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八十九章 危险源

时间:2018-04-27作者:减肥专家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省不少辛苦钱。

    罗南手心微微出汗,他“目睹”的整套过程确实惊悚,偏又像是一管兴奋剂,直接注入他的思维。让他不可控制地进行联想和比对。

    他没有再耗时耗力进行观察,意念直接跳回夏城这边,切入虚脑界面,通过这边有限的感应,观测李一维子宫内的生化反应炉残骸,看那个寄生类畸变体的状态变化。

    特别是、特别是那些密布穿梭的血管神经。罗南逐一将其与仅存的培养室结构相对应,也尝试利用半调子的解剖学,去分析相应的外部走向。

    越是分析,心中越是笃定。

    “一样的,两边应该是一样的……”

    初步的结论出来了:幕后的操控者之所以保留生化反应炉残骸的“培养室”,就是个存放“进阶配方”原料的仓库,而寄生在此的畸变体,不论其未来走向如何,至少现在,它就是通过寄主的身体,也通过奇妙的生物本能,在外部世界搜检吸收“进阶配方”的有关原料。

    这样的寄生类畸变体,有一个已经足够刺激。可哪想到相隔两千公里,竟然还有个同类,以更加活跃的姿态,进行同样的工作。

    外星文明的“生化反应炉”;

    炉体内“非受控性分化”的寄生类畸变体;

    同样结构和功能模式。

    如果是巧合,这个世界是不是也太不可思议了些?

    罗南无论如何想知道,同样的东西、类似的东西,还有多少?

    好吧,目前罗南还缺少一个关键性的证据。他的灵魂披风受限于物性和精度,不可能穿透对方肌体,给对方来个x光。也就缺乏最后一记实锤,不能证实距离两千公里的两个目标是否完全一致,更缺乏对其特性、本质的了解。

    他该怎么做?

    思来想去,最直接、最理想的方式只有外接神经元形成的干涉波。只要将干涉波打过去,是骡子是马,一切分明。

    然而干涉波终究要在物质层面传播,服从本地时空的物理规则,这种传播必然会消耗相应的能量。像罗南之前对待李一维的手段,相隔不过几百米,一切都好说,几千公里的距离……

    罗南利用虚脑系统,明晰干涉波的有关物理性质,连灵魂披风的结构也计算进去,自动形成了简单模型,计算的结果并不理想:

    这种干涉波并不是电磁波,很难利用电离层反射这种最轻松的方式。即便有灵魂披风干涉的水分子结构可以中转、即便是定向传导、即便不需要计入反馈……换算下来也需要较长时间保持至少20千瓦的发射功率,基本相当于一个移动信号塔。

    罗南认真琢磨了一下,其他都好说,比如干涉波传导结构虽然复杂,但虚脑系统中存在相应的模板,稍稍改动一下就能用。遍布全球的灵魂披风,基本可以作为传导介质,省去很多力气。

    唯独就是这个20千瓦,类似功率的设备,罗南可以随随便便在大生活区找到几百上千个,但这都建立在完备的能源中心硬件配备基础上。

    若换成单人,真要做功发射,以对应结构来看,动静恐怕会挺夸张……

    这个先打住。

    罗南肯定是要把“采集器”的事情搞清楚,那么只能置换一下,两千公里以外指望不了……近在咫尺的,总没问题吧?

    当罗南的注意力被新情况新问题吸引过去的时候,春城那边,直播节目已经正式开始了。

    直播的仪式感和肃穆感很好,不管是职业的政客还是有着切身感触的参与者,他们的情绪到位又比较克制,由此形成了巨大的张力。有那么几个瞬间,百万千万计的游行队伍竟然是鸦雀无声,就连2000公里外观看这场直播的何阅音等人也神情肃穆。

    只有罗南,面对这一切无论如何也融不进去。对他来说,他所看到的真实世界,或许要比政治向的解释更加直接。

    可是,又该怎么向其他人解释并验证这一切?

    “应该有更加直接的受益人。”

    在短暂的直播临近尾声时,何阅音突然开口:“在当前这个社会,执政者脑子里普遍形成某种完整概念之前,通常会有一个更加直接的利益团体。他们会从这里面获得前期收益。然后把残局丢给他们的盲从者、还有世界上绝大多数不发声的人。”

    办公室这边,连转动脑筋的罗南,都被这种犀利而偏激的说法给刺了一下,愕然抬头。

    这不应该是章莹莹或竹竿的表述方式吗?猛地从何阅音口中听到,真能把人给吓一跳。

    或许是不熟,牡丹倒是很适应的样子,她保持着直播角度,第一时间给予回应:“如果有这么一个利益团体,那最大的嫌疑人,一定就是提出‘畸变可控’这种概念,并表现出这种可能性的家伙——但我并不认为找到这个团体有何必要,就算按照你的理论,它们也应该已经功成身退了。”

    何阅音只问:“有没有怀疑对象?”

