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四百零四章 妖魔影

时间:2018-05-16作者:减肥专家

    费槿就像一位回到家中的淑女,保持优雅姿态,从阳台出去,转向旁边的卧室,还记得轻声道一句“诸位晚安”,这才轻轻带上门,自去安置。

    其实大家都知道,有罗南这位感知大师在侧,关不关门毫无意义,也就是做个姿态而已。很快,卧室中呼吸从浅细转为紊乱,仿佛陷入了一场噩梦中——对于真正的费槿来说,差不多也就是这个结果了。

    “明天请白先生过来看一下比较好。他是精神入侵、催眠方向的专家。”何阅音提出建议,以祛后患,罗南自无不可。

    这种事儿也就是一句带过,何阅音过来的目的非只如此,罗南很清楚,也想好了如何解释:“那个,阅音姐,哈尔德夫人到了夏城……”

    刚开了个头,颇响亮的口哨和起哄声便从阳台外面涌上来。有几个闲极无聊的二代,一直期待罗南和费槿在阳台上做出些事来,如今虽说费槿自个儿进屋去了,可转眼又无缝衔接,换上来了一位姿容风仪更在其之上的大美人儿,似乎更有想象空间,所以情绪又给挑上来不少。

    这期间已经够不少人再塞些酒食下去了,酒劲儿药劲儿上涌,嘴里头的话只有更没边际。那些不着调的言语,毋须再述,倒是此前一直作为挑事儿急先锋的何东楼,一看到众人口中“巨有范儿的ol小姐姐”,便直接舍了刚勾搭上手的长腿美女,拉起领子缩头便跑。

    “罗南尺”和“阅音尺”同时作用之下,或许他才是那个最可怜的人——活该!

    罗南不理会何东楼,视线在那些家伙身上一扫而过,暂时也并未上什么手段,只是重新组织言语:“话说血焰教团的人,对渊区构形都挺感兴趣。田邦请我做技术顾问,哈尔德夫人也是一个路子……”

    他有意略过了“白骨山丘”这个不容易解释的节点,重新理出一个似是而非的逻辑,但想来何阅音应该能够理解个七八成。

    可刚说完,罗南自己倒是一怔:话说田邦一力主导有关“堡垒”项目,在渊区固化构形上发力,难不成也是对血魂寺有想法?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也是他以前忽略的角度。

    “罗先生,既然说到田邦,我觉得哈尔德夫人会很乐意让田邦知道你与她们那枝的合作,田邦也许不在乎,可是他幕后的团队,就很难预测了。”

    “呃,是吗?”

    “能够削弱田邦可能的盟友,并为自己争取一个助力,本身风险也并不算大,何乐而不为?”

    “呵呵。”

    这又是一个罗南没想过的问题。不过以哈尔德夫人的心计手腕,考虑到这些也是正常的。与她相比,罗南的心智水准确实不在一个层面。

    此时,何阅音的视线落在了虚拟工作区里,注视那幅速写作品,有些惊讶:“这是针对哈尔德夫人的通灵图?”

    “算是吧。”罗南漫声回应,他已经发现,再怎么考虑哈尔德夫人与田邦的冲突问题也是白费功夫。他不会放过深入研究血魂寺的机会,西南火山区下方的那个实体血魂寺,还在苦等有关构形方面的突破呢。这也算是他净化云端世界,袭杀宫启的一个极重要的环节,肯定是让不得。

    何阅音调整角度,渐与罗南站了个并排,很认真地观察这幅作品:“我见过哈尔德夫人一面,总觉得她的气质很难把握,这幅画倒是让印象一下子鲜明起来……还有没有更具体的信息?”

    “现在说不好。”罗南并未说出仍不成熟的看法,但此时的心中渐有定见。

    玩心眼儿,他肯定不是哈尔德夫人的对手;可是从渊区固化构形的角度看,有虚脑体系傍身,那边与他的差距只有更大。

    两边互相“合作”、互相“伤害”,归根到底还是要看各自优势兑现的速度。即便哈尔德夫人居心不良,只要罗南能够破解、最好是及时破解血魂寺的奥秘,那么还是他占便宜。

    至少从罗南的理解是这样。

    有一个问题是,他是要接受哈尔德夫人的邀请,以“技术顾问”的身份,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进去呢;还是更干脆些,不管有门没门,直接砸出一个来,积极入侵?

    通灵图都画出来了,还用说么?

