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一百三十一章 难为鬼(下)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虚空中抖颤之音轻响,人面蛛活生生的例子在前,罗南很难不联想到乌沉锁链。

    从十多天前,真正搭建起格式,并进入“我心如狱”的层次,罗南进步的速度,连他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可他深有自知之明,直到目前为止,他最高能力的体现,依旧是在格式塔与乌沉锁链之上。

    这是祖父留给他的宝贵财富,一切的一切都生发于此。

    时至今日,罗南仍未完全弄清楚里面的奥妙,只能说解悟了一些基本的道理。

    那正是一个框架呀!

    从“祭坛框架”的变化上可以看到,所谓的乌沉锁链,很像是某个高级秩序框架的具现化。

    罗南无法理解,祖父是怎么让这种“秩序框架”,化入药剂、呼吸、观想之中,烙刻在修行者身上,使之掌握这种高级技巧。

    可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应用。

    罗南自忖,他的乌沉锁链的指向性,不会比安翁逊色多少,貌似还能跟着他“下潜”一段距离。

    可那又何必呢?白心妍等人的嘲讽,柴尔德的告诫同时入心,还有之前种种教训……他吃的亏还少吗?

    不再多想,乌沉锁链具现化,从虚空深处穿出,自巴泽顶门贯入。

    罗南不是头一次将乌沉锁链向活人运使,但肯定是头一回怀着明确的“秩序”目标。具体的气血运行,罗南不懂也不关注,他的注意力都放在秩序框架对混乱本质的作用上。

    其实说是作用,也是抬举他了。

    对物质层面的干涉,从来不是罗南所长。如今他的发展方向,已经开始向“纯粹观察”转变,很大程度上放弃了与物质层面发生作用,以此换来在精神感应上的突出表现。

    罗南不可能把巴泽变成一只扯线木偶,也无法强行将巴泽拐到新的秩序轨道上。

    他只是引导巴泽透过混乱的迷雾,看清楚混乱元素侵蚀下,更高层次的“新秩序”,以此梳理形神结构,缓解混乱元素侵蚀带来的伤害。

    问题是,巴泽已经丧失了基本的控制力,就算有明确的答案摆在眼前,也难以跟进。对此,罗南早有预料。

    现在就是最后一个岔路口。

    罗南也对柴尔德做出最后的提醒:“这是‘我’的秩序框架……我的!”

    更深层的意思,柴尔德肯定理解了。但他一言不发,半跪下身子,重重一拳轰在巴泽的胸口。

    巴泽一口鲜血喷出来,溅了柴尔德满头满脸。后者毫不动容,又是一拳砸下,可这时候,瘫在地上的巴泽却是主动挺起上身,用胸口硬将柴尔德的拳头截在半途。

    这一刻,两人视线对接,柴尔德略抬下巴:“要活命,跟着来。”

    巴泽大口喘气,混乱元素侵蚀、共生带来的痛苦还在持续,他身体内外,每一根血管都在扭曲,每一块肌肉都在抽搐。在一片混乱之中,人体惯有机能秩序早已面目全非,再没有恢复的可能。

    要想活命,他就必须在这片废墟上,找到一个允许生命持续的全新秩序。而这一点,是他在短时间内,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而罗南正在为他演示某种可能。

    巴泽唯有遵从,别无选择。

    他闭上眼睛,呼吸先是进一步地急促混乱,忽又断掉,几秒钟后才接续上,如此反复。与之同时,他身上的肌肉、骨骼、血管、内脏都在疯狂蠕动,与呼吸节奏贴合。

    反复五次,亦即失败五次之后,巴泽忽地一声狂吼,后脑勺疯了一般向废墟楼板撞击,咚咚有声,身体大幅抽搐挣扎,凸起的血管遍布表皮各处,构成丑陋狰狞的图像。

    时间一秒接一秒地过去,阴影巨柱搅动的乌云浊雾,将楼体腐蚀了一层又一层,不时有局部结构垮塌,大厦愈发地摇摇欲坠。

    一部分乌云浊雾漫过来,当然伤不到柴尔德,也对罗南无可奈何,但却受到了某种莫名的吸引,投向狂吼中的巴泽身上,在口鼻之中穿进穿出,仿佛进行着某种交换。

    柴尔德毫不动容,安静地看着这一切。

    “咝!”

    长长的吸气声响起,巴泽猛地发力,短短两秒钟内,竟是将身外那些雾气一吸而尽,痛苦挣扎身体微微膨胀,蓦地凝定,随即瘫回楼板上,大口喘息,胸口起伏明显,可呼吸已经开始进入正常人的范畴。

    这就代表,巴泽从混乱无序之中,找到了新的生命秩序。

    虽然这未必是他满意的结局。

    巴泽睁开眼睛,冰冷的眼睛指向夜空,漫无焦点。狰狞凶意像是冰层下的火焰,微弱却又坚韧地存在着。

    罗南知道,这哥们儿的眼神是送给他的,可这又能怎样呢?

    一个有趣的变化,呈现在格式塔结构中:“职员”一层,悄无声息地出现了巴泽的身影,这就是他在乌沉锁链帮助下,按照所设秩序重塑形神结构的结果。

    对此,罗南已经提前向柴尔德做了说明。

    柴尔德默认,可巴泽未必心服……好吧,是肯定严重排斥。

    身列格式塔,会承受怎样的约束力,罗南手边的例子不多,可比性也不强:身列技师层的魔符很听话;学生层的猫眼则很桀骜。至于在职员层的巴泽……

    乌沉锁链蓦地激颤,哗啦啦的震音里,巴泽身体猛一个抽搐,形神结构深处,某个早已扭曲变形的“钩子”崩声粉碎。

    刹那间,隐晦的波动透空而去,罗南一怔又一惊,心叫不好,未能反应,安翁的意念,便如同在火炉中拔出的长剑,划空而至,带来强烈的灼痛感。

    那个“钩子”,肯定就是安翁控制巴泽此类祭骑士的手段。就算巴泽已经被安翁放弃,出现这种变化,也难免会惊动于他。

    不过,安翁的强烈反应,原因可不只是“丢了个巴泽”那么简单。

    罗南实现了对巴泽的“控制”,在其混乱本质之上,架起了约束的秩序,某种意义上,这就等于控制了幕后妖魔的一部分力量,即便是已经舍弃的那部分。

    这就好比安翁试图控制一块大陆,弄得天翻地覆,还没有得出结果。可旁边的罗南,倒是先控制一处因为火山地震而脱离大陆主体的小岛……

    大概就是这么个味道。

    比喻可以形容现实,终究不能替代现实。罗南与安翁,不是岛和大陆的关系,他们中间没有汪洋大海,有的只是说不出远近的感应距离。

    太危险了!如果罗南是安翁,大概也会这么想。

    更何况,还有另外一个元素渗进来:

    乌沉锁链在响,一直在响。

    ://..///36/3680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