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九十七章 泾渭分

时间:2018-05-05作者:减肥专家

    “来吧,我给你介绍。这边都是可交的朋友……”何东楼俨然以罗南的圈子引介人自居,把跟着进来的一帮醉鬼介绍给罗南认识。

    罗南并不认识这些人,就是介绍了也没记住,反正不外乎就是谁家大佬的儿子、孙女之类。他只发现里面并没有何东楼今晚的正式女伴、那位女明星席薇。

    当然了,这些醉鬼也不认识他,都在那里嘻嘻哈哈,有位艳丽的夜店妆女性甚至直接上手,去摸罗南胸口:“哇噢,东楼你还藏了这么个禁欲系的小弟弟,参加派对不带女伴带保镖……小老板做什么生意啊?”

    “一边去,找抽啊你。”何东楼毫不客气拍开“夜店女”的色爪,可转瞬也嬉皮笑脸起来,“藏人的不是我,是我姐!我姐就跟着罗老板当秘书来着。”

    “你姐?哪个姐?”

    “呵呵。”

    何东楼在罗南注视下,又打起了哈哈。何家是个大家族,七八位适龄不适龄的女性,也够这帮醉鬼们瞎猜一会儿的了。其实,在酒精甚至药物的作用下,醉鬼们思维逻辑早成了渣渣,这个话题也没坚持过二十秒钟,只是把电梯空间搅得乱糟糟的,乌烟瘴气。

    罗南并不介意这种混乱,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看得出来,一帮人确实很放松——这看起来很合情理,毕竟是狂欢派对嘛。可问题是,在如今的极光云都,特别是在这种消息灵通的二代圈子里,还能如此放松,也算是很“珍稀”的一类。

    珍稀得好!

    罗南就问何东楼:“你们那个派对在天台?人很多吗?”

    “天台只是其中之一,天寒地冻好整人嘛,也有人喜欢室内运动……哎,什么‘你们’哪?我们!”

    何东楼强势纠正罗南的立场错误,又笑着去抓罗南的手腕,大概是想展示手环上的乱码表盘。却很快遭了报应,被罗南没好气地抽开,疼得呲牙咧嘴。

    他倒也不恼,只哈哈笑道:“你既然带着这玩意儿,就别再立牌坊了。我姐那边,我会瞒得好好的,一切放心。嗯,我会给你好好介绍,我知道你好哪一口……有席薇在,也都是知根知底,绝对安全。”

    说着,他还喷着满嘴酒气凑过来,压低了嗓门,神秘兮兮:“我知道你有认识的圈内目标,现在场子乱,你也提前把把关,万一再碰上黄家小子那种不开眼的,还不知要碎掉多少蛋蛋!”

    这家伙是指bhd团乃至莫雅她们吧。

    罗南理解何东楼粗浅的表层暗示,也看出这家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深层念想。不过他还是多花了两秒钟,再认真地观察一轮,才最终确定,何东楼真的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就比较厉害了。

    要知何东楼一帮人可不是什么平头百姓——这并不是说他们比平头百姓金贵到哪里去,而是说这帮人无疑都处在今晚这场风暴的核心圈子附近。

    如果到这种时候,他们对整个事态还一无所知的话,罗南真要对政府和军方的保密能力刮目相看。

    当然了像岳争那样的当事人,肯定是知道一些。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安排的,罗南并不十分清楚,也不感兴趣。他只是觉得,这个暂时封闭的小圈子很合适他做一些验证。

    何东楼还在拉拉扯扯,罗南看着电梯面板上跳动的楼层,忽尔一笑:“那边有比较清净的地方吗?”

    “有啊,太有了。”何东楼张口就来。

    “那就走吧,去看看。”

    几分钟后,罗南确实如何东楼所保证的那样,站在了一处相对清净的所在,居高临下,俯瞰整个天台。

    其实,这个位置并非天台的一部分,而是与之相邻的某个观景房。这边的阳台直对天台,角度高度俱佳,确实是附近视野最好的地点,可以览尽天台光怪陆离的景象。

    目前天台上比较热闹的区域,有边缘半悬空的空中泳池。这个季节,泳池原本可以改成封闭式结构,不过在一帮人的要求下,整个泳池还是暴露在高空寒风之中。至于恒温系统之类,更是不存在的,最多只是保持让泳池不结冰的程度而已。

    泳池边上,整齐排着一列泳装模特。她们个个肤白腿长貌美,但同时也被冻得嘴唇发青,却还要保持昂首挺胸,笑靥如花。

    就在她边身边,一帮身家亿万,却在刚才赌局中失利的败犬们,被“逼”脱下衣服,只剩一条裤衩甚至全部扒光,然后便怪叫着搂住池边的一位模特,“嗵嗵嗵”地砸落池中。

    当排满了泳池边缘的模特全被扑入水中,几十号的黑肉白肉在池中大肆折腾、呻吟怪叫,岸上的胜利者们则击掌庆贺,气氛喧闹、热烈而荒唐。

    天台很大,空中泳池只是其中一角,更不用说还有那些不愿意挨冷受冻,在其他区域狂欢的人们。总体上来说,罗南所感受到的氛围,与何东楼透露的情况是吻合的。纵然这其中也确实有那么一部分人,坐立不安,强颜欢笑,可总体上形势可控。

    罗南确实要对军方、政府刮目相看了。

    “你在这儿是感受不到氛围的。年轻人不要羞涩,要懂得融入环境,我姐那边你放心……呃,喝酒吗?”

