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上下行

时间:2018-05-04作者:减肥专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作为罗南的两位保镖,秦一坤和高德无疑都是尽忠职守,而且分工明确。高德站在办公室外面,充当门神;秦一坤则就在办公室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近距离守卫,避免有强敌潜入刺杀。

    说实话,今晚上秦一坤觉得自己有点儿不在状态。站在屋子里总有些心神不定,好像附近多了什么东西,他已经和高德多次确认过了,两人却没任何发现。

    这让他们心神更加紧绷。

    此时他注意到任务频道里竹竿的说辞,一时心有戚戚焉——也许之前那一出,就是被罗大圣的“无声雷云”给搅扰出来的错觉?

    明知道周边虚空中的“雷云”,是由罗南带起,对他们并无恶意。可长期身处其中,武者最重要的五感六识,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压制影响。特别是他们都身负职责,需要全神贯注,对这份影响就更加敏感,以至于屋子里极安静的时候,听到自己的呼吸声,都像是听到了远方雷音的余波,渐入魂魄,殷殷震响。

    竹竿请罗南“收了神通”,秦一坤无疑是松口气的。然而数秒钟后,罗南的回答却是:

    “再等会儿。”

    任务频道里,竹竿放出了问号表情。而现实层面,秦一坤也愕然看过去,罗南这份反应多少与他惯常的性格有些不合。

    办公桌后面,罗南仍支肘在桌面上,姿势几乎从未变动,看上去始终在发呆。而秦一坤对此状态是抱有一定敬畏的——也许罗南在为人处事上很欠火候,可他那位与常人存在绝大不同的思维逻辑,其所涉及的深度和广度,相处越久,越能体会。

    尤其是现在,身处在无穷尽的“雷云”包围下,思维的力量转化为具体可感的高压,更有一份沉重的威严,使得秦一坤不自觉屏住呼吸,以免影响到罗南的思路。

    也不知过了多久,办公桌那边罗南稍稍仰头,视线似乎是投向天花板,却又不知他在看什么。如此维持了数秒,罗南忽地推案而起。

    “boss?”秦一坤及时询问。

    “屋子太小了,我想出去逛逛。”

    “呃,哪里?”

    “去天台吧,能看到北岸齿轮的天台。这时候人比较多,不过总能找到清净点儿的。”

    从警局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2097年的凌晨了,由于是跨年夜,这个点儿恰是最繁忙的时候。电梯间里没有一个电梯在位,只能等。

    “还要一分钟十秒左右。”罗南抬眼看了下,做了判断。

    他知道这十几部电梯每一部的具体位置、运行速度,也知道每个楼层有没有人在等待、或将要去等待。通过这个设计一个简单模型,大概就能算出,距他最近的电梯什么时候到达。

    然而隔了半分钟左右,罗南不得不修正他的答案。原因是目标电梯停在某层后,一位乘客为了和轿厢里的朋友多说两句话,故意挡住电梯门,这下先前预计的结果自然要作废。

    “还要多等五十秒……果然,最大的变数还是人,可它真的是变数吗?”罗南不知不觉间,又进入了自说自话的阶段。

    秦一坤和高德对视无语。

    罗南有那么一点儿思路,却仍不太明晰。他的视线似乎是直勾勾地盯着电梯门,其实他所在的,却是漫天飞舞的“草梗碎羽”,是那些在大生活区以内及周边区域,因为“无声之雷云”而惶惶不安的人心。

    就是因为想看这些,他才拒绝了竹竿的建议,在干涉波已经传输到位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了对周边区域强横粗暴的精神干涉,坐视已经负面情绪迭出的人心浊流,持续泛滥下去。

    上方圆头灯亮起,电梯门叮声打开,里面有七八个人走出来。高德的大块头挡在罗南前方,与这些人交错而过,里面本来就没什么威胁目标,一切风平浪静。

    罗南都走进轿厢里去了,却听有人在后面轻声招呼:“罗先生?”

    罗南扭头,便见到刚才走出电梯的人流中,一位身量颇高、颜值更高的少女,正向他欠身致意。对方肢体动作很克制,笑容礼貌又带着适度的尊敬,很符合她身上淑女风的小礼服设计。

    “唔……岳琴?”罗南没忘掉这个名字。

    岳琴是某医药公司的千金小姐,她的哥哥岳争,曾与罗南发生过冲突,但岳琴本人冷静聪颖的性格却让人讨厌不起来,且一直试图与罗南弥合关系。尤其她还是罗南表姐莫菡、以及bhd三人组里“娃娃”白瑜的闺蜜,也是罗南在六中时的校友,怎么说大家都有几分情面在。

