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九十章 不算糟

时间:2018-04-28作者:减肥专家

    办公室这边,何阅音、章莹莹、竹竿都移过来视线,形成聚焦。小会讨论开始至今,罗南都是作为倾听者、学习者的角色存在,可当他真的提出建议,其权限却自然而然地跃升到最高级。

    “这个法子可行。”竹竿第一个响应,还做了理论支持,“李一维那女人阴沉寡言,嘴巴很难撬开,这时候观察她特殊状况下的反应,或许更靠谱。我相信老板的观察力和判断力,若能借此发掘出细节,知道敌方具体做法,见招拆招也是好的。”

    “那我去提人。”章莹莹干脆起身表态,顺便再讽刺了一下竞争对手,“形势分析要搞,实际检验也不能缺位嘛。”

    牡丹停止了直播,淡定地表示:“就常理而言,大势下逆潮流而动,多半不会有好结果。一直以来,能力者协会在畸变问题上还是挺积极的,最好能继续保持。至于细节上的冲突,与我本次通报的事情无关。”

    稍顿,牡丹便道:“目前我所掌握的情况也说得差不多了,一愚之见,仅供参考。诸位要开展行动,那就祝你们一切顺利,有问题随时联系。”

    牡丹是受武皇陛下推荐,专程通报情况的,罗南再懵懂,也知道最起码的礼貌,忙在任务频道中致谢。

    “客气了。不过搭档先生,请允许我再多一句嘴:不要急着站出立场,但应该尽早表明态度。好了,不打扰你们工作,回见。”

    通讯挂断,罗南这下是真懵懂了:立场态度……什么来着?

    倒是听见竹竿发出感叹:“真是一位智慧美人啊。”

    “你见过她嘛,就说美人儿?”

    “呵呵,看你的嫉妒心,还有boss的表情就能确认了。喂喂,别闹啊!boss命令都下达了,就趁现在各方压力还没到位,先把这项测验搞定。”

    罗南赞同这一点。既然对于牡丹的建言一时理解不透,便暂时搁下,一门心思考虑接下来的测验。

    “他们见面,需要直接接触,隔着防护服那种不行。”

    “咦?”

    罗南的说法显然是不合规的。虽说畸变感染者从未发生、理论上也不可能发生“飞沫传染”之类的情况,但在公众场合,特意安排的话还是挺扎眼的,也容易落人口实。

    “就在治疗室吧,让他们面对面对质。”何阅音一锤定音。

    已经基本丧失正常意识的黄秉振,还对哪门子质啊?

    大家都心知肚明,却无人有异议。这样,竹竿和章莹莹去安排提人,何阅音和罗南先去治疗室等候。

    出门的时候,秦一坤和高德又跟上,继续行使职责。

    路上,罗南不免要再感谢一番:“麻烦你了,阅音姐。”

    何阅音微微摇头:“是麻烦你才对,你在承担教学科研任务以外的工作。不过能者多劳,看局势发展,以后这样的情况,说不定会更多。”

    “现在这事态,会越来越糟?”

    “不算糟,只是暂时整合未完的混乱而已,在宇宙尺度上,意义不大;可若始终如此,多半以后也没了意义。”

    罗南眨眼,阅音姐你好好地怎么也学牡丹,弄起玄虚来了呢?

    “哎呀,阅音……姐,这么多年下来,你还是那副不可救药的悲观论调。何必呢,你还有我!”

    这个调子,田邦!

    伴着话音,罗南的感应网络中,某个一直内敛的节点骤然间放射出灼灼光芒,而且距离近得让他颇有些压迫感。

    前方拐角处,田邦笑眯眯地站出来,向两人挥手。纯凭第一眼印象,人们大概很难相信,这个看上去年轻不着调的男人,是一位军方实权少将,更有着“超凡种之下第一人”的美誉。

    说实话,罗南很佩服这个人,但一直不喜欢他说话的腔调。特别是这副摆明车马追求何阅音的态度,让罗南心中有一点微妙的被冒犯感。

    田邦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相较于事态的严重性,罗南都觉得他来得晚了。

    此时,何阅音在任务频道中给他留言:“有关畸变感染病例,田邦只知道22个。”

    罗南秒懂,心里也有了个“标尺”:终究是外人。

    田邦这个“外人”,对罗南倒是挺亲近的:“你好罗首席,那天的提议我很抱歉。”

    “嗯哼?”

