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四百零一章 诡交流

时间:2018-05-11作者:减肥专家

    ,精彩小说免费!

    殷乐手指、足尖都有些发冷、僵硬。她强迫自己不去看工作区界面,同时使用意念控制,运用逐步淡出的切换模式,尽可能隐蔽地将一份不相干的图示资料顶到最前端来。

    这一过程还算顺利,至少没被罗南道破,也许他没有发现?可那位的意念,正持续不断地在她们精神层面点划,形成明确信息:

    “为什么找我?准备谈什么?”

    合理的询问,看似轻描淡写,毫不用劲儿,可这样的做法就是最不可思议的压迫力。殷乐忽然就醒悟,罗南以此方式隔空交流所隐蕴的意义。

    八十公里!也许世上有那么几位精神侧超凡种,可以将攻击距离覆盖到这里,甚至再提升十倍、二十倍。可那必然是借助渊区构形激荡风暴湍流而成,也必然会留下相应的痕迹。

    凭借固化在渊区的血魂寺,挡不挡得住是一回事儿,有没有预警是另一回事儿。

    偏偏罗南意念切入之时,血魂寺毫无反应。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罗南对于渊区风暴湍流的驾驭能力已经是出神入化,高踞世间绝大多数超凡种之上,也远超出血魂寺的层次;要么他就根本没有利用渊区,凭借纯粹的灵魂力量,把自身的精神网络覆盖到这片区域,捕获了血焰教团两位主祭的精神领域,并进行有效干涉。

    无论是哪种结果,都拥有击碎常识的恐怖威能。正是殷乐的这份明悟,使威能显化,仿佛汇结成乌沉沉的雷云,压在她心头之上。这要比她在极光云都所体会到的,更令人窒息。

    不知不觉,殷乐手指足尖的寒意,已经渗透到脊柱之上,半个脊背都是凉浸浸的,渗出了薄薄一层细汗。而在这个时候,哈尔德夫人的声音适时响起,不再通过费槿那个无意义的渠道,就是平常聊天般开口讲话:

    “我们希望向罗先生你询问,有关夏城外海上‘白骨山丘’的来历。”

    殷乐张了张口,却没能发声,纯粹是本能的不安反应。哈尔德夫人一语直击最敏感的区域,这本应是她们准备迂回探查的终极目的……好吧,现在她们已经没有迂回的余地了。

    精神层面,罗南的回答也是简单直接:“我没有理由向你们解释。”

    “那么罗先生言下之意就是,我们‘请求请释’这件事情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解释与否,只在罗先生一念之间?”

    殷乐咬住下唇,哈尔德夫人的语气很从容,可事实上她正运用近乎诡辩的技巧,强行在罗南威压之下谋取空间。这是此刻的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事情。

    摇椅轻晃,哈尔德夫人的肢体语言也很放松,她正在微笑,尚有闲调整一下双腿交叠的位置:“那么请容我下一个初步结论:夏城外海,那座可能是击杀金桐关键的白骨山丘,就是按照敝教团根本秘法‘血魂寺’建构而成的。罗先生您通过某种方式,掌握了这套连我这个主祭也实现不了的奇术……天纵之资,真让人钦佩又嫉妒。”

    极光云都这边,罗南撇撇嘴。他很多次“偷窥”到哈尔德夫人掌握全局的表现,惊艳之意已经没了,却仍然不好对付。

    他已经将“罗南尺”架在了殷乐心头,并使之急剧增扩,撬动心神防线,崩灭只在旦夕之间。可哈尔德夫人却很好地控制住了心头波澜,“尺子”确实在渗透,但撬动的力量并不明显。

    那位决断之狠、辞锋之利,罗南早有准备,他并不恼火,完全抛下了一旁只懂得摆造型的费槿,继续去尝试掌控“罗南尺”的增缩映射,也想听哈尔德夫人接下来的说辞。

    “传家的招牌菜式,被别人家的厨子端上桌,遇到这种事情,人心总难平衡……当然罗先生您可以用它击杀金桐,这份本事已经超出了‘血魂寺’的极限,怎么看也不是从我们这个破落教门中得来,行得正,站得直,也毋须给我们什么交待。”

    哈尔德夫人微笑自嘲,她明明是对着空气讲话,却仿佛旦角名家的独角戏,生动自然。

    数十公里外,罗南倒是脸上微微一热。

    莫看哈尔德夫人言语中处处站在罗南立场上讲话,姿态摆得极低,可里面分明还埋伏着锐芒尖刺儿——至少从罗南这里听来是如此。

    “血魂寺”这套秘术,本来就是罗南从血焰教团那里拿来。根子上就是就是摩伦强夺杰克残魂给自家人面蛛进补之时,魔符来了一次鸠占鹊巢,偷龙转凤。自那以后,血焰教团也没怎么对罗南下手,只是老老老实发育,全不知自家的辛苦放牧,都给魔符做了嫁衣裳。原本是遭遇战式的小仇怨,被罗南连本带息利滚利,玩了一把九出十三归,最后连窝端掉。