    被罗南的目光罩住,何东楼后边的话就卡了壳,自动放弃已经被用烂了的老梗。灰溜溜进去端酒去了。

    罗南确实没有融入进去,也不想融入。他目前还只是一个观察者的角色,在超然的位置进行超然的观照,似乎又回到了“纯粹观察”的老路上去。

    这不符合罗南刚刚才有的觉悟,却更符合整个夏城的大环境。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更好的保密效果,就代表了更高的保密成本,也就更能证明夏城治理方坚决的维稳决心。

    还有夏城分会这边,从事发到现在的处理模式,尤其是何阅音隐瞒掉上万“疑似病例”的行为,就算有埋钩钓鱼的盘算,却也无法否认里面一以贯之的低调内核。

    维稳也好、低调也罢,说白了就是“控制局面、谨慎处理”的意思,谁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大。也许正像牡丹所说的那样,这已经是一个普遍且走向“政治正确”的大趋势,过早处置就等于是靠边站队,很容易陷入两难处境。

    这些道理,有的是罗南的推测,但更多还是任务频道里,竹竿等人一轮又一轮的讨论发言。罗南没怎么参与,可这种讨论就是“洗脑式”的——专门洗罗老板的脑子。

    刚才那轮“无声雷云”,让刻意低调维稳的治理者们很是狼狈。而现在,他们可以瞑目了。

    罗南已经停止了“无声雷云”的倾压态势。

    可硬要说罗南是多么“顾全大局”,那也未必。就罗南自身的看法,他只是进行了一次更具有技术意义的反省:

    “无声雷云”的强势压迫,造成的近似于“脑残光环”的效果,在技术层面来说,还是过于粗糙了。岳齐这样的普通人几乎情绪失控,反而对真正的强者意义不大。

    至少,罗南也没见哪位超凡种跳脚来着。

    罗南手肘抵住阳台石围,注视下方天台乱象。这些被酒精和药物麻痹了神经的人们,是附近少有的未受“无声雷云”影响的目标,是很不错的实验品。

    罗南希望能从他们身上寻找一个答案:有没有一个高效的结构以及对应的切入点,让一分的“介入”,变成十分的“效用”呢?

    无疑,罗南的想法就是一种构形思维。

    他也就很自然地去翻阅虚脑系统使用说明书,在这部“构形辞典”中寻找答案。当然,现在还多了母亲的研究资料。可那些资料更倾向于基础设计和片段采集,不如使用说明书里面那些成熟完整、可以直接拿来运用的实例。

    可这一回,罗南失望了。

    他找遍了使用说明书,竟然没有发现哪怕一个与他的要求、目前情况相关的构形实例。倒是击破、重塑这种负面气场,重新凝聚人心意志的有关结构颇为不少。

    没道理呀。

    搜索了两轮,到最后罗南甚至是对照着目录一点一点地翻下去,也没有任何收获。可半个月前的课堂上,他初次传授血意环的时候,也是在集体意志上玩出了花儿来……唔,等等。

    罗南忽然醒悟,授课时,不管他是怎么调动人心,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排除了一切无关干扰,集聚众人心神,以完成了弧面楔形基础结构由简到繁的累积过程,最终搭建血意环堡垒。

    那一整套过程,应该算是集结众人的智慧,排除掉无关的情绪影响,属于理性的发挥。和“无声雷云”下,浊流翻涌的情况有很大的不同。

    真要找出一个合适的例子,倒是更早些时间,为了应对瑞雯成为“千分之二小姐”后,风声鹤唳的糟糕局面,他搭建起来的祭坛蛛网,更为相近。

    然而那并不是建构在使用说明书的相关知识上,而是魔符……

    咝,这就有意思了!

    血意环堡垒时凝聚的集体意识,是理性之光的汇聚,而这也是构形思维最根本的意义。

    而祭坛蛛网,就像是魔符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挑动人类低层次的生命本能,“胜者通知,败者凋亡”,让贪婪浊流压过理性的光辉,在混沌无知中,结成它所需的形态,流向它所需的方向。

    当然,罗南相信强行控制的话,以魔符的能耐,也可以往积极的一面转。可正所谓“人心向上,人性向下”,最顺畅的作用,还是往下走,这已经属于天性的范畴。

    一者向上,一者向下。

    罗南自从拥有魔符和外接神经元之后,还是头一回发现,二者的作用范围,竟然如此泾渭分明。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