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四百零二章 回马枪

时间:2018-05-11作者:减肥专家

    ,精彩小说免费!

    殷乐的思维流动再次被搅乱,一方面是自家老板直接抛出“血魂寺”这一教团根基,引狼入室;另一方面是罗南毫不打怵、流利直白的切入。

    “你想怎么修正呢?是安全方面、效率方面还是大方向上?”听罗南的口气,简直像是手边有一整套“血魂寺”的结构模型,而且已经研究千百回,底气十足。

    殷乐心头闷住一口气,怎么也吐不出来。

    哈尔德夫人的睫毛,也轻轻颤动两下,面上却是保持着舒缓的微笑,没有正面回答:“其实,我已经听到了罗先生有关‘植物’和‘工具’的论断……”

    “才几个小时啊,消息就传得满天飞。”

    哈尔德夫人所说的,正是罗南与李泰胜“聊天”的时候,对于血意环堡垒和真理天平两种体系的性质论断。

    对此,罗南感慨了一声,不只是因为消息发散的速度,也是因为他此刻试图建构的体系,恰是脱离了血意环堡垒的“工具型”,而向“植物型”方向偏移。

    “各个教团在渊区的固化构形,基本上都是‘植物型’,贵教团的血魂寺也一样。可坦白讲,你那边已经长歪了。毕竟渊区环境变化太快,而贵教团缺少一位真正的超凡种,难以及时调整架构,自然毛病多多。”

    “……罗先生一直在关注?”

    “嗯,是你们太暴露。”

    罗南以“坦白”对“坦白”,终于使得哈尔德夫人首度进入静默状态。

    唔,她更兴奋了!

    同时,在面上也表现得更加内敛。

    强烈的内外矛盾就像一个不断增压的容器,一轮又一轮地积蓄力量。

    罗南笔尖乍起乍落,虽然仍未能下笔,但他已经可以肯定,哈尔德夫人定然有一份独特的方法,转化外界的压力,使之成为自身状态的兴奋剂。

    这让罗南更有兴趣,他试图给哈尔德夫人再加几分压力,看看她究竟有什么转化秘法。

    “我觉得贵教团的当务之急,就是提升安全性。原本在渊区环境下,想顺藤摸瓜,侵犯教团构形并不容易。所有的线索都会被风暴湍流扭曲,如果再顺势做一些陷阱,是会坑死人的。可是贵教团在超凡种层面的缺失,导致构形体系严重僵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每日里与渊区风暴湍流的对抗,已经很耗精力了吧?这些本应该是你们设置安全防线的最好抓手……归根结底,就是近年来渊区的发展变化,已经逾越了当初的防御体系,从助力变成了负担,非但起不到遮蔽作用,反而会暴露自身的位置。这样一来,如果被人摸透了相关结构,顺藤摸瓜,情况就会非常被动。”

    殷乐忍不住腹诽:顺藤摸瓜的是你吧!

    一念方起,罗南的意念紧跟着过来:“我不否认,对贵教团的固化构形做了些研究。那是个很好的研究对象,和公正教团的真理天平比起来,固然毛病多多,却更具参考价值。”

    哈尔德夫人哑然失笑:“所以,我们是找对人了?”

    罗南哼哼两声:“除了安全防御以外,不能及时调整也导致存在太多的累赘结构,使效率下降;唔,贵教团这几年也一直在努力尝试进行修正吧,有没有感觉到越是修正,控制力在提升,可是导引借用的力量越来越弱?”

    说实话,罗南有些煞不住车。其实他是把这段时间在火山区建构血魂寺实体的一些怨气也掺和进来。血焰教团在建构方向上的失误,也影响到了罗南的思路,血魂寺实体汇聚的“熔岩湖”温度和对应的能量指标,至今未能达到标准,相当一部分就是“骨子里带出的毛病”。

    随着罗南在指斥的道路上猛踩油门儿,殷乐是越发地坐不住了。可能她本人都没察觉到,她的视线正频繁向自家老板的方向飘移。

    哈尔德夫人又一次陷入沉默,而且沉默的时间又有拉长。她知道罗南正在“理念面具”的主导下,也积极地引导了相关话题,可是二人在相关领域上的认知差距,要比早前设想还要大,大很多。

    要知道,那可是血魂寺!是她执掌的血焰教团的根基……真是耻辱呢。

    哈尔德夫人面上的笑容更深刻,肢体也更加放松,唯有心肺之间的某个区域,灼如岩浆滚沸,仿佛可以烧穿躯壳,偏又半分热量不透出来。

    她并不回避差距,但也不该迎合失败。所以她巧妙地移开了话题重心:“罗先生的建议真的是价比万金,那么您的意思,我们可以开展合作?”

