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九十一章 条件锁

时间:2018-04-28作者:减肥专家

    ,精彩小说免费!

    终于清静了。

    进入治疗室后,罗南的心情转好许多,田邦这家伙,讨厌归讨厌,还是挺有用的。能抓住朱律师的破绽,一举清场,也不枉他给那家伙暗中施加的压力。

    此前,何阅音和竹竿所说的一些话,罗南也终于从一帮人精神层面的结构上见出端倪。那份外强中干、畏首畏尾的状态,连个乌龟壳都不如,充其量就是个枕套,里面填充的全都是自欺欺人的细绒碎羽,稍微有一点外力刺激,就会变形成其他的形状。

    倒是那个孙嘉怡,精神层面波纹不兴,如沉潭、如寒冰,一眼看不到底,是个真正的狠角色。

    有关精神层面结构状态,也只是在罗南心头过了一遍,很快就被排挤到角落里。如今罗南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验证李一维子宫内那个寄生类畸变体的根底功用。他要探明此物与两千公里外那件,是不是同类“采集器”型号;要挖掘其内在的关联和背景,更要把实实在在的证据,摆在大家面前。

    不过在这里,罗南第一时间感应到的,并非是李一维或黄秉振的即时状态,而是暗影中,多出的一份气息。

    那气息穿墙透壁,随即停驻在墙角阴影中,分明近在咫尺,包括田邦和何阅音在内的所有能力者竟然一无所觉。

    瑞雯回来了,并在精神层面向罗南通报。其实不用瑞雯讲,罗南也已经感受到了金桐灵光种子那份特殊存在。

    “已经取回来了呀。”

    念头方动,急剧拉近的空间距离,就使得金桐灵光种子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躁动。反映在虚脑系统界面,灵光种子和生化反应炉这两个元素,各自的界面好像又开始加载了什么东西。

    距离越近,反应越有趣,那么开展实质性接触的话又会如何?罗南已经是迫不及待,但事情还要一步一步地做。

    李一维已经给带到了治疗室中,也就不再搞那些无谓的挣扎,只是用一贯阴沉的视线,在罗南等人面孔上扫过,似乎也评估当前的局面。

    或许因为早前的激烈动作,她脸上略有些发红。在罗南眼中,这女人的气血流动、腺体分泌、神经信号传导,比常态下要更加频繁且生动,精神层面的波动也更加明显。

    看上去,这倒是很符合逻辑的改变。

    罗南视线上下巡逡,最后笑了下,主动向李一维道:“是正主还是寄主,你不妨做个证明。”

    短短十几个字里,一定含有让李一维心头悸动的字眼儿,她眼皮小跳了下,用沙哑的声音回应:“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我也不关心你说什么。”

    两个人的简单对话,引起了在场其他人的注意。大家的视线都投送过来,好奇地观望,但无人开口。

    最后进门的竹竿对章莹莹挤弄眼睛,意思是:boss肯定又开了一条逻辑线。

    后者撇嘴:希望能让人搞明白。

    其实,现在罗南已经明白了。

    正如他所说,他并不关心李一维说什么。所谓的“对质”从来都只是个由头,他不需要李一维和黄秉振有什么言语交流,甚至不必有具体接触,因为二者之间隐秘而确凿的联系,在李一维踏入治疗室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建立起来。

    在外接神经元的检测机制下,此时的治疗室内,同样亮着刺眼的“信号灯”。有四种“进阶配方”原料,分布在空气中,这些原料都来自于畸变过程中的黄秉振。而其中又有两样,是李一维体内“采集器”仓库里并不存在的成分。

    有虚脑系统消息的相关列表,罗南无比确信这一点。

    正规意义上讲,黄秉振的感染程度是要超过两千公里外那位军方英雄的。可由于其隐性特征,也许是罗南“引导”方式带来的结果,其症状又比两千公里外那位轻上许多。他没有咳血,没有明显的内外伤,只是被畸变抽去了太多肌体能量。

    医院方面只通过各种导管,输入能维持其生命体征的营养物质。治疗室里也并没有设立无菌帐,所以,那些因畸变产生的成分就像是肉眼难见的孢子,飘洒得满屋子都是。

    它们并不与正常人直接发生反应,能力者的自我格式,对此也具备一定的防御力和排斥力。

    但是,李一维不一样。至少她体内的寄生类畸变体,已经有了动作。

    怪物内部细密的血管神经,变得非常兴奋,脉动的频率和幅度都在增加,结构也产生了形变。其肌体产生的一系列波动,经过“培养室” 的接收放大,再由虚脑系统的监测梳理,大致还原为一套中央清晰而周围模糊的动态图像。

