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四百零三章 旁类通

时间:2018-05-14作者:减肥专家

    哎呦,意外收获!

    罗南也没想到,把“罗南尺”架上去的效用,会体现得这么快。殷乐的心防壁垒,几乎是以溃坝的模式倒掉的。也许她本身还有修复的机会,可在就这个当口,在比渊区还要深邃的极域地带,魔符悄无无息地抖落两股“蛛丝”,以补上架构网络节点的功课。

    其中一股直接黏连了殷乐的形神结构,心神动荡的殷乐毫无所觉。而且在对接的第一时间,就有因心神动荡而溅溢出来的部分精气,沿着“蛛丝”流淌出来,无缝接入了“祭坛蛛网”,彼此贯通。

    至此,在罗南眼中,殷乐就成了为祭坛蛛网上一个正常运转的“节点”。罗南虽不能说洞彻她的一切,却也能够从相应的反馈里,见到大部分趋势变化,当然也可以做很多更直接的干涉。

    倒是哈尔德夫人那边,“蛛丝”虽然也能着力黏连,可当祭坛蛛网试图进一步与之建立联系的时候,却无法触及核心,提取不了生命精气,“胜者通吃,败者凋亡”的运行机制,在这里出现了阻滞不通的情况。

    如果“祭坛蛛网”的节点,都像是哈尔德夫人一样,这个网络可以直接关张大吉了。

    “这女人真厉害。”

    罗南怀着这样的心思,也不在意暂时的挫败,倒是对临时起意夺来的所谓“分析图示”有了更多的好奇心。他在“厉害”的哈尔德夫人眼中,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形象?

    由于图示逻辑清晰,罗南大概扫了一遍,对分析结果就有了一定的认知。

    感觉嘛,挺复杂的。

    略有些羞耻,又挺有趣;部分结论让他沉思,但也有的则比较排斥;综合起来好像有点儿可怕,但再琢磨琢磨,莫名还有些沾沾自喜。

    总体上,他还是觉得挺有道理。

    原来我是这样的人!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应该还可以吧……

    “老板。”八十公里外,殷乐哑着嗓子说话,气弱干涩,几乎难以为继。她现在脑子还有些昏沉沉的,完全不敢想,她糟糕的反应会带来怎样恶劣的后果。

    “别多想。”哈尔德夫人平静开口,“有些事情就讲究因缘巧合。这份情报我们来得容易,舍出去也没什么……罗先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

    这话是同时对两边讲的。

    罗南之前等于是已经“告辞”了,但真要再杀个回马枪,夏城这片区域,也没有什么门禁围栏能挡得住他。

    事实上,罗南确实还在“关注”。

    哈尔德夫人微微笑着,看上去对殷乐的重大失误一点儿不介意,对于罗南可能的负面反馈也不在乎,还有闲情继续做一个小分析:“罗先生的年龄,本就赶在青春期的尾巴,性格将定未定,有一个清晰的自我认识,也没什么不好。

    “而且,从情报上判断,由于在二次发育的最关键几年,一直服药改造神经系统,罗先生体内激素分泌多少存在混乱,发育也有滞后……身体影响精神,就算后续性格发生大变化,也是理所当然。为了注定的变化折腾自己,又是何必?”

    显然,哈尔德夫人也注意到了殷乐糟糕的状态,开始为她解压,而且还顺便调侃了一把罗南。

    这大概就是说,某人还是发育未完成、未定性的小孩子?

    罗南都不知该拿出什么态度来应对,哦,现在他已经是“告辞”的人了,应该装听不见。

    好不容易完成了自我心理建设,身畔却忽地传来笑语:“罗先生,先前那些话可能有些冒犯,可毕竟都是变数,万不能大意,也不能有什么逆反心理。强行改变性格,可未必是什么好事。”

    “……”

    罗南无言扭头,就看到一侧的费槿,青春靓丽的脸盘上,正展现出微妙莫名的笑容。与八十公里外的哈尔德夫人,构成了相似又相悖的同步图景。

    这算反攻?

    罗南真没料到,对方还会使用费槿这个“旧渠道”,正皱眉的时候,费槿本已经恍惚迷乱的眼神重现灵光,轻轻扫过,便停驻在罗南身前发光的虚拟工作区上。

    那里是罗南的速写作品,虽然只是轮廓,面目都还是错乱的线条,但摇椅上成熟女性的仪态已经出来了,又与八十公里外的情境,形成了一个清晰的对应。

    两边的女性,年龄容貌都不相同,却在此刻同步了言语和风韵:“罗先生对我挺感兴趣?”

    “……算是吧。”

    罗南开始是尴尬的,可转念又想,你们把我拆成了三块儿,摆在图表上来回折腾,还由不得我给你造一幅像?