    “我应该考虑到你飓风中心的属性,除了会聚拢麻烦以外,也会让很多事情偏离既定轨道。你瞧,半晚上的时间还没有过去,这里已经看不到一点儿和血意环堡垒相关的元素了。”

    这应该算是善意玩笑吧,至少精神层面是这么显示的,可罗南除了抽动嘴角,实在找不到对应的回答方式。

    田邦这厮不穿军服的时候,压根儿就是个无赖。好吧,貌似罗南还真没有见过这哥们身穿军服的样子。

    或许也算是某种自知之明?

    “我们要立刻和李研究员进行无干扰的交流。你们把她带到这里,究竟想干什么!”

    黄秉振所在的治疗室,离警局并不远。几句话的功夫就到了,不过有些人比他们到得更早。曾经到警局与何阅音交涉的那位七色基金高管,以及基金专职法务朱律师去而复返,表现得比早前还要激动。

    倒不是说罗南等人的做法有多么天怒人怨,而是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这边还有其他人员。

    其中,份量比较重的,就是量子公司夏城分公司的总经理胡玉理先生。

    这位胡总经理,最近运道不畅。刚因为人面蛛事件被降职边缘化,顶替他的两任主事者便因为更自原因,先后去“度假”。胡玉理必须拿着远低于之前的工资,干着比先前更糟心的活。

    拜托,他只是一个高级打工仔,本身没有任何超凡力量,又没有经受人体改造,拿什么和一帮里世界的强人们对抗啊!

    胡总经理心中的怨念是如此深重,堆积了满满的副能量,以至于罗南都多看了他两眼。

    这时候,一直阴沉冷淡的李一维,也许是终于找到了表演的舞台吧,神情变化也丰富许多,她挣扎、抗拒,表现出绝不愿意进去治疗室的态度。

    这给了朱律师绝好的素材,他已经成为了攻坚的主力,一边通过手环疯狂拍摄第一手资料,一边大声疾呼:“看吧看吧,你们这是威胁、是犯罪、是纳粹的集中营!你们这是把她往毒气室里推……”

    真聒噪。

    罗南记得这个朱律师,前段时间还是严永博的走狗,曾经与严永博一起,威胁他和姑妈一家。没想到主子都换了好几拨了,还这么跳!

    这本不是罗南关心的问题,他只想从即将开始的“对质”中搞清楚,李一维见到了已经是半个畸变种的黄秉振之后,会是怎样的反应。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寄生在她子宫之内的那个怪物,会是怎样的反应。

    问题是,目前朱律师这帮人,干扰了他的研究环境。

    罗南挺烦的。

    朱律师当然也注意到了过来的罗南一行人,他对当头的那个未成年人印象还很深刻。

    他曾经研究过这个名叫罗南的少年资料,那还是在严永博主政七色基金的时候,曾试图准备把这位少年和他的家人陷进诉讼漩涡里,慢慢折磨。哪想到严永博没几天就被强制“度假”,那事儿也就没了下文。

    事隔数月后再见面,这位少年人的地位,显然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与罗南投射过来的视线一对,朱律师本能就有些心虚,下意识偏过头去。然而那莫名躁郁的眼神,却已经给他闷沉的一拳,让他心里压力陡增。

    幸好,接下来主力就不是他了……也不是胡玉理。

    作为量子公司在夏城的最高负责人,胡玉理虽然本人到场,却并未出头,只放出朱律师汪汪叫,制造压力和影响。他们并不指望直接从“法律”层面解决问题,在朱律师喷洒口水的时候,又有七八个人陆陆续续过来。有些是之前就向夏城分会施压的人物,有些则是过来代为表达部分权力人物的“关切”,等到规模差不多了,便有了新套路。