    “不是已经开始了吗?”罗南很惊讶的样子。

    哈尔德夫人又笑:“罗先生您不再确认一下,夏城分会还有田邦那边的意见?”

    “……忘了。”

    罗南真的忘了,田邦与血焰教团、精确地讲是哈尔德夫人这一枝,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和仇恨。而如今夏城分会与夏城军政方面的合作又是在蜜月期,罗南本人还担任双方合作的堡垒项目组首席技术官。如果这时曝出来他与哈尔德夫人的合作消息,诸多事项将平添变数。

    可是,可是啊……所谓的“变数”威胁,与哈尔德夫人身上体现的特殊价值,究竟是孰轻孰重呢?

    罗南几乎又要滑入他最不擅长的领域里去了。而这时候,他叫破费槿的根底并坚持与之“密谈”的后果显现,灵波网上,何阅音发过来了通讯请求。

    “喂,阅音姐。哦,是的我知道,那女人只是个‘渠道’而已,没有威胁……能瞒住那边当然最好了,谢谢阅音姐,一会儿见。”

    呜哇呜哇一通话讲完,罗南好不容易暂时应付了过去,可想到“后头沉”的现实,忍不住就迁怒了一把:

    “你们闹的动静太大!”

    “给您造成了麻烦,我很抱歉。”哈尔德夫人不需要辛苦面对理论差距的时候,越发地游刃有余。

    “……算了,我确实很有兴趣深入研究血魂寺。合作什么的可以谈,但总归还要征询一下意见。”

    “罗先生,血魂寺的事情,并不适合公开程序。”

    “当然,我不会给自己添麻烦……回头我会找你联系的。”

    罗南说着又叹了口气。今天想要一鼓作气,窥破哈尔德夫人的“转化秘法”是不可能了。这女人简直就像是一座由血肉封装的壁垒,看似一刀子下去,鲜血横流,可无论怎样都刺不到底、见不到要害。

    作为教团根基的血魂寺,都撼不动她的精神防线,这女人难道就没有弱点吗?还是说他的方向出现了错误?

    罗南准备回去好好地做一番计划,发挥他精神感应网络的绝对优势,仔细观察监测,不管是身体、精神还是……

    “哦,对了!”

    罗南突然发现自己漏做了件很重要的事,可一个忘形之下,心念便顺着感应网络在八十公里外显化,很自然就造成了误会。

    这个“回马枪”使得突然,哈尔德夫人也是微怔之后才回应:“罗先生还有什么要说的?”

    罗南略尴尬,他总不能说“我忘了你们都还不在‘祭坛蛛网’里面,回头就把你们给套进去”之类的蠢话,脑子延迟了快两秒钟,才找到了搪塞的理由。

    感谢殷乐身前仍然发亮的工作区,它给了罗南灵感,而且也让他记起了一个非常关键的细节。

    “话说,你们准备工作做得不错。”

    “罗先生的意思是……”

    “就像费槿啊、分析图啊什么的。”

    便在这一刻,殷乐身前的虚拟工作区光影微幅变化,相关界面做了一次最简单的“回滚”操作——在没有任何人控制的情况下。

    至少,掌握唯一控制权限的殷乐,确定自己绝没有任何动作。

    便在殷乐毛骨悚然的注视下,工作区呈现的内容,便重新换回了最要命的那个:血焰教团两位主祭根据那份“persona”情报资料集,所做的人格面具分析要点图示。

    殷乐确实是做了很多功课,图示内容很多但脉络清晰、逻辑严密,属于那种只要认真多看几眼,就能把握最核心意义的优质导图。

    可就是这样的优秀作品,成为了一把致命的匕首,刺穿了殷乐胸口,并缓慢而坚定地深入。

    恍惚中,罗南的意念偏偏清晰明确:“这个挺有趣儿,可以给我拷贝一份吗?

    哈尔德夫人回答得也很淡定:“当然,希望对罗先生有一些借鉴意义。”

    “谢谢。”

    礼貌性的对话中,虚拟工作区依附的设备已经开始了数据传输,发到了罗南的私人邮箱里去。手握唯一使用权限的殷乐,从头到尾能做的,也只是旁观而已。

    他是怎么做到的……话说这也没意义了。

    殷乐闭上眼睛,她知道自己犯了一个低级失误:在将敏感图示替换掉之后,她应该立刻删除灭迹的!

    在哈尔德夫人吸引了罗南大部分注意力,在罗南滔滔不绝表达他对血魂寺的全面理解之时,只需稍动一下念头,就可以将危机无声湮灭。

    可是,她没有做……别说哈尔德夫人,连她自己都难以原谅这种迟钝和愚蠢。

    殷乐的心态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