    念头即生,他也在后面补充了一句,还文绉绉的:“夫人身上,多有可入画之处。”

    殷乐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屏住呼吸,

    哈尔德夫人依旧一派从容:“根据情报,罗先生初入行的时候,是位以画入道的‘通灵者’,非常的灵验。不知道这幅画,有没有什么讲究?”

    “唔,要说是有的。”

    罗南回头看这幅未完成的画作,想借此再怼回去,不能落了气势。可是到这里,心头的言语就像是这幅无以为继的速写作品,卡在中途,无法再演化下去。

    速写还是那幅速写,可是他刚落笔时的思路和架构,已经被持续变化的印象替换得面目全非。

    当然了,现在让罗南单纯做一幅速写很容易,寥寥几笔就能把哈尔德夫人的神韵勾勒出大概。可问题在于,罗南的目的从来不是单纯的速写,而是从精神感应的内核出发,多角度全方位的复现和提炼——和他自身的要求相比,这个草稿差得太远了。

    哈尔德夫人的根底,比他刚落笔时的认知,复杂深邃太多。

    此时此刻,罗南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临近考试结束,却仍没有完成答题的笨学生,无形的压力悄然滋生,等发觉的时候已经颇成规模。

    真是厉害啊!

    罗南已经不是头一回发出这样的感慨,不过他的脑洞也比上次大了不少:也许,这算是哈尔德夫人探进他心中的尺子吧!

    哈尔德夫人给罗南提了个醒儿。

    当他把“罗南尺”探进他人心底的时候,别人也会有一个反作用力。有的微不足道,也溃不成形,比如何东楼、岳齐,包括殷乐;有的则要强大得多、凌厉得多,就像哈尔德夫人。

    种种的力量汇集在一起、挤压在一起,理所当然会有压力。哈尔德夫人只算是最明显的那一股,其他的或整齐、或细碎的反作用力,还在持续地汇集中。

    其实罗南已经有过类似的经验了。当初“祭坛蛛网”刚架设不久,对其中流转的精气都是“抽税提费”,即便每股都只是个零头,但积少成多之下,还是有巨量的收益。这些收益当然是一种正反馈,可庞大的积累本身就是压力。也亏得罗南有魔符、血魂寺、灵魂披风等一系列分流渠道,才不至于被挤爆掉。他自己只需要一点点的“余沥”,就能持续撑大神轮冰洋,给身轮足够的推动力,保持高速进步。

    正反馈已经如此,负反馈的话……好吧,从更高层面上讲,反馈并没有正负之分,只在如何处理。

    看看哈尔德夫人吧,对于罗南此前咄咄逼人的施压,她所做的,正是进行了消化和再利用,就像、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熔炉,熔炼出最适合自己的材料。

    咦?说起来,两边的做法也差不多哈!

    只是哈尔德夫人那种“转化负面干涉力量”的手段,需要罗南好好琢磨和学习。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罗南一番思虑之后,终于抓到了一线灵感。也许他尴尬沉默的时候有点儿长,但没关系,随着笔尖轻摆,一时堵塞不通的思路打通,他也终于在空置很久的虚拟工作区上着墨。

    罗南没做别的,只是着力加强了明暗面的对比,使得作品中从容而坐的哈尔德夫人,位于暗面的部分有了更多的张力,以至于都显得微幅扭曲,就像是对外散发高温的熔炉,那半隐在暗面的瞳孔,就是通红的火门,仿佛随时可能从中溅射出高温烈焰。

    “哇哦。”

    费槿在旁边轻轻感叹一声,当然这也是与她的控制者同步的,而在此之后,竟然也没了下文。

    罗南嘴角翘起来,有些东西真的是触类旁通,当他的速写作品完成,一直模糊多变的印象,骤然间变得清晰明确。特别是始终在哈尔德夫人外围折腾的“蛛丝”,其触感反馈也变得实在起来:那确实像触碰到了一个由血肉密封的炽热炉体。能够感受到里面灼热澎湃的能量,但那份能量是高度有序的,几乎每分每毫都有明确的流向。

    他有点儿明白了。

    也在这时,屋子那边门声响起,没两秒钟,有人敲响了阳台的落地玻璃门:“罗先生,方便吗?”

    玻璃门那边,正是何阅音。

    “哦,阅音姐,请进。”罗南很快回应。

    这时候,费槿伸手轻扪胸口,向他欠身:“这位就物归原主了,她现在需要的就是好好睡一觉……卧室借用一下,后面就随您处置了。”

    费槿璨然一笑,随即转身举步,恰与何阅音擦肩而过。两人视线在虚空中摩擦,算不得火花四射,却有一份坚冰寒水涌动碰撞的沉滞冷涩。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