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一百二十三章 妖魔爪(上)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欧阳?欧阳辰会长!

    罗南总算明白了何阅音的意思,怪不得她对教团的那些强者,完全不予考虑,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

    他从没有真正见过欧阳辰,但对这位以“内逻辑”理论教导能力者,更发明了“六耳”,搭建起灵波网的分会长,也是如雷贯耳。如今正面见到,又感觉与自己预想的形象颇为符合,竟丝毫不觉得陌生。

    安翁与欧阳辰就更熟悉了,同在夏城多年,彼此制衡,两人之间打过的交道,甚至比对各自的会员、教众都要多。

    这位已经年过百岁的老人,抬头仰望与之前并无差异的夜空,喃喃道:“逻辑世界,我记得,你曾经与我讨论过类似的构想。”

    “是请教。”欧阳辰依旧谦虚低调。

    “但我拒绝了。”安翁怀想当年,颇是感慨,“神职者与研究者一样,都向往真理,但我们不会把圣物摆上实验桌。我们总有一个禁区,敬畏或者恐惧,总之,都要回避;而研究者不同,你们会随时践踏神圣的领域……”

    欧阳辰安静听着,并不反驳。但作为一位超凡种,他只是站在这里,就让这处起降平台上,除了安翁以外的所有人,都坐立不安。

    事实上,安翁与欧阳辰的对话,通过天演领域,传送到其他两位主祭那边的时候,无论是郑晓还是安成礼,瞬间的反应与活吞掉一个炸弹也差不多。

    郑晓闭上眼睛,安成礼则呻吟出声:“这家伙从实验室里出来了……肯定是因为过线,哦见鬼!”

    安翁则笑:“欧阳,我的孩子们太不了解你,不了解你的作品。”

    欧阳辰的视线从安翁身外的复杂光线图形上掠过,也如安翁一般,抬头看向天空,若有所思,没有即刻回应。

    安翁很快把视线收回,像一位老友,一位长辈,分析他的行为:“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发明家,而是一名理论研究者。你抓住一个疑问,会围绕它研究,直至形成一整套有价值的系统。比如你搭建起灵波网络,别人只看到那份便利性,但我知道,你是在研究灵魂,研究精神力量,研究精神层面相对于物质层面的存在性,要搞清楚那份扭曲现实的力量,从何而来……”

    欧阳辰注视老人斑驳的面孔,平静答道:“这是我一直追求的。按照贵教团的说法,是世界的变革源头。”

    “哦,是的,开启的真理之门!”

    安翁如此轻易地说出“关键词”,让两位主祭都是头皮发紧。刚刚那个不惜与柴尔德撕破脸,力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计策的,真的是这个老家伙吗?

    “我感觉我们都是笑话!”郑晓这边,安成礼再次通过私密线路与他联系,“老头子的脑容量肯定出问题了,又或者,他根本没把我们当成一回事儿,我们该想个办法……”

    郑晓忽然什么都听不到,这条私密线路莫名其妙地断掉了,与之同时,天演领域中,冰冷寒彻的意念,切过他的神经,慢慢挫磨。

    安成礼那边,只会比他更糟。

    郑晓闭上眼睛,旋又睁开,毫无疑问,他与安成礼这条私密联络渠道,老头子一直都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们耍闹。

    也许郑晓应该庆幸,就算是私下交流,出于谨慎考虑,他也从来没有对安翁口出恶言。可在此刻,他不只是担忧老头子翻旧账,更无法理解,安翁他突然如此“坦承”地表明态度,是个什么意思?

    鬼使神差地,郑晓的注意力转向了天演领域的核心,那个真理天平的投影。

    “不平衡态”仍在持续,可是郑晓注意到,原本已经一压到底的白色秤盘,不知什么时候,又抬起了一些;黑色秤盘上,具现化的环蛇,也开始重新恢复活力。

    那么,与之相对的混乱元素在哪儿?

    郑晓恍惚着似乎明白了什么,可精神层面的压力再度升级,冰冷沉重,让他的思绪无法进一步深入下去。

    偏偏安翁与欧阳辰的对话,便如春风般和煦:“不管怎样,我能够感觉到你的成就,欧阳,你正试图给物质层面重新定义规则!”

    欧阳辰微微摇头:“如果真有这么一种形式,我希望可以复现出来。但到目前为止,我所能做的,也只是捏出一个似是而非的模型,一个小小的副本。”

    “至少这里是一处可以放开手脚的战场,足以减少对世俗世界的影响。看,柴尔德他们打得很开心……”

    安翁说话的空当,霜河实境终于承受不了两位放开手脚的强者对轰,与a栋大厦的连接部断折,大半边结构向下垂落。

    柴尔德与巴泽的身形几乎同时飞起,撞入a栋大厦的楼体,随即更强劲的冲击波横扫,上下十多层的玻璃幕墙轰然破碎,飞落如雨,整栋大厦似乎都在晃动。

    如果真是现实层面,这一轮对轰下来,周围市民死伤怕不要成百上千,可如今,空无一人的大厦,就算全都拆掉,也没什么。

    要担心的,也只是楼顶这些教众而已。

    柴尔德与巴泽的交锋越来越激烈,安翁虽是主动提起,可他的视线大部分时间还是停驻在欧阳辰身上,非常专注。

    “安翁?”

    “真的是很不错的设计。”安翁盯住欧阳辰,微微点头,“你保持了很高的独立性,更多的是借用物质层面现有的东西,消耗不算多,承受的压力也不大……很难想象,这是一个瑕疵品。”

    欧阳辰微笑回应:“所以因为过载而崩溃的可能性很小,安翁不必在这个方向考虑了。”

    被一语道破心中所想,安翁只是哑然失笑。“欧阳你既然明知道这是一个‘不成功’的作品,那为什么不继续研究呢?留在你的实验室里,专心致志,忽略社会上的纷扰,让它继续按照既有的方式进行……”

    “安翁,我就是按照既定的方式来做。”

    欧阳辰很认真地面对身前的老人:“现在,我正是按照里世界最具代表性的方式,在这里,在名义上只有我一位‘超凡种’的夏城,宣告属于我的规则,满足我的实验要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