行的“全域感应”,仅就此事而言,他觉得,以生命草图架构的星空,应该更合适。

    此时以墨水为中心,开辟出小片星空,与本体感应的浑茫星河遥相呼应,将此范围内生灵的存在尽都周覆。

    罗南唯恐观照不周,老老实实逐一扫描各组星辰结构,不想遗漏任何一个细节。期间牡丹也没有和他联系,干脆就这样,以八十公里左右的时速,一路扫描下去。

    可扫描了半下午,学校社团活动时间快开始了,估摸着都快要飞回主城区,也没有收获。

    罗南开始感觉到这项业务的难度。他暂时没有特别清晰的思路,就只能下死功夫。两三百米的扫描半径,已经是夏城顶尖,可在偌大的夏城市区、郊区面前,还是太笨拙了。

    “墨水的感应半径还是太小,难不成换本体过来?”

    正琢磨的时候,冷不丁的,特殊感应闪烁。

    罗南大喜,不管是不是目标,注意力都瞬间集中过去。生命草图构造的星空下,一点明光垂落,印在那片星图上,周围景致层层实化,将具体的场景显现出来。

    真正看到的时候,罗南“唉”一声,大失所望。

    这里应该是林墙区的回收层,一处人流聚集之地。刚搜检到的目标,并不是什么畸变种,而是一位中年男士,他身穿比较特殊的袍子,有点儿像柴尔德的那种,浅灰色泽,看上去很简朴的样子。

    而中年男子所在的位置,是一处封闭的屋舍,面积不大,布置却充满了仪式感。他站在台前,如一位神父,向其他人宣读经义。

    罗南过于操切的“注视”,过于贴近物质层面,触发的动静有点儿大,中年男子似乎有些感应,头部略有些偏移,有些迷惑。

    看到这场景,罗南马上就联想到秘密教团,这里确实像是一处宗教场所。

    得,原来是位能力者。

    夏城探险家协会、教团、政府、军方以及财团等,所有各方都算上,能力者也就是不到两千人的规模。说多不多,说少不少,随随便便就碰上一个,该说他的运气是好呢,还是糟糕呢?

    也对,在生命草图层次,能力者与正常人的差别实在太大……

    哎呦,真是笨到家。

    学校里的罗南一拍额头,飞行中的墨水翅膀也差点儿勾起来,幸好在下坠中途反应过来,又猛拍翅膀恢复高度。

    半个下午,他都没过脑子。能力者的生命草图已经如此特殊,畸变种的自然更不一样,这是明摆着的事实,他以前也得过类似结论,可竟然还为此浪费了半下午时间!

    对自己的脑子,罗南也是醉了。

    眼下碰到人家的传道现场,多少是罗南不对。他也不愿多生枝节,就想取消关注。可最后下意识一扫,莫名感觉熟悉,再定定神,却看到一个“熟人”。

    嗯,有点儿眼熟,今天刚见到,就是上午在水库那边,跳出来询问行动组成员,是不是要“打击烟帮”的那个孩子。

    这孩子最多五六岁的样子,混在一帮听讲的成年人中间里,颇为扎眼。

    竟然在这里……上课?

    夏城的传统政治力量比较强大,在宗教信仰上,采取的是“未成年人回避,成年自主选择”的原则,一个小娃娃远远跑过来听神父布道,就算有父母跟着,也不合规矩。

    念头只是一转,没有再深思,毕竟与他无关。

    但看到这孩子,罗南也醒悟,他飞出的距离貌似有点儿远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万一有事,是没法子与牡丹呼应的。

    他决定原路返回。

    也在这时候,那位不知是什么教派的“神父”,或许是心神不宁的缘故,也宣布今天的布道课结束,一帮人有序撤出房间。

    至于那个小孩子,裹在人群里出来,扶起路边一个电动滑板车,也是沿着旧式公路往西去。

    咦,他一个人!

    罗南又发现了不合理的地方,而且小孩子驾驭的电动滑板车,显然是经过改装的。用墨水的速度加以参照,时速绝对超过五十公里每小时,在这种无遮无拦的简易结构上,说是风驰电掣也不为过,

    看得罗南为他捏一把冷汗。

    这条废弃的旧公路上,车子不多,但只要敢上路的,多少与烟帮有些关联,横冲直撞,寻求刺激最是正常。

    孩子家的大人搞什么啊!

    罗南想了想,反正同路,跟着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出了事儿,他心里不安。

    墨水在天上飞,小孩子浑然不觉,踩着滑板,握着车把,高速飞驰,还挺自在。有坡度的时候,甚至要玩几个花样,活猴似的,平衡能力也是真强,罗南都有些佩服了。

    嗯,就叫你“小猴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