    自从市政广场事件之后,罗南没再与岳琴见过面,对方偶尔在网上发信息问候,点到为止,倒是一直保持联系。

    见罗南给予回应,后面的秦一坤便伸手挡住电梯口,让他们说话。而对面岳琴笑靥倏然绽开,比最初时的礼貌态度可要亲近了不少。

    “新年好啊,罗先生。”

    “啊,新年好。”

    很奇妙的,这个跨年夜,岳琴竟然是头一个对他讲这句话的人。

    罗南的亲友圈自有交流群,里面是热闹,但罗南并未打开;更近的像是姑妈、姑父等人,多半是考虑到他今晚神秘兮兮的“行动”,也未与他联系;至于里世界圈子,个个忙成狗,更不会记得这种无聊事。

    好吧,虽然无聊,能听到这一声也挺不错。

    岳琴往这边走了几步,一直到秦一坤侧方位置才停下,眸子略往高德处偏移,点头致意:“刚刚看到高队长,总觉得面熟,然后才看到罗先生您,不然可要错过去了……你们还要上去吗?”

    确实,在市政广场事件中,岳琴与高德打过照面,而当时高德确实是以大楼保安队长的身份出现。这种明明只有一面之缘,却能把人的姓氏、职务统统记住的本事,罗南大概这辈子也别想修炼成功了。

    不过岳琴说话的时候,罗南注意到她身后还有一对中年男女正向这边投射视线,看年纪样貌像是她的父母,应该是全家出行吧,可他那个哥哥不在……

    这种隐性的交际场合,是罗南最头痛的事情之一,便干脆当看不见,只是干巴巴地回应:“我有点儿事。”

    岳琴视线往他手腕处一瞥,看到了罗南的暴露在外的手环乱码表盘,有些恍然,随即微咬下唇,抬手在胸前合什,作祈求状,声音也降了八度:“罗先生,我哥哥也在上面,和朋友在一起……你要是碰到他再犯傻,千万不要和他计较,拜托!”

    作为一位矜持向的美人儿,岳琴从来都能摆出清高而得体的姿态。也正因为如此,她的乞求模样才愈发地动人心弦。

    罗南也要承认,看到这幕情形,确实让人心中愉悦,可最终他也只是“哦”了声,并未明确给予答复。一方面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比较妥当,另一方面,他感受到了这片区域中某人明显的情绪变化。

    他的视线越过岳琴的肩头,在后方那位中年男子身上打了个转。

    中年男子也许是喝了点儿酒,呼吸有些急促,此时正半侧着身子,似乎在控制气息。事实上他的视线一直往这边瞥,此时罗南视线切过,双方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擦撞”。

    这一刻,中年男子的身体明显颤了下,表现出来的肢体语言,与他的身份并不相衬。

    罗南收回目光,随即问了句:“你父亲?”

    岳琴微怔,下意扭头看了眼,心里便是“咯噔”一声。

    就在这个空当,罗南示意秦一坤可以进电梯了,他也决定中止当前的对话:“不多聊了,天比较晚,回家注意安全。”

    说着,他便按下楼层按钮,在电梯门合拢之前,又向呆立的岳琴点点头,视线也再度划过她身后那位中年男子。

    合拢的电梯门切分了彼此的视界,罗南眼睑垂落,静静站着。身边秦一坤终于忍不住询问:“那家人有什么不妥吗?”

    罗南没有即刻回答,只将他庞大无匹的感应网络持续收拢聚焦,很快就在极光云都的某处,锁定了他搜索的目标:

    岳争,那位的样貌罗南勉强记着,稍加比对就确认,就是这位……目前已经备案的22个畸变感染二期目标之一,内部标号为14号。

    他之前只重大略,竟然没发现这个小细节。

    罗南摇摇头,直接在任务频道发言:“竹竿哥,14号感染者,就是上回在这儿的霜河水道旗舰店,和我有争执的那个岳争,他的父亲……”

    竹竿立刻送上信息:“岳齐,吴越制药的董事长兼大股东。”

    “岳争是感染者,岳齐肯定知道内情。现在他情绪不稳,多半是撑不住了,如果分会不想让事态失控,最好提前控制一下。”

    “呃……”竹竿一时没反应过来。

    便在此时,罗南手环震动,看来电显示,竟是岳琴发来通讯请求。罗南想了想,接通。

    “喂,你好。”

    那边呼吸声明显,还有些杂音,而最后开口发声的,并不是岳琴,而是一个低哑的男声,罗南知道那是岳琴的父亲,也就是他刚才还在讨论的岳齐。

    岳齐发出的每一个字,都干哑艰涩:“罗先生,我想向你……汇报一件事儿。”

    罗南并没有与这位多聊的打算,他简单回应:“很快会有人联系你,为了你的儿女,好自为之。”

    他随即挂断通讯,也在这一刻,他分明感觉到,数百米外的一处心防堤坝,发出了迸裂崩溃的哀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