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九十六章 特简单

时间:2018-05-04作者:减肥专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电梯继续上行,罗南看着面板上跳动的数字,突兀地问了一句:“是不是太容易了?”

    旁边秦一坤和高德面面相觑,略为犹豫,才由秦一坤回应:“确实,那人心态就这样崩了……刚才罗先生你做了什么?局部加压?”

    “我什么也没做,除了一个最初的力。之前的设计被人轻松破局,可现在这出,答案自己就跳出来了。这么容易,为什么?”

    秦一坤小心翼翼地回答:“层次不一样吧。目前预想的两个嫌疑方都是很强大的势力,而那位岳先生毕竟只是个普通人。”

    所谓的“嫌疑方”,指的就是量子公司和基因交易所。岳齐这位“社会成功人士”显然不具备与那两家比较的资格。

    “当然,层次不同。”罗南认可这个先决条件。可是话又说回来,177层那两位公正教团主祭层次也不差,现在却也焦躁得很,这还是罗南并未刻意针对他们的情况下。

    在罗南眼中,大生活区这片区域,确切地讲是他的灵魂力量强横干涉的区域中,绝大多数人的思维、选择、行动趋向,突然变得特别……

    简单。

    是他的眼力和分析长进了吗?不,罗南从来不认为自己在分析局面、抽丝剥茧这方面有什么长材,之所以有“简单”的感觉,确凿无疑就是当下的局面莫名其妙变得直接且明朗了。

    便如那个激化事态的紧急通知,又如刚才岳齐心防壁垒崩溃的表现。

    罗南知道,这里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他弥放六合,直抵他人精神领域的“无声雷云”。就像竹竿所说,那些心中有鬼的家伙,不少人在强势压迫下陷入了“大脑缺氧”状态,进退失据,无所适从,大都凭低劣本能行事,以至于做出了种种荒唐可笑的愚蠢行为。

    可是公正教团的两位主祭,也大脑缺氧了吗?

    显然不是的。

    可他们的行为方式,分明也受到了影响,以至于情绪心理都出现了明显波动,原本还算森严的心防壁垒,均无声无息地开裂缝隙,暴露出不少破绽,可供罗南利用。

    系列的事态变化,让罗南若有所得。他似乎发现了一种方法,即与之前失败的糟糕设计截然不同的,能够弥补、至少是绕开他谋略设计短板的“新模式”。

    没错,罗南一直对治疗室里的失败耿耿于怀,胜利近在咫尺的时候,却遭人强行斩断,前功尽弃,而且那还是早早就布置好的“条件锁”,就像一根绳套,等着他乖乖踩上去……

    是不是有份“智商遭碾压”的感觉?

    所以罗南需要弥补过失,除了远传两千公里开外的干涉波,在自身行为模式上,他也迫切地想进行修正。

    罗南单手握拳,轻砸额头,试图梳理心中激闪变化的灵光焰尾,找出最根本的着力点。

    电梯持续上行,罗南知道,这一路会比较顺畅。正如前所言,他的感知覆盖了大楼,在近乎全知的前提下,当然可以预做判断。

    这是罗南最习惯的思维方式,也是一种经典方法——观察、概括、分类、对应考虑解决。

    他做惯了观察者,能够很好地利用精神感应网络,最大化地摄取信息,丰富条件,降低判断难度,提高精度。就像在做习题,一板一眼,得出正确答案,尽可能地严谨周密。

    可是,误差总会出现。

    特别是随着时空跨度的扩张,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意外。机械运转的物体会有冲突、故障;永远流动变化的人心总会给人“惊喜”;收集条件过多,自身的思维会有缺漏……

    当然他可以更深入地观察、更认真地计算,耗费更多的精力,把误差降到最低。然而世事变化,终究不是乘电梯、做习题。电梯猜错了,最多就是多等一段时间;习题更是永远趴在习题集里,错了可再改,不会可以再学。

    世事处理,涉及成败生死,又涉及到太多他不了解、不深入的领域。就好比这次的条件锁,整个生化反应炉、寄生怪物的设计图、解剖图差不多都摆在他眼前,可他仍然漏过了那个“条件锁”,甚至当结局出现之后,他还需要花相当的时间去了解、猜测,才搞清楚这个埋伏的机关,究竟是怎样一番道理。

    若再碰到类似的事情,难道还要他一步一步去学习和解题?要把所有的一切条件都找齐、分析清楚、建立模型,逐项验证?

    不可能的!

    生有涯而知无涯,他终究不是全知全能的神,他的精神感应网络和大脑处理模式,终究不可能包容整个世界。

    这是一条看起来很美的天路,路上却隐藏着不计其数的陷阱、地雷。越往前面去,风景愈美、危机愈重!

