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一百零二章 辩真理(下)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在开口的这一刻,罗南想到的是瑞雯。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那天晚上,瑞雯在突破深蓝行者围堵的时候,一身力量,由物质层面无缝切换,推入精神层面。形成的强绝爆力,以及无以伦比的节奏变化,让罗南一生难忘。

    罗南没有真正见识到柴尔德的实力,不过仅就“节奏协调”这一层来讲,瑞雯要在他之上。

    正因为缺乏那份浑化如一的协调节奏,所以在双方精神层面对峙期间,柴尔德给予他的压迫力,总有些飘忽断续,精神风暴的冲击,就很难达到瑞雯的爆力,与血焰教团的摩伦元老相比,也差了不止一筹。

    可是,柴尔德与瑞雯、摩伦的差距,有这么明显吗?就算不拿瑞雯这个小姑娘来比,为什么他觉得,这位“真理之耳”的气魄,更在摩伦之上?

    这就是罗南的疑惑,如果纯粹用言语来表述,涉及到各种背景、隐秘,多说上百句、千句,都未必能表达清楚,他却只用了两三句话。

    接下来,柴尔德的回应更简单:“原因?”

    他简单复述了一个词儿,随即向前迈步,就这一下,整个豪华包厢似乎都在颤。

    这并不是人们的错觉,包厢里的仪器、陈设,以及站着、坐着、跪着、躺着的人体,都微微地跳颤一记,三个被击毁的机械人,更是出咯咯的抖振声。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柴尔德身上,一层炫目的光晕,从胸口位置向外围扩散,瞬间周覆全身,也照亮了整个包厢,各个角落,阴影全无,纤毫毕现。

    也在此刻,加密频道里,信息爆炸:

    “啊啊啊,真理之盾!”

    “狂乱了,一言不合就开干。”

    “真正作死,完蛋……”

    “交涉呢?支援呢?”

    “小猫快跑,度,度!”

    猫眼不自觉向后退了一步,但最终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因为前面的罗南,直面柴尔德的恐怖压力,一动未动,最多就是多了两声咳嗽。

    罗南的身体压力更大了,不过精神层面,也就是那回事儿。他微微眯起眼睛,看柴尔德身上,炫目的声光效果。

    随着柴尔德的气息外放,周边区域环境,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抖动的已经不只是豪华包厢,整个霜河实境,似乎都在颤栗。

    柴尔德要动手吗?罗南不这么认为。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此时此刻,在他眼前呈现出来的,只是一座以肉身为基础,搭建起来的能量信息运转结构。受物质层面的限制,该结构并不像精神层面那么直观,细节什么的是看不清的,但大体的原理,依然是很清晰地呈现出来。

    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彼此推挤,交互干涉,形成了一个同时存在于物质与精神层面的“漩涡”,圈起了一个动态却又稳定的架构。柴尔德的精神与形骸,就这个架构之中,浑然如一,彼此支撑,互相作用。

    这就是柴尔德的回复。

    也许他很难实现瑞雯形神混化、协调统一的节奏,但他的形神状态,却是搭建起了一个稳固强大的结构。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内蕴巨大力量的原子炉,其内部精神物质交互干涉,激烈碰撞,偏偏一应运转,精密协调,尽善尽美。

    罗南一时哑然,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理解柴尔德的力量层次。那已经远远出了罗南所见的任何一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罗南很难想象,肉身凡胎的人类,竟然能够在体内积蕴如此惊人的能量。

    刚刚在精神层面的攻防,掀起的风暴,说到底,只是这个“原子炉”外溢的热量作用罢了。

    同样的,柴尔德的答案,如果用语言“翻译”,想要彻底弄明白,至少也是千言万语。如今只是一个迈步,就已经清楚明白。

    两人交流的基础,正是精神层面的“对峙”。乌沉锁链与精神风暴,一守一攻,每时每刻都在撞击、刺探。

    他们所要做的,只是把交流中出现的一些情况,用语言的方式复述出来,相较于现实层面的那些,或许还更贴近于二人的本意。

    罗南必须承认,他很适合这种交流方式,简单直接,省了很多无意义的口舌,也不需要表明什么态度。所有的意图,在精神层面的彼此冲击、刺探中清晰呈现。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这种交流方式太吃力了。罗南的灵魂可以支撑,不代表他的身体还能抗得住。

    所以,他试图用更多的语言转译,先就要对柴尔德精神风暴判断失误而道歉:“对不住……不过,我并不觉得我爷爷的理论不系统,出现这种情况,只是方式选择的问题,还有早年理解的深度欠缺。”

    别的都无所谓,唯有一点,也就是柴尔德对格式论“缺乏系统性”的评语,让罗南很不满。

    “我心如狱”的格式,就是系统研究的结果,只不过罗南选择了一种险僻的方式——通过服用精神药物,渐渐修正神经系统格式,最终获得了这份能力。

    在这个过程中,他忽略了身体的问题,也是因为之前的五年里,他对格式、对能量信息运转结构的本质没有真正领会。

    他相信,如果给他时间,重来一遍,他会把灵魂与肉体的协调做的更好,至少不会出现这种极度失衡的情况。

    在辩解的时候,罗南的手指在自己身上、甚至隔空在柴尔德身上虚点、比划,也进一步明确精神观照的焦点,那是他近一周来,琢磨出的一些脑神经、脊神经结构、节点。如果过去的五年里,他能够给予这些地方以额外的刺激和锻炼,结果或许会截然不同。

    “见鬼了,他在干什么?”

    “这到底是在道歉,还是辩解?”

    “他爷爷的那个理论是怎么回事儿,有谁知道吗?”

    加密频道里,一帮热心人士都看傻了眼。罗南这样前言不搭后语,又是比比划划,任谁看了都觉得莫名其妙,毫无道理。

    他们自忖,但凡是换了自己上去,肯定会一巴掌拍死去球,可从目前的情况看,柴德没有动手——非但没有动手,而且他深灰的瞳眸投注在罗南身上,看上去十分专注。

    这算什么?神经病与狂信徒的交流?

    呃,出奇合拍呢!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