    “罗先生、何副会长,哦,还有田少将。”不久前才刚刚打过交道的星空会所主管孙嘉怡女士,苦笑登场。

    从表情上看,孙嘉怡并不是特别喜欢这份差使,言语也挺谨慎,开头便试图表现出中立姿态:“我受夏城跨年盛宴活动主办方和协办方的委托,过来做一个协调人。希望涉及到李一维女士的这件事情,能够得到妥善的解决,不至于造成恶劣的影响。不管大家之间存在这样的分歧,我们都希望能够坐下来谈,耐心沟通……”

    任务频道中,刚押解李一维过来的竹竿留言:“瞧啊,牡丹的说法部分已经验证了。”

    罗南发了个问号。

    何阅音简单解释一下:“此事参与方、利益相关方数量应该不少,所以量子公司速战速决不成,就自然进入保守协商的模式。这应该是多方讨论妥协的结果……竹竿,你来应付。”

    “得令。”

    竹竿也不推辞,他笑眯眯地站在治疗室门口,和自家老友正面较量:“我们从来都没有断绝沟通的渠道,当然也不会中断查办案情的工作。现在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李一维女士与散播某型病毒的高危嫌疑人密切相关,所以需要她与另一个当事黄先生对质。这是很严肃的办案过程,与沟通解释是两码事儿,二者并行不悖。”

    孙嘉怡试图将两条线拢在一起:“但也可以相互促进。”

    “那是当然,一旦案情取得进展,我们还需要诸位配合,持续深挖线索,到时肯定会和大家逐一沟通,坦承相见。”

    一言既出,周围人等的脸色,都不是太好看。

    “威胁,你这是威胁!”朱律师试图给孙嘉怡助攻,“我早就说过,要是办案,你们必须立刻出示警务、安全部门的授权,而且,警方人员在哪里?医护人员呢?你们的程序完全不合法,完全是凭借武力进行违法囚禁和刑讯……”

    孙嘉怡眉头皱起,敢情她之前刻意点出了“田少将”,完全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朱律师浑然不觉旁边“搭档”的不满,他心中迷之兴奋,觉得已经找到了极好的突破口:“李一维女士就在这里,我要求立刻向她求证,你们强行把她从跨年晚会后台带走的时候,有没有按照有关程序……”

    话音未落,长长叹息声就插进来:“还程序?我就奇怪了,我堂堂一个野战军少将在这儿协助罗首席、何副会长办案,而你们一大帮人上蹿下跳,结果却拉不到一个有份量的职业官僚、部门长官来站台,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心里就没点儿b数吗?”

    一言既出,治疗室外就像是上了冻,一帮人鸦雀无声。

    孙嘉怡隐蔽地翻了个白眼,干脆冷眼旁观。

    凭借朱律师的助攻,田邦成功打出了aoe清场,在抢走了所有风头之后,扭头就对何阅音“悄声”道:“你欠我顿饭,一会儿我们去高空旋转餐厅吃点夜宵怎么样?”

    何阅音根本不理他。

    罗南瞥过去一眼,也没说什么,不等还在挣扎的李一维,径直走进治疗室,且没有任何防护,何阅音、田邦、章莹莹都是如此。至于保镖,秦一坤跟了进去,高德在外面值守。

    原本空旷的治疗室,瞬间就给塞了一半有多。

    竹竿仍是笑眯眯站在门口:“大家的关切我们很清楚,但请大家放心,我们程度合法,都经过了有关部门的授权,且行事一向公开公正,并不排斥监督。我们这边专门给大家准备了些证据资料,里面有视频、有化验单,充分证明了李一维女士在本次事件中的重大嫌疑。大家可以到本楼层的会议室观看并检验……如果是对‘对质’本身有不放心的地方,治疗室本身很通透,隔着玻璃,一切细节都在眼底;大家甚至可以入内就近监督,只要不故意干扰办案进程,我们绝无二话。”

    一时间竟无人回应,开启的治疗室大门处,不知什么时候还空了一大块。竹竿也就面带微笑,把李一维“请”进去,继而扭头,先对孙嘉怡眨眨眼,才道:“那么,我关门了?”

    门外保持了尴尬的静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