    嗯,最后还附赠摩伦傀儡一具。

    多多少少吧,罗南是有那么点儿不好意思。不过更多的,还是对哈尔德夫人心理状态的好奇之心。

    这位本该是“丧家之犬”角色的主祭,面对强势压迫却转圜自如的状态,还真不是装装而已。

    她有所恃?不像……从精神层面的波动看,那绝不是心中有底、浑不在乎的放松,倒像是一种兴奋状态下,由精神到肉体的刺激性享受。

    这个女人,她正在享受当前的危险情境。

    “有意思了。”

    罗南非但不恼,反而被激起了强烈的好奇心和探究欲望。他有预感,哈尔德夫人这样的特例目标,对他有关研究的推动完善作用,有一个便胜过殷乐十个,胜过天台上那帮醉生梦死的家伙百个、千个。

    以前他怎么就没发现呢!

    罗南挥挥手,将虚拟工作区中有关费槿的速写作品扫到了一边,重执电子笔,在工作区里迅速勾勒线条,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将此时哈尔德夫人在摇椅上从容自若的仪态,描画得七七八八。

    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也在这段时间里,哈尔德夫人的话音悠悠入耳:“敝教团不能要求罗先生您做什么,只能是厚着脸皮恳求,恳求看在一些香火情分的份儿上,施以援手。”

    罗南“注视”哈尔德夫人朱唇启合的神态,有关此人形神结构、生命草图、精神状态等多个层面的信息次第交汇,素材丰富,角度多样,可他的笔尖在柔光弥漫的工作区里几次起落,却仍有些不好下笔。

    有一种味道,他没有抓住。

    然而哈尔德夫人下句话一出,罗南的笔尖就歪掉了。

    “……毕竟我们也是夏城分会的成员,同属于能力者一脉。”

    什么鬼!

    罗南忍不住抬头,对屋里面嚷嚷:“哈尔德夫人是夏城分会成员?”

    两位保镖面面相觑,彼此沟通了一下,竟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毫无疑问,这是能力者协会宗旨的锅,它自命为容纳全球能力者的行业协会,而秘密教团成员也是能力者,相关人员入会理论上也只能持开放态度。

    只不过,像哈尔德夫人这样,带着教团精英加入,还定期缴纳会费的人物,少之又少罢了。

    罗南在速写草图上虚画了两笔,摇摇头:这还真是理由充分!

    哈尔德夫人目光明亮,唇角翘起,真像是与朋友沟通交流,坦诚明快:“当然,只凭借‘血魂寺’一项,我相信罗先生对血焰教团,多少也会另眼相看。这样,如果‘白骨山丘’答案不方便给出,那么我希望罗先生能够看在这份香火情的份儿上,帮我解决另一个问题,技术问题。”

    “技术问题?”

    罗南随口重复了一句,再次纠正笔尖,在工作区弄影,却仍然无法进一步勾勒细节,总是差那么一点半毫,这让他有些焦躁,但更有一份将欲得之而未得的冲动和向往。

    “差什么呢……嗯,我是说你们技术哪里差了?”

    一言既出,旁边紧绷得快要崩溃的殷乐,眼前却是微微一亮,心头骤然松弛,对自家老板的手段,已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转回来了……我真是后知后觉!”人一放松,心思便活。此时的殷乐终于醒悟哈尔德夫人一系列言行态度意义所在。

    从人格面具分析的结果看,哈尔德夫人及时放低姿态,坦诚应对,始终在罗南最弱势的社交手段上做文章,归根到底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诱导罗南的“强势面具”隐退,而里世界交流不可会有“弱势面具”出现,那么自然而然地,就会由“理念面具”占据主导地位。

    只要罗南开始讲道理,投其所好的机会就来了——因为其“理念面具”的本质,就是强烈的、对血脉至亲的情感需求。在当前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能够真正满足罗南的愿望,但退而求其次,从贴近理论研究、特别是贴近格式论研究的角度入手,便极有可能引发他的代偿心理,并获得有效的正反馈。

    与这时候的罗南接触,应该是最容易获得他好感的机会。最理想的方式,当然就是迎合他的想法和思路,和他充分交流,给他足够的尊重和理解,最好能提供给他灵感和启发。

    虽然明知道有这样的机会,也做了相应的预案,可在早前的危机情境中,什么预案都没了意义。反而是哈尔德夫人,临危不乱,做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示范。

    最艰难的时段过去了!

    殷乐迫不及待地这么想,而紧接着她就听到哈尔德夫人清晰平顺的语调:“罗先生,我之前可是说过的,就是传家的血魂寺秘术上差了。不知道罗先生是否有闲,帮助敝教团修正这方面的缺陷?”

    啊?

    殷乐心头方一窒,罗南的意念又大咧咧地切入进来:“是指你们教团在渊区的固化构形?那可是个烂摊子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