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一百四十四章 山水势(下)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身是山岳,密植厚壤,可承载阳光雨露,抵御风暴雷霆;

    气是流水,曲折流转,可积蕴一山灵秀,赋予万物生机。

    在这里,身体是基础,是第一性的,决定了物质结构,便如山体,总有高低起伏。元气是机能,由身体基础决定,就像水势,随山形而下,可见温寒阴阳。

    二者互相参照,随着定境深化,细微之处渐渐清晰,虚实分判,有所显化。罗南眼前,真似铺开了一幅山水图,连绵山势之中,清溪蜿蜒,随势而走,所过之处,有些地方留得住、转得动,使得开,有些就截然相反。

    有了差别,实质感就更为清晰。

    渐渐的,有一些位置,流转蓄积,若平湖深潭,暗生涡漩。这是修神禹要他格外关注的所谓“窍穴”,是蓄灵温养的福田。

    罗南的意识逐步确认了方位,还与既定的身体概念重新对照:头顶、胸口、下腹,以及手心、脚心……

    这些“窍穴”之间似有共鸣,波荡暗生。震波切过,云雾般的虚化感觉渐退,肌体的知觉重新显化,但与之前相比,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就像那个古老的哲学命题:“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

    听修神禹讲起这些的时候,罗南脑子是懵的,可真正遇到了,又觉得好生明白。

    不过,修神禹也只讲到这一步而已,接下来如何做法,并未明言。

    罗南的心念有些发散,原本是想出了定境,再向修神禹询问下步的窍门,可当前窍穴之间、肌体之上,共鸣共振的模式,倒让他想起瑞雯“形神混化”的奇妙手段。

    可再细细体会,终究还是不一样。

    罗南还远远达不到瑞雯“混化如一”的境界,他体内的共鸣共振,只发生几处窍穴之间。正是以各窍穴为端点,彼此连线,形成了一个模糊结构。有些混乱,有些复杂,又有些似曾相识。

    如果略微调整的话……

    现在的肌体感觉还有点儿模糊,罗南下意识地将其视为一幅可修正的图画,移动端点,合并连线,几次调整,模糊混乱的结构就规整起来,变成一个恍如金字塔的椎体结构。

    罗南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想睁开眼睛,这时候外界传入一记喝声:

    “继续!”

    声音发沉,把罗南波荡的心神压住,几番摇动,最终保持在定境。而此时,山水意象已经变得模糊空无,更熟悉的情景代之而生:

    一座金字塔在虚空中转动,准确地讲,是格式塔,是观想图形。

    突然的意象变化,让罗南颇有些困惑。肌体感觉也受到影响,变得混乱起来。但这种情形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随着定境之中观想图形转动,一切混乱信息,都收束其中,齐整规矩,似有中轴,全身骨胳肌肉乃至万亿血管、纤维,一动则百动、千动、万动,自有规矩,丝毫不乱。

    这份感觉,罗南也不陌生,前段时间在霜河实境,完整版的霜河水道系统中,受原型格式引导,他点燃虚拟的格式之火,以之为轴,多方联动,恍惚亦如是。

    山水意象、格式之火是很好,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观想图形对于罗南的意义。五年多的时间下来,罗南已经习惯了与观想图形同存同在,观想图形所代表的“格式论”,就是他崇尚的真理。

    故而观想图形一出,毫无疑问就占据了最核心的位置,其他的感觉,要么围绕观想图形起伏波荡,要么干脆灰飞烟灭。

    还好,罗南总算还记他今天晚上是干什么来了。虽说到现在为止,方向有点儿走偏,可呼吸吐纳的根子还在,他的呼吸节奏只是乱了一瞬间,就又恢复。

    山水意象虽然已经模糊不清,可那种元气流转堆积的感觉还在,只不过在封闭的观想图形内,随势而走的自然韵味不见了,只有一层层蒸腾的热气,源源不断地积聚,向观想图形的中央区域的内切球而去。

    在罗南的观想模式中,若只计较自身,内切球便包容着内部脏器,气血运行。而在修神禹的教授中,元气象征活化的身体机能,将元气如此汇聚,会是怎么个模样,倒是没有讲。

    观想图形转动不休,与之同时,一层层元气涌进去,气势浩大,看上去总会有一些变动。

    然而并没有……内切圆中一片空无,就像一个黑洞,无论怎样的元气热量积聚,都被这片空无吞噬,根本不见尽头。

    此时罗南心神也随元气流转,入得内切圆中。这可是他学习“格式论”以来的首次,且是自然而然,显然在观想一项上,大有进境。

    原本这是好事,可内视的景象,让罗南心神僵滞,又被那不知是真是幻的乌沉颜色充斥,难再有其他滋味。

    罗南此时的心境,是绝不适合入定的,偏偏外间那一声沉喝,压住了那些能够让他出离定境的大波荡,也把他牢牢按在此间,让他看得更加分明。

    哗啦啦!哗啦啦!

    看不清根底的深邃空间内部,数不尽的粗大锁链,透着乌沉沉的颜色,交错纵横,互相盘绕,搭起了让人头皮发炸的复杂结构。

    如同天罗地网,如同黑牢绝狱。

    是了,观想图形的内切球,也是出乌沉锁链的地方,可罗南从来没有想过,那条仿佛无穷无尽,可以穿透层层虚空的锁链,竟然是以这种模样、这种形式,深藏在观想图形之中。

    面对如此深邃的空间,之前还感觉声势浩大的滚滚元气,简直就是微不足道的轻烟,袅袅数缕,在庞大的内压之下,往深层沉降。

    在锁链交织的深层区域,则有那么一点儿火光,从锁链的缝隙中透出来,可罗南心神所及,感受不到半点儿热量,半途中,冷沉的链条便将应有热量都吸去,只余下摇曳的火光,勾着一点儿心神,若即若离。

    “我心如狱。”

    冷不丁地,罗南想到了在十六字诀中,居首的词句。

    哗啦啦颤音又起,罗南的心神终于控制不住,被送出了定境,什么山水意象、观想图形都消没不见,倒是下腹位置,微微发烫,也仅此而已。

    罗南茫然眨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修神禹。

    薛雷在馆主旁边,张口结舌,半晌才问出一句话:“你,怎么坐起来了?”

    (大醉后昏昏沉沉三十个小时,刚活过来……只能向诸位说抱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