    罗南撇撇嘴,越发觉得纠结这些事情毫无意义。随着念头明确,一道信息激发,跨空远去,与正在云端世界“值守”的魔符对接。

    单独垂落的“蛛丝”,已被证明奈何不了哈尔德夫人,罗南只能让魔符亲自出马,以求奇效。

    数秒钟后,那头丑陋又灵异的妖魔便跨过精神深空,也跨空了云端世界与本地时空的壁垒,悄无声息地降临。并在夏城亿万人汇集的情绪浊流中,寻找到了目标,渐趋渐近。

    东城区,两位血焰教团主祭所在的房间,沉默的时间越拉越长。哈尔德夫人闭上眼睛,屏蔽了一切光线,然而心神烛照,洞彻幽暗,脑中自有清明。

    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安宁。

    当然了,真正的安宁几乎不可能存在。因为当你面对一位感知大师,就像是遇到了始终附于身后的魂灵。也许这里没有“无声雷云”的压迫,却随时可能有一对眼睛追摄锁定,任性来去,几乎没有将其遮蔽的可能性。

    这绝对是超凡种级别的威能,就算罗南现在还有着明显的短板,不管是在身体上、在性格上,可是,他的市场前景已经飙升到了最顶尖的那一层,无限光明。

    现在这种社会,就算市盈率持续上涨,也无法阻挡投资者们对于未来的期许。而潜在竞争者更不会心慈手软。资本市场上有多少龌龊,在里世界也不会逊色。

    一个混沌的大漩涡已经形成,那位自称旅行者的“投资人”,是继续增资入场呢,还是已经举起了屠刀?至于血焰教团,乃至哈尔德夫人自己,明知道前面是个大漩涡,还要把有限的本钱,投入进去吗?

    好吧,她根本没的选择。

    哈尔德夫人等于是签了一份对赌协议,以有限的力量,撬动庞大的资本,要么功成名就,要么净身出户,乃至天台一跃……

    嗯,很兴奋!

    危机和绝望的元素,从高层级的理智和情感,一层层地下渗,次第转化为躁动的情绪乃至于过电般的战栗,由高就低,汇成洪流,淹没身心——自从亲手斩下了丈夫的头颅,这就是她最珍视的感受,每次到来都要细细琢磨,久久体会。

    “老板。”

    耳畔是殷乐发颤的嗓音,内蕴的战栗感,与自己的这股形似而神非,是一种高低层次全面崩盘,惨淡收拾的混乱局面。

    不得不说,长期在世俗世界逗留,殷乐的思维方式,很大程度上已经不是一个合格的主祭,而是优秀的商人。她已经失去了从超凡层面推衍解析的能力,也就分外缺乏相应的抗压能力。在这个角度上,她确实比不上任鸿那个背叛者。

    可是哈尔德夫人很清楚,这种局面正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她从来没有把殷乐当成继承人来培养,从前没有,现在也不是。

    哈尔德夫人仍没有睁眼,只是将搁在膝上的手掌向外摆了一些,两秒钟后,她的指尖就触碰到了殷乐柔顺细腻的发丝,掌心与顶心的温度交织在一起,感觉很舒服。

    她轻轻地摩挲几记,便听到殷乐那带着闷音的低语:“老板,对不起。”

    殷乐,她商业帝国的执行官、教团中的权力触角,闲极无聊时的逗闷宠物。对于殷乐,她从没有过高的期待,只要能够为她屏蔽一些来自世俗社会的杂音,便已足够。

    如此来看,这个“逗闷宠物”已经远超出她的期待上限,证明这是一笔超值的投资。既然超值,她又怎么会生气呢?

    哈尔德夫人轻轻叹了口气,不是郁闷,只是难得的感慨。她轻抚殷乐顶心的动作依然温柔,也许是高压过后的放松吧,今天她的心绪便如微风细雨中摇动的蛛网残丝,理不清、看不明,淅淅沥沥,若有若无。

    感觉么,倒也不坏……不坏?

    一念萌生,她抚动的指掌忽地定住,心下惕然。这些早已经沉淀在心里的残思杂念,沉渣泛起,是何道理?

    空气瞬间凝固了,本就极度敏感的殷乐,几乎是随着头顶掌心的停顿,呼吸心跳也随之凝滞。她不敢有动作,只能勉力抬眼,去看自家老板的神情。

    恰在此时,哈尔德夫人睁开眼睛,两边目光轻触,殷乐下意识想躲,又不敢躲,只能是僵在那里,尽力保持住表面上仅有那点儿镇定。

    数秒钟后,哈尔德夫人的叹息再度入耳:“夏城,真真不是久留之地。”

    “老板,那我们……”

    “这也不是想走就走的地方。”

    哈尔德夫人淡淡一句,便又闭上眼睛,并收回了手:“太晚了,去休息吧,想多了毫无意义,不如扎实睡一觉,好梦……嗯,最好不要做梦。”

    “是,老板。”

    殷乐不敢再多说什么,她慢慢起身,轻手轻脚地退出去,并关上了灯。

    即便她已经很注意了,哈尔德夫人敏锐的耳目,仍然可以听到有节奏的脚步声,在这间公寓里回响。

    袅袅的余音,却仿佛是一头无形的妖魔,飘忽来去,缭绕不散。

    真的有这样一头妖魔吗?

    哈尔德夫人无法得到答案。

    可是当这个念头生发之后,便迅速爬满了心底每一个角落,根植于斯,缠绕不去。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