    反应炉以内,相应的状态罗南尽已掌握。可在反应炉之外、李一维皮下组织以内这块区域的异动,受限于感应精度,罗南还看不太清,能间接确认。它在整体上影响了李一维的生理和心理状态变化。

    显而易见,寄生怪物对李一维的渗透,已经达到了极其深入的程度,恐怕已经是通过血管神经的延伸,直抵底层情绪本能,绝不只是简单的“子宫肌瘤”而已。

    常态下它的伪装也很厉害,完全瞒过了各项高端检测设备。

    可是在当前特殊环境下,在体表区域,它们一点儿也没有掩饰意图的意思,直接恢复了它们的真面目——采集、传输的“探针”、“软管”。

    即便李一维站在治疗室靠外的区域,距离黄秉振的床位还有七八米的距离。可她的身上似乎有某种无形的磁力,专门针对那些飘飞的“孢子”而言。

    雪白的衬衫上,很快就吸引了大量肉眼难见的飘浮物,而那些从她体表毛孔中探出的“探针”,与两千公里外的“同类”表现毫无二致,都是隔着白衫衣,大肆采集吞噬那些“原料”载体,并通过对应的渠道运输回李一维子宫内的反应炉中……

    在这里,由于虚脑系统的监控,两千公里以外罗南看不到的“镜头”,清晰呈现:短短三五秒钟的时间内,相应的成份通过“血管神经”转运到培养室中,分门别类存入对应的“囊泡”,并不断地增加储量,虽有千百渠道,却丝毫不乱。

    这就是以生化反应炉残骸中的寄生怪物为中心,高速运转的“采集提炼和分类存储系统”。

    既定的事实确证,罗南的推测没有错——这里的李一维,还有两千公里开外的那个医疗工作者,她们体内确实都殖入了这样一套系统。

    也在此刻,一个关键性问题呈现。

    罗南想问:你们知道体内的寄生者吗?你们知道寄生者真正的功能吗?你们对它有控制力吗?

    精神层面上,李一维已经在紧张了,这种情况下正常人最应该做的应该是“掩饰”——掩饰情绪,掩饰一切会导致她暴露的“小动作”。

    要知道,李一维目前是个被扣押的嫌疑人,这间治疗室里的所有人,都对她虎视眈眈。

    罗南是感知大师,何阅音、田邦是燃烧者精英,竹竿则是b级精神侧,一帮人五感六识都远超常理。可以说,对李一维而言,这里就是最危险的区域,没有之一。

    偏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李一维子宫内的系统,仍然没有停止采集动作——是的,没有任何掩饰。

    这个系统根本不理会寄主现在的境况,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完全与寄主情绪和境况相悖离。

    罗南不得不怀疑,身为寄主,李一维对这个藏身在她重要器官内部的寄生怪物,非但缺乏控制力,甚至连基础的感知能力也不太够。

    “有没有觉得味道不太对?”田邦冷不丁的开口,很快他的视线就聚焦在了李一维身上,眼眸中疑云重重。

    果然世事就经不住念叨,这位世界上最顶尖的燃烧者,在感知上的灵敏度,确非常人所能及,很快就查觉到了细微的异感。

    不过在田邦开口的时候,大家的视线反倒都投向罗南这边,很快连田邦也是如此。毕竟罗南才是这项动议的提出者,也是这个世界上公认的最顶尖的感知大师……最重要的是,谁都能看出来:

    罗南心里头恐怕早有定见了。

    “嗯,确实有问题。”这大概是罗南所能想到的最理想的情况,他也觉得,这是个击溃李一维心防的绝好机会。

    “李女士,李研究员,我想问你,有没有感觉到,你体内有一部区域、那块不属于你的区域,特别躁动?”

    罗南模仿从影视剧里学来的一些姿态,开始了故弄玄虚式的表演。他的演技无可救药,但事实坚不可摧。

    刹那间,李一维的面部就僵硬了。与之对应的,其精神层面翻卷波澜,难以止息。这是自讯问交锋以来,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的盯过去。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境下,那个“采集与存储系统”还在持续稳定运转。毫无疑问,这个自动化的采集器,将其自身职能作为最高权限,寄主的死活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这也确证了,即便李一维对系统的存在有那么一些了解,其控制力也是薄弱得可怜。

    章莹莹“啊”了一声,不久前还带着李一维在医院做了全套检查,对这个结果分外惊讶:

    “体内?哪里?”

    罗南终究是个演技烂人,刻意想故弄玄虚,反而有点儿把握不住,干脆就一语捅破:“子宫内侧,那个肉瘤……不会是真当子宫肌瘤处置吧?”

    李一维脸上豁然变色。

    可也是这一刻,罗南的脸色也变了,因为此刻的虚脑界面上,分明刷过了一条系统信息:

    “条件格式锁启动,自毁程序重启中……重启完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