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一百二十七章 浊云变(下)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罗南的感觉非常微妙。网『.%

    以前当他立起祭坛框架的时候,总能够然世外,不受“祭祀者”的直接影响,只收取相关的“好处”——只要他能承担得住。

    可如今,安翁的恶念袭来,真理天平的投影莫名接入,那份高高在上的感觉,就受到了“冒犯”,他支起的祭坛框架,也受到了外力的侵蚀和碰撞。

    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

    可想想也对,真理天平在公正教团,是至高无上的圣物,也等于是祭器的作用,可以算是另一个祭坛框架。安翁已经上了秤盘,就等于是真理天平的祭物,一物两用,目标相异,性质不同,冲突在所难免。

    而且安翁目前所做的事情,可不只是让两个“框架”撞在一起,他透来恶念,锁定目标,分明就要把罗南扯进漩涡深处来!

    貌似他已经成功了。

    罗南试图将真理天平投影从脑子里清出去,但没有用,这玩意儿越来越清晰,尤其是白色秤盘那一侧,似乎有勾魂夺魄的力量,牵引心神,无可躲避。

    细究其根源,似乎隐约牵涉到了“真理之盾”的结构模式,以至于他身体内外都有些紧,好像被无形的丝线捆住了一般。

    罗南不太舒服地挣了一记,哪想到身外的仪器当即响起了警报,车厢里所有人的视线一下子集聚过来。

    章莹莹这个临时护士当即把手抬起老高:“我什么都没干!”

    “你就是想干,也干不成。”

    白心妍正通过ar影像整合仪器数据,各式图形数据分级排列,非内行人能看得眼皮乱跳,不过这个时候,谁都能看到,左侧区域,一条近乎平直的波线图上,突然有了一连串细微的波动。

    “肉身强度有变化,虽然幅度很小。”白心妍的视线转过来,从罗南脸上掠过,“真理之盾没有出裂缝吧?”

    “这个,不太清楚。”

    罗南伸手挠了挠面颊,有点儿不好意思。虽说事涉隐秘,不能细说,可他也没有硬充好汉,而是拿出了不确定的姿态。

    白心妍微抬眉毛,还没说话,章莹莹已经重新一巴掌按在他肩上:“不清楚?什么叫不清楚?”

    “不是我这边的问题……”

    其实就是!

    落到这个地步,罗南必须承认,他玩大了。

    此时,罗南已经能够感应到,在他“身畔”,存在一个强大的“热源”,那份熟悉的秩序感,毫无疑问就是柴尔德。

    结合逻辑世界里的情况,还有“高仿品”收集到的一些安成礼的记忆碎片,罗南做出一个让他啼笑皆非的判断:

    或许他和柴尔德一样,都被安翁“先斩后奏”,送上真理天平,成了砝码底物……他也有被摆上祭坛,成为祭品的一天?

    这可真叫讽刺。

    一直以来搭建祭坛框架的然感觉,多少让罗南失去了准确判断。就算安翁是自己吞饵,撞上门来,魔符的等级也占优势,他那份“见猎心喜”的态度,也过于轻浮。

    最初近乎崩盘的困局过后,安翁立刻用老辣决绝的应对方式,给罗南好好上了一课。

    如果他猜得不错,安翁应该是抓住柴尔德为他加持“真理之盾”这个环节,用他所不理解的教团秘术,一举功成。

    而且事情不会到此为止,现在罗南貌似已经代替了柴尔德、欧阳辰这等人物,成为安翁对付的第一目标!这种拉仇恨的本领,连他自己都是醉了。

    当务之急,自然就是让事态重新进入正轨:欧阳会长也好,柴尔德也好,那两位是不是闲得太久了?

    “也许安翁正针对柴尔德力,结果殃及池鱼?”柴尔德给罗南加持,是有目共睹的,剪纸皱眉猜测,一下子就上了路。

    红狐沉声道:“也可能是直接针对,隔山打牛。”

    章莹莹伸手点点红狐,却是大为赞同的意思:“没错……那就先做防护措施!”

    “现在没有条件。”

    白心妍摇摇头,抬起手环对外联系,很快接通:“修女,你家老板惹祸的本事,隔一层‘世界’都挡不住,我建议你催一催欧阳会长,战决!”

    罗南脑袋垂下去,一时真有点儿没脸见人的意思。不过他终究不会在世俗层面上分心太久,也不能完全指望别人帮忙,心神很快又集中到“祭坛框架”之上。

    安翁那边,一刻都不能放松,即使对方正以可以目见的度衰弱下去。

    “时间不多了。”安翁很清楚自己的状态。

    在“斗兽场”中, 3号一半的节肢都被嘶咬吞噬,神态萎靡,几无还手之力。

    安翁的灵魂区域颤抖着收缩,只剩下全盛期的一半。而剩下的这些,仍被两个漩涡撕扯分流,斗兽场还在其次,真理天平投影处,才是大头。

    既然将罗南摆上了秤盘,且是……也只能是真理侧一方。那边加码,安翁这里也要跟上,偏偏罗南的份量,绝非寻常之辈,他与柴尔德合为一处,使真理天平投影,瞬间又滑向了“不平衡态”。

    越是这种危机时刻,安翁的心神越是冷澈凝定,仿佛真理天平的投影,明明虚幻,却自具圣物的威仪,不朽的根性。

    短时间内,以燃烧灵魂的方式,他可以顶住的……甚至还能够获得更强的张力,实现更优的结果。

    “崩!”

    仿佛是用力拨动弓弦,“震音”响起的刹那,探测波横扫深空,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强横且通透。

    这一瞬间,对安翁来说,逻辑世界也好、浑茫星空也罢,几乎完全透明。他的意识漫过虚空的各个角落、各个层面。

    与“透明”相伴的,是一层泛起的“云雾”。那是探测波触及物质层面,交互干涉形成的现象。

    大概这种“云雾”积得多了,很快逻辑世界的夜空,都变得有些污浊。

    “崩!”又一声震音传出,逻辑世界的能见度又下降一截,有如大雾沉降。夜幕中,三栋摩天大楼似乎都扭曲起来。

    “欧阳!”柴尔德与真理天平投影还有一些心意感应,间接也能触及安翁的状态,一时凶兆大起,向欧阳辰示警。

    未等欧阳辰回应,便在这昏蒙的雾气上层,忽地蹿出一道电火,刺目分叉的轨迹,像一株被伐倒的天树,直砸下来。

    为什么是砸?

    因为转眼间,电光扭曲盘绕,强光之后,就是浑浊且又凝实的阴影,那模样倒像一个捏合的拳头,散乱的电光就是飘动的毛,整体上看,简直就是一头妖兽的巨臂,轰然而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