    那么,有没有一种办法,可以有效降低条件和计算需求,让他永远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得心应手地处理问题?

    “我大概想到了。”罗南又是突兀地一句话,让身边两位保镖唯有苦笑。

    偏在这时候,罗南向他们提出问题:“你们说,极光云都现在这两万来号人,会从哪个方向、以何种形式离开呢?”

    秦一坤看高德,高德看秦一坤,两人很“礼貌”地推让了两三个回合,才由秦一坤尬回复:“这个说不准,不过方式都是电梯吧。”

    “那如果现在极光云都起火,会怎么样?”

    “……”

    秦一坤接不下去了,他只想问:罗老板你要干嘛?

    罗南自问自答:“肯定会报警、逃难。在防火系统的引导下,人们不会再坐电梯,而是从消防通道逃离。而这时如果很清楚地告诉他们,只有一条通道畅通,那么所有人、至少大部分人都会涌向那里。就算是最坚定的家伙,在汹涌的人潮中,也会受到影响……情况变得简单了,人流及其相应的变数同样被挤压在了有限的区域内,而且更容易利用。当然这只是猜测,还没有验证。”

    验证你妹啊!

    秦一坤和高德瞬间压力山大,颈后甚至冒出了丝丝寒意。不是他们对罗南没信心,实在是眼前的少年人,表现出了极其严肃认真的态度。

    说实话,他们真不晓得,一直沉浸在自我逻辑中的罗南,会不会真的去做个“小实验”什么的——他甚至连小指头都不用动,就能制造出比火灾更可怕一百倍的灾难来。

    罗南感受到了两位保镖的心绪变化,嗯,这也算是一种验证。当外部力量强势介入,就算是纷繁复杂的人心,也会被层层消解,只剩下了寥寥几个答案。

    人类的本能模式,也就是那么有限的几个。正如竹竿所言,动物性会在最后主宰一切。

    当然,绝大多数时候,特别是面对强敌之时,不可能做到这么完美,可终归思路是没错的——限定领域、限定层次、限定方向,让事情变简单。而要做到这一切,就需要积极主动地介入。

    从头到尾都搞“纯粹观察”,是全面、周密却又被动的做法。覆盖全球的感应网络,只是把握先机的第一步,它观照也只是短暂的现时状态。如果还是以做习题的思维去解决实际问题,就算有感应网络支持,能快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但和那些经营了多年、埋了无数陷阱的家伙较劲,终究还是被动的。

    狠扇他一记耳的条件格式锁,就是最好的例证。

    罗南的新思路,就是要从被动变主动。

    那么要怎么做?要怎么做才能更积极主动地干涉介入,并取得最佳的效果?

    要怎么做,才能既有效作用于岳齐这样的普通人,同时对李泰胜之流的里世界精英、乃至对藏身于量子公司和基因交易所之后的强者,形成实质性的影响?

    罗南想继续思考,可这时手环震动,打断了他的思路。他瞥了眼来电显示,眼角就抽了下:

    何东楼,这个花花大少,没事儿凑什么热闹?

    罗南哪有闲情理会这家伙,干脆拒接,继续去考虑自己的事儿,何东楼倒也没有再打扰。

    电梯一路上行,正如罗南此前的判断,路上几乎没人“插队”,直到160层的时候,才第一次停下。

    罗南皱了下眉头,而随着金属门开启,扑鼻的酒气先闯进来。

    “surprise!”

    何东楼扒着电梯口边缘,猛地探过半个身子,也不管罗南是什么表情,便是放声大笑,脸色赤红,一看就是饮酒超量状态。

    罗南并没给吓到,只是琢磨是不是让秦一坤把这哥们儿给踹出去。

    而这时候,何东楼已经向他竖起了大拇指:“罗老板,听说您老人家闯进凯撒会所,踢爆了黄家小子的蛋蛋……啊哈,这个糟糕透顶的派对,缺的就是你这样的汉子,走走走,我们一起去嗨!”

    说着,他闷头就往里撞。不只是他,后面还有五六个同样都是醉醺醺的男女,嘻嘻哈哈跟进来。

    秦一坤看向罗南,而这时的罗南却没了早前的不耐,而更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在几个人身上来回打量。

    他问何东楼:“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何东楼呵呵地笑:“派对开始,大生活区的监控对我们就完全不设防了,这样才方便寻找猎物……罗老板,其实我挺相中那个岳、岳什么来着,那小妮子挺仙儿的!结果人家不是一路人,早早跑掉了,跑掉好,不跑掉还看不到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