    “……有的,而且还有两个。”

    章莹莹哼哼一笑:“里面一定有量子公司。今天七色基金可是跳得很欢,那个李一维也属于其体系内的一员。”

    “没错,其中一个是量子公司,他们全力供养的天启实验室,多年以来都在从事人体潜能开发、基因工程、畸变理论等相关领域的研究,技术积累雄厚,漏一点儿到深蓝实验室,就完美结合‘原型格式’,彻底铺平了‘燃烧者’的道路。从技术上讲,它们是最有嫌疑的一个。”

    罗南听到“原型格式”,面颊微微抽动一下。不过他的注意力还是放在“天启实验室”上,这个神秘的实验室,在普通人那边名头不响,可在里世界高层的情报资料中,却是被圈了重点的关键存在。

    牡丹却并没有继续下去,而是跳转到另一个嫌疑方向:“至于另外一个,基因交易所。”

    竹竿和章莹莹同声道:“洛元!”

    “是的。根据情报,那位不久前才刚刚崭露头角的洛元先生,连续吸收了几笔很大的投资,生意风生水起,地位水涨船高。甚至我们学校这次科研活动的合伙人,就是这位,听说我导师和他见过面,以前还有些交清。”

    “啊,洛元在春城!”

    罗南真给吓了一跳,他曾经与这个洛元见过面、交过手,一度还被“位面弩”整得非常狼狈,当真是引为平生大敌。不过在世俗社会层面,突然发现距离这么近,可真是超乎想象。

    “好像是远程通讯,目前并不能确认他的位置。”

    “是嘛……”

    罗南眉头皱起,只这样也很惊人了。这个人给他的印象非常深刻,也因此更具有浓重的危机感。在这种心态下,见牡丹他们还要泛泛地讨论下去,做一些形势分析之类,他终于忍不住发言:

    “就没有一个更直接的目的吗?”

    牡丹一时没理解他的话:“直接目的?”

    罗南始终将一份意念,锚定在几十米之外的“采集器”上面,这份实在又诡异的设备,论说服力,要胜过一万句话。

    由结果倒推原因,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套完整逻辑,他努力措词,试图让自家的意思更清晰:“设计舞台,摆弄社会,固然是很高端的操作,但对于某些人而言,是不是绕了太多弯子?也许确实存在这么一种以十年计的大谋划,可我们暂时别去管太多,只从夏城、春城的现状考虑,应该还能挖出一些细节。”

    罗南的表达能力确实糟糕,这番话几乎等于是把牡丹论述的主题都抛在一边,常规情况下已经得罪人了,连章莹莹都悄悄翻个白眼,他却懵然不觉。

    牡丹倒是很超然,还有闲去问:“比如?”

    “比如李一维和黄秉振的接触,畸变前的推动,这一条已经有了。可在畸变后他们还没有接触,显然这是我们从中干扰的缘故。如果能看到他们现阶段见面后的表现,应该会有些收获,特别是李一维……”

    罗南其实并没有否定牡丹的意思,相反,经过一番讨论,他能够更清晰地去把握事件幕后的黑手。

    他和洛元打过交道,与量子公司更是老对手了,既然有了大概的方向,以他覆盖全球的灵魂披风感应网络,只要能从关键物证处砸落石锤,他有很大的机会顺藤摸瓜,通晓全盘。

    他的表达能力笨拙到无可救药,但他并不傻。随着时间推移、思维渐进,他的脑子其实越来越清晰。

    不管是敌方早有谋划也好,还是黄秉振那厮自作主张也罢,来自于精神层面极具针对性的强烈敌意是不会骗人的;从水意那里下手,离莫雅也只是一层纸的距离罢了。

    这是对他、对他的家人实实在在的威胁。

    既然有实在的威胁,就一定有实在的危险源——那么找到它、打掉它,就是最现实的考虑。

    至于什么大势、什么潮流,仅供参考,其余不论。

    罗南十指交叉,肘部架在桌上,嘴唇掩在两手虎口之间,声音有些含混,意思却坚不可移:

    “